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二章 大结局(上)

正文 第六百六二章 大结局(上)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秋高气爽,当气温达到最适宜待在户外的温度时,延期已久的厨王赛总决赛终于拉开帷幕。龙?坛?书?网M.longtanhshuw.com

    举办地没有选择在皇宫里,而是在皇宫外的大广场上,在这里举行可以让更多的百姓有机会观赏到比赛。

    这比赛是缓和民间紧张气氛的好机会,战事终于停歇,横霸岳梁国多年的几大家族相继覆灭,和科西国的外交也在有条不紊地修复中,两国的贸易往来使岳梁国的商业重新焕发了生机,这一系列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的事件,都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无论是朝堂还是民间都陷在了因为各种转变而造成的疲惫沉重里,厨王赛正是缓解这场疲惫的最好机会。

    厨王赛举办的很热闹。

    皇宫外搭起了高高的赛台,门前的大广场上,贵宾席比哪一场比赛的排场都要大,呈弧形的观赛席远远地包围着赛台,看上去很华丽。

    贵宾席的最后面,被官兵形成的分隔线隔开的,是前来观赛的百姓。都是自带椅子或凳子,早早地占据了视野最佳的观赛地,闹哄哄的人群或坐或站,全都兴致勃勃地等待着开赛。

    观赛的队伍排的很长,到后面已经挤得连苍蝇都飞不过去了,这可火了兜售零食的小贩,脖子上挂着大大的箱子,一边在人堆里穿梭,一边高声吆喝叫卖:

    “花生、凉茶、五香豆,这位哥儿让一让!”

    也不怪观赛的人们热情高涨,如此火爆,一是因为厨王赛本身就是岳梁国人最感兴趣的娱乐之一;二也是因为这场决赛的八卦实在太吸引人眼球,据说,也不是据说,是肯定的说,这一届厨王赛总决赛的两个参赛者他们是一对未婚夫妻,还是一对比赛结束后就要成亲的未婚夫妻。这是史无前例的,这是绝无仅有的,这是你这一回不看下一回就再也看不着也许等到死那天都不会再出现的奇景。

    回味和苏妙大概是梁都城最著名的未婚夫妻之一,人们通过之前的厨王赛以及之后的各种传闻对这两个人倍加熟悉,还不止一次打赌这俩人到最后肯定会分手。

    虽然结果是他们不仅没分还马上就要成亲了,这更有意思了,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人们最爱看的就是这种戏码,两口子当街打架。虽然比赛不是打架,但必须要拼出个输赢的比赛跟两口子打架也差不了多少,除了真正热爱看厨王赛的,更多的人则是想来看这对非要在比赛上分个输赢的小两口会不会比着比着就在赛台上吵起来,再打起来,再口不择言爆出一连串猛料,最后干脆解除婚约分道扬镳。

    就算不分道扬镳,两个人在台上一言不合,准新娘子怒极让准新郎官现场跪搓衣板或者回家去跪搓衣板,这些都是大家喜闻乐见的。

    想想就觉得刺激。

    有这种想法的绝对不占少数,毕竟战事已经结束了,生活已经安稳了,经济也跟着复苏了,农作物就等着下个月收获了,大家都很闲,都想找点乐子。

    在众多想找乐子的人里,闹的最欢腾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回甘。

    回甘现在非常闲,当初魏贞的父亲因为被他说服投靠了太子,在魏家一案上躲过一劫,之后一直老老实实做人,魏贞总算安了心。回甘对政事没有兴趣,从边关回来本打算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没想到回来没多久,魏贞怀孕了,他向往的安逸生活提前结束,魏贞的孕期反应非常激烈,每次看见回甘的脸都会吐,大概看见别人也会吐……总之回甘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因为吐的厉害,回香只好请御医来家里照顾魏贞。魏贞整日头昏脑涨的,回甘还总在她身边啰哩八嗦磨磨唧唧,导致魏贞吐的更厉害,于是很罕见的,温柔的魏贞发了火,并且回香难得数落他,让他别去打扰魏贞静养。

    于是回甘的心灵受到了二次伤害,他只是想给贞儿讲个笑话么,谁知道她不仅没笑还吐了。

    今年小舟开始上学堂,上学堂的小舟有了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玩伴,再也不会粘着他爹让爹陪他玩了。

    于是回甘彻彻底底失业了,他变成了一只狗不理包子,他万分沮丧,只好三天两头去雪乙庄骚扰回味和苏妙***得回味恨不得立刻搬丰州去。

    回甘却为此得意洋洋,闹回味闹的更欢,比如他终于履行了作为酒楼会一员的职责,在本届厨王赛末尾时,参与了评审会的工作,并喜滋滋地等待着新厨王来向他发起挑战。

    一想到这里他就兴奋,他今天特想看回味那个把他当成无家可归的苍蝇一样鄙视的臭小子惹火苏妙那丫头,然后苏妙那丫头就会当场让他跪搓衣板!

    哈哈哈!

    让你小子只想着跟媳妇亲热,连老子找你下盘棋都不肯,还说老子是因为太烦人了才会被赶出家门的,哼!

    苏妙和回味来参加比赛时,气氛还是很和谐的。两人昨晚住瑞王府了,瑞王府在城里,现在又没人居住,苏妙捡了个便宜免费住了一宿。今天一早被回味叫起来,梳洗过,两个人手牵手来到宫门前广场。

    本来一切都挺平静的,可苏妙总觉得后脖颈子冒凉风,和回味说两句笑话挨得近一点就觉得有目光在扎他们俩的肉。苏妙讪讪地笑,扭头去看跟在自己身后的阮双和跟在回味后头的高兴。

    这两个人正表情僵硬地跟在他们身后,偶尔对视一眼,在恶狠狠地互瞪过后,又别过头去,重重地冷哼一声。

    苏妙和回味哑然,无语。

    皇宫赛三进二结束之后,过够了瘾的相思绿就带着她那帮男宠、不是,是男性助手回家去了,临走时还对苏妙抱怨,说路上还要绕路去夏瑾萱的老家参加夏瑾萱和夏朗的婚礼,烦死了。

    苏妙当时只是笑,可比赛临近她就开始头疼,相思绿走了她又缺了一个助手。正在她烦恼的时候,阮双气鼓鼓地来了,说她离家出走了。听说苏妙缺一个助手,她立刻毛遂自荐,要跟苏妙去参加总决赛。

    然后高兴来找阮双回家,两人就在雪乙庄吵了起来,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发展成了高兴拽着回味要给回味当助手,还冲着阮双嚷嚷,要是阮双队输了,从此以后阮双再也不许在厨房里骂他。

    阮双说她只是在说高兴那么做不对,没有骂他,高兴说你那不是在提建议,你那就是在骂我,让我在十几二十来个学徒面前下不了台。

    于是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苏妙和回味无语。

    助手的事就被这两个人擅自定下来了,苏妙和回味倒无所谓,主要是看他们吵的那么厉害,他们俩也不好再火上浇油。

    双方在赛台前分开,苏妙趁机小声劝阮双:

    “你调教他归调教他,可别真动气,动气把他推远了,可就拽不回来了。”

    阮双恨恨地瞅了一眼一脸包子样的高兴,没好气地道:

    “远了更好,我管他去死!”

    苏妙眨巴了两下眼睛,无语。

    上了赛台,回味在磨刀的工夫瞅了高兴一眼,说:

    “你,差不多行了,跟自己女人较什么劲,就算你赢了,你又有什么好处,门禁不会延后,月银不会上涨,还要独守空房。”

    高兴也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知道什么,她又不像你们家苏妙那么明白事理,你不知道那天她在后厨,都快跳起来了,你们家苏妙没骂过你,所以你不会知道那种场面有多难堪!”

    “不就是帮厨的孩子把菜做坏了,被她狠狠说了一顿,你看不过上去打圆场,结果被说太差劲,说你帮那孩子说话不是在帮他是在害他,还说你总是吊儿郎当的,再这么吊儿郎当下去,鼎鑫楼早晚会垮。”

    “很过分吧?”高兴气愤地说。

    “她说的很有道理,你确实吊儿郎当的。”回味磨着菜刀说。

    高兴怒视他,过了一会儿,讪讪地道:

    “我明白她说的意思,可她不该在厨房里说我!”说后半句时,他加重了语气,表情愤愤的。

    “在后厨,人和人不可能一直那么和谐,厨长和副厨长发生争执不是常有的事么。”回味淡淡地说。

    “那不一样,她不只是副厨长,她还是我媳妇!”高兴不悦地强调。

    回味瞥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说:“你在她把你当同行的时候,你却把她当成你媳妇,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高兴张了张嘴,却被他的话给噎住了,语塞,过了一会儿,不忿地道:

    “你又没被苏妙骂过,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回味嗤地笑了:“苏妙曾经跟我说,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这一行,就别进厨房,她还说,你的想法我管不着,但你不要来侮辱我的职业。”

    高兴愣住,啧舌。

    “别看她一天笑眯眯的,她发起火来,很可怕。”回味向苏妙的方向瞥了一眼,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笑非笑地说。

    尽管他这样说了,高兴的心里还是觉得很不爽,别扭着道:

    “她能把同行和夫君分的一清二楚,我却在即使她和我是同行的时候,我也会把她当成媳妇看待,就算她出了错,我也不会端着厨长的架子去说她。”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你愿意公私不分,可你不能因为她公私分明就恼羞成怒。”回味轻飘飘地道。

    高兴鄙视地瞅了他一眼:“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你的男人尊严呢?”

    回味对着他讽刺一笑:“你倒是有尊严,你的尊严就是在这秋高气爽的天气里抱着枕头独守空房?”

    “谁说我独守空房?”高兴嘴硬地说,白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独守空房我不管,今天就把你媳妇领回去,我和妙儿还要准备婚礼的事,没空。”

    难得的长篇大论最后的目的只是这个,高兴翻了个白眼,什么人啊,一点义气没有!

    说话间,一个人走到赛台下,不是回味这一边的赛台,而是苏妙那一边的赛台下,抬起头,笑吟吟地望着苏妙。

    回味的脸刷地黑了。

    苏妙正在擦刀,发现许久不见的佟长生突然出现在赛台下面,一愣。穿着裙子蹲在赛台上跟他对视很不方便,于是她从赛台上跳下去,站在佟长生面前,歪着头将他上下打量一番,然后说出一句让佟长生霎时脸黑如锅底的话:

    “你好像长高了。”

    佟长生的眉毛开始跳。

    他今天穿的很华丽,平常都是棉布短褐,今天却穿着藏青色的蜀锦袍子,系了羊脂玉佩,虽然不像佟染那么骚包,但这打扮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公子的打扮。

    “佟染走了,你接管佟家了?”苏妙问。

    “他正忙着和科西国之间的贸易,岳梁国这边的产业要我回来看着……也没别人能看着了。”佟长生笑露出一口白牙,顿了顿,又说,“阿染临走前还嘱咐我,叫我少来招惹你,别惹你不快活。”

    “这是你说的吧,他才不会说这种话。”苏妙哼了一声,一脸不信。

    “我倒希望他没说过,一心一意惦记着一个没有半点良心的女人,有什么好?!”佟长生撇了撇嘴,说。

    苏妙白了他一眼。

    站在台上装淡定的回味将他二人的谈话尽数听了去,火冒三丈地在心里想,佟染都去了科西国了,这个佟长生还在帮着佟染阴魂不散,早知道就应该把佟长生也赶到科西国去!

    佟长生跟苏妙说了两句话就去贵宾席了,他今天是代表一品/楼来观赛的,他的座位就在苏家人的后面,在经过苏婵身旁时,他礼貌地冲苏婵点点头,苏婵只顾着嗑瓜子看小人书,压根没理他,倒是苏婵身旁的苏烟微颔首,算是回了礼。

    “宁乐也走了一阵子了,这时候该换船了吧?”苏烟扭过头,向苏婵问出了自己刚刚正想问的问题。

    “差不多吧。”苏婵吐了瓜子皮,说。

    苏烟还有一段时间才上任,他可以跟苏妙一块回去,宁乐却不行,他是即刻上任的,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

    “你担心什么,他一个男人就算迷路了,还能怎么着?”苏娴白了一眼杞人忧天的苏烟,说。

    这时候,后排传来轻笑声,苏娴绷着脸回过头,纯娘和文书坐在一旁,也不知道文书说了什么,纯娘没忍住,笑出声来。

    苏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训斥道:

    “你们两个,还没定亲呢,收敛点!”

    纯娘脸绯红,咬着嘴唇,不敢做声。

    文书也不好意思,不敢说话。

    苏烟盯着苏娴看了一会儿,悄声问苏婵:

    “大姐最近怎么了,怎么有点古怪?”

    “把银子埋进土里没长出银子,埋下去的银子还丢了,她正上火。”苏婵眼盯着小人书,慢吞吞地回答。

    “啊?”苏烟莫名其妙。

    “你说什么?”苏娴乜着苏婵,冷冰冰地问。

    “没有。”苏婵瞅着小人书,不紧不慢地回答。

    苏娴刚要说话,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皇上驾到”让在场的人全部站起来,又呼啦啦地跪下去。

    梁铄领着诸王公贵族前来观赛,打算来个与民同乐。不过这一回梁铄只品尝,不会参与厨王赛的最后评审。自从梁喜远嫁,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到了必须要靠静养来延寿的地步。他的身体再也负担不起沉重的政务,而他本人也不想再去承担一个国家,梁铄会在年后退位,将皇位交给太子,目前他们父子正在有条不紊地交接政务。

    苏妙觉得,这大概是史上最和谐的传位了。

    梁铄坐在龙椅上,含笑令众人平身。

    人们站起来,再在席位上坐下,苏娴刚刚坐稳,就感觉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刺刺的,让她浑身不自在。她望过去,目光与坐在太子身旁的梁敞相碰,她的心微微一沉,努力镇定地将目光收回来,放到赛台上。

    梁敞见她从容地避开自己的目光,他的心里已经不是愤怒了,非常非常复杂,复杂到让他不知道该怎样用语言去形容。他以为他活着从赤沙回来,她还会像以前一样上赶着追着他跑,制造并不高明的巧遇,诈骗他的银子,或者干脆登堂入室来逗弄他,毕竟他们当时分开时还算好好的,她还给他绣了护身符不是么。

    可没想到这仅仅是他的想法,对方根本就不是他这么想的。自那次气氛尴尬的探伤之后,她再也没在他眼前出现过,甚至她都不再出现在她曾经常去的地方,比如绸缎庄、胭脂铺子和银楼,问店家,店家很明确地告诉他,自战后商铺复业,苏大姑娘一直就没有来过。

    曾经酷爱买东西的女人突然像剁了手似的什么都不买了,说她转性了鬼才信,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一样,那就是她在躲着他。

    如果说最开始他会因为她的刻意躲避生气,还会说她莫名其妙,不知好歹,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大概是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或许他认为她时不时地出现在他面前是理所当然的,可事实是,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当她不再在他的眼前出现,他总觉得有点怪怪的。虽然也不是特别强烈的感觉,但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让他别扭。

    就在刚刚,许久未见再相遇后的那一眼让他突然有种感觉,他们两个人大概是完了,什么都没有开始,就完了。

    其实这是好事,对他对她都是好事,她不再纠缠让他松了一口气,就理智上来说是这样……那么除了理智,还有什么?

    梁敞将目光放在赛台上,见苏妙和回味两个人明明是要打擂台,却在开赛前凑在一起腻腻歪歪的,这个时候他忽然想,回味他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瑞王府,这是个什么样的感觉?是疯了吗?

    姜大人依旧是作为主持参加了厨王赛最后的决赛,见观赛的人都已经落座,参赛者也准备好了,皇上身边的钱总管示意他比赛开始,于是用金槌敲响金锣,开始了他那招牌式的冗长开场白。

    一直到苏妙站在料理台前就快要睡着了,姜大人终于讲完了,以一种亢奋的心情吩咐后面的伙计将主题板上的红纸揭下去。两个伙计齐声应了,上前,将覆盖在主题板上的红纸揭下来,红纸的下面还是红纸,被红纸贴的规规整整的主题板上,墨笔在上面书写了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令人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两个大字——

    喜宴。

    喜宴,顾名思义,大喜日子里的宴席,也就是婚宴的意思。

    和以往的主题题目完全不同,以往都是根据一个字或一个字以自己的理解结合意境来制作一道菜肴,这次的比赛题目通俗易懂的多,却比之前的任何一场比赛都要麻烦,因为这不是一道菜,而是一桌宴席。

    苏妙和回味最近都对“喜”这个字比较敏感,因为他们正在准备婚礼,当然也包括喜宴。在这个时候,又是在两个人的决赛上,突然提到喜宴,要用喜宴来定输赢,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回味若有所感,黑着脸看着一脸笑吟吟的回甘。

    苏妙直接翻了个白眼,咕哝:“这是哪个傻子想出来的题目?”喜宴不是一道菜,而是一桌宴席,把一桌宴席放到比赛上来比,这分明是玩她吧。

    回甘却听见了,撇撇嘴说:“怎么说话呢,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我这是给你们施展手艺的机会,你们马上要成亲了,为了让你们完成不可能的心愿,我绞尽脑汁才想出来这个题目,让你们在这么隆重的场合提前体验到婚礼的喜悦,你们要好好感谢我!”回甘笑得开怀。

    “这题目跟我们马上要成亲有什么关系,我们俩的喜宴又不是由我们来做……”苏妙哭笑不得。

    “所以才是机会嘛,正因为你们没办法替自己准备喜宴,为了满足你们的愿望,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比赛题目。你们两个一定要和平的、和气的去比赛,千万不要因为分出胜负来就闹别扭,甚至因此取消婚事哟!”回甘笑着提醒,笑得十分开心,很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苏妙盯着他古怪的笑容,歪头,小声问回味:

    “你二哥没事吧,他的精神好像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回味偏过头,用谁都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回答:

    “被老婆骂的狗血淋头的丧家犬,怎么可能会没事!”

    回甘的脸刷的黑了,更黑的人是高兴,高兴也刚刚被骂过,两个人用针一样的眼神嚯嚯嚯不停地去戳回味,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

    回味一脸的不以为然。

    不管苏妙和回味愿不愿意,厨王赛总决赛的最后一轮,需要以一场喜宴来拼手艺定输赢,题目已经决定了。

    由酒楼会的成员、梁都内的王公大臣以及普通百姓组成的五十人评审会分五桌坐着,一桌十人。因为是做喜宴,不能再只做一道菜给众人分,必须要做一桌二十道菜的宴席。尽管这二十道菜已经算是删减版了,可只靠一名主厨三个助手来做十道菜共五桌,这可是工作量相当大的一场比赛。

    苏妙站在料理台前,一边搅拌肉馅,一边恨恨地磨牙,心想回甘绝对是嫉妒她对小味味好,而他老婆不仅罕见地发了火还把他从家里赶出来了,所以才想在厨王赛上好好折腾她和回味一顿,就为了看热闹,这是典型的自己不顺就看不得别人好。

    比赛开始的时候,苏妙着手准备红烧狮子头的用料,她觉得回味会做他招牌的清炖狮子头,所以她想做红烧狮子头,并没有想要跟他对着干的意思,她只是觉得这样做会很有趣。

    不料,隔壁料理台上突然响起一阵有别于菜刀砧板的叮当声,苏妙一愣,狐疑地望过去,见回味正站在料理台前,一脸从容地将许多瓶瓶罐罐从一个在苏妙看来十分眼熟的匣子里取出,放在料理台上。

    量杯、量勺、小秤……整洁如新,闪闪发亮。

    苏妙已经许多年没看见他的装备了,见他又一次拿了出来,还是在比赛中拿了出来的,她当然不会认为他把这个拿出来是用来当摆设的,肯定是拿来用的。

    “回香楼小少爷的珍宝箱,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阮双用惊诧的语气小声说。

    苏妙被“珍宝箱”三个字雷了一下,心里觉得“珍宝箱”这种说法在业内绝对是一种不善意的调侃,甚至是一种羞辱。

    台下的业内人士们对回味的瓶瓶罐罐发出了议论声,回味对此却毫不在意,他从容淡定,修长的手指在细硬的面粉里翻搅,用的居然是岳梁国盛产、但贵族们并不会经常食用的荞麦粉。

    苏妙和回味在一起多年,印象中回味从来没有使用过荞麦做原材料,只有苏妙会用荞麦做冷面之类的,所以当回味使用只有苏妙才会使用的食材时,苏妙愣了一下,完全不明白他究竟想干什么。

    “小少爷居然会用荞麦,我还以为他是那种非磨得细细的麦粉不用的人呢。”阮双惊奇地说。

    “你就不要管他了,要么多看两眼你们家高兴,要么过来剁虾蓉。”从别人嘴里听见他们一口一个“小少爷”地叫着,苏妙说不出来原因,总觉得有点别扭,于是说。

    阮双却以为她是吃醋自己看了回味,嘿嘿笑了声,然后瞪了一眼望过来的高兴:“我看他去死!”

    “他死了你就成寡/妇了,你总咒他死有什么好处?”苏妙利落地将鱼刮鳞,去鳃和内脏,处理干净,嘴里说。

    阮双重重地哼了一声。

    将鱼肉批成薄厚适中的长方形鱼片,用黄酒海盐腌制过后,铺开,把剁好调过味道的虾蓉混合蛋清,与火腿蓉一块搅拌均匀,放在鱼片上。

    将鱼片两头对折,包裹住馅料,形成椭圆形的鱼夹。再在鱼夹中缀上火腿末、野菜碎、蛋黄片、黑鱼籽,再用烧热后的熟猪油油炸定型,待鱼肉变成白色,将多余的油分沥干。

    在锅里倒入煮好的清鸡汤烧热,只放葱姜盐调味,加淀粉勾芡后,将定型的鱼夹依次放进锅里,依靠轻轻的晃动,让清鸡汤的汤汁包裹住鱼夹,令汤汁慢慢地浸透鱼夹里,却不让汤汁将鱼夹的外皮融化掉。

    一直烹调至最为恰当的状态,将熟猪油淋入锅中,起锅装盘。

    以椭圆形的盘子摆好鱼夹,再将蒸熟的鱼头鱼尾分别摆在鱼夹的头尾处,做出漂亮的造型。

    五色鱼夹是用鳜鱼肉为皮包裹馅心制成的鱼盒,野菜的翠绿、虾肉的粉红、蛋皮的嫩黄、鱼子的黑亮,被雪白的鱼肉包裹,色彩鲜丽,清朗明媚,装点着喜庆,却不媚俗,欢气,却很别致。

    野菜清新中带着微苦和微甜,虾肉软弹中带着微甘和微鲜,蛋皮柔嫩中带着微糯和微醇,鱼子滑润中带着微腥和微浓,由香嫩多汁的鱼肉包裹,口感浓醇,却不厚重,反而泛着让人心旷神怡的清新自然。

    这是一道很清爽的菜肴,尽管使用了鱼和虾这样的鲜货,还以微腥的鱼子作为最高的点缀,但却一点都不腻,反倒是野菜中的那一点点苦涩和鱼子里那淡淡的、只属于海洋的海腥味,让将整道菜变得更加清醇。简单却层次分明的口感,当将五彩鲜艳的鱼夹放入口中时,在味蕾上平铺开来并徐徐扩散的是让人恨不得吞掉舌尖的美好。

    表皮微酥,内里细嫩,馅料鲜美,口感柔滑。

    丰富多汁,入口即化。

    与色彩鲜艳,做工新奇的五色鱼夹相比,咕噜肉要传统得多,只是在岳梁国的餐饮中,糖醋排骨才是宴席上常见的主菜,人们对咕噜肉还是比较陌生的。

    咕噜肉并非是创新菜肴,它是根据糖醋排骨演化出来的,和糖醋排骨相比,咕噜肉的好处是吃肉不用吐骨。

    真正的咕噜肉选用的是出骨的精肉,加淀粉拌匀,制成蜜丸大小的肉圆,入油锅炸至酥脆后,均匀地滚上密调好的糖醋汁。

    浓郁的香气冲鼻,令人垂涎三尺。酸甜可口,嫩脆开胃,食之难忘,唇齿留香。

    糖醋汁粘好后刚刚出锅,阮双就迫不及待地夹起一颗咕噜肉,吹了吹,放进嘴里,品尝起来。

    圆滚滚滑溜溜的肉圆子在嘴里咕噜来咕噜去,粘在肉圆子外面的酱汁随着在口腔里咕噜来咕噜去的动作,冲鼻的酸甜味迅速充盈开来,即使已经吃过无数次的糖醋排骨,尽管酱汁中的配料差不多,但是肉圆子和小排骨所带来的口感还是不同的,这对阮双来说是一种新奇的、冲口的、尽管激烈但却不知为何反而能让人不知不觉间平静下来的、能够激起人内心童趣的滋味。

    阮双笑眯了眼,忍不住对苏妙说:

    “还真的在嘴里咕噜咕噜的,这可比糖醋排骨方便多了,更脆口,还没有骨头!”

    苏妙笑,就在这时,冯二妞从砂锅前伸脖子过来,道:

    “师父,红烧狮子头煮好了,你尝尝看!”

    苏妙走过去,冯二妞掀开砂锅盖子,一股浓香扑面而来,离老远就能够闻到这股诱人的香气,台下的人感觉到似有一股很温柔的香气飘了过来,不由得吸了吸鼻子。

    冯二妞用汤勺舀起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狮子头,放进盖盅里,递给苏妙。

    苏妙拿起筷子,用两根筷子夹住狮子头的两端,轻轻一掐,狮子头很轻松地向两侧裂开,一分为二。

    由蟹肉、蟹黄和上好猪肉馅制成的肉丸在被筷子分开的过程中并没有散开,可见肉丸的弹性度已经呈现最佳状态。

    夹起一点放入口中,肉质肥嫩,蟹粉鲜香,仿佛融化在味蕾上一般,非常非常的松软。佐以酥烂的菜心和浓醇的汤汁,甘香满口。

    苏妙品尝过后,抬眼,见冯二妞一直在盯着自己,将筷子递给她,淡声说道:

    “起锅吧。”

    “是。”冯二妞的眉梢染上了一抹喜色,表情却还是很严肃,她应了一声,转身,将红烧狮子头依次盛出来,放进瓷盅里。

    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喜宴的制作终于到了尾声。

    十道菜依次装好盘,准备上菜。

    苏妙正在忙着火焰小羊排的最后一道工序。

    用长长的铁夹子将以蜜汁卤好的小羊排夹住,浸透用谷米酿制的高浓度烧酒,用引火一点,只听嘭的一声,森蓝色的火光轰地燃烧起来。那色彩幽暗却绚烂的火焰映花了人们的眼,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燃烧起来的火焰吓了一跳,就连阮双这种常年在灶台边工作的人都忍不住倒退半步,下一秒却被诡谲但却异常妖娆的火焰吸引了注意力。她直勾勾地盯着妖冶地燃烧着的火焰,也不知为什么,就是移不开眼。

    片刻之后,苏妙将仍旧在热烈燃烧的小羊排向下一扎,扎进了秘调的浓郁酱汁里。一桶酱汁,燃烧着的羊排被猛然浸透,发出响亮的呲呲声,瞬间熄灭了火焰。伴随着一股焦香,冉冉升起的灰烟中,流淌着酱汁的小羊排被从酱汁桶中提起来,与鲜浓的酱汁一同滴下去的,还有羊排里充沛的油脂、丰厚的肉汁。

    馋人的卖相,诱人的肉香,浓郁的酱香,闻一闻就够让人垂涎三尺,甚至会产生一种恨不得抢上来夺过去立刻咬上一大口的冲动。

    人群里出现了骚动,人们眼神兴奋地望着赛台,一刻都不愿意移开眼。民以食为天,美食是人类毕生都在追求的**,即使没有机会品尝,只靠看着来饱眼福,也是一种安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