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八章 苹果饼杏仁茶

第一百二八章 苹果饼杏仁茶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回味看了她一会儿,微微侧身,问:“要进来吗?”

    “当然要。”苏妙点着头回答,大马金刀地迈过门槛,将手中托盘放在窗下的桌子上,回头望了回味一眼,“你怎么不关门?”

    他直接跟进来了,并没有把门带上。

    “又没有成亲,哪能一起关在屋子里。”他理所当然地回答。

    苏妙一愣,掩着嘴唇嘻嘻一笑:“明明什么都做了,你还真是爱在奇怪的地方讲究。”

    “我做什么了?”回味耳根子一热,无语地反驳,顿了顿,道,“这里是你家,你娘和奶奶都在,她们本来就担心我们的关系,别再让她们操心更多了。”

    苏妙扁了扁嘴,做出很听话的样子:“是是是,古董先生!”

    回味闻言,走到她面前,伸出双手,无声地拉起她的左右脸颊,用力向两边扯。

    苏妙用两只手拍开他的手,揉着脸不悦地道:“讨厌,会拉成大饼脸的!”

    回味忍俊不禁,却忍住了没笑出来。

    苏妙掀开盖在盘子上的瓷盖,一盘色泽金黄表皮微焦酥脆可口散发着极浓郁香甜的糕饼映入眼帘,回味看了半天,微讶地问:

    “这是……烤饼?”

    “是烤的没错,苹果馅饼。用苹果加糖做成馅,面粉、猪油、糖和水揉成油皮,再用面粉和猪油做成油酥,用油皮把油酥包起来擀成长方形,上下折叠再对折,饧过之后再擀成长方形再折叠再对折,一共做四次,之后压平擀薄切成六份。在油皮上铺苹果馅。四边刷蛋液,然后用另外一张油皮盖上压好,最后放进烤炉里烤熟。我吃过了,很好吃,你尝尝看。”苏妙笑说着,拿起一块苹果馅饼递到他嘴边,强调。“我洗过手了。”

    回味看了她一眼。俯下头张嘴接了,咬了一口尝了尝,眉微蹙:

    “猪油的味道有点重。”

    “这我当然知道。本来应该用黄油的,可惜丰州没有,只好拿猪油来代替了,其实烤的颜色也不对。你将就着吃吧。我只会做这个,再说我又不是职业糕点师。你别要求太高了。”

    “馅料还是不错的。”回味很识趣地改口称赞道。

    “那就好。”苏妙又变得笑眯眯的。

    “只是太甜了,我不喜欢甜腻腻的东西。”吃到第二口时他还是忍不住说出来。

    苏妙望着他,沉默地望着,过了一会儿。说:“我可是做了很长时间,你知道吗,把面皮当被子来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偶尔吃一次甜的也新鲜。很好吃。”他看着她,笑着。唇角勾起的弧度有些僵。

    “你觉得好吃就好。”苏妙再一次灿烂地笑起来,笑盈盈地坐在他身旁,挨着他。

    回味暗自叹了口气。

    两人并肩坐在床上,屋子太窄也没有其他坐的地方,回味沉默地吃着苹果馅饼,苏妙笑眯眯地盯着他,他只能一块接一块地吃,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被她盯得太久还是甜的吃太多了,额角渗出几点汗珠。

    “你很热吗?”苏妙问,掏出帕子凑过来亲密地擦拭着他的额头。

    “妙儿。”回味忍不住唤了一声。

    “干吗?”她笑眯眯问。

    “有点奇怪。”

    “哪里?”

    “酒楼打烊之后你还在厨房里的理由只有在开发新菜,剩下的时候懒的连想喝茶都要我给你煮,干吗突然烤馅饼,还给我吃?”回味用很不可思议的语气狐疑地问。

    “不许说我懒!”

    “好,你真勤快。”回味咬了一口馅饼,慢吞吞咽下去。

    “小味味,”苏妙笑眯眯地凑近,问,“你是不是在生气我打算将周诚留下?”

    “我干吗要生气?这是你的酒楼,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只是个给你打下手的而已。”回味一本正经地说,太一本正经了,他在生气。

    苏妙咬着嘴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突然用肩膀去撞他的肩,笑嘻嘻问:

    “小味味,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什么?吃醋?”回味不可思议地重复了一遍,啼笑皆非,“你究竟从哪里看出来我像是在吃醋,我会吃那个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不要脸地向女人下跪就差痛哭流涕的男人的醋?别逗了!”他咬了一大口苹果馅饼。

    苏妙眨巴了两下眼睛,又一次靠过去,用肩膀轻轻撞击他的肩:

    “你承认吃醋了,明天我就做桑葚果酱馅饼给你吃。”

    回味看着她,过了一会儿,严肃地道:“一盘子苹果馅饼已经够了,我也根本不喜欢桑葚,我爹的马才爱吃桑葚。”

    “……那马的口味还真特别。小味味,你猜周诚他为什么会突然上门来求我让他加入苏记?”

    “我怎么会知道,可能是因为他想反咬佟染一口,也有可能是因为他想把你弄回去,反正他跟你那个被他拐跑的姨娘也没成亲,总之肯定是有什么阴谋。”

    “说的没错,所以我要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看他到底想干吗。”苏妙手一拍,“我很欣慰你能理解。”

    “让他从你眼前滚开岂不更好。”回味一字一顿地说。

    “他就像一只蟑螂一样打不死还到处钻,要么让他成功要么让他失败,否则他会纠缠不休。我让人打听过,自从他被佟染赶走,钱爱和他儿子已经被他送去钱爱的娘家,他几乎去遍了丰州的所有酒楼,全被拒绝了,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佟染赶走的就没有酒楼再敢收留。”

    “这是自然的,他知道的太多了,如果其他酒楼再聘用他,那就等于在告诉一品楼他们对一品楼的菜单和机密感兴趣,这是公然和一品楼叫板的意思。越大的酒楼厨长在被解雇后越凄惨。除非自立门户或者被前东家有实力的竞争对手吸纳,一般地方没人敢聘用。”

    “我觉得佟染把他开除的太干脆了。”苏妙轻声说。

    回味一愣,看着她,苏妙亦看着他。

    “确实有这种可能。”过了一会儿,回味咬了一口馅饼,说。

    “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算计我,若是有人敢算计我。我一定会让他永远都不敢再算计我。”苏妙掷地有声地说。顿了顿,继续道,“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乱猜。若他单纯只是想咬佟染一口的话,那就等他咬完了再说。”

    “你真坏。”回味沉默了一会儿,简短地评论了三个字。

    苏妙笑起来,顿了顿。又一次用肩膀去撞他的肩,笑嘻嘻地低声问:

    “其实、你是吃醋了吧?”

    “是啊。”他干脆地回答了两个字。

    他竟然爽快地承认了。苏妙一愣,诧然望向他的侧脸,过了一会儿,嫣然一笑:

    “我明天做桑葚果酱馅饼!”

    “不必了。”回味绷着脸回答。

    “二姐!”苏烟找到门口。顺着敞开的房门探进头来,不高兴地问,“你为什么会在这屋里?”

    “当然是因为我们有话要谈。”

    苏烟吸了吸鼻子:“什么味道?好甜!”吸着鼻子循着味道踏进来。看见桌上的苹果馅饼,眼睛一亮。手伸了过来,然而指尖还没触到盘子,回味已经拿起盖子将盘子罩住,他的动作太突然,差点压伤苏烟的指尖,苏烟慌忙缩回手,瞪着他,不悦地问:“你干吗?”

    “这是你二姐做给我的,不是做给你的。”回味一点不脸红地说。

    “小气鬼,我吃一块又怎么了,反正还有那么多,你这么小气也算是人家的二姐夫吗?”苏烟气鼓鼓地瞪着他质问。

    “你从来就没把我当过二姐夫吧。再说你一个小子,年纪也不小了,不要总是说‘人家人家’,你再这样下去,身为你的二姐夫,我真的很担心你的前途和婚事。”回味摆出一副谆谆教诲的模样,慢条斯理地说。

    “要你管!我偏要说人家人家人家!”苏烟不高兴地冲着他一叠声嚷道。

    苏妙无语地叹了口气,抚额,问:“烟儿,这个时辰你该睡觉了吧,功课还没做完?”

    “已经做完了,我刚才跟娘说了,娘让我来告诉你一声,后天假日我有几个同窗要来玩,一起写功课。”

    “同窗?要来玩?”苏妙吃了一惊,愣了愣,“是和你一起念书的朋友?男的女的?”

    “当然是男的,官学里哪有女学生。”

    苏妙心里一阵激动,又是兴奋又是欣慰,拉起他的双手,高兴地说:

    “太好了烟儿,你总算交上朋友了!”

    “我本来就有朋友,二姐你干吗大惊小怪!”苏烟自尊心受挫,甩开她的手,不高兴地道,顿了顿,又问,“可以让他们来吗?”

    “当然可以,都来玩吧,我会准备好吃的给你招待他们。”苏妙笑意满满地说。

    苏烟点点头:“那我明天就和他们约定了。二姐,我回去睡了,你最好不要呆在这个屋子里。”他说着,警惕又充满敌意地看了回味一眼,头一扭,出去了。

    “小味味,你听见没有,烟儿说要请朋友到家里来玩!”苏妙拍着回味的大腿,兴奋地道。

    “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很普通吧。”

    “才不普通,烟儿小时候经常被邻居小孩欺负,进了学塾又被同窗欺负,从来没交过朋友,倒是经常和女孩子来往,这样的他终于长大了也有自己的同性朋友了。会是什么样的孩子呢?希望他交到的不是坏朋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还是别抱太大希望。”回味凉凉地说。

    “你对我弟弟有什么意见?”苏妙斜睨他,绷着脸问。

    “没有。”回味惊觉自己说脱了嘴,放下已经送到嘴边要张口咬的馅饼,看着她,一本正经地回答。

    破晓时分,远远的有鸡鸣声响起,呼应着犬吠,属于白昼的光芒顺着青色的窗纱透进来。

    苏妙难得比苏婵起得早,因为要提前准备本周主打菜的酱汁,蹑手蹑脚地穿好衣服出门,才想去打开侧门,走进酒楼墙壁与通屋形成的窄巷时却发现侧门已开,林嫣握着大扫帚呆呆地站在门口,遥望着远方,似有若无的抽泣声传来,苏妙微怔。

    “小林子?”过了一会儿,她唤道。

    林嫣脊背一僵,慌忙用手背抹了一把脸,深吸了口气,回过头来,笑盈盈的,一双眼睛却肿成了两颗桃子。

    “你起得好早啊。”苏妙最终还是忽略了她的眼睛,笑说。

    “啊,我眯了一会儿就睡不着了,出阁之前养在娘家出阁之后养在夫家,这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许多不适应。”她垂下眼,抹了一把额头,讪笑着说,顿了顿,又抬起头来,纯净无害地笑道,“我睡不着就出来找点事做,刚好看见扫帚就想帮忙扫扫地。对了,我把点心单子已经列好了,你要看一下吗?”

    苏妙点点头,笑说:“我在厨房等你。”

    林嫣应了。

    苏妙开了酒楼后门的大锁,进入厨房,在准备酱汁之前先煮了一碗杏仁茶。将浸泡六个时辰的甜杏仁和白米与水一起磨成杏仁米浆,用绢袋过滤后加入桂圆和捣碎的冰糖,以慢火煮至糖完全溶解。大清早热腾腾甜丝丝地喝上一口,疲惫的困意全消,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林嫣进来,将一张点心单子递给她,而后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她的决定。

    苏妙在点心单上扫了一眼,微怔,笑道:“你怎么把做法都写出来了?”

    “我觉得把做法写上更容易让你判断适不适合把它们当做货品卖出去。”林嫣看着她,诚实地说。

    “你就不怕这方子被剽窃去,到时候就用不着你了?”

    “嗳?”林嫣愣住了,一双眼睁得大大的,这种问题她完全没想过,呆了一会儿,问,“你要……辞退我?”

    苏妙笑出声来,这个人还真单纯,含着笑将点心单子看了一遍,对忐忑不安的林嫣道:

    “就这些吧,回头把要用的材料交给我舅舅,他负责采买。从今天开始那个位置归你。”她向墙角一处料理区指去,又问,“要不要喝杏仁茶?”倒了一碗杏仁茶递给她。

    林嫣还没从苏妙的话中反应过来,呆呆地接过去,讪讪地喝了一口,一股清甜直冲过来,迅速在唇齿间蔓延扩散,丝滑细腻,香气醉人,她情不自禁地眯起双眸:

    “嗯,好喝!”(未完待续)r466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