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二章 端倪初露

第一百三二章 端倪初露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你在这个时候跑到苏记去,有什么意图?”佟染眯起柳叶眼,望着吊儿郎当的长生,有些不悦,沉声问。

    “意图?”长生呵呵一笑,更用力地摇着扇子,“我只是去吃个饭而已。里头的老板娘可真有意思,比我见过的所有女人好玩多了,看起来很聪明,不过我比较喜欢傻姑娘。”

    “品鲜楼和一品楼两座酒楼还不够你吃的?”佟染冷冷地道。

    “偶尔也想吃个新鲜嘛。”长生接过佟飞递来的茶热热地喝了一口,笑嘻嘻说,“我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只是去吃饭的,至少我觉得苏二姑娘在防着你,并且开始怀疑你了。想知道她怎么怀疑你吗?”他笑得带了点诱引,仿佛希望他心情迫切地追问下去。

    佟染却只是目不交睫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冷声警告说:“长生,别再拖我的后腿,听懂了吗?”

    长生唇角的笑容僵了一僵,有一瞬的狼狈感促使他垂下眼帘,顿了顿,却又一次笑起来,抬头对他说:

    “我只是开个玩笑。我什么时候拖过你的后腿,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助你,我是站在你这边的。虽然是这样,不过,阿染你活得实在是太紧绷了,你太执着于‘佟’这个姓氏,也许自由洒脱一些你会更有发展。”

    “一个被家族驱逐的人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样的话?”佟染锋锐地回应,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长生,红润的嘴唇勾起一丝弧度,一丝看似在笑实则却阴森冰冷仿佛在诅咒威吓的弧度,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坚定与自傲。他冷冷地对他说,“佟家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总有一天,我会把那个男人从佟家最高的位置上拉下来,将他的一切占为己有,而这些是你想做也做不到的事。“

    “我并不想做你说的那些事……”

    “我知道。所以你是懦夫。我不是。”

    长生一时语塞,抿着嘴唇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无奈地笑道:

    “阿染,依我看佟家维持不了多少年了,佟家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如今的岳梁国豪华酒楼并起。那些同业已经开始进入辉煌时期,而佟氏这个已经辉煌过的必会走向衰败。这是规则。一品楼连续三年在亏损,不是一个地方,而是全国六成的一品楼,这样的东西我并不认为值得你不择手段去争取。以你的手艺你的头脑完全不需要靠佟这个姓氏。”

    “恭维的话就免了,佟家之所以衰颓完全是因为坐在最高位置的那个人太无能,若是我。佟家一定会重回顶峰。”这话不是自负也不是自满,而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他只是在说一个事实。

    长生僵硬着唇角看了他一会儿,终是什么也没有说,低下眼帘,轻叹了口气。

    立在角落里的佟飞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眸色冷峻的佟染,低下头,一言不发,恍若不存在一样。

    中午时苏记的侧门正在上演狗血的伦理情感大戏,苏娴正单手叉腰指着一个大红绸子裹身的胖太太对着常来勾搭的有钱胖子高声叫骂:

    “死胖子,你竟然跟老娘说你老婆死了,你老婆不是死吗,她怎么站这儿了,难道是看你太恶心了特地上来勾你下去的!”

    “娴姐儿,你听我说……”

    “说的没错,老娘就是来送你下去的!死胖子,竟然敢咒老娘死了,老娘看是你这身猪皮又痒了!”胖太太显然是个狠角色,一把揪起胖子的招风耳朵,把胖子捏得哇哇大叫起来。

    “娘子,娘子,疼,快松手,松手!”

    “骗子!之前看你长得丑说话却实在,老娘一直以为你人品不错,快给老娘滚,再让老娘看见你靠近苏记老娘扒了你的猪皮拿去煎油!”苏娴怒气冲冲地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娴姐儿,娴姐儿你听我说……”

    “说你奶奶个熊!死肥猪,老娘千里迢迢赶过来看你,你又给老娘拈花惹草,看老娘今儿不好好教训你!跟我走!”比胖子还要肥壮的胖太太揪着胖子就把他往街上扯,那胖子挣脱不开,疼得直叫。

    “娘子,你轻点,娘子……”

    苏娴听到这一连串渐行渐远的哀嚎越发心烦,走到拐角处,冲着一堆偷看热闹的人瞪起眼睛叫嚷道:

    “都看什么,还不给老娘干活去!”说罢,气哼哼地进门去了。

    “平常最会偷懒的明明是大姐。”苏婵咕哝说,被苏妙一把捂住嘴。

    “原来那个死胖子有老婆,亏我还觉得他人不错。”苏妙扁了扁嘴,“老婆一个人在家乡持家带孩子,他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风流快活,这种人真差劲!”

    “依我看大姐是急了,不然也不会考虑那种胖子。”纯娘说。

    “什么意思?”苏烟疑惑地问。

    “再嫁啦,大姐已经二十三岁了,若没办法趁年轻再嫁,老了以后又没有子女,多孤单,想想都可怕。”纯娘一本正经地说。

    “我倒不觉得,即使有子女也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再说把自己的人生放在别人身上才更危险,靠山山倒靠人人倒靠自己最好。”苏妙不以为然地道。

    “我赞成妙妙说的。”林嫣突然出现,手里是一蒸笼糯米卷,“再嫁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成过亲的女人要么嫁给各种条件都不如自己的男人,要么嫁给丧偶的男人做填房,第一种阿娴肯定不愿意,至于第二种,各方面都好的丧偶男人只会娶黄花姑娘。再说不管是好的还是差的以阿娴的年纪男方必会有孩子,当继母可不容易,搞不好会身败名裂的。”她将手中蒸笼移开一点,笑盈盈道,“烟哥儿。这是给客人吃的。”说罢,径自去了。

    苏烟讪讪地缩回手。

    “说的好像她挺有经验似的。”苏婵盯着林嫣远去的背影,狐疑地嘀咕。

    苏妙扬了扬眉。

    第二天一大早,伙计阿川背着包袱被陈阳带着来向苏妙道别,笑嘻嘻说:

    “东家,对不住了,契约签的是六年。我这还没干满一年就得走了。还要你现招人。”

    “是啊,明明签了六年,早知道就应该再写一条提前离职要付违约金。”苏妙绷着脸说。顿了顿,扑哧一笑,在越发愧疚的阿川肩膀头拍了拍,“我开玩笑的。也没法子,你爹突然病了。你又是长子,你不回去地还真没人种,你就回去种种地娶个媳妇好好孝顺你爹娘吧,一路顺风。”

    “是。多谢东家。”阿川笑着说,又和其他伙计道了别,被众伙计送出门。

    “招工告示写好了没有?”苏妙问陈阳。

    “写好了。要现在贴?”

    “当然现在贴!快贴上快贴上!”苏妙一叠声吩咐。

    陈阳应了一声,拿了招工告示去门外贴。

    苏娴打着哈欠顺着后门进来。苏妙望着她罕见的素颜状态,惊诧地道:

    “大姐,你今天没化妆!”

    “老娘没化妆有什么奇怪?”苏娴乜了她一眼,撇着嘴角说。

    “不是,昨天那个胖子真给你那么大的打击?我以为你只是跟他玩玩。才认识没多久就天天提成亲的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还骗你说他老婆死了,这种人也值得你翻来覆去地怀念?”

    “谁怀念了?我是玩玩!”苏娴一字一顿地强调,扭着水蛇腰向楼上去。

    “大姐,你今儿……真俊俏!”从楼上下来的小伙计盯着她的脸笑嘻嘻道。

    “滚!少跟老娘耍花嘴儿!”苏娴作势踹了他一脚,懒洋洋地上楼去了。

    苏妙轻叹了口气,就在这时却觉得后脖子凉飕飕的,扭头一看,回味正站在她身后盯着她。

    “……干吗?”苏妙被他盯得全身发毛,疑惑地问。

    回味只是看着她,看了一会儿,平声咕哝了句:“原来在你心里天天提成亲的男人不是好人。”转身,径自去了。

    苏妙愣了愣,讪讪地摸着嘴唇,冲着他的背影笑嘻嘻地说:

    “小味味,晚上来纪念我们相识三周年吧!”

    “我们相识是秋天,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回味头也不回,一字一顿地说。

    “记得还真清楚。”苏妙扁扁嘴,小声嘟囔。

    周诚从侧门进来,昨天胡氏就陪苏老太去城外的庙里参加佛法大会要三天后才回来,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酒楼里忙碌准备开业,看准后院空无一人,他来到水井前弯下腰仔细研究那口加了盖上面还上了锁的水井。

    “你在干吗?”一声娇斥在寂静的院子里响起,把周诚吓了一跳,回头望去,拿着大扫把的纯娘走了过来。

    “原来是纯娘啊。”周诚笑起来。

    就普通人来说他长得还不赖,个头挺拔一表人才,不过比回大哥差远了,特别是妙姐姐说过这个人是坏人,还有他以前那些无耻的行径,因此不管他笑得多友好纯娘打从心眼里讨厌他。

    “这颜色真亮堂,纯娘你穿这衣裳真好看!”他在她身上扫了一眼,笑着称赞。

    这样的称赞算不上高明,至少对于作为唱曲姑娘每天都会被许多男人恭维的纯娘来说是这样,她并不买账:

    “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想干吗?”

    “我哪里鬼鬼祟祟了,我是奇怪咱们苏记这水井怎么还用盖子锁上了?”

    “妙姐姐说了,对酒楼来说安全很重要,一点差错都会影响到客人的健康,无论是水源还是食材,无论是无意还是人为,她是不会犯姨丈从前犯过的错误的。”纯娘一本正经地回答,紧接着头一扭,硬邦邦地道,“你快进去吧,迟了程大叔要恼的。”说罢,转身回房去了。

    周诚一阵窝火,眼里寒光一闪,恶狠狠地瞪着她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低声骂道:

    “不识抬举的臭丫头,一家子全是婊/子!”

    黄昏时分,苏妙正在厨房里忙碌,陈阳匆匆闯进来,一叠声道:

    “二姑娘不好了!不好了!”

    “我哪里不好了?”苏妙正在烧鱼,握着炒勺不悦地说。

    “不是你不好了,是外面不好了,一品楼的厨长带着副厨长来找茬,就在一楼当着客人的面说咱们的招牌菜芙蓉丸子、凤凰四仙、三杯鱼反正就是那二十道菜是他们一品楼的招牌菜,还说二姑娘偷了他们的招牌菜,不要脸,是小偷,非让二姑娘出去交代清楚,否则就不走。”

    苏妙眉微蹙,想了一会儿,对着他的脸说:“我怎么不要脸了?别说二十道菜我都改过了,就算没改过,我能做出来那也是我的。他们一品楼还做夫妻肺片呢,他们做夫妻肺片时怎么不想着那夫妻肺片还不是他们的呢。再说,一品楼外菜单的二十道私房菜是所有一品楼的私房菜,是佟家的私房菜,长生刚来过,佟染都没说来找我,他一个厨长算哪根葱!”

    “二姑娘,这话跟我说没用,那些话又不是我说的。”陈阳讪讪地笑道。

    苏妙把炒勺递给回味,抱胸扁着嘴,眼神四十五度角向上,抖着腿想了半天,唤道:

    “周诚!”

    正洗碗的周诚立刻跑过来,低声下气地赔笑:“阿妙。”

    “一品楼的厨长,谁?”

    “厨长郑德,副厨长于升,两个人脾气暴躁,时常在一品楼里拉帮结派,只要是他们不满意或和他们对抗的最后一定会被他们赶出酒楼。郑德是佟家二少爷的亲娘舅。”

    “佟家少爷的舅舅是厨子?”苏妙狐疑地问。

    “佟二少是庶出,佟二少的母亲是佟老爷的贴身丫鬟。”

    “那个人和佟染的关系如何?”

    “很差。”周诚没有半点犹豫地回答。

    他果然对这些旁门左道的消息知之甚多,苏妙摸着下巴陷入沉思,周围的几个人全在留意她的动静,回味和周诚则一前一后直勾勾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却见她手一拍,笑道:

    “小味味,煮两碗翡翠汤!”说罢,出门去,再回来时手里拿了一只小瓷瓶。

    回味正在煮汤,看了她一眼,狐疑地问:“那是什么?”

    “居家旅行防身挑事的好东西。”苏妙神秘兮兮地笑答。

    “挑事?”回味哭笑不得,将碧油油散发着清澈幽香的翡翠汤分两碗盛好,却见苏妙拔去瓶塞分别倒了点白色粉末在两碗汤里,用勺子搅匀,“你干吗?”他惊诧地问。

    苏妙不答,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阿阳,端汤跟上!德顺,准备好两个麻袋到前头来!”

    回味实在不放心,命同喜看锅,跟她出去了。(未完待续)r580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