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四章 刻薄
    自那天第一次相遇后,文书总能在迎来送往中看到陆慧也在对门迎来送往。

    陆掌柜的外室有两儿一女,这些孩子都是在城里长大,骨子里瞧不起乡下人,陆慧这个异母姐妹突然来占了他们的地方占了他们的家产,弟妹们对她自然看不顺眼,甚至就在大街上恶言欺辱她。每一次陆慧都不生气,笑脸相对,不停地道歉说自己的不是,引得她那些弟妹气焰更嚣张。文书只是在迎客之时扫上一眼她们姐妹吵架,觉得这姑娘活得很憋屈,单是看着就有点生气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尊严。

    陆家的大娘子性子泼辣为人刻薄,跟左邻右舍处的很不好,陆家只有一个绸缎庄,她本来能在家里做个帮手,却喜欢花着陆掌柜的血汗钱吃喝玩乐。陆掌柜虽说是个薄情的男人,但性格比较老实,对这个不给钱就撒泼打滚的外室很没辙。陆家的二姑娘跟她娘如出一辙,成天跟这家的姑娘比吃穿跟那家的姑娘比住行,比得过就得意洋洋,比不过那小嘴就跟挂了两个油瓶似的,回到家必定会跟父母吵上一架。对于这样的女儿,陆掌柜也管不了。

    在苏妙看来,这个陆慧就是灰姑娘的翻版,讨厌她的继母,讨厌她的妹妹,有个什么都管不了的爹跟已经死了没什么区别。

    陆慧白天晚上地帮家里干活,除了做家务照顾尚在襁褓的幼弟还要帮绸缎庄做缝补送货的工作,一点做不好就要被继母妹妹打骂。而她除了受着别无他法。

    好在她是个乐观的姑娘,即使继母对她各种刁难甚至不给饭吃她也只是笑笑。她倒是总在天黑后偷偷跑到苏记来蹲墙根闻香味儿,苏妙碰见了就让她进来跟自己一起在后厨吃饭。吃的次数多了陆慧自己也不好意思,常常送苏妙一些手针缝的小物件儿或者在蹭饭时带一把米或两根菜,都是她去送货时卖菜卖米的大娘送她的。

    一大早对门绸缎庄就闹开了,吉庆绸缎庄是商住两用,没有院子,一楼卖货二楼住人,绸缎庄后门正对着苏记。楼上卧室的窗户也对着苏记,因而在寂静的清晨动静稍大一点就能听得一清二楚。陆慧和她的妹妹陆慈住在一个房间,大清早就听见陆慈在房间里气急败坏地大声嚷骂了句:

    “我的裙子!陆慧。你这个贱蹄子!”

    文书正在打扫门口,吓了一跳,抬头望向对门二楼敞开的窗户。

    “又来了,对门那个坏丫头自从她姐姐来了她一天比一天能闹腾!”纯娘叼着林嫣做的绿豆凉糕歪在门框上。手搭凉棚往对面楼上瞧。在苏家住的久了。尤其是跟苏娴睡的久了,她的行为举止也变得随便起来,不再拘泥于一个女子该有的形象。

    文书看了她一眼。

    就在这时,吉庆绸缎庄的后门突然被从里面嘭地推开,陆慧衣服也没穿好,鞋后跟还没提上,慌慌张张地从里头跑出来,身后她妹妹跟疯了似的手里拿着一根棍子表情凶狠地追出来。

    与此同时。跑在前面的陆慧也不知道是太害怕了还是鞋子没穿好,脚底下一绊。扑通摔倒在地!

    陆慈几步上前,两手举起棍子大叫了一声:

    “贱人,你去死吧!”狠狠地向陆慧身上打去!

    纯娘啊地一声低呼。

    陆慧没来得及爬起来,瘫坐在地上,惊慌失措地看着那根手腕粗的棍子向自己的头上砸来,心跳骤然停止,害怕得双手抱住头,闭上眼睛。

    预想中的剧痛并没有降落在头上,脑袋瓜也没有开瓢,陆慧呆了一呆,偷偷地睁开一只眼睛望去,气宇轩昂的挺拔身影拦在她面前,那人单手握住陆慈打下来的棍子,正带着气愤怒视着陆慈。

    文书相貌清俊,又是个读书人,腹有诗书气自华,斯斯文文,知书达礼,现在又因为这突然的英雄救美举动男子气慨暴涨,一缕清风拂过,竟是一种说不出的丰神俊朗!

    坐在地上的陆慧呆呆地望着他,只觉得已经停滞了的心脏开始怦怦怦跳个不停,滚热的绯红悄无声息地漫上脸颊。

    不仅仅是陆慧,就连站在门口的纯娘都被文书突然的举动惊呆了。一直以来她只把文书当成迂腐的酸书生,妈妈的乖儿子,因为太弱了她从来都不把他当男子看待,今天却突然被闪了一下,一瞬间猛然意识到原来他也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朗目疏眉,唇红齿白的俏郎君,一颗心不知是因为太惊讶还是因为太迷糊了竟然咚咚地跳动起来。

    “啊呀,文书竟然也会英雄救美!”林嫣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双卧蚕眼微眯。她的眼神不太好,远一些的东西看不清只能眯着眼,眯起来时颇有些风情万种。

    纯娘看了她一眼,那一头陆慈已经骂开了,她才不管男人的长相,她是看银子多少的:

    “酸书生,滚开!”

    “你这姑娘怎能如此无礼,陆大姑娘是你的长姐,不管你与她有什么样的过节,她始终是你的长姐,你身为幼妹,怎么可以殴打自己的姐姐,还是在大街上,成何体统?”只是一开口,文书刚刚的豪情气概便破功,又变得文绉绉的。

    “你知道个屁,这个小蹄子烫坏了本姑娘最喜爱的衣裙,今儿本姑娘非弄死她不可!穷酸鬼滚一边去,少管我们家的事,否则本姑娘连你一起揍!”

    “你这姑娘言辞如此粗俗,成何体统?”文书更加气愤,以孔圣人的姿态光辉万丈地谴责道。

    “要你多管闲事!”陆慈被当街教育,丢了面子,怒不可遏。

    文书早在和陆慈说话时就已经松了握住木棍的力道,陆慈此时怒到了极点,猛然一抽手中木棍,狠狠地向文书的脸上挥去!

    文书正想和她好好讲讲道理,没防备这一下,被陆慈挥来的棍子重重砸中脸颊,脑子嗡地一声,眼前冒出许多星星,应声倒地,额角绽裂了一个口儿,鲜血直流!

    陆慧吓得魂飞魄散,扑过去慌忙扶起他,掏出帕子给他捂住流血的伤口,一叠声唤道:

    “文大哥,你不要紧吧?文大哥!”

    文书并不要紧,他被自己娘用棍子打习惯了,这点伤不算什么,只是生平第一次被女孩子抱在怀里,女孩子的身体软软的贴在他的胳膊上,这样子的柔软是很特别的,比昨晚上吃的糯米团还要特别。他脑袋发蒙,晕眩感更加强烈,一时之间竟然站不起来了。

    林嫣和纯娘都不会打架,慌了手脚,林嫣跑进去叫苏妙,不料却被路过的文氏听见了。

    文氏虽然是念过书的官小姐,但在市井间生活多年早已练就了一身泼辣本事,出来一看自己那比命还重要的宝贝儿子竟然被人打伤了,而打伤她儿子的正是她最最憎恶的年轻姑娘。她非常讨厌接近她儿子的年轻女人,总觉得那些女人不怀好意。文氏见陆慈把儿子打伤,怒不可遏,一双眼赤红,冲上去夺过棍子扔下,啪啪扇了陆慈两巴掌,把陆慈扇的脑袋发蒙两眼冒金星,身子一转跌坐在地上,哇地哭了起来。

    陆大娘子在屋里听见动静,出门一看,这还了得,她也是个不好相与的,出来指着文氏破口大骂。文氏也不客气,两个当娘的骂着骂着就在大街上动起手来,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文书慌忙跳起来去拦他娘,陆掌柜也从屋里出来手忙脚乱地劝,现场乱成一团。

    直到陆掌柜答应赔偿文书的医药费并代表妻女道了歉文氏才作罢,各领着儿女回家去,街上围观的人和从家里探出头来看热闹的人也都各自散了。

    文氏把文书领进后院,又甩了文书一巴掌,大骂他多管闲事:

    “你是个读书人,你是要光宗耀祖考状元的,怎么能去管那种闲事,伤了碰了可怎么得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看见那些个小妖精就要把眼睛闭起来转身走得远远的,你还凑上去多管闲事!让你多管闲事!”她十分生气,扬起巴掌在文书身上狠拍。

    苏烟从屋里拿了伤药和绷带,怯生生地笑道:

    “文、文大娘,我先帮文大哥上药。”

    文氏回过神来,冲着苏烟挤出一个笑脸:“让苏相公费心了。”

    “大娘叫我烟儿就成。”苏烟嘿嘿地笑,这大娘每次冲他笑时他都觉得瘆的慌。

    “苏相公又懂事又知礼,胡大嫂真是好福气,哪像我养出来的这个,我真是命苦!”文氏看着苏烟就伤感起来,拉着胡氏的手说。

    胡氏无奈地拍拍她的手,笑道:“大妹子,文哥儿也是好心帮助人,不是说了他是为了救对门的大姑娘么,文哥儿人品好大妹子你应该高兴才是。”

    “人品好不好有什么用,一点出息都没有还不听说,今儿还差点伤了脑子,这要是伤着了可怎么参加科考?真是气死我了!”文氏狠狠地瞪了一眼坐在桌前任苏烟上药的文书,红着眼圈对胡氏絮叨着。

    当着许多人的面被母亲说没出息,文书面红耳赤,七尺男子头压得低低的,连脊背都弯了下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