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私赠,登门

第六十七章 私赠,登门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在带狐朋狗友来过一次后,宁乐反而成了苏菜馆的常客,只是再也没带朋友来过,每次都是一个人在客少的时段前来,时常会点杂烩菜和大碱馒头,有时也会点一些新奇的东西,他很喜欢吃甜的点心。虽然时常炸毛,但来过几次之后已经和苏妙变得很要好,不再记恨纯娘的事,反而很爱听纯娘说书。

    他和回味年龄相仿,两人又都很可怜的没有朋友,苏妙觉得若他们交朋友一定很不错,可他们对彼此却没什么兴趣,每次遇见,宁乐会很讨厌,回味则压根无视了。

    定休日。

    虽然离冬天还早,但因为过冬之物都是手工缝制,制作过程缓慢,苏家姐妹已经开始着手缝冬物了。

    早饭后苏老太去临街李老太家打牌,胡大舅和胡氏约好一起去买东西,苏家姐妹聚在苏娴的屋子里做针线,本应该出去找同窗玩耍的苏烟赫然在列,他的姐姐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烟儿,学堂里有没有人欺负你?”苏妙虽然不想干涉他人爱好,看着苏烟全神贯注地绣花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当然没有,义塾里没有那么粗鲁的人,大家都很会念书,每天除了念书就是帮家里干活,根本没有时间欺负人,我倒觉得大家都冷淡得紧。”

    义塾里大部分都是家境不好成绩优异的孩子,期望能够鲤鱼跃龙门的人很多,只顾着忙自己的学业也不奇怪,没被欺负就好,苏妙安心地点点头。

    “今天怎么不见小回儿?”苏娴往被子里絮棉花,问。

    “讨厌鬼一大早带小狐散步去了。”苏烟死活不肯给回味改一个正常称呼。

    “你不要总是叫他‘讨厌鬼’,这样子很没礼貌的。”

    “二姐你干吗要维护他,他和你又没关系,我才是你的亲弟弟!”苏烟鼓着腮帮子直勾勾地盯着她,不高兴地问。

    苏妙哑然,眉角抽了抽。

    刚刚起身出去如厕的苏婵忽然折回来,神秘兮兮地拉开窗子,向众人无声地招招手。姐几个一愣,纷纷走到窗子前疑惑地向外望去,只见之前一直在打扫庭院的纯娘正和牵着小狐狸的回味面对面站在大门附近,纯娘满脸羞红地将一双鞋子递给回味。

    回味一早去遛小狐狸,虽然他不明白小狐狸明明是苏妙领回来的,为什么现在却成了他的宠物,喂食散步洗澡梳毛全归他管,她什么都不干只负责喜欢,等他意识到这一点时他连抗议的机会都没了。领着小狐出去转了一圈,不想才走进大门,正打扫庭院的纯娘见他回来放下扫帚迎过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双男鞋,满面红晕,低着头轻声说:

    “回大哥,上次弄脏了你的鞋都是纯娘不好,纯娘做了一双新的赔给回大哥,纯娘的一番心意,回大哥千万别嫌弃纯娘手艺粗劣。”

    院子不大,即使她刻意压低声音也能听个大概,窗子里,苏娴单手托腮,看戏似的瞧着,摇着头嘴里笑叹道:

    “走过南闯过北的小蹄子就是不一样,把自己的针线随便给人,寻常女儿家的羞耻心半点没有。”

    “只是送给有好感的人一点自己做的礼物嘛。”苏妙好笑地道。

    苏娴回过头来,望着她似笑非笑地问:

    “看见这一幕你心里有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觉。”苏妙挠挠头,回答。

    “再不下手,煮熟的鸭子可就飞走了。”苏娴蛾眉一扬,用散漫的语气一字一顿道。

    “那鸭子早晚会飞走的,这里只是少爷大人的避难所罢了,他早晚要回到他该回去的地方。他家底不薄,又这个年纪,说不定在家乡早有婚约,有钱人家的事本来就很复杂,我干吗非要去插一脚不可,你们也别一头热地撮合。我现在只希望他快点找回做菜的感觉,明明心底在排斥,却又放不下这个行当,一直在用迷茫的心情工作,又不是小孩子,连自己的心都安定不下来,到底是要闹哪样嘛!”

    苏娴、苏婵、苏烟三人看着她,又彼此对望一眼,前半段他们都懂,后半段他们却一句也听不明白。

    院子里,回味牵着小狐狸看着纯娘递过来的鞋子,前几天她不小心把一碗酱汤泼在他的鞋子上,不过胡氏已经帮他做了新的,那双旧的他早就不想要了,顿了顿,平声说:

    “只是一双鞋,也不是什么矜贵的东西,你不用放在心上,心意我领了,姑娘家还是不要把自己手制的东西送给别人,容易引起误会坏了名声。”他说完,牵着小狐狸,绕过鹅蛋脸霎时青一阵白一阵的纯娘,进屋换衣服去了。

    苏妙敢保证,回味若要谈恋爱绝对不会成功,因为他太没神经了。

    晚上,苏妙洗过澡回到房间,纯娘已经铺好床,抱膝坐在床上发愣。她做事很勤快,在苏妙面前也很乖巧,只是偶尔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不安与幽沉,这一丝与她日常表现截然相反的异样在告诉人们,她是个会下意识掩饰内心不稳定的姑娘。

    “妙姐姐。”纯娘看着苏妙坐在镜子前抹面脂,小心翼翼地开口。

    “嗯?”

    “我听爹说,回大哥是外乡人,家里是开酒楼的,因为和爹娘吵架才出走到这里来的,是真的吗?”纯娘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紧张与期待,问。

    “大概吧,我知道的也不太清楚,详细的你得去问他,问我我只能陪你猜。”

    纯娘越发害羞,腼腆地咬咬嘴唇,低下头,顿了顿,带着羞涩忍不住又问:

    “妙姐姐,你和回大哥很亲近,你说,回大哥他娶亲了吗?”

    苏妙转过身,用面脂擦手,似笑非笑地问:

    “你对回味很在意吗?”

    纯娘微怔,紧接着鹅蛋脸刷地涨红,慌张地冲她摆手道:

    “我只是好奇,随便问一问,妙姐姐你别生气,我真的只是随便问问!”

    苏妙看着她,顿了顿,含笑道:

    “这个先放在一边,纯娘,住在这个家里你很紧张吗?”

    “嗳?”纯娘眼眸一缩,愣愣地看着她,有些不安。

    “我明白你还不能完全把这里当做你的家,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无可厚非,但你若一直以这样拘谨的状态在这里生活下去,时间久了你会非常累。我们家虽然各种人都有,但每一个都不是坏人,至少不会以伤害人为乐,你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想做拒绝就好了,只要说一声‘姐姐我不想这么做’,没有人会逼你去做的。说错了做错了尽管道歉就好了,只要不是存心伤害别人,我们家的人还没有恶劣到都道歉了还要去责怪的地步。你,试着放开自己的心和我们相处如何?”

    “妙姐姐……”纯娘怔住了,呆呆地望着她。

    苏妙看着她,微微一笑:“也许你会因为自己是唱曲的,所以觉得不自在,但你的声音非常好听,能被那么多客人喜欢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你对舅舅很孝顺,奶奶那样刻薄你却还愿意陪她聊天,对烟儿你也很爱护,勤劳又懂事,你是个好姑娘,我很喜欢你。”

    纯娘的眼圈红了,怔怔地望着她。

    “时辰不早了,睡吧。”苏妙噙笑说着,走过来钻进被窝里,顿了顿道,“关于回味,你走过南闯过北也不算小孩子了,我没有立场说什么,总之,别让自己受伤吧。啊,对了,下次定休**愿不愿意陪我去赶集,大姐起不来,婵儿烟儿讨厌人多,从来不肯去,你要不要去?不想去可以拒绝。”

    纯娘看着她,顿了顿,粲然笑道:

    “我要去!”

    “好。”苏妙莞尔一笑。

    纯娘的小心翼翼大家都感觉到了,可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一天她变得开朗爱笑起来,也不再百来不拒什么都抢着去干,因为学会了拒绝,与家里相处的感觉也变得平和自然起来,她特别粘着苏妙,全家人为此深深感到纳罕。苏烟啃着手指甲恼火自己又多出来一个竞争者,有一段时间对纯娘很没礼貌,纯娘好像很理解他似的,也不以为意。

    秋末的时候王豹来了,站在苏妙面前眼神闪来闪去,一脸不自在。戴着一朵石榴花的张虎代替他发言,笑嘻嘻说:

    “小大姐,这么回事,下月初一是我们大哥的大哥的生辰,我们大哥的大哥前些日子去匪窝抓人时不是受伤了吗,当时把我们大哥吓坏了……”

    “放屁,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被吓坏了!”王豹没好气地骂道。

    张虎不以为意,继续笑嘻嘻地说:

    “我们大哥的大哥已经伤愈了,我们大哥心里高兴,想好好给他大哥过一次生辰,下个月初一酉时二刻给我们大哥留个好位置。我们大哥的大哥也常来这儿,这件事小大姐帮忙保密,在那之前千万别让我们大哥的大哥知道。”

    原来是兄弟情深,苏妙抿嘴笑着看了一眼明明是来订位却一句话也不说摆出一脸事不关己表情的王豹,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傲娇,她满口答应。张虎又递过来一张菜单,嘿嘿笑道:

    “这上面是我们大哥的大哥爱吃的菜,小大姐费心了。”

    “没问题没问题,我会替你们准备一场完美的生日宴。”苏妙拍着胸脯保证。

    就在这时,一直在外面厚着脸皮跟苏婵没话找话的赵龙忽然匆匆忙忙跑进来,磕磕巴巴地道:

    “大、大哥,县、县太爷来了!”

    王豹唬了一跳,虽然不知道县太爷来干什么,哥三个却还是从厨房后门跑走了,临走前张虎又替王豹拜托了几句,苏妙一一答应。

    胡氏探进头来,说道:“妙儿,县令大人和宁小官人来了,要见你。”

    苏妙微怔,应了一声,请胡大舅帮忙看锅,解了围裙出去。

    回味见状,将汤勺递给同贵,跟着出去了。

    宁县令年过四旬,穿着便服,也没有带随从,只和宁乐两个人前来。与宁乐的娃娃脸不同,宁县令相貌周正,身材挺拔,带着很浓的官派作风,并不是飞扬跋扈的意思,而是下意识戴着假面具,一举一动哪怕是笑着时都像是在打官腔,一看就是在官场上历练了许久。听于巡检说,宁县令算不上有背景,即使祖上做过布政使那也是太久远的事。他先时做过许多年的知县候补,后来终于接管了两个贫困县,并将两个县发展得很好,如今被调到长乐镇,长乐镇虽然也是县,却是大县,长乐镇的县令有许多被升调为各地知州,可以说这个位置就是知州的候选。

    宁县令很疼爱宁乐,近乎溺爱,从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了,这也难怪,在宁乐之前,宁县令有两个儿子全部夭折了。

    宁县令免了苏妙的跪礼,在看见跟出来的回味时眼眸微闪,紧接着和气地笑起来。

    “我爹要吃杂烩菜,做两碗吧。”宁乐坐在凳子上笑说,吊儿郎当没一刻安宁。

    苏妙笑着应了,转身回厨房,煮了两碗杂烩菜并一盘大碱馒头端出来。宁县令看着面前色泽鲜亮散发着浓浓酱香的杂烩菜,过了良久,似很感慨地笑道:

    “没想到在长乐镇还能吃到豫州的家常菜,姑娘是豫州人?”

    “不是,不过小女的父亲是厨长,各地的菜小女都会做一些。”

    宁县令点点头,拿起筷子吃一口,顿了顿,眼圈泛上潮气,良久,才嚼了嚼吞咽下,对着宁乐笑道:

    “果真跟你母亲做的味道很像!”垂下眼,又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自语似的轻叹道,“不过还是不一样,怎么可能会一样啊!”

    父子俩吃光杂烩菜,宁县令喝了口茶,情绪似好了些,招来苏妙笑问:

    “姑娘你可会做酸辣鱼羹?”

    “酸辣鱼羹?是豫州菜里的酸辣鱼羹吗,这个我会做。”

    “那姑娘做给我尝尝,鱼我带来了。”宁县令虽然处处带着官派作风,说话却很温和,从脚边拎起一个鱼篓递给她。

    苏妙没想到他会自带食材,愣了愣,接过来,含笑道:

    “好的,请大人稍等片刻。”说罢,拎着鱼篓回到厨房里。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