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五章 对手,探望

第一百七五章 对手,探望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三十组人采用两两对战的模式进行淘汰赛,初赛后,只有获胜的十五组人才有资格继续参赛,失败者将直接打包回家,没有复活的机会。

    初赛分上下午两场,上午是辰时到午时,下午是未时到酉时四刻,每场比赛持续五个钟头。因为是淘汰赛,同一时间段将由六组参赛者分三组同时进行比赛,比赛地点是苏州西城门下的广场上临时搭建的三个赛台,届时二十四名评审也会分成三组,分别作为三场比赛的评审。

    苏妙拉着回味站在圆融园入口处的墙下细细地读了一遍初赛的具体规则,嘴角狠狠一抽,暗道了句“主办方真会玩”,真会玩人啊!

    “咱们的对手是袁春楼的万国安,赵大叔,你听说过这个人吗?”周围选手太多,陈盛压低了声音问。

    赵河双手抱胸,摇了摇头:“袁春楼在宜州,离丰州远着呢。”

    “听那名字应该是个老头,妙妙,你不用太担心,你没问题的,我看好你!”林嫣捏了捏拳头,小声鼓励道。

    就在这时,正在看布告的人群里突然响起一声厚声厚气的怒斥:

    “荒谬!竟然让老夫和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比赛,真是欺人太甚!”

    苏妙吓了一跳,循声望去,一个年过六旬胡子花白的老头气得脸色青,狠狠地瞪了一眼墙上的布告,扭头气冲冲地走了。

    “师父!师父!”三个徒弟模样的人见师父气走了,很是为难,一边大喊一边匆匆忙忙地追了上去。

    苏妙秀眉一挑,这次的大赛只有她和相思绿两个姑娘,相思绿站在大布告的另外一头。刚才气得胡子都翘起来的老头离自己很近,也就是说那个老头口中的“黄毛丫头”就是自己了。

    被人当众瞧不起感觉真不爽。

    “那个老头的脾气真坏!”林嫣瘪瘪嘴,小声说。

    “咦,苏二姑娘明天要第一个上台啊,第一次参赛就要在初赛的头一天上场,这对苏姑娘恐怕有点不妙呢。”轻而慢的嗓音自身后悠悠传来,如芝如兰的身影已经长身鹤立在苏妙身旁。佟染含笑望着墙上的布告。

    苏妙望向突然出现的佟染以及他身旁身形微胖穿着赭色缎面直裰的佟争思。她和佟争思虽然没有正式见过,但这人的眉宇间与佟染有几分相似,一看就能猜测出他们有血缘关系。

    “四弟。你是明天下午,为兄是后日上午,看来初赛咱们兄弟俩注定无缘碰面了。”佟争思皮笑肉不笑地说。

    “只不过是初赛,往年的地区赛至少要过五关。二哥可要仔细,别在第一轮就被刷下去丢了老爷子的脸。兄弟还在赛台上等着二哥的指教呢。”佟染手中象牙骨桃花扇一展,漫不经心地摇着,似笑非笑地说。

    佟争思额角的青筋已经爆起来,但他有着强大的忍耐力。因此没有当场作。他直不愣登地看着笑意盎然的佟染,强忍住想当场弄死他的冲动,皮笑肉不笑地说:

    “这话正是二哥想对四弟说的。父亲对这场比赛十分重视,虽然四弟这一次不是代表一品楼参赛。可四弟好歹姓佟,别丢了佟家的脸面。”

    苏妙对他们兄弟间的波涛暗涌不感兴趣,眼睛在布告上扫过,明天上午三个赛台三场比赛同时进行,长生与她的比赛时间竟然相同都是在明天上午,不知道佟染的父亲明天上午会不会来观赛,佟新荣可是打败了苏东问鼎过厨王的人。

    “走吧。”苏妙对回味说,今天早上她已经去领了外出的牌子,接下来她要去城西木材行看看6慧过的好不好。

    赵河和陈盛知道了明天的参赛对手反而放松下来,告诉苏妙他们俩要出去游玩,苏妙答应了。

    一行人正要离开圆融园,一直站在边角的相思绿突然迎了过来。因为苏妙、苏婵、林嫣走在后面,回味就自己一个人走在前面,相思绿这样顺势绕过来,刚好拦在回味面前。

    相思绿今日穿了一件银红色的宝瓶纹样广陵纱直领对襟衫子,下着一条水粉色提花月季长裙,乌黑的长挽着风流别致的乌蛮髻,插着堆云陶瓷头花,一张下颏尖尖的小脸上浓施粉黛,显然是经过精心修饰,月貌花容,香艳夺目。

    “这位公子,奴家来自飞天楼,飞天楼的掌柜是奴家的父亲。奴家觉得公子有些面善,之前与公子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敢问公子是来自哪家酒楼的?”相思绿盈盈一礼,轻声笑问,姿态优雅,嗓音柔媚。

    “好老套的搭话手段。”林嫣眉尖一抽,鄙视地小声咕哝。

    这一刻苏妙已经可以确定她的“地盘”被人盯上了,直勾勾地看着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的相思绿:这姑娘好逍遥,明天就要比赛了,她今天竟然还有心情想压寨相公的事!

    被迫停在相思绿身前的回味目不转睛地盯着相思绿看了一会儿,眼珠子一动不动,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相思绿被这样的眼光看得耳根子烫,害羞地半垂下头,眼眸闪烁,心里正暗喜莫非对方也跟她一样有那个意思,哪知回味突然收回目光,迈开步子,绕过她,一言不地走了。

    恍若一盆冷水从头顶浇下来,相思绿的脸刷地绿了!

    苏妙差点笑喷出来,林嫣已经捂着嘴笑出声来。

    苏妙三步并两步绕过呆若木鸡的相思绿,追上前面的回味,在他的肩膀头拍一下,笑嘻嘻问:

    “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人家姑娘很尴尬的。”

    “关我什么事?”回味漫不经心地反问。

    “你没觉得那个姑娘很漂亮吗?”苏妙眨巴着大眼睛,贼兮兮地笑问。

    回味无聊地看了她一眼,慢吞吞地回答:“我不喜欢脸长得像锥子的姑娘。”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苏妙继续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笑眯眯地追问。

    回味又一次看了她一眼,无奈地回答:“你。”

    苏妙满意了,得意了,笑得见牙不见眼。

    远远地跟在她身后的苏婵嘴角狠狠一抽:“二姐的问题真无聊,她还真相信那种回答?!”

    “啧啧啧,婵婵,这你就不懂了,那是情趣,生活的情趣,如果跟你生活的男人连那样无聊的问题都不愿意哄你,在别的事情上他更加不会理睬你的想法,那日子就没法过了。”林嫣说着说着仿佛想到了什么往事,脸变得有些难看。

    苏婵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小林子,你对这些事知道的好清楚啊!”

    “我好歹也成过亲。”林嫣皮笑肉不笑地回答。

    苏婵看着她的脸,总觉得不应该再追问下去,于是闭了嘴。

    已经石化了的相思绿还站在原地,当众丢尽颜面,她怒不可遏,她以为那个虽然布衣看上去却教养良好的男人应该不至于当众折了她的面子所以才选择当众搭讪,没想到对方压根不买账。

    “姑娘……”春桃见她气得都快抖了,小心翼翼地唤了声。

    相思绿恼羞成怒,帕子一甩,大步向房间去,尴尬得连头不愿意抬。

    主仆三人从佟染身旁掠过,佟染在相思绿的背影上扫了一眼,又望向回味离开的地方,雪白的折扇遮住下半脸,狭长的眸子里一抹幽芒闪过。

    6慧夫家的冯记木材行就在城西,中型规模,前面是店铺后面是住宅。

    苏妙去看望6慧时才知道当初给6慧做媒的那个便宜姨妈是冯老爷亲戚的妾室,冯夫人四处托人帮儿子找新娘冲喜,因为有点亲戚关系,那个便宜姨妈也成了受托人之一,当时6大娘子正急于把6慧嫁出去以免她在铺子里工作谋了家产,跟那便宜姨妈一说,那便宜姨妈就想起来冲喜的事,于是这桩亲事忽忽悠悠就成了。

    6慧的丈夫冯溪在家里排行第二,比6慧大了八岁,上有兄嫂,因为是小儿子自幼又身体不好,很受父母的疼爱。冯溪很随和,知道妻子的朋友上门,特地出来打声招呼,过后还吩咐小丫头送来苏州特产的点心。

    因为生病常常闭门不出,冯溪每日以读书打时间,几年前还捐了秀才,6慧腼腆地笑说自成亲以来她跟相公学会了许多字,虽然字写的像狗爬,不过很快就能自己写信了。

    关于冯溪的病,6慧只是说冯溪的心脏从生下来就跳不齐,不能剧烈运动,必须时刻保持情绪稳定,如果生了会给心脏造成负担的病就会有致命的危险。不过苏妙觉得冯溪的精神还不错,生下来便罹患心脏病那是先天性心脏病,一般患有这个病的孩子活不到成年,冯溪能活到这个岁数还好好的,即使是心脏病应该也不是特别严重。

    “相公最近半年好多了,能吃饭,虽然药还不能断,但精神越来越好,爹娘欢喜,我也很高兴。”6慧比出嫁前圆润许多,少了当姑娘时的羞涩,多了几分妇人的爽利,冯家虽然没有大家想象的是豪门大户,却也是富庶人家,从屋里摆设到6慧的穿戴都能看出她现在过的很好。

    苏妙看了很是高兴。(未完待续)

    ps:非常感谢江南西贝童鞋和晚照清空童鞋的打赏!(づ ̄3 ̄)づ╭~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