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一章 苏家的“秘密计划”(二更)

第一百零一章 苏家的“秘密计划”(二更)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天色已晚,这个时间即使能出城也回不去,苏妙和回味决定在新酒楼里住一宿,第二天再回去。

    苏妙住进苏婵常住的房间,又让回味挑一间房,回味挑了在她隔壁原来是耳房的小单间,将另一头剩下的小单间留给苏烟。

    程铁回来之后心情好,烧了几道菜拉回味喝酒,喝着喝着他自己全喝进去了,喝光之后摇摇晃晃地回到大通铺倒头就睡,鼾声如雷。

    苏妙吃过饭,见程铁拉着回味喝酒就先离席去后院洗澡,湿润喷香地从浴房出来,用布巾擦着脖子上的水珠,才要回屋,却一眼看见回味正坐在院子里的石磨上抬头望天,她狐疑地走过去,问:

    “你坐在这里干吗?程大叔呢?”

    “喝醉了,睡了。”回味看了她一眼,淡淡回答。-优-优-小-说-更-新-最-快-www.uuxs.cc-

    “碗洗了没有?”

    “洗过了。”

    苏妙满意地点点头,笑说:“那你也去睡吧,明天咱们早点走,怎么着也得中午之前回去。”说着,才想转身往屋里走。

    “过来。”他看着她轻轻地说。

    “啊?”苏妙一愣,莫名其妙。

    “过来。”他低声道。

    苏妙一头雾水,却乖乖地走过去,刚走到他面前,他已经拿过她手里的布巾,将她的身子转过去,一边用布巾给她拧头发一边说:

    “头发上还在滴水,就算天已经热了,这么湿漉漉的也容易生病,你怎么总愿意在晚上洗头发,不容易干。”

    “白天又没工夫。”苏妙咕哝着说,乖乖地背对着他,顺从地让他帮她擦头发。头发太长,自己一个人确实不好打理,有人肯帮她擦再好不过了。

    “梳子。”回味用布巾拧了许多遍才将她的头发拧干,从后面把手伸给她,苏妙立刻自怀里摸出一个桃木小梳子递给他,回味接过去,从上自下梳顺了她乌黑发亮的长发,沉默良久,低声问,“那个周诚,你跟他还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苏妙微怔,一头雾水地反问,“什么关系?”

    “没什么。”他听她这样回答,立刻语速变快低声道了句,用梳子连续梳了几次,之后再用布巾拧**的发梢,紧接着把布巾和梳子一股脑儿地塞还给她,淡声说,“好了。”

    苏妙笑吟吟地接过来,回头对他道了句:“谢了!”顿了顿,又说,“对了,上次你提的菜单,福寿全和烧鹿筋全部驳回,咱们买不起海参、鲍鱼、鱼翅和鹿筋,至少现在买不起,你再想两个别的吧。”说罢,转身回屋去了。

    回味依旧坐在石磨上,静默良久,仰起头,深深地叹了口气,轻声咕哝了句:

    “至少再多说句别的吧。”

    第二天一大早苏妙和回味就回了长乐镇,三月廿五苏菜馆的租约到期,苏家小院的买家也已经找到了,三月三十号会正式搬家腾房,至于新酒楼的开业日期苏妙打算搬家之后再决定。

    在午时之前回到苏菜馆,苏妙踏进门槛,才说了句“我回来啦”,就看见本来围成一圈在桌前窃窃私语的苏娴、苏婵、纯娘、宁乐等人见她回来呼啦全部散开,装模作样地继续干自己的事。

    苏妙一头雾水,疑惑地问:

    “你们在干吗?”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干。”苏娴脸微僵,讪讪地笑着,走过来,这简单的回答怎么听怎么像敷衍。

    “大姐,你说了两次‘没有’。”苏妙眯起杏眸,狐疑地说。

    “是吗?我哪有,是你听错了!”苏娴手一挥,呵呵笑说。

    苏妙心里越发疑惑,向纯娘、同贵、得福他们每个人扫过去,这些人在对上她的眼光时不是避开她的眼神装忙就是嘿嘿干笑,怎么看都不像什么事也没有。苏娴见状,凤眸闪了一闪,就在苏妙还想开口询问时,她抢先开口,笑着问:

    “酒楼那边弄得怎么样了?”

    苏妙眨了眨眼睛,老实地回答:“已经齐全了,程大叔留在那儿,只等着牌匾做好就挂上去了。对了,别的房间都决定了,就咱们几个人还没决定,你们想什么时候抽签?”

    “抽签?对了,抽签!”苏娴手一拍,转身匆匆忙忙地道,“老三、纯娘,快,咱们几个抽签,娘也来抽吧!”

    “可是奶奶没在。”苏妙连忙说。

    “不要紧,抽号签,谁抽到跟奶奶相同的号谁就去跟奶奶住。”

    苏妙只觉得她匆匆忙忙的很奇怪,猛然想起自己刚刚似乎被岔开了话题,她还没有问清楚他们刚才聚在一起到底在谈什么。心里这么想着,苏娴已经招呼她过去抽签,她应了一声,忙走过去。

    抽签的结果是,苏老太和胡氏住居中的屋子,苏娴、纯娘在左挨着苏烟,苏妙、苏婵在右挨着回味。

    苏妙一下午问了好几个参与者他们在她回来之前到底都谈了什么,他们却没一个人肯告诉她,都是装忙或者用“没什么”敷衍她。

    苏妙越发疑惑。

    眼看着离租约到期越来越近,让苏妙觉得诧异的事却接连发生,她先是发现苏娴趁她忙碌时跟满富、陈五、于巡检、王豹他们偷偷摸摸不知道在说什么,又发现大晚上全家人趁她洗澡时在苏娴的屋子里集会,连奶奶都参加了,却没人告诉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他们并没有对她冷淡,苏娴忽然一大早凑过来,问她:

    “老二,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这是什么怪问题?

    苏妙歪头想了半天,确实想不出来想要什么,于是摇摇头回答:“没有。”

    “你真没趣。”

    “……”她错了吗?

    “胭脂水粉绸子缎子坠子簪子镯子链子,你选一个吧?”

    “选一个?到底是选什么东西?”苏妙一头雾水地问。

    话音未落,苏娴却自顾自地手一拍:

    “那就簪子好了!”说罢,转身走了。

    “……”苏妙的嘴角狠狠一抽,她到底是来问什么的?

    晚上下学时,苏烟趁苏妙端晚饭给他吃时扭扭捏捏地问:

    “二、二姐,你喜欢吃面吗?”

    “喜欢啊。”

    于是苏烟就小脸通红,低着脑袋嘿嘿地笑,笑得那叫一个荡漾。

    苏妙整个面部肌肉都在抽,是她脑子有问题以为他们全有问题,还是他们确实有问题?

    “蠢女人,”宁乐搓了搓鼻子,低着脑袋小声开口,“你爱吃豆沙包子吗?”

    苏妙一愣,眨巴着眼睛点点头:“我什么都爱吃。”

    宁乐便不再言语。

    苏妙一头雾水。

    苏家这样潜伏于平静表面下的暗波汹涌就连回味也受到殃及,就在他和苏妙从丰州回来的当天晚上,苏妙正在浴房里洗澡,正在记录菜谱的他忽然听到敲门声,起身去打开房门,苏娴、苏婵、苏烟全站在门口,苏娴脸上的笑容简直像是要把他拉上贼船似的:

    “小回儿!”

    她唤了声。

    回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第二天一早苏妙打扫后巷时,回味难得陪她一起打扫,虽然他只是站着看着她打扫。

    “你最想吃什么?”他问。

    因为他是第一个问她奇怪问题的人,所以苏妙只是很普通地愣了愣:

    “也没什么想吃的。“

    “总有一样吧,你一直都想吃或者最喜欢吃的东西?”他双手抱胸,语调平平地追问,仿佛并不想知道,可是却问了。

    “一直想吃的?”苏妙摸着下巴想了想,“这么说起来,我好久没吃到羊肉了。”她笑着说,“长乐镇人不养羊也不卖羊肉,我倒是有点想念红烧羊肉的味道。”

    “红烧羊肉啊。”回味喃喃自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对她说,“嘴巴真刁!”

    “……”明明是他自己问的。

    三月廿六,苏妙在前一天已经和房东解约了,今天正忙着在家收拾行李。

    家里人都出去了,都说去买东西,也不知道要去买什么,家里只剩下苏婵一个人陪她收拾屋子。

    一直到黄昏时分就快要吃晚饭了,却一个人都没回来,苏妙有点心急,抻长脖子望了望天色,蹙眉自语:

    “都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没回来,他们都干什么去了?”

    苏婵眼眸微闪,继续整理箱子,一言不发。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纯娘气喘吁吁地跑进来,笑意盎然地道:

    “妙姐姐,走吧!”

    “啊?去哪?”苏妙莫名其妙地问。

    纯娘没回答,苏婵站起来,上前一把勾住苏妙的胳膊,淡声说:

    “走吧。”

    纯娘立刻勾住苏妙的另一只胳膊,跟苏婵一起,笑盈盈地架起苏妙往外走。

    “你们两个干吗?到底要去哪啊?喂,你们俩到底要干吗?”苏妙手足无措,诧然地嚷起来,却没有人回答她。

    六神无主的苏妙被苏婵和纯娘架着一路来到苏菜馆门口,本应该漆黑一片的苏菜馆此时竟然灯火通明。纯娘和苏婵牵起苏妙的手,拉着惊魂未定的苏妙登上台阶跨过门槛,苏菜馆内坐满了人,在她才踏进门槛时,室内响起七嘴八舌、杂乱无序却极是热闹热烈的欢呼声:

    “寿星来了!”

    “妙姐儿,生辰快乐!”

    “妙姐儿,生辰快乐,如意吉祥!苏小妹也是!”

    “小大姐,生辰快乐!

    巡检房的人、捕快房的人以及所有老客赫然在座,全都拖家带口的,把宽敞的苏菜馆挤得满满当当,十分热闹。每个人都在看着她,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呆了一呆,苏妙猛然想起来,三月廿六,是苏妙年满十七岁的日子。

    在因为惊诧的怔愣之后,她感受着心腔内澎湃而起的温软且湿热的波澜,望着乌压压一屋子人,顿了顿,弯起眉眼,粲然一笑!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