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三章 留仙楼
    苏妙一愣,看着佟染的脸,没有看出一丝玩笑的痕迹,他是认真的。

    “不要。”她回答。

    太直白了,没有半点犹豫托辞,直截了当地就拒绝了。

    “那么,加入一品楼如何?”她的回答佟染并不吃惊,含着笑继续问。

    “我拒绝。”

    “苏姑娘的手艺不错,这样一间小小的饭馆是无法让你发挥出全部实力的,我的酒楼却不一样,我拥有丰厚的财力为你做后盾,宽敞齐全的厨房、训练有素的学徒、地位高贵的客人,我可以提供你想要的所有。你若是肯到一品楼来,日后的你无论什么事都不用再操心,只需要钻研手艺制定菜单就可以了,只有这样的环境才衬得上你的手艺,不是吗?”

    不愧是生意人,还真会游说呢。

    “我可不想让你做我的上司。”苏妙看着他,慢吞吞地道。

    佟染笑起来,带了点轻视带了点对她孩子气的谴责:

    “苏姑娘是打算因为对我的误会就拒绝我为姑娘提供的大好机会,从而抹杀自己在厨艺上的天赋吗?在我看来,姑娘很好地继承了令尊的手艺,这种柔和自在的感觉是在别的地方吃不到的,我是因为苏姑娘在这种小地方很可惜所以才这样说,若姑娘肯到一品楼来,关于令尊的私房菜谱姑娘很想要吧,我可以将那本菜谱无偿送给姑娘,只要姑娘肯加入一品楼。”

    “老实说,我并不是十分想要那本菜谱。”苏妙望了他一阵,淡淡说道。

    佟染微怔,以为这只是她嘴硬的托词,微笑道:

    “苏姑娘不必因为防着我对我说谎,我对姑娘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帮助姑娘罢了。”他说话的语气很大公无私。

    苏妙皱了皱眉,认真地说:

    “这个和那个是两回事,我说不想要那本菜谱并不是因为那菜谱现在不在我身旁所以嘴硬,我从不觉得我和父亲的风格相似,虽然父亲他比较自由,但还是会有种时刻紧绷着的自学型精英式感觉,我则是完完全全的随心所欲派,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父亲那套并不适合我。烹饪者在烹饪时会将一切付诸在菜品上,这样做出来的东西仿佛就有了灵魂一样,会带着只属于那个人的独特味道,父亲的菜谱里融进了他的心血他的灵魂,做出来的味道也是独属于他的,而我只喜欢做自己的味道。”

    周围人再次汗颜,虽然大家都是用同种语言,她说的也是地地道道的岳梁国语,可她在说什么大伙却一句也没听懂。

    佟染从未听说过这样的说法,微愕,望着她一本正经的脸,呆了一呆,扑哧笑出声来。双肘立在长桌上双手松松地交握起,他眉眼弯弯地凝视着她,轻笑道:

    “苏姑娘说的话真有趣。”

    苏妙总觉得自己被他嘲笑了,不过她倒并不在意,摸摸后脖颈,说:

    “就是这样,所以我拒绝,你也不要再游说我。再说你与我归根究底是敌人,既然是敌人,就不应该面对面地说话。佟公子下次也不要再来了,这个店的氛围与佟公子很不搭,像佟公子这样的人物儿坐在这里,非常影响我们店里的生意。”

    佟染对于她的排斥不以为意,轻声笑道:

    “我这个人倒是没什么,姑娘厨房里的那一位,那才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儿,虽然并不受人喜欢,可是血脉这玩意儿……”他没有说完,轻笑中却含了点不易被察觉的轻蔑与愤慨。

    苏妙一愣,回过神来明白他指的是回味,佟染果然认得回味,只是还不等她问,佟飞已经将一锭白花花的银子放在桌上,佟染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转过身去,淡声笑道:

    “我十分期待苏姑娘回到丰州的那一天。”

    苏妙浑身震了一下,惊愕地望着他的背影,他为什么会知道她有要回丰州的打算,还这样直白轻率地拆穿她?

    不把她放在眼里吗?

    这个男人……

    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目空一切!老谋深算!

    苏妙盯着他扬长而去,脑海里闪烁着这些词汇,大大的眼眸沉郁下来。

    佟染才要踏过门槛,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清脆悦耳恍若黄鹂夜莺的笑语,是标准的皮笑肉不笑:

    “多谢佟公子惠顾,若他日本店能开在丰州,到时候必会提升格调,届时还望佟公子大驾光临多多指教。”

    佟染的脚步停顿下来,红润的嘴唇勾起一抹似笑非笑,头也不回地淡淡说了句:“一定。”迈过门槛,扬长离去。

    “喂,你怎么这么快就把计划说出来了,这样好吗,说不定会被使什么手段!”苏娴靠过来,不赞同地说。

    “他都已经猜出来了,我若不接招反而显得小家子气,他分明是不把我放在眼里,认为我翻不出什么大浪来。”苏妙望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门口,眼眸微眯,冷哼道,“傲慢的大少爷!”说着扭过头,望向紧闭着的厨房,又看了看正弯着眉眼大口吃南瓜球的宁乐,她身边大少爷的出现频率似乎高了点,莫非是她体质特殊?

    回味立在小窗户前望着她,眼眸微闪。

    眨眼间到了年终,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温和不少,已经许久没有下雪了。

    临近春节的时候,定休日。

    苏妙睡到日上三竿,打着哈欠从屋里出来要去浴房洗漱,才踏出门槛就看见回味裹着一件蓝色的大袖对襟棉袍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如瀑的三千青丝柔顺服帖地披散在身上,乌黑发亮像抹了桂花油似的。这人除了工作时会把头发扎起来,其他时候不愿意束发,那一头厚厚的长发遮盖住前额,越发衬得肤色白皙如玉,容颜俊朗似星。他双手抄在袖子里,任小狐狸在他的膝盖上打滚翻腾着撒娇,听见门响,人和狐狸一齐回过头。

    “大冬天你坐在院子里,不冷吗?”苏妙眉角一抽,每次她出门洗脸总能看见他坐在院子里,久而久之她还狐疑他是否有特殊癖好,喜欢看人家没洗脸的样子。

    小狐狸从回味怀里跳下来,一溜烟窜到苏妙身上,苏妙将它抱起来,小狐狸用毛绒绒的头愉快地在她的胸口蹭啊蹭。

    “屋子里太热了。”回味淡声说,走过去,不理会小狐狸的挣扎将它从她怀里捉回来,问她,“吃饭吗?”

    “吃什么?”

    “我做了鸡汤面,在炉子上煨着,要吃吗?”

    “要吃!”苏妙立刻回答,在厨房里连续忙碌了一个月之后昏昏沉沉的早晨,能吃到热乎又美味的早餐是一件再美丽不过的事了。

    回味转身进了厨房,苏妙去洗了脸回来,在各屋里找了一圈,狐疑地问: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全都出门了?”

    “奶奶和大娘去隔壁街了,谁家的小孙子今天洗三。大姐去串门子了,烟哥儿同窗过生辰他去送礼物,婵姐儿说她有事也出去了。纯娘和舅舅一早就出了门,大娘说今天是他们家亲人的忌日,要去江边祭拜。”回味立在灶台前,说着,盛了一碗香喷喷热腾腾鲜汤浓郁的鸡丝汤面放在她面前。

    “咦?又只剩我们两个人?我还想今天出去逛逛。”苏妙扁起嘴说。

    “你有这想法正好。”回味坐在她对面,递给她一张纸,“大娘给你的单子,要你去买年货。”

    苏妙懒洋洋地接过去,皱皱鼻子,抱怨:“买这么多,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拿得动!”

    回味一言不发地看着她,苏妙偏过头亦望着他,良久,长长叹了口气,无奈地说:

    “我为什么连休假日也非要和你在一起不可?”

    回味偏过头去,冷冰冰道:“你说话真过分。”

    “我们两个人每天从早到晚在一起,就算你那张脸再美丽我也有审美疲劳的时候。”

    “你那张脸压根算不上‘美丽’我都没说厌烦,你还好意思来嫌弃我。”

    “你说话真恶毒。”苏妙撇开眼道。

    “彼此彼此。”回味别着脸说。

    一股小风打着旋儿从两人中间刮过。

    苏妙下巴枕在桌面上,懒洋洋地吸着面条,噘着嘴咕哝:“难得的休假日,还想一家人去逛街买年货的说!”

    “你是没断奶的孩子吗,做什么都想全家一起做。”回味瞥了她一眼,皱皱眉,“坐起来好好吃饭,那样子太没规矩了!”

    “你是我老爹吗?”苏妙眉角一抽,无语地说着,却乖乖坐起来。

    回味摩挲着小狐狸的脑袋,过了一会儿,看向她道:“你之前不是说想去尝尝留仙楼的菜吗?”

    “嗯。”留仙楼是停靠在长乐港口的一艘帆船翻新后改建而成的酒楼,据说那艘船是从朝廷手里买下来的废弃战船,停靠在长乐镇风景最宜人处,吸引了许多达官贵人前往,跟着爹去蹭过的宁乐回来也说那里做的菜超好吃,苏妙一直想去,可惜没闲钱去浪费,再说她也是最近才知道留仙楼居然是佟染的本钱……难怪那个男人看不起她,原来他的手早就伸到长乐镇来只是她不知道而已,他做的是高端菜她开的是小馆子他自然看不起她,想起来就让人火大!

    “先去买年货,然后我请你去留仙楼。”回味对她说。

    “咦?你哪有钱?”苏妙一愣,问。

    “你之前不是让我给家里报平安吗,那之后管家把我的东西都送过来了。”他可不愿意去回想胖管家得知他一定要住在这儿时快要哭了的表情。

    “我怎么不知道?把你的东西送过来,难道你爹娘要把你赶出来?”苏妙微怔,连忙问。

    因为解释太麻烦,回味懒得回答:“以前我看你也不是太热衷,以为你是随便说说,不过佟家的那个人来过了,留仙楼是他的,你应该很想去探探底细吧,我带你去。”

    “可是,你还是省点钱养老比较好吧?”过了这么久不仅没有缓和反而被赶出来,他到底犯了什么错?

    “这个不用你操心。去,还是不去?”回味音调平板地问。

    “……去!”苏妙终是没抵得住有人请客的诱惑,既然他坚持,她一咬牙,点头答应了。

    吃过饭后,苏妙和回味换了出门的衣裳,因为要去高级酒楼,苏妙还特地借用苏娴的脂粉化了个淡妆,命令扭着屁股摇晃大尾巴非要跟去的小狐狸看家,锁了门上街去,先按照胡氏给的清单买好年货,下午时,苏妙跟着捧了一摞年货的回味来到留仙楼前。

    同样是港口,此处却是留仙楼专属,一道木栈桥连接船体和堤岸,也正是这道栈桥将人和人无形地分隔开来,普通人只能立在堤岸上用兴奋的眼神遥望,却不敢靠近。

    用现代的眼光看,这座留仙楼至少是个四星级酒店。

    苏妙很淡定,她前世常在五星级酒店工作,对各种豪华司空见惯。回味则是对什么都很淡定,苏妙时常想就算他半夜遇见鬼也能很淡定地绕过去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

    两人顺着栈桥来到留仙楼门前,有伙计热情地迎上来,训练有素地领位。虽然来的这两个人穿戴只算得上普通,但普通人是没胆子跑到留仙楼来的,富人也有多种多样。

    酒楼内雕梁画栋,装潢精美,熏香浓郁,温暖如春。

    苏妙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留仙楼有菜单,菜单是用薄如纸的竹片制成的,菜品不多,但每一样都是用昂贵的食材复杂的工序烹调而成。

    回味坐在她对面一言不发,任她自己点菜,心不在焉地啜着伙计先前送上的普洱茶,仿佛他对留仙楼并不感兴趣完全是为了陪她来一样。

    “我随便点吗?”苏妙把菜单给他看,指着上面惊人的金额,问。

    回味单手托腮,漫不经心地点点头:“点吧。”

    苏妙却还是不放心,谨慎地点了几道不太贵的招牌菜,回味对她的战战兢兢有些不耐烦,抽过她手里的菜单,对伙计淡声道:

    “鲜椒兔、白灼虾、虫草炖老鸭、剔骨锅烧河鳗、火腿炖甲鱼、燕窝四大件。”

    伙计满脸堆笑地应下。

    苏妙下巴要掉了:他们不会被留下来洗碗吧?

    “七星帮杀了那正三品的官儿,这一回皇上终于龙颜大怒,派了瑞王爷剿匪,听说不日就要到长乐镇了!”邻桌忽然有人小声说。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