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 及第粥
    钟老板终是放不下与他共患难过的伙计,咬咬牙给苏妙让了一百两银子,并将厨房的人和店里的伙计全部集齐,一一向苏妙介绍了每个人的职务和特长,话语中不乏夸张的赞美之词,无非是想帮他们在苏妙面前留个深刻的印象,好受重用。鸽子楼的人对钟老板终于将鸽子楼卖出去既不舍又心痛,在这样的情况下钟老板还记挂着帮他们安排日后的生计,一个个感动得甚至红了眼眶。

    苏妙觉得钟老板是个不错的人,对鸽子楼的地段价格还算满意,也就痛快地决定下来,当场与钟老板签订契约,爽快地付了款。

    钟老板的行李差不多都收拾完了,答应当天就搬离。苏妙因为决定要翻新鸽子楼,先散了鸽子楼的人,让他们留下住址,等酒楼重新开张时再通知他们回来。钟老板很怕自己走后她反悔,苏妙连续承诺了好几次一定会接收他的老员工,他才放下心来。

    契约签订好之后,确认无误,钟老板跟苏妙一起去衙门备了案。也不知是不是秦安省被朝廷整治了的缘故,如今的丰州衙门办事效率极高,付了手续费,苏妙当天就拿到了变更后的房地契,上面清楚地写着苏妙的大名。虽然因为她是女子,要比男子多花一笔手续费,不过酒楼过户成她的名字,拿到房地契的那一刻她还是很开心。

    “这么高兴?”回味望着她虽然竭力压抑却仍在欢喜上翘的眉梢,忍俊不禁,问。

    “嗯!”苏妙看了他一眼,认真点点头。

    回味见她竟然一本正经地承认了,忍不住笑出声来。

    回到鸽子楼时,钟老板的儿子已经将东西收拾好装车了,他们在丰州有房子,楼里并没有太多行李。

    钟老板负手立在鸽子楼前,此时已经是黄昏,残阳如血,他满眼惆怅地望着挂在门上的烫金招牌,良久,轻叹了口气。

    “钟老板,要不,把招牌拿下来带回去吧?”苏妙含笑说。

    “这鸽子楼已经过给姑娘了,招牌按理也是姑娘的,若姑娘不想要,随便处置便是了。”钟老板是个很遵守规矩的人,通常酒楼出兑都会带上招牌,除非牌匾有什么特殊含义,那也需要提前说明。更何况灰溜溜被挤走的钟老板,看见这块匾额时想必内心很复杂。

    “我不会继续留用这块匾,丢了又太可惜,还不如钟老板摘了带走。这块匾是钟老板努力了许多年的见证,不管期间发生了好的还是不好的,总之是见证了钟老板过去那些数不清的日子,对个人来说应该算得上意义重大吧。”苏妙望着钟老板诧然的脸,笑说,“把匾带回去,说不定哪一天这块匾又会挂在钟老板的酒楼上呢。”

    钟老板怔怔地望着她,良久,亦微笑起来:“姑娘说的是,这块匾陪了我整整三十年,虽然鸽子楼从曾经的宾客满座变成了如今的惨淡冷清,即使如此,真要丢下心里还是会舍不得。这块匾我带走了,多谢姑娘。”

    苏妙莞尔一笑。

    钟老板吩咐儿子架梯子将鸽子楼的牌匾摘下来,鸽子楼已经正式闭店,原来的伙计也都收拾好东西跟着钟老板一起离开,临走前钟老板对苏妙说:

    “我也没有什么能够帮助姑娘的话,虽然佟四少挤垮了鸽子楼,但归根结底是我的手艺比不上人家,输得惨我也认了。听万老板说姑娘的手艺比一品楼的厨长毫不逊色,我就在这里祝姑娘日后财源广进,生意兴隆。”他笑着拱了拱手。

    “多谢钟老板吉言。”苏妙福下去,含着笑说。

    钟老板一行人离开鸽子楼,苏妙一直目送他们走远了,才转过身,冷不防看见正坐在一楼窗台上背靠窗框一副懒散闲适做派的回味,吓了一跳。这人也不知道坐在这里多久了,说不定他从一开始就坐在这儿只是她没发现罢了。眉角狠狠一抽,她无语地问:

    “你坐在窗户上干吗?”

    “吹风。”他言简意赅地回答了两个字。

    大冬天吹风,他有毛病吧?

    苏妙顺着门前台阶匆匆跑上去,迈过门槛,关上大门,走到窗前对回味说:

    “关于你借给我的那五百两,还是按照约定,按月还你,利息按年算,三分利。”

    “嗯。”回味点点头,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提这个。

    苏妙见他应了,不再理他,转身向内院走去,才走出内院与酒楼相连的门就听见苏娴和苏婵在院子里争执不下。

    “凭什么你要住大的?”

    “那凭什么你要住大的?”

    “我是你大姐,你懂不懂什么叫‘长幼有序’?”

    “我是你妹妹,你懂不懂什么叫‘爱护幼小’?”

    “死丫头,你也就这时候才牙尖嘴利!”

    “谁让你一点大姐的样子都没有总是占我便宜!”

    “婵儿,大姐,你们别吵了,这两间房虽然大小不一样,但都很好,住哪间都一样的!”纯娘伤脑筋地讪笑着,小声劝道。

    “怎么可能一样!”苏娴苏婵一齐对着她嚷起来,把纯娘吓得倒退半步,额角挂起一粒大大的汗珠。

    “房间分配的问题住进来时会抽签,再说还没改建呢,你们吵什么?”苏妙走过来,无语地说,顿了顿,又道,“我先说好,这里的房子虽然看起来比咱家好,也比咱家大,数量却没咱家多,女人们要两个人一间。另外烟儿和小味味要单独一间房,原因嘛,烟儿是考生,小味味是金主,就这么简单。你们过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又有什么事,你不能一口气说完嘛!”苏娴不耐地抹了抹鬓,“都是因为你磨蹭磨蹭我下午才没去成银楼,这臭丫头还因为屋子跟我争个没完,你们一个两个什么态度,老娘是你们大姐,好歹给老娘尊重点嘛!”

    “尊重与否与长幼无关,完全看有没有值得被尊重的品格。”苏婵哼了一声,淡淡地说。

    “婵儿这话听起来好有文化!”苏妙吃惊地赞叹。

    “你们两个死丫头,都想被老娘撕了嘴吗!”苏娴火冒三丈,很凶地嚷起来。

    于是苏婵苏妙闭了嘴,纯娘因为无语,只能呵呵地笑。

    钟老板夫妇过去住在酒楼里,因而三间正房打扫得还算干净,姐妹四人进了堂屋,在圆桌前坐下。纯娘点亮灯烛,烛影在斑驳的墙壁上轻盈地摇曳着。

    “配股?”当苏妙话音刚落时,苏娴、苏婵、纯娘全都吃了一惊,异口同声地低呼道。

    “没错,我会根据你们每个人投的钱按比例配股份给你们,日后酒楼盈利,你们会按照配股的比例抽取分红,每年结算一次。酒楼盈利越高,你们赚的也就越多。这算是工钱之外的花红,只要酒楼一直营业,即使你们出嫁了,这笔分红也一样不会取消。”

    “你这还真是让人吃惊的决定!”苏娴秀眉微挑,轻幽缓慢地说,顿了顿,哧地笑了,“不过这么一来就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也不用担心没儿没女孤独终老了呢!”

    这的确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决定,以苏妙的手艺,这么大的酒楼拥有很大的发展前景,未来必会创造出更多的财富,跟这样的发展前景相比较,她们付出的那点银子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这一点她们心里都清楚。

    苏婵半低着头,一言不发。

    纯娘却是心慌意乱起来,连连摇头拒绝说:

    “妙姐姐,我一共才出了二十两银子,又不多,我若是因为这个就要分红什么的也太厚脸皮了,我就不用了!”

    “没关系,虽然你的分红可能不太多,但日常生活足够用了,这也算是我给你的保障,日后即使你厌烦了唱曲也能衣食无忧地好好思考后半生,你只要孝顺好你爹就行了。”苏妙含笑对她说。

    纯娘脸涨红,听她这样说她也不知道该再拒绝什么,心里翻江倒海的,说不出的激动感激滋味让她隐隐有种想哭的冲动,望着她,重重点了点头。

    “还有烟儿,我占最多所以烟儿那份从我这里出,但不是现在,要在他长大成人之后。”苏妙继续说。

    “没错,小孩子太早接触银子会坏了性子,若是因为手里有钱结识了坏女人就更糟了,现在还是要让他一心一意地念书,其他的等大一点再谈。”苏娴随声附和道。

    苏婵亦点了点头。

    姐妹三人达成共识,又商量了酒楼的改建和伙计的分配问题,一直折腾到子时,纯娘打扫过床褥之后早就因为插不上话靠着床柱昏昏睡去,苏娴苏婵也困倦起来,去隔壁房间休息了。

    苏婵和苏妙都有意愿让程铁重新回归,苏婵说明日一早她会去探望程铁。作为程铁的爱徒,她说话比苏妙说话要管用得多。

    苏娴苏婵走后,苏妙一个人修改酒楼翻新的平面图,直到四更天,隐隐有梆子声传来。苏妙停住笔伸了个懒腰,望向窗外浓浓的夜色,手持烛台进入酒楼内部,顺着楼梯登上二楼,却被突然映入眼帘的人吓了一跳!

    回味坐在二楼窗户上,双腿漫不经心地屈起,懒洋洋靠着窗框,静静地望着丰州城的夜景。

    “大半夜你坐在这里干吗?”苏妙嘴角一抽,吓死人了,她还以为有鬼!

    “大半夜你跑上来干吗?”回味望向她,反问。

    “我来看看该怎么改建包厢更合适。”

    回味平淡地嗯了声,扭头继续望向窗外:“下雪了。”

    “真的?”苏妙一愣,兴冲冲地奔过去,挤开他,探出头往外瞧,果然看见细小的雪花正自漆黑的天空缓缓落下,“刚才还没有呢。好久没下雪了。”她笑意盎然地说。

    “要不要上来坐坐?”他拍拍窗台,大方地说。

    “不用了。”她果断拒绝。

    回味似很遗憾,扭过头继续望向窗外,不多时,一股猛烈的风扑面刮来,卷了不少雪花,钻进鼻子里,呛得苏妙打了个喷嚏。

    回味看了她一眼,解了裹在身上的大氅盖在她身上。

    苏妙微怔,虽然她同样高挑,大氅盖在她身上还是显得很宽大,几乎将她整个人盖住,细密的羽缎之中隐隐泛着一丝淡雅却馥郁的熏香味道。

    “要上来坐坐吗?”回味又一次邀请。

    “不必了。”她拉紧身上的大氅,将自己完全包裹起来,果断拒绝。

    回味看了她一会儿,不再说话,继续望向窗外,看飞雪润物细无声……

    作为程铁爱徒的苏婵连多余的话都没说就把程铁召回来了,程铁当天就退了租,屁颠屁颠地搬到酒楼来居住。苏妙留下苏婵协助程铁,又从鸽子楼昔日的员工里挑了两个实诚的,酒楼的改建工作将由他们全权负责。万老板也十分热心地帮他们介绍了一个对改建工程很拿手的建筑队。

    这个新年苏家异常忙碌,不单是酒楼改建、苏菜馆营业这些琐碎事,过了新年之后的二月苏烟和宁乐就要下场了。

    虽然只是第一轮的县试,紧张程度却不亚于高考,过年后苏烟和宁乐就全面停工专心备考,以至于苏家每一天都沉浸在恐怖的紧绷氛围里,苏老太和胡氏天天去上香祈福,家里不能有一点动静。苏烟倒还好,为了争口气的宁乐却瘦了十多斤,每一天脸色都黑中发青,仿佛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考试日期是二月二,龙抬头的好日子,是个吉兆。

    苏妙因为家中的紧张气氛一宿没睡好,天不亮起床,来到厨房,将前一日准备好的粉肠、猪肚用开水汆烫后放入锅内煮半个时辰,捞起沥干,粉肠切段,猪肚切成细条状。将猪腰去臊筋,用开水汆烫后切成小块。猪肝、猪心、猪瘦肉切块,洗净后加入姜丝、盐、白糖、料酒腌制。泡好的米放入砂锅,加水煮开,转中火煮两刻钟后改小火慢煲至酥稠状,将其他材料放入煮好的白粥内,加肉丸、木耳丝煮熟,用盐胡椒粉调味后,撒上姜丝香菜。

    鲜味爽滑,香浓可口,味道醇厚。

    “这是什么东西?”回味从后面走过来,盯着一锅猪杂粥,愕然询问。

    苏妙微微一笑:“状元及第粥。”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