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章 波动,弱点

第九十五章 波动,弱点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妙被呛得直咳嗽!

    “喝茶也能呛到,喝水吗,我给你倒一杯?”回味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先前说了轻浮的话羞赧,云淡风轻地说着,取桌上的水壶倒了一杯清水,递过来。

    苏妙手扶在桌面上,抬起头,脸涨红地盯着他,额角青筋在欢脱地跳跃,她咬了牙一字一顿道:

    “谁要你入赘!登徒子!”

    “突然骂人也太过分了,我只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你忧愁的心情。”回味一脸纯良地说,完全是一副做了好事却不被理解的语气,顿了顿,望向她因为咳嗽通红的脸,似笑非笑地问,“难道,你当真了?”

    苏妙的脸越发涨红,被人当傻瓜一样耍来耍去,这滋味让她心里很不愉快,面对这样能用一马平川的表情说出轻浮话语的男人更是从里到外的不爽。她恼羞成怒,不去接他的水杯,而是咕嘟嘟把手里的热茶一气灌下去。回味见状也不在意,顺手将水杯放在桌上,背靠在她面前的桌沿,双手抱胸,不紧不慢地说:

    “那我借给你好了,五百两银子,三分利,按月归还。”

    “你放高利贷啊!”苏妙火大地道。

    “白送你你不要,这会儿又来抱怨利钱高,你还真难伺候!”

    苏妙鼓着腮帮子看着他,顿了顿,说:

    “按月归还可以,但利钱按年结算,年利三分,相对的,我让你做副厨长,也不会再让你做白工,每月结算工钱,即使到了丰州也会给你准备单独的房间,如何?”

    回味微怔,望着她一本正经的脸,觉得忍俊不禁,噗地笑了:

    “你还真会开条件,既然如此,何不让我直接做厨长,副厨长有什么趣?”

    苏妙亦笑起来,淡声说:“若你能在我的酒楼里越过我做上厨长,那个时候就是你该回家去的时候了。”

    回味愣了愣,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揉乱她那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发,笑道:

    “越过你去?你这话可真傲慢!”

    苏妙没想到他会突然揉上来,吓了一大跳,挣扎起来,用力去拍他的手。回味不为所动,任由她拍着,把她的脑袋当成小狗脑袋揉个不停。一边拨乱她的长发,一边微俯下身,这样的角度更容易让两个人平视,他望着她的眼,唇角含笑,轻声说:

    “你的头发又柔又密,挽起来后让余下来的头发随便地结成辫子实在可惜,干脆散开梳下来如何?”岳梁国的女子及笄前梳双丫鬟,及笄后会将大部分头发梳成发髻,余下来的部分或编成辫子或散开梳着,等成婚后再全部盘起。苏妙已经过了及笄之年,那部分垂下来的头发她一直都是梳成麻花辫。

    “我是替别人准备食物的,怎么可以把头发披下来。你放手啦,不许碰我的头发!”那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揉得她浑身不自在,明明比女子还要白皙细腻,明明比女子还要洁净幽香,可宽大结实的骨骼又确确实实在告诉她性别的差异,这样的感觉很古怪,她嘟囔着推开他的手。

    回味不以为意,想了想,笑道:“你说的倒也没错,那就在定休日时散开来梳吧。”

    “我为什么要做那种事?”苏妙无语地问。

    “因为我想看。”他语气很自然地回答。

    苏妙心跳微顿,呆了一秒钟,紧接着便觉得耳根子附近似开始热烫起来,心脏也在前一秒的停顿之后忽然跳得飞快,仿佛一只正在加速奔跑的鹿。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逐渐变得涨红起来,有点心浮气躁,还有点胸闷气短,脑袋发晕思绪不清大冬天竟然出现了中暑的前兆!

    “你的脸红起来了,刚才被呛着还没缓过来吗?”回味将微凉的手背贴上她滚热的脸颊,关切地问。

    苏妙却像触了电似的霍地站起来,把回味吓了一跳。

    “出去!我要睡觉了!”她表情生硬地推着他往外赶。

    “你看起来又不困,身体不舒服吗?”回味被推着往前走,回过头追问。

    “出去!”苏妙用力将他推到门槛前。

    “你这算什么态度,我好歹也是你的出、资、人……”回味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推出房间,苏妙嘭地关上门!

    回味立在门板前,沉默地想了一想,转身,却对上了纯娘那张惊诧的俏脸。

    纯娘洗了澡才回来,刚走到门口就撞见这样一幕,愕然了片刻,讪讪笑问:

    “回大哥,你和妙姐姐、吵架了?”

    “没有。”回味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们好着呢。”说罢,绕开她径直回对门自己的房间去,关上门。

    纯娘独自立在狭窄的堂屋,有些沮丧地垂下头,轻叹了口气:除了妙姐姐,回大哥还真的谁都不愿理睬啊!

    苏妙与其说是因为回味的行为光火,倒不如说是对自己的反应感到恼羞成怒,傻傻地被人牵着鼻子走,傻傻地受到旁人的影响产生奇怪的心理波动,这让她有种明明被人耍了还在积极配合对方的懊恼感。

    话又说回来,没想到回味那个沉默寡言的棺材脸竟然还是个善于波动人心的危险分子……

    果然人不可貌相!

    苏妙好几天不肯主动和回味说话,回味也不在意,该说什么说什么,该做什么做什么,连旁人都看出来他俩之间出现了古怪的距离感,他却依然我行我素,丝毫没有受到苏妙的行为影响。

    定休日。

    今天是去丰州参观鸽子楼的日子,提前预约要跟去的人有苏娴、苏婵、纯娘。苏烟和宁乐正处在备考的关键时刻自然不能去,苏烟倒是想去,见胡氏虎着一张脸,只得委委屈屈地闭关苦读。回味没有提前约定也会跟去,毕竟是金主。

    天刚破晓时苏妙就起来了,坐在桌前蘸了水梳头发,把大部分长发以枣木簪简单地挽起,才要将剩下的头发结成三股辫,刚编了两下,手里的动作突然停下来。她抬头望向镜中的自己,一头乌油似的长发恍若光滑柔顺的黑绸,犹豫了一下,散开发辫抓起梳子将剩余的长发梳顺,服帖地披散在身后。又一次望向镜子里的自己,的确比平日里一丝不苟地梳成发辫时看起来要柔和,正想笑起来表示自己对这个新发型很满意,心跳猛然顿了一下,她浑身一震,霎时回归到现实之中。再望向镜子里的人,只觉得自己傻透了,撇着嘴有些恼火地重新拢起长发,麻利地编成一根麻花辫,以头绳扎好,套上棉袄棉裤棉裙,再裹上一件薄棉的对襟长衣,起身匆匆到浴房洗漱去了。

    吃了早饭出发,前一天已经约好骡车,辰时准时从白石桥上车,早上人少路程快,抵达丰州时还没到正午。

    苏妙请车夫将他们载到万老板的糖坊前,不多时,万老板穿着缎子面镶嵌狐狸毛领的棉袍笑呵呵迎出来,红光满面地冲她拱拱手。苏妙回了礼,说些“这次麻烦了”之类的客套话,万老板连连摆手,笑着请他们坐下,命伙计上茶,又招呼另外一个伙计去鸽子楼跑个腿,通知鸽子楼的钟老板待会儿会带看楼的人过去。

    跑腿的伙计很快回来,说钟老板说了他们什么时候过去都可以。

    于是万老板命人备车,亲自带苏妙等人前往位于寿春街的鸽子楼。

    寿春街与凌源街隔了两条街,虽然这么说,凌源街却是一条错综复杂的大街,较真算起来,寿春街和凌源街的距离至少是两刻钟。

    寿春街是一条东西大道,鸽子楼就在寿春街的中段,左侧是个饭庄右侧是个茶楼,茶楼下还有一家卖酒的店,对面则是规模不小的首饰楼和绸缎庄。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鸽子楼虽然有售卖的打算,却仍旧在营业,只是客人寥寥无几。

    万老板陪着苏妙等人进了鸽子楼,纯娘每天看生意火爆的菜馆看习惯了,冷不丁看到这么冷清的酒楼,诧然,小声说:

    “妙姐姐,正是中午饭点,这里人怎么这么少?”

    “生意这么差的酒楼真要买吗,万一是风水坏了,买下来说不定也会带坏咱们的生意。”苏婵看见实物亦不太满意,低声道。

    “别胡说,之前丰州的酒楼品鲜楼第一鸽子楼第二,一直红火得不得了,扯什么风水!”苏娴反驳道,顿了顿又说,“奇怪,在品鲜楼没摊上官司之前鸽子楼的生意一直稳居第二,这才过了多久,不但没变好反而越来越差了。”

    “八成是被佟家给顶了,佟染手底下怎么可能会没个做广府菜的师傅,只怕更高一筹吧。”苏妙淡声回答。

    万老板听见了,亦小声说:

    “小大姐还真猜着了,鸽子楼专做广府菜,没成想两年前一品楼竟也来了个广府菜的师傅,尝过的人都说那才是正宗的广府菜。也就从那时候起吧,鸽子楼的生意一点点下滑,我还听说鸽子楼里能耐的全被一品楼挖走了,鸽子楼不管怎么改都没有起色,如今也只能脱手了。”

    苏妙点点头,看来佟染那个人不仅擅长恶性吞并,也很擅长四处挖角。

    鸽子楼的东家被伙计从厨房请出来,钟老板年过五旬,矮胖白净,步速很快,像一只会动的茶壶。

    钟老板先和万老板寒暄几句,因为回味站在前面,他自然而然向回味迎过来客套。回味微怔,往身后正东张西望的苏妙一指:

    “买主是她。”

    钟老板一愣,事先没听说买主是个姑娘,惊诧地望过去,又狐疑地看向万老板。

    “买主是这位苏姑娘。”万老板也没多说,含笑解释了句,又对苏妙道,“小大姐和钟老板也见了,我这个中人该退场了,剩下的你们二位自行商谈,我糖坊还有事就先回了。”

    也就是不必顾及中人的面子,价钱可以双方再商谈,苏妙微微一笑:

    “多谢万老板。”

    万老板摆摆手,钟老板挽留不住,眼看着他走了,心里没了底,望向苏妙,苏妙正观察着一楼的装潢与伙计们的状态。钟老板等了半天不见她开口,讪讪笑问:

    “苏姑娘,我带你前后看看?”

    “有劳钟老板了。”苏妙含笑应了,前前后后楼上楼下跟着钟老板转了一圈。

    鸽子楼虽然有些陈旧,但装潢还算细致,除了格局让苏妙不太满意。酒楼分两层,规模不小,一楼摆了近三十桌的散座,楼梯在西边,二楼大概二十几桌,靠窗是一圈雅座,没有包厢。酒楼后院正面三间住房外加两间独立的耳房,东西两侧也是几间杂乱的房屋,灰尘弥漫已经许久不曾打扫了,散发着一股怪味。东边房屋后半段与酒楼的外墙形成一个长走道,走道尽头是内院侧门,就在酒楼大门旁的小巷里,是一条独立的深巷。东边房屋是一长条的大通铺,虽然一大半光线被对面墙壁阻隔有些暗,却很宽敞,很显然这里是员工宿舍,却没有人居住。

    苏妙又在厨房参观了一圈,厨房人手亦严重不足,厨房的人个个也都和外场的伙计一样愁容满面,两眼迷茫。

    “钟老板这么大的酒楼,伙计和帮厨怎么这么少?”在二楼雅座坐下,苏妙啜了口茶,含笑询问。

    钟老板露出一丝苦笑:“有能耐的全被挖去了,下剩的也因为生意不好都辞工走人了,留下的那几个是因为不愿离开,可惜不管怎么做鸽子楼到底还是坚持不住,倒是糟蹋了他们的一份心。”

    “原来如此。这样能与雇主共患难的人实在难得,想必他们都是与钟老板感情深厚的吧。若钟老板回广府去,也会把他们全带上吗?”

    “他们都是本地人,有家有老子娘,广府又远,哪能跟着我跋山涉水。”钟老板摇摇头,叹了口气。

    “若钟老板能在价钱上让一让我,在鸽子楼里留下的这些人我愿意全部接收。”苏妙笑眯眯说。

    钟老板没想到她是在这儿等着自己,吃了一惊,诧然望向她。

    “难道我想错了,钟老板打算自己一走了之,不想关心忠于你的那些人日后的生计?”苏妙噙着笑问。

    钟老板一震,沉默下来。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