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四七章 轮报

正文 第六百四七章 轮报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魏心妍面沉如水,她冷冷地望着回香,语气阴狠,咬着牙,讽笑道:

    “回香,是我低估了你,忍气吞声二十年在我身边布下这样的局,真是难为你了,庞梦楠那个贱人到死还是不如你,那么早就泻了底!”

    回香淡淡地扯了扯唇角,她哑着嗓音,低声道:

    “庞梦楠临死之前对我说,她自知比不上你,能在临死前狠咬你一口,她已经心满意足了。{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和我比?她也配!”魏心妍不屑地道。

    她轻蔑的语气让回香不自禁笑出声来,她抬起眼,望向姿容艳丽的魏心妍,时光荏苒,岁月催人老,然而这个容颜浓丽狠绝毒辣的女子骨子里的唯我独尊从来就没有变过,三十年光阴,千变万化的世界里也许只有魏心妍没有变。

    “你就那么喜欢把所有人踩在脚下,让所有人都对你俯首称臣吗?”回香轻轻地问。

    “是。”魏心妍并不否认,她干脆地回答了。

    “在凌水宫时,你曾对魏心兰说,端敬太后蠢就蠢在在手握重权时还把自己当成女人,所以才有了宠臣乱政、皇后乱权、先皇图谋变法造成内乱,你说如果是你,你会斩掉一切阻碍,将所有权利光明正大地握在手里。现在,这一战,你是替阿敏篡取皇权,若你成功了,阿敏真的登基为帝,你是要学端敬太后垂帘听政独揽大权,还是干脆找个时机鸩杀亲生子,自立为帝?”

    魏心妍笑了起来,一点都不觉得回香的话刺耳,她笑得花枝乱颤:

    “回香,我和你的不同在于,你把自己当成是女人,我不是,所以三十年前你输给了我。我可以为了我要的铲除一切,包括亲生子,而你,你不单舍不得回味,你还舍不得梁锦那个蠢货,所以你原谅了他,就因为这样,你才又忍气吞声了二十年。”

    回香望着她唇角的笑容,淡声说: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我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喜欢权势与我无关,可是你不该把我牵扯进来。”

    “啊呀,现在说这样的话,道不同不相为谋?小的时候你不是很喜欢我么,凌水宫人数众多,你我在一起的时间却是最长的,这些你都忘记了?”魏心妍笑容美媚地望着她,用嘲讽的语气说。

    回香低着眼帘,沉默了片刻,再抬起眼时,她笑了起来,她看着魏心妍,虽然嗓音沙哑异于常人,但说话的时候却颇有幼年时冷漠率直的样子,一瞬间居然让魏心妍有些恍惚,只听她说:

    “魏心妍,我不讨厌你,你的阴狠、你的无情、你的野心,我都不讨厌,我甚至有点欣赏你的狂妄大胆,你想做什么本与我无关,但是,你不该扯上我。”

    魏心妍的面容凝肃下来,她冷冷地望着她,手腕翻转,一柄长剑被她握在手中。

    与此同时,雪亮的匕首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回香的手里。

    两人对视着。

    “今天你可没有机会落海。”回香轻轻地说着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魏心妍冷笑了一声。

    二人同时跃前,不约而同,双双出剑!

    银光剑影,上下翻飞,兵刃相接声融于背景的森森海浪里,令人心惊胆寒。

    当回香手中锋利的短刃擦过魏心妍脖颈的一刻,魏心妍的脖颈上陡然升起了一股无法抑制的寒意,只要她稍稍快上一步,那柄短剑就会划破她的喉咙,让她惨死于此。

    “手脚被废还能恢复至此,我真后悔,三十年前就算搜遍平宋海,也要把你碎尸万段!”魏心妍咬牙切齿地说。

    “今天,你是不会落海的。”面纱下,回香似乎笑了一声,她语调轻盈地对她说。

    魏心妍面沉如水。

    回香与魏心妍不同,魏心妍是贵族女出身,在凌水宫中比起暗杀手段,她更注重的是权谋是野心。回香出身庶民,且似乎是天生的,她极擅长暗杀,凌水宫内杀手辈出,而那个最擅长暗杀的人却是回香,这个女子仿佛就是为了做刺客而生的,她最擅长近身战,用她手中锋利的匕首割破对方的喉咙。

    魏心妍眸色如冰,仰身避开她掌中的短剑,反手,银光灼灼的剑尖以迅疾如闪电的速度刺向回香的太阳窝。

    回香旋身避闪,冰冷的剑尖已经擦过她的肌肤,割裂她罩面的黑纱,并划破了她紧束着脖子高高的衣领。

    黑色的面纱碎裂,缓缓滑落。

    回香的容颜显露出来。

    黛眉如春,妙目如井,唇红如樱,从精致的五官来判断,她应该拥有一张美丽的脸,可这仅仅是她的五官。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她的下半脸,左侧,从眼角到下巴,有一道弧形的、以冷艳的黑色纹绣而成的蝶恋桃花,冰冷,刺骨,却异常妖冶。在这条纹绣下面被遮掩着的,是一条由利刃深割出的疤痕。这只是左边的脸,在她的右半边脸上,密密麻麻遍布着严重的烧伤遗留下来的不规则的伤痕,这些伤疤覆盖在皮肤上,就像是弯弯曲曲的诅咒,吞噬了原本光洁美丽的肌肤,蜿蜒延伸到脖子上,顺着领口延续下去。

    魏心妍知道,这些烧伤会顺着领口遍布回香的全身,因为这些是她做下的。

    她呵地笑了,眼望着回香脸颊上艳丽的纹绣,用嘲讽的语气,尖锐地道:

    “梁锦倒是个长情的,你都变成这样了,寻常人看到你只会想吐,他对着你也真能做得下去,还不惜为你自毁容貌……真是个蠢货!”

    丑陋的容颜显露出来,回香却安之若素,平静从容。

    她看了魏心妍一眼,淡淡地道:

    “他是个蠢货……但今日的我和你与他无关,魏心妍,我是来送你下地狱的。”

    魏心妍冷笑了一声,眼中的轻蔑比刚刚更盛,挽了个剑花向回香的眉心直刺去。

    回香也不躲闪,冲着剑尖直直地撞过来,在长剑即将刺穿她眉心的一刹那,以一个刁钻姿势避开,与此同时,手腕翻转,手中的短剑狠戾地刺向魏心妍的喉咙。

    双方你来我往,难解难分。

    直到长剑挑飞了匕首,匕首震落了长剑,就在武器掉落的一瞬间,魏心妍沉眸推出一掌,两人的手掌啪地对到了一起。

    风起,额角的发丝凌乱翻飞,双掌的交汇处似乎出现了扭曲的波纹,湿润的空气仿佛在一瞬间沸腾了,化作森森白气,再冉冉上升……

    二人对视着,对视着。

    回香面容冷淡,神情清冷。

    少顷,魏心妍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强烈的震荡在冲击她的心脏,殷红的血从唇角处溢出来,她蹙起眉尖,还想要运气抵抗,就在这一瞬间,又一波冲击力激烈的内力袭来,浑厚,汹涌。

    这不是年少时的回香,也不是手脚被废功力尽失的回香,她并没有因为残酷的命运荒废掉她的时光,她已年过四旬,她的功力亦是如此。

    噗!

    一口鲜血喷出,魏心妍如断了线的风筝飞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回香凌空跃起,就在魏心妍想要固守着气力挣着破败的身体重新站起来时,回香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现在她的眼前,手中冰冷的短剑在浓雾下的海浪里闪烁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锋利的刀刃没有半丝停留地刺入了魏心妍的心脏!

    魏心妍的身体一阵剧烈的抽搐,她被迫仰面倒在散发着潮气与腐败热气的沙窝里,生长在大海边的她最厌恶的就是海洋沙滩,咸湿的气息让她觉得恶心。

    这时候她看见了天空中的浓雾,这也是她讨厌的,今夜的一切都令她厌恶,她迫切地想要看到破晓。

    回香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填满了她的视线,这也是她讨厌的,天赋出众却无欲无求的回香,在她面前,魏心妍总觉得自己激进热烈的欲/望显得有那么点丑陋和滑稽,所以她厌恶她。

    “为什么现在才动手?”魏心妍问她。

    魏心妍问的笼统,回香却很自然地就明白了,她是问她为什么要隐忍蛰伏二十年才肯动手报复。

    回香笑了,第一次没有面纱,她真实地笑了起来,她望着魏心妍,用愉悦的嗓音轻声说:

    “因为我想让你亲眼看着我撕碎你倾尽一生、眼看就要达成了的、对你来说最重要的美梦。”

    魏心妍冷冷地看着她。

    有冰冷滑腻的液体落下来,落在她的脸上,身上,魏心妍知道,那是油。

    然而她无法躲闪,从破裂的心脏流失的血液在消磨她的生命,偏偏又无法立刻死亡,粗暴泼落的油甚至让她无法睁开眼睛,她咬着牙,榨出来身体中的最后一点力气。她抬起手,就要对着自己的额头拍去。

    回香冷漠着表情,一脚踩在她欲自戕的手上,用力碾过,骨骼碎裂的声音,魏心妍的手筋骨尽断。

    强烈的疼痛让魏心妍几欲昏厥,她狠戾地瞪着回香,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

    “回香,你最好祈求下辈子别再遇见我,否则即便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扒皮抽筋,让你不得好死!”

    回香淡淡一笑,她没有回答。

    火捻子落在魏心妍的身上,轰地燃起了大火!

    烈火焚身,刻骨铭心。

    回香静静地望着曾经的仇人燃成一团火,烈烈地焚烧在海风吹拂的沙滩上。

    魏心妍未吭一声,直到化为灰烬。

    天渐渐开始破晓,一缕清光穿透浓雾落在尸体横陈血迹斑驳的海滩上。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和烧焦的味道。

    回香闭目,仰起头,深深地呼吸了清晨时微凉咸腥的海风,然后,她将握在手心中的短剑丢在海滩上,转身,独自一人向远处走去。

    风吹起墨黑的裙摆,朝阳在沙滩上为她印下影子,笔直,修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