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四五章 攻城

正文 第六百四五章 攻城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元平十年六月初七。

    梁都的战事终于打响。

    血阴教的乱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突然进攻梁都城,炮火隆隆声惊醒了沉睡着的整座城市。

    因为战事接连不断,岳梁国的大部分士兵都被派往前线,守护梁都城的禁卫军不过三万人。若是对付普通的叛党,三万人的人数虽然算不上多,但也绝对算不上少。可是这一次很显然他们低估了血阴教的实力,六万正规军,外加五千名凌水宫精英中的精英,声势浩大的攻城行动让整个梁都为之震动。

    京中的百姓虽然知道城墙外面的大动静是乱党在攻城,可是没有一个人敢走出去一看究竟,大部分人都缩在被窝里,惶惶不安地在嘴里念着佛,祈求着这场人为的灾难能够赶快过去。

    内城中的权贵们亦十分不安,他们倒不会蒙着头在被窝里自欺欺人,可是因为睡不着觉一心盘算着万一城破自己家该怎么逃难的大有人在。

    只有少数高层官员知道这场叛乱的来龙去脉。

    比如魏心妍的长兄魏和。

    攻城战刚生时,他还在第十八妾的被窝里,然后一阵刺耳的炮声响起,不到一刻钟,魏府就被太子殿下派来的亲兵给围了。虽然还没定罪,但魏家这一回绝对凶多吉少。尽管魏和一个劲儿地要求,要面见太子殿下,并且态度强硬,但实际上,他只是想在见面时利用甥舅之情让梁敕对他网开一面,好歹听一听他的解释,听他表达一下忠心。

    嘴上要求着要见面,魏和的心里却很没底,梁敕是个相当固执的人,凌水宫叛变,不管其中有没有魏心妍参与,魏心妍都难辞其咎,一旦魏心妍难辞其咎,整个魏家都有要陪葬的危险。

    以魏和对魏心妍的了解,估计魏心妍不仅参与了,而且很有可能是主谋。

    他现在除了破口大骂魏心妍鬼迷心窍失心疯外,他被气得已经骂不出别的了。

    魏和领导的魏家是绝对的太子派,魏和从来就没想过要扶植别人。魏家作为太子派理由充分,第一太子是魏家女的亲生子,第二太子在民间的威望很高,第三太子已经是储君了,只差一步就能君临天下,魏和没有理由舍弃太子,去扶持其他人。除了太子不听话,并不顾祖训娶了他姓女之外,其他的魏和没什么不满意。他一直以为魏心妍和他想的一样,梁敏又确确实实是太子党的人,所以魏心妍就算偶尔做的急进一点,他也以为魏心妍是在强迫太子向魏家顺从,这一点魏和是赞成的,魏家总要扶持一个肯听魏家的话而不是时时刻刻准备和魏家作对的君王,所以魏和默认了魏心妍背地里的许多手段,并且许多时候魏和在那些事情里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然而他现在才知道,魏心妍和魏穆跟他并不是一条心,他们只顾着自己,完全是要把魏家往火坑里推。

    魏和现在悔不该当初,他只能在心里狠狠地诅咒,诅咒魏家的那两个叛徒最好死无全尸,万一他们的尸体辨认不出身份,魏家尚有一线生机;假如那两个人的身份暴露于天下,魏家被满门抄斩都是轻的。

    无极宫。

    苏妙刚睡下就被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惊醒了,套上外衣,趿着鞋跑出门,一直跑到无极宫正殿前边的高台上,这里视野开阔,看得十分清楚。

    苏妙跑到那里时,无极宫里值夜的太监宫女已经有好几个聚在那里,愕然地望着北方的城门方向,那里火光冲天,映红了大半个黑夜。

    苏妙扶着栏杆望了一会儿,心怦怦乱跳。

    梁都的消防虽然做的不错,但毕竟设施滞后,梁都的房屋又多以木质结构为主,一旦着火,那将是非常大的灾难。

    又一声震耳的炮声,苏妙的目光向着西方,西城门处,同样燃烧起了大火,大火红彤彤的,鲜艳刺目。

    这时候苏妙突然有一种这个世界都疯了的感觉。

    周围的太监宫女声议论,各种恐慌,随后又都戛然止住话头,战战兢兢地退了下去。

    苏妙一愣,下意识向后望,一个人从后面上来,站在她身旁。

    同样都是大半夜被惊醒跑出来的,梁铄比苏妙穿的整齐多了,就好像压根没睡觉似的,他站在苏妙身旁,扶着栏杆,也在看西边的城门方向。

    苏妙有点紧张,死死地盯着火红的夜幕,盯了半天,现大火还是没有被破灭的迹象,忍不住扭过头,看着梁铄的侧脸,唤道:

    “皇上……”

    “!”梁铄很有气势地吐出一个字。

    “皇上有没有地道密道之类的……”苏妙硬着头皮,在他突然投过来的注目里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却没有停止,而是鼓足勇气,指着自己的鼻尖道,“让我躲一躲。”

    “没出息!”果然,她话还没完,梁铄就斥了一句,不悦地道,“你这样子也算是梁家的儿媳妇吗?”

    “这跟是谁家的儿媳妇有什么关系?就算我是味味还没过门的媳妇,没活够想躲起来不是很正常么,若是味味在,味味也一定会告诉我,叫我快点跑。”苏妙不服气地道。

    梁铄瞅着她,重重地哼了一声:“贪生怕死!胆鼠辈!”

    “谁不怕死?不怕死那是因为不想活,活着没劲,我才二十岁,我还想活着,还没活够呢,没活够我干吗要去死?”苏妙理直气壮地。

    梁铄瞥了她一眼,懒得再搭理她,抬起头,静静地望着都城北角的火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即使现在是夏天,苏妙却觉得有点寒冷时,钱德海突然从后面走过来,一脸喜气洋洋的表情,走到梁铄身旁,轻声低语几句。

    苏妙也没听见他们在什么,不一会儿,梁铄点了点头,用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对着苏妙,:

    “你这丫头,回去睡觉吧。”

    “嗳?密道……没有吗?”苏妙的一颗心直打鼓,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狐疑地问。

    “有。”梁铄回答。

    “在哪?”苏妙大喜,慌忙问。

    “宫里的密道,朕怎么可能会告诉你这种丫头。”梁铄笑了一声,仿佛是在嘲讽她。

    这种……

    苏妙的脸刷地黑了。

    “行了,回去睡吧,再熬着,明天脸肿了,看你怎么见那个让你心心念念的人。”梁铄完,转身走了。

    苏妙一愣。

    让她心心念念的人?

    刹那间,一颗心开始雀跃,她又一次心跳如擂鼓。

    红扑扑的脸突然变得比火光还要鲜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