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十章 欠揍
    苏妙正在煮追加的满坛香时宁乐进来了,对她说佟四少请她到竹包厢去。

    “他什么时候来的?”苏妙眉一皱,问。

    “来了有小半个时辰了,刚才催的红烧鲤鱼就是他点的。”

    “他是来吃饭的要见我干吗,告诉他我没空。”苏妙在灶台前忙活着,漫不经心地回答。她倒不至于介意佟染主动登门,虽然两人是对手关系,但对佟染那个人接触过两次后她也不是那么讨厌。当然她也没想要友好地去结交,毕竟从现在开始他们是竞争对手。

    “佟公子说,因为苏记开业,他特地备了贺礼,让你自己过去拿。据他手下说有什么黄群翅、三头鲍、鱼唇、海参,对了,还有燕窝,说是送来给你当食材用的。”

    苏妙正在翻搅汤锅的动作停了下来,其他人亦不由自主地顿了顿。

    好东西啊!全是好东西!虽然不知道佟四少存的什么心,但肯送出那么矜贵的食材,也真是下了血本了!

    众人不由自主地望向神游太虚的苏妙,一个小丫头竟有这等能耐让无利不起早的佟四少亲自上门送贺礼,不简单啊!

    苏妙正在神游太虚,仰着脑袋直勾勾地看着天棚,又羡又妒地发出一连串无声的哀鸣:有钱人!不愧是有钱人佟四少!送鱼翅竟然像送糖块那么简单!他们一个内陆城市,她来了这么久甚至连海螺都没见过,他竟然一送就送了好几样珍惜海货!可怜她这个穷光蛋除了嫉妒就只有两眼冒金光了!酒楼开业后,捉襟见肘的她成了名副其实的穷鬼,这时候来了这么大一个有钱人,她脆弱的小心肝正在汹涌澎湃着!

    “你要去?”回味一看她两眼放光就猜到了她的想法,大多数时候她还是很容易看透的。

    苏妙看了他一眼,思索片刻,笑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他出招我就接着。”

    “你是想去看鱼翅吧?”回味凉凉地说。

    苏妙呵呵呵地干笑,回味已经解了围裙,吩咐同贵过来看锅,对苏妙淡声道:

    “我跟你一块儿去。”

    苏妙想了想,倒也没反对,两人一前一后出去了。

    赵河见苏妙走也就罢了,连回味也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心里窝气起来,冷声道:

    “姓回的那小子到底和东家什么关系,厨房正忙,他就那么走了,像什么话!”

    “他是二丫头的未婚夫,也是梁都里头来的名厨。”程铁摸着下巴上的胡子,嘿嘿笑说,“你还别不服气,虽然不知道他是哪出来的,但一看那架势就是正统大酒楼里培养出来的,你总跟他作对,吃亏的是你自己。”他虽然说的好像是为了赵河好,语气里怎么听怎么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赵河越发恼怒,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说:

    “我道是怎么回事,原来贴在东家身边吃软饭,什么大酒楼里培养出来的,故弄玄虚!”

    “吃软饭太难听了,这间酒楼他至少出了三成。”程铁道。

    赵河却直接忽略了这些,坚定地抱着他自认为的想法,轻蔑地哼了一声。

    因为宁乐死活不让佟飞进后厨,佟飞也不好坚持,只得站在厨房门口等。不多时苏妙和回味一前一后出来,对于回味跟出来佟飞有些诧异,但这里是对方的地盘,他也不好说什么,淡淡地道:

    “苏姑娘,我家少爷请姑娘赏光前去说几句话。”

    苏妙点点头,跟着他上了二楼,一路来到竹包厢前。回味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也不说话,恍若透明的一般,只有在冷不防望过去时佟飞才会因为他那突然映入眼帘的存在感感觉到心惊。

    “少爷,苏姑娘来了。”佟飞在门口轻轻通报了声,这才打开门请苏妙和回味进去。

    佟染正坐在桌前慢条斯理地品啜香茶,从容淡定地望过来,在看见跟在苏妙身后的回味时,狭长的柳叶眼里幽芒一闪,唇角微微绷紧,紧接着又放松下来。搁下茶杯,他春风满面地站起身,含笑拱手,说得那叫一个亲切和蔼:

    “恭喜苏二姑娘新酒楼开张,虽然地方狭窄了点,装饰陈旧了些,但以苏二姑娘的手艺,我相信这间苏记日后必定会财源广进,生意兴隆!”

    诚恳的语气,真挚的祝贺,如果忽略掉那些不必要的形容词的话,的确是很动听的祝贺词,他笑得还真是温润无害,优雅迷人。苏妙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既然他这么诚恳了,那她也一定要以诚恳的态度回应才行,于是她嫣然一笑,脆生生地说:

    “多谢佟公子,佟公子日理万机还能抽空过来捧场真是难得,有了佟公子的祝贺,我相信我的苏记品鲜楼一定会财源广进生意兴隆,日后若是因为太受欢迎导致佟公子的品鲜楼生意惨淡,佟公子可千万不要哭哦!”

    始终不发一言当背景的回味没忍住,笑出声来,偏过头去,屈起的指节抵在上唇上,努力忍住笑意。

    佟染的脸有一瞬的俏绿,说生气,倒不如说是因为这样幼稚的挑衅感觉到哭笑不得,他莞尔一笑:

    “我不会哭的。”

    苏妙眨巴了两下眼睛,单手捧腮,一脸无害地笑道:“真遗憾,我十分想看佟公子哭泣的样子呢。”

    佟染看了她一会儿,弯起眉眼,温润一笑:“我倒是更想看到苏二姑娘哭泣的样子。”

    ……话题似乎正在往奇怪的气氛发展。

    回味轻咳了一声,引得苏妙回过头去,扬眉看着他。

    从刚才就被无视了的周诚本来就黑的脸此时已经黑成了一块炭。

    “佟公子,听说你准备了贺礼?”苏妙一点不觉得尴尬地问。

    佟染向佟飞打了个手势,佟飞从墙根的茶桌上抱起一摞礼盒走过来,递给她。苏妙眼睛一亮,还真的是黄群翅、三头鲍、海参、鱼唇和燕窝。她一把全抱了过来,生怕佟染会反悔似的一股脑儿塞进回味怀里,而后匆匆忙忙地道:

    “佟公子的祝贺和贺礼我收下了,多谢多谢。日后只要佟公子不打我酒楼的歪主意,我还是很欢迎佟公子再次光临的。今天我厨房里还有事,就不打扰佟公子用餐了,失陪。”说罢转身要走。

    “苏妙!”佟染还没来得及开口,周诚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与震惊,不管不顾地锐声喝吼道。

    苏妙因为这突然的一声吓了一跳,脚步微顿,掏了掏耳朵,自语似的说:“我好像听到苍蝇在叫,是幻听吗?”漫不经心地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

    当众丢了脸面的周诚越发愤怒,气冲冲地冲到苏妙面前拦住她的去路。回味捧了一大堆海货走在前面,回头见周诚拦住苏妙,眉微蹙,心里正在考虑是出手把这个男人扔楼下去,还是理智一些相信她自己可以解决。

    “满坛香,你为什么会做?满坛香是你爹私藏的手艺,就连我这个做过他徒弟的人他都没教过,你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周诚质问。

    苏妙蹙眉笑了起来:“别的先不说,我觉得你这人的想法真奇怪,你只是徒弟我是闺女,论亲疏论远近怎么看都是我占上风,你竟然问出这种问题,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之前也是,莫非你一直认为我爹会越过我这闺女把酒楼传给你,所以在你得知我爹要把酒楼传给我而你只能永远当个吃软饭的时,你就玩了一出‘你得不到那就直接弄垮掉’的把戏?我说你究竟是哪来的自信让你相信你能越过我去,你都认不清自己的位置吗?”

    也不知被刺中了几处痛处,周诚的脸气得铁青,不屑地道:

    “认不清位置的不是我,是你和你爹!你爹他就是个老糊涂竟然想让你接管酒楼,你一个娘们儿能干什么,酒楼让你来开用不了几天就得负债累累关门大吉!娘们儿就该干娘们儿该干的事,回家去生儿子养儿子,啊,我忘了,你这种好吃懒做、长得像根木头、性子比姑子还古怪的女人,就算想生也没人跟你生!”

    完全是人身攻击的辱骂,说她“娘们儿”也就算了,“生儿子”这种性/骚扰话题也可以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好吃懒做?长得像根木头?性子比尼姑还古怪?想生都没有人愿意上?

    自认为“高挑美貌又迷人”的苏妙开始七窍生烟,一双眼珠子黑白分明,阴恻恻地看了他一会儿,紧接着突然摆出备战姿态,呀地一声喝吼,一记猛烈的回旋踢冲着总算全都骂出来心里正觉得畅快的周诚踢去,正中下巴!

    因为那一声大喝惊了一跳的周诚只觉得下颏骨仿佛碎裂了一般,紧接着脑子嗡地一声,眼前一黑便开始冒金星,在回过神时人已经侧翻在地,只觉得昏天黑地,脑袋因为剧烈的冲击麻了半边,有种被驴踹了一脚的感觉,趴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苏妙立在他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哼一声,大拇指朝下,不屑地道:

    “你,还不如个娘们儿。”说罢,头一扭,大步出去了。

    回味瞅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周诚,悄无声息地抽了抽眼尾,跟着苏妙出去了。

    佟染几步走过来,站在周诚面前,从上往下看着他,折扇一展轻轻摇了两下,弯起眉眼对佟飞笑说:

    “苏二姑娘力气真大呢。”

    “像头驴子。”佟飞这一回也忍不住了,难得多言一句。

    佟染摇晃着折扇细想了想,笑吟吟道:“那一定是头花驴子。”

    ……

    苏妙气冲冲地从竹包厢出来,回味抱着一摞海货无声地跟在她身旁,走了一会儿,她猛然回过头来,直勾勾地看着他,质问:

    “我很好吃懒做?”

    回味眨巴了两下眼睛,微笑着回答:“你最是勤劳能干的。”

    “我长得像根木头?”

    “你最是温柔美丽的。”回味浅笑着说。

    “我的性子比姑子还古怪?”

    “你最是灵动可爱的。”

    苏妙看了他一会儿,因为听了好听的话,气有点消了,顿了顿,硬邦邦地问:

    “我想生也没人愿意跟我生?”

    “我愿意跟你生一百个,可以随时效劳。”回味温煦地笑着,柔声说。

    苏妙心情愉快了,也就大度地原谅了他最后的那句性/骚扰,扭头噔噔噔下楼去了。

    先前宁乐路过时正好听到回味回答的前两句,因为要上菜没来得及吐血,这会儿走回来无语地问:

    “她哪里温柔美丽灵动可爱了,你眼瞎了?”

    回味瞅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道:“小心让她听见踢死你我可不管。这些拿去放好。”说着把手中的礼盒往宁乐怀里一塞,径直下楼了。

    除了发生几件小小的不愉快,第一天开业还算顺利,打烊后胡氏把盘好的账给苏妙瞧,倒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已经超过了苏妙的预期,苏家人十分高兴。

    晚上,苏妙挨个检查门窗时,却在侧门的墙根底下发现了抱膝坐在那里的来顺。来顺虽然家在丰州,却住在西城门附近离寿春街很远,家中孩子又多,鸽子楼还在时他就住在通屋,重新被录用时又申请住进了通屋。

    他坐在墙根,正把脑袋搁在膝盖上,看起来十分沮丧的样子,感觉到灯火的摇动吓了一跳,抬起头看见是苏妙,霍地蹦起来,磕磕巴巴地道:

    “苏、苏厨长!”

    “在为白天的事烦恼吗?”苏妙笑眯眯问。

    来顺被拆穿心事越发沮丧,垂着头道:“我笨手笨脚的,多谢苏厨长没有赶走我。”

    苏妙眉一挑,想了想,说:“凡事熟能生巧是没错,不过你多半是没找到正确的方法。”

    来顺一愣:“方法?”

    “不管做什么都是有方法的,有些人靠自己摸索,有些人则需要别人指导。对了,程大叔他年轻时候也做过许多年的学徒,你去向他请教一下如何?”苏妙含笑建议。

    “程、程大叔?”来顺有点怕,程铁像只狗熊脾气暴躁,去请教他说不定会被杀,再说自己是鸽子楼的人,跟程铁又不熟。

    苏妙见状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放心吧,程大叔很喜欢教人的,你若是诚心想学,他一定会告诉你。不拿出勇气,是什么事也做不成的哦!”

    来顺犹豫了一下,接着重重点头,笑道:“是,苏厨长,我这就去!”转身,一边告诉自己“拿出勇气”一边向通屋走去。

    苏妙望着他的背影,莞尔一笑。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