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九章 出嫁
    “孽障!”文氏一巴掌扇在文书脸上,发出啪地一声脆响,文书却并不疼痛,母亲的力气比起从前差了好多,只这么一巴掌就仿佛用尽了她的全部气力,文氏开始发抖,浑身发抖,一张满是褶皱的脸青白交错,“你要上哪去?你要跟那个小妖精走?畜生!畜生!畜生!”她气得扑上来就是一顿打,一掌又一掌狠狠地拍在文书身上。

    “娘!娘!”文书慌了起来,他不知道母亲是怎么知道的,之前郎中说过文氏的情绪不能太激动,“娘我错了!你别打了!当心身子!”他手足无措地说,想扶住气得发抖仿佛风中树叶的母亲,文氏却越打越生气,越打越狠厉。

    文书无奈,只得跪下来让她打。

    文氏终于打到再也没了力气,摇摇晃晃地倒退半步,差点摔倒。文书慌忙扶住她,文氏狠狠地甩开他,表情凶狞地转身,拖来一个快要断腿的板凳放在门口,坐下,喘着粗气,恨恨地骂道:

    “畜生,我看你今天敢踏出这门一步!”

    “娘!”

    “别叫我!你也不看看你现在这样子,出息了,还学会私奔了,你念了这么多年上就教你私奔的吗!我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和小妖精私奔的吗!”

    “娘,你小声些,院子里有人!”文书仍跪在地上,见她吼了起来,面红耳赤地道。

    “你还知道丢人?知道丢人你还去干!畜生!畜生!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没出息的畜生!”文氏连打带骂仍旧没有出气,她气得都快哭出来了。

    自从陆慧的亲事传来。文氏最怕出现这样的事,这些天一直提防着,她以为就算她儿子再喜欢那个姑娘也不会做出这种不合礼教的事情。她做梦也没想到她一向乖巧的儿子真的去做了,他在母亲和女人之间选择了女人。悲从心中来,她为了让这个孩子成材吃尽了苦头,到最后这个孩子却这么回报她,她养了他这么多年在他心中还不如一个他认识了才没几天的丫头片子,她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瘫软地坐在凳子上。连看都不愿意去看他。

    “娘,陆慧她……”文书想要争辩,如果他不去陆慧一定很伤心。所以他想争辩,然而开了口之后他却不知道该争辩什么,在这件事上他根本找不出任何说辞来说服母亲。

    “闭嘴!”文氏抓起门边的门栓就向他扔过来。

    文书的额头被门栓砸中,头破血流!

    文氏并没有因为儿子受伤而不忍。她双眼赤红。处在盛怒中的她看着文书的眼神就像要吃了他似的。

    文书不敢再说,他怕气坏了母亲,他也不知道这种时候他究竟该说什么。他跪在地上,任鲜红的血顺着额角流下来,垂着头一言不发,心里既无助又悲伤。他深深地憎恨自己的无能,刚才终于积攒下的那点可以不顾一切的勇气在看见母亲的一刹那就已经烟消云散,他无力地跪在地上。红了眼眶……

    萧萧的夜风打着朦胧的脸,感到轻微的瑟缩。

    夜深人静。月明星稀,临近子时宵禁,街上几乎没有人,守城兵终于注意到了还站在城墙边抱着包袱坐在地上缩成一团的小姑娘,这个姑娘从黄昏时就开始等,一直等到现在,情绪也越来越奇怪,仿佛随时准备哭出来似的。

    “姑娘,就快宵禁了,你咋还坐这儿,大晚上的快点回家去!”一个守城兵觉得奇怪,走过来语气严厉地对她说。

    陆慧没有动,虽然守城兵的严厉语气让她很害怕,可她还是想等下去,也许文大哥只是有事耽搁了,也许文大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她不能离开,一旦离开就错过了,那他们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将怀中的小包袱用力抱紧,她泫然欲泣,不敢抬头去看守城兵,只是低着脑袋轻轻地摇了摇。

    守城兵皱了皱眉,心想这姑娘是怎么回事,一个良家女孩怎么大半夜还不回家睡觉,正要说话,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回头望去,四五个水灵灵娇滴滴的年轻姑娘走过来,他越发觉得奇怪,莫非最近的年轻姑娘都流行大半夜出来夜游?

    苏妙走到陆慧面前,望着她压得低低的小脑袋。陆慧其实已经看见了浅粉色裙摆的一角,却还是不肯抬头,将怀里的包袱抱得更紧,直到苏妙轻轻地说:

    “阿慧,回去吧,他不会来了。”

    陆慧全身一震,僵硬地呆滞了良久,抬起头,一张写满了木然的小脸上两只大大的眼睛开始颤抖,越颤越厉害,仿佛一艘在汹涌的风暴中孤独无助的小船,紧接着,她苍白的唇角开始如涂多了润滑油般不受控制地滑动。

    “妙姐姐。”她喃喃地唤了一声,扑进苏妙怀里哇地大哭起来,哭得声嘶力竭,哭得肝肠寸断,哭尽了无数的委屈与心酸。

    就连向来心肠硬的苏娴都听不下去,皱了皱眉,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苏烟掏出帕子伤感地擦了擦眼角,惹得苏婵看了他一眼。

    苏妙抱着陆慧颤抖不停的身子,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不发一言。

    陆慧需要的不是他人的劝解,她需要的是有人能够提供一个支撑供她宣泄崩溃的情感,待哭够了之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第二天,苏州冯家迎亲的队伍将吉庆绸缎庄正门外的大街挤得满满当当,虽然这一次的迎亲很匆忙迎亲的队伍算不上隆重,但该有的还是都有了。

    苏妙、林嫣等去贺喜,从早上开始就一直陪着陆慧。陆慧的小脸上虽然没有任何作为新嫁娘的喜悦,但她却没有哭,也没有问苏妙文书怎么样了。事实上苏妙也不知道,因为今天文氏和文书都没来上工。

    吉时到,鞭炮齐鸣。

    陆掌柜和陆大娘子笑得合不拢嘴,毕竟收了许多聘礼,给出去的嫁妆则少得可怜。

    “妙姐姐,等到了苏州,如果可能,我会给你寄信的,虽然我不会写字。”临上轿前陆慧笑着说,这是从昨晚以来她第一次笑,虽然泛着一缕灰暗,却依旧笑靥如花。

    苏妙望着她,心里涌起一阵怜惜,上前一步抱住她,轻声说:

    “别怕,只要想幸福,你一定会幸福的。”

    陆慧愣了愣,紧接着双手搭在她的背上,嫣然一笑,点了点头:“嗯!”

    陆慧没有留恋地上了大红色的花轿,虽然拜别了父母,却仿佛例行公事,她没有跟她父亲说一句贴心话。

    鞭炮声再起,迎亲队伍开始奏乐,大红色的花轿向城门去,丰州离苏州并不算远,走陆路大概五六天就到了。

    苏妙和苏娴几个立在街上望着红通通的队伍逐渐远去,鼓乐声亦渐行渐远,良久,在硫磺味浓呛中叹了口气。

    陆慧婚礼的第二天文书和文氏来上工了,苏妙猜测前一天恐怕是文氏拦着文书不让他出来,怕他去闹婚礼。

    这一回文书比以前更加沉默,店里的姑娘因为看不上他的所作所为,以纯娘和苏婵为首没事总是刁难他,就连苏烟看陆慧哭那么可怜都不爱搭理他了。

    文书对其他人对他的恶劣态度并不在意,他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世界里,书不再读,工作时总出错,苏妙说了他几次不奏效,文氏打了他几次照样没用,眼看着院试一天天临近,以这种状态参加院试必会落榜,文氏见他像魔怔了似的软硬不吃,这个坚强又偏执的女人当着苏妙的面竟哭了好几场。

    苏妙无奈,只好在店里打烊之后把这段日子仿佛行尸走肉般的文书留下。

    “东家,有事?”文书问,他在说话时跟平常没两样,只是比平常多了一丝阴翳与消沉。

    想和你谈谈人生以免你再打碎盘子扣工钱已经扣到未来四个月都快直逼宁乐当年的纪录了,苏妙当然不能这样说:

    “武成酒庄新送来一坛酒,我还没决定要不要进货,你来跟我试试酒。”

    文书一愣,这种事之前苏妙一直都是找回味的:

    “我不会喝酒,东家怎么不找回小哥?”

    苏妙眨巴了两下眼睛:“他晚上吃多了,没心情。”

    此时正坐在房间里擦拭小玉秤的回味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谁在说他坏话?

    “不是还有宁乐吗?”文书狐疑地问。

    “你还想不想干了?”苏妙严肃地问。

    文书就闭了嘴,老板他是得罪不起的。

    两人来到空荡荡的一楼大堂,苏妙走到柜台后面,从酒柜里拿出一个小酒坛和两个碗,文书见状坐在柜台外面的高凳上。

    苏妙倒了一碗酒,推到文书面前,道:“喝了。”

    文书不敢不喝,端着酒碗盯着碗里透明清澈的酒水,一股呛人的刺激味道迎面扑来,犹豫了一会儿,他扬起脖子一口气喝下去。辣气,热腾腾的辣气因为他喝得太快喝得太急直窜上来,同时又有一股滚烫的火辣准确地有力地顺着脖子向下走去。他第一次喝酒,母亲从不让他喝酒,家里也没闲钱能打酒喝,酒的味道有些可怕,但却很新鲜,他被呛得直咳嗽,甚至涌出了泪花,却产生了一种欲罢不能想再尝试一次的冲动。

    苏妙看了出来,又给他倒了一碗。

    文书平息了咳嗽,端起碗,再次一口气喝下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