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砸摊,祭典 (求收订)

第五十五章 砸摊,祭典 (求收订)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因为早晨起得早,苏家一般天黑以后就休息了。

    回味坐在小屋里的椅子上,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的月亮。夏末秋初,天气依旧炎热,潮湿的夜晚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草丛里的虫子扰人地鸣叫着。

    苏烟蜷着腿坐在床上缝布帘子,却听从晚饭后就一直沉默到现在的回味突然开口问:

    “烟哥儿,你二姐的一身厨艺是和谁学的?”

    “当然是和我爹学的,我爹以前可是丰州里的名厨,连那个一品楼的厨长都甘拜下风。因为我年纪小,大姐又嫌脏,我爹以前一心想让二姐接他的班,要不然也不会为她定下那个混账行子当未婚夫!”苏烟说到这里,一脸愤愤的表情。

    回味微怔,颦眉,看着他问:“未婚夫?”

    苏烟这才意识到自己-优-优-小-说-更-新-最-快-www.uuxs.cc-说漏了嘴,摸摸嘴唇,挺起脖子对他说:

    “反正不**的事,我什么都没说,你也忘掉!”

    回味望着他眼神闪烁一副心虚的表情,才要开口,房门被敲响,苏烟拎着布帘子跳下地去开门,苏妙抱着几件衣服走进来,对回味笑说:

    “奶奶找了几件我爹以前的衣服,有几件是新的,剩下的也都没狠穿,你将就着用吧。”

    回味沉默了片刻才接过去,点点头,轻声道谢。

    苏妙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顿了顿,继续说:

    “对了,你虽然是离家出走,但还是给家里去信报个平安比较好,猛鬼峡大风翻船的事好些地方都知道了,若是收不到消息你父母会担心的,不管你和家里发生了什么矛盾,别让父母为你提心吊胆。”

    回味微皱了皱眉,不言语,觉得她多管闲事的表情很明显。苏妙也不在意,疑惑地问拎着布帘子对她笑嘻嘻的苏烟:

    “你拎着那块布做什么?”

    “跟别人睡一张床我不自在,昨晚压根没睡好,我要挂条帘子隔起来,省得他晚上偷看我!”苏烟回答得理直气壮。

    回味没有理睬他,苏妙嘴角狠狠抽了抽,她弟弟还真是一身奇怪的毛病:

    “原来如此!你也做好心理准备,我替你联系好了学塾,多亏了于巡检帮忙你才能进义塾,这一下学费至少省一半,先生也是个有学问的人。后日定休我和大姐带你去拜见先生,也许会考问题,你把你以前的书拿出来温温。”顿了顿,她猛然想起来,问回味道,“大少爷你念过书吧?”

    回味微怔,点点头:“以前进过官学。”

    “那麻烦你帮烟儿温温书,顺便教教他怎么和同窗相处,烟儿每次上学堂总是有人欺负他,明明漂亮又可爱,为什么会总挨欺负?”

    “大概是因为性子古怪。”回味看了一眼如霜打茄子似的苏烟,说,引来苏烟的怒目而视。

    “总之你好好教教他该怎么处理与同窗之间的关系。”

    回味想了一想,蹙眉:“何必上赶着去讨好,一个人呆着不是更自在么。”

    苏妙的眼角狠狠一抽:“该不会你的人缘也很差吧?”

    “一群傻子聚在一起乱七八糟有什么趣!”他不屑一顾地说。

    “……”想要拜托他的自己真是个傻瓜,苏妙扭头对苏烟道,“找一篇你以前上学时最得意的文章带上,先生会看。”说罢拍了拍整个人都要堆到地上去的苏烟,转身出去了。

    回味却跟了出去,问:“你有未婚夫?”

    苏妙愣了愣才想起自己的未婚夫是谁,回过头疑惑反问:

    “你怎么知道?”

    “听烟哥儿说的。”

    “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婚约早就解除了。”苏妙一脸不在意地笑着说完,转身回自己屋去了。

    完全没有伤心,非常的坦率自然,她未婚夫到底是个什么人,又为什么会解除婚约,回味望着她的背影,生平第一次十分好奇于一件与厨艺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

    定休的前一日,苏烟因为要重新回学堂的事心情焦虑,做什么都漫不经心,苏妙有些后悔答应他坚持要跟出来的要求,正想叫他回去休息,又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并且气势汹汹地打破了小摊子上和平的热闹氛围。

    孙大郎的现任妻子、苏娴口中的“小婊/子”赵珍珠带着兄弟冲过来,指着苏娴的鼻尖破口大骂“贱人、破鞋、不要脸“,狰狞着一张脸尖锐地叫骂道:

    “在外头过不下去了知道回来找大郎,你爹没死之前你瞅你那个神气样子,你不是说你死也不会再和大郎有牵扯吗,现在你爹死了孙江涛也不要你了,你又哄大郎过来找你!你别做梦了,孙家的孙子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你算个什么东西,成亲三年都不下蛋的母鸡!一个破烂货也来和我争,勾搭上孙家的族叔给相公带绿帽子,你不臊我都替你臊得慌!敢抢老娘的男人,你不得好死!”说着,抓起桌上的碗盘冲着苏娴扔过来,又将汤汤水水掀翻满地。

    到底是谁抢谁的男人,苏妙皱了皱眉,躲避开迎面泼来的热汤。苏娴却被飞溅的汤水烫出好几个水泡,哪里还忍得住,怒火噌地窜上来整个人都燃烧起来,奔到正发疯的赵珍珠身旁,揪着她的衣服一把将她推倒在地!

    这一推可糟糕了,赵珍珠一屁股坐在地上,紧接着抱着肚子大声尖叫起来,很快,鲜红的血从裙子底下流出,迅速铺满地。围观的人骇然地啊呀起来,苏妙愕然无语,这样的情形无论是谁都看得出来赵珍珠被一推流产了。苏娴也蒙了,呆呆地望着大声哎呦的赵珍珠和她屁股底下红成一片的血。

    一直立在旁边没有插手的赵珍珠的兄弟赵铁柱这会儿突然发起怒来,一把将苏娴推倒在地,抬脚就踹上去。苏妙和苏婵哪里肯让,将从赵珍珠那儿受来的惊吓抛到脑后,姐俩扑上去按住赵铁柱就是一顿暴打。苏娴先前摔在地上蒙了一下,这会儿醒过神来比先头更泼辣,姐三个愣是将赵铁柱一个七尺大汉按在地上连踢带踹了足足半刻钟。一旁想帮忙的汉子们都震惊了,一会儿看看还在地上哎呦的赵珍珠,一会儿又瞅瞅被三姐妹群殴的赵铁柱,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很快,于巡检带着巡逻队匆匆赶来,迅速控制住现场,把几个人带去衙门。一直旁观的回味见状,拉起吓得浑身发麻的苏烟跟上。

    于巡检与苏妙要好,把人带到县衙后安顿姐三个到自己的办事房里等待,赵珍珠已经被安排到别处等大夫。路上于巡检也从苏妙嘴里听明白了大概是怎么回事,转身才要吩咐人去鹤山村把孙大郎招来,不料一回头,目光正对上不紧不慢地跟进来的回味,很明显地惊了一跳,下意识倒退半步,嘴唇动了动,却在回味平静幽深的眼光下闭上嘴,顿了顿,嘿嘿赔笑一句:

    “公子里边坐!”一溜烟地跑走了。

    苏家三姐妹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回味想了想,也跟着坐在一旁,沉默不语。

    苏妙心里想着孙家的身份是乡绅,若和县太爷有勾结,那他们是会被判赔钱还是会被下狱呢。想得心里正郁闷时,没想到县太爷竟然穿着官服亲自来了,迈过门槛时先在回味脸上不着痕迹地掠了一眼,见回味如老僧入定似的坐着,便向苏妙等人迎过来,免了苏妙几人草民对县令的跪礼,亲切和蔼地问了案发时的情况。苏妙如实相告,那县令的神情越发柔和,弓着腰笑说:

    “在本官的管辖范围内竟然还有这等刁妇,打砸正常做生意的摊子,这种行为跟闹事的地痞流氓又有什么区别!大娘子也是正当防卫,姑娘且放心,这桩案子本官一定会秉公处理,还姑娘一个公道!”

    这县令……好有正义感!

    虽然觉得事态的发展奇怪地对己方有利起来,苏妙还是千恩万谢,满足了县令大人高高在上的虚荣心。接着县令笑眯眯地说她们可以走了,并让于巡检在后面相送。苏烟一听姐姐没事了,欢喜起来,奔上去拉住苏妙的手。苏妙领着他跟着苏娴二人走出巡检房,路过隔壁小屋时正看见赵珍珠抱着孙大郎的大腿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孙大郎一脸烦躁的表情。

    于巡检说出事时孙大郎就在附近,估计赵珍珠是误以为孙大郎过来找苏娴所以才跑来砸摊子。屋里的孙大郎听见外面的说话声,望过来,在看见苏娴时眼睛一亮,又猛然意识到赵珍珠还抓着他的大腿,眸色暗下去,表情显而易见地更加烦躁。

    苏娴在鼻子里哼了一声,撇过头去走得更快。苏妙一直走出县衙回头时才发现回味不见了,于巡检笑着说八成是迷路了,答应帮她去找,并催促她赶紧回去盘点损失,他会帮忙要一笔孙家的赔偿。苏妙自然连连道谢,目送于巡检进入县衙才和姐妹们心情松快地回摊子去了。

    还是刚才的办事房,此时只剩下朱县令和回味两个人,朱县令立刻撩起官袍跪下去,恭恭敬敬地道:

    “下官参见小少爷!”

    回味不太高兴地皱皱眉,沉声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小少爷的画像整个广平府的衙门都接到了。”

    “是吗?”回味沉默了片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你知道了也好,替我给老头子送个信,说我活得好好好的,叫他少管我,不许派人来。”说罢沉着眼眸迈开步子向门口走去,朱县令心里一急,直起脖子才要说话,回味突然回过头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若是你把我的身份泄露出去……”

    朱县令后脖颈一寒,连忙赔笑道:“小少爷请放心,下官不敢的!”

    回味冷哼一声,转身出去了。

    朱县令见他走远了才长长地松了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如此繁荣又祥和的一座小镇为什么会招来这么一个活祖宗啊!

    回味回到被砸得乱七八糟的小吃摊时苏家四姐弟正在清点损失,苏妙见他回来,狐疑地问:

    “你去哪了,我一回头就找不到你了。”

    “县衙太大,迷路了。”回味平声回答。

    苏妙扑哧一笑:“你还真是个路痴!”

    回味瞪了她一眼,没有言语。

    将损失报给于巡检后,第二天定休日苏妙和苏娴按原计划带苏烟去拜见义塾的先生,他们前脚刚走孙大郎就找来了,还没说两句话就被同样脾气暴躁的胡氏挥舞着扫帚给打了出去。

    苏娴回家后听说了,一直防备着孙大郎再次来找茬,不过于巡检都送赔偿款过来了孙大郎却没有再来过,这件事仿佛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苏娴顺利入学,也没有人再来捣乱,苏家人的心情又一次好了起来。

    秋初是一年一度的水神庙祭祀,传说这一天是清江水神的生辰,每年的这一天依靠清江过生活的长乐镇人都会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那一天整个小镇都会张灯结彩鼓乐喧天,被选出来抬轿的汉子们会抬着水神的神像以及献给水神的祭品排成长长的纵队在长乐镇上游行一圈,最后在镇中心的水神庙里进行祭祀活动。因为这一天是整个城镇的节日,几乎所有人都会出来参加祭典,还会有附近城镇的人前来游玩看热闹,所以这一天的餐饮生意出奇的好。

    苏妙很幸运在小吃摊合约到期的前一天赶上了水神祭祀。

    天色虽然早已经黑下来,整座镇子却一改常态地灿烂明亮,房梁上树冠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每到夜晚都会漆黑骇人的江面上漂满了女子们放的祈福河灯,五颜六色,鲜丽多彩。巡检房增派了两倍的人手在拥挤的人潮中穿梭,防止踩踏火灾,守卫安全。

    苏妙特地在自己的小摊上挂了四只用毛笔书写着“苏”字的红灯笼来增添节日气氛,因为是庙会中的小吃摊,食客一边走一边吃的占据大多数,而能边走边吃的美食苏记的招牌主食肉夹馍自然算一个,苏烟无论是炖肉还是夹肉都已经非常娴熟,已经到了十秒钟就能制作一个的地步。

    因为客人太多,苏婵、得福、苏老太都忙着招呼客人,胡氏和苏娴则负责收银。

    苏娴歪靠在推车边,她今天也负责卖糖葫芦,上个月丰州城的万老板派人送来第一批白糖,不愧是大糖坊,设备比苏妙先进得多,制作出来的糖比她自己做出来的还要洁白。白糖刚送到紧接着就迎来庙会,苏妙便搜刮了许多山楂、山药、桔子和野苹果,将白糖熬成糖浆,把用竹签穿成串的水果在微微泛着琥珀色的透明糖浆里滚一遍,插在用稻草扎成的稻草人上。

    红彤彤的果子,亮晶晶的糖衣,被头顶鲜艳的灯笼一照,闪烁着让人禁不住泛起馋涎的晶亮。一串串糖葫芦交替错落插了一整个稻草人,泛着诱惑人心的香甜,最受小孩子和女子们的喜爱,离老远望过去,通红喜人的一片竟比那些姹紫嫣红的花灯还要引人注目。

    回味很悲催地被分配去做烤鱼和烤鸡腿,身为顶级名厨,过去的他是不会也不屑于制作这种脏兮兮比平民更平民的小吃的。立在烤架前,江风吹起烤网下面的炭火,迎面扑来,弄了他一脸灰,几次呛得他直想咳嗽,不得不戴上苏妙借给他的被叫做“口罩”的东西。

    尽管这些烧烤物在他看来极是粗糙,他却不得不承认,在这些被苏妙也不知道是用什么腌制过的鱼和鸡腿上了烤架烤出香味之后,即使他已经失去了味觉,仅凭靠隔着口罩的鼻子去闻,竟也能闻到那股令人忍不住想多呼吸几次的浓香。只是一股香气竟然能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油滋滋亮晶晶的烤肉在唇齿间酥脆弹牙,继而于口腔之内软腻融化,绝妙的香辛料在味蕾间蔓延扩散,诱人得连胃袋都不由自主地空旷起来。

    “那是用来卖的,你别偷吃!”正在炒面的苏妙郑重提醒。

    “我没想吃!”回味一窘,隔着口罩冲着她没好气地反驳。

    苏妙笑吟吟地晃了晃脑袋,胡氏又一次高声喊道:

    “三份炒面,十个烤鱼十个鸡腿十个肉夹馍!”

    苏妙应了一声,在热锅里滑油,放入鸡蛋炒熟盛出,再加葱段、油菜、肉丝翻炒,用酱油调味。立在她身旁的回味已经从煮锅里捞出面条,用冷水冲淋,接着放进她的大锅里。苏妙用两只小木板做成的锅铲双手一起在锅里翻来覆去地搅拌,将面搅散,之后再放入鸡蛋和葱花,炒匀后出锅。

    普通的做法,却有着不普通的鲜滑美味,香气四溢,色味俱佳,苏氏炒面是整条长乐街上回头客最多的美食。

    天色越黑客人越多,苏娴忙得头昏脑涨,趁找钱的工夫经过苏妙身旁,有气无力地抱怨: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卖完,我还想去逛逛哩!”

    “等祭典开始时差不多就卖完了,你现在就是去逛看到的也都是人的后脑勺。”

    话音刚落,摊子前端突然发生骚动,一直在收银的胡氏望过去,脸刷地变了色,啊地惊叫起来!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