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三二章 回答

正文 第六百三二章 回答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娴沉默了片刻,从衣服里摸出绣好的汗巾子,她没有看他,直接将汗巾子递给了他。

    梁敞微怔,没想到她是真的有东西要送给他,他还以为送东西只是借口。

    将汗巾子接过来,抖搂开,他认得上面的平安纹,这种平安纹是军中常用的,每个士兵的家中都有母亲或妻子,每当战事起,那些士兵的母亲或妻子都会为他们绣了平安纹,给他们佩戴在身上,保佑他们能够平安归来,这是家人的一种心愿一种期盼。梁敞参过战,平安纹他见过不少,以前在边关打仗时,薛贵妃因为担心梁敖不肯佩戴,还特地将平安纹悄悄地绣在梁敖经常佩戴的香囊里。可是梁敞从来没有得到过祈福的平安纹,因为他没有亲生母亲,只有表面关系的养母是不会留心这种细节的,而他也没有娶妻,自然不会有妻子为他做这种东西,这还是他第一次收到女人送给他的希望他能平安归来的平安纹。

    说不上高兴或者感动,因为他们的感情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如果是妻子送给他的,也许他会因为娶到一个知道心疼他的妻子感觉到安慰,可她不是他的妻子,她什么都不是。当然了,他也不会因为收到带有祈福意义的礼物生气,他不是那种刻薄的人。他只是不知道是否应该收下,他很犹豫,因为送给他护身符咒的人是她,而她对他很有非分之想。

    “你做的?”他没说收,也没说不收,他望着手里的汗巾子,用不咸不淡的语气问。

    “嗯。”苏娴淡淡的应了,然后像是担心他会拒绝似的,快速续道,“我得了点好料子,不知道该做什么,想着做点简单的,就做了条汗巾子。”

    她这话让本来想要拒绝的梁敞拒绝的话没能说出口,卡在喉咙里,下意识又吞了回去。

    “能回来吧?”苏娴扭过头,望着他的侧脸,轻声问。

    梁敞看了她一眼,又收回目光,沉默了一阵,低声回答:

    “大概吧。”

    他没能给她准确的答案。

    “多久才能回来?”她接着问他。

    “不知道。”梁敞轻声回答。

    苏娴听了,沉默下来。

    梁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跟着沉默。

    过了一会儿,苏娴抿嘴笑起来:

    “别人倒还罢了,你可真真的不划算,连个娘子都没有娶过,万一就这么战死沙场,岂不是一生的遗憾?也不知道你活了二十几年到底沾没沾过女人的身子,万一没沾过,到最后还是童贞的,不会有比这个更凄惨的了。”

    “你这个女人,嘴巴还能不能再恶毒一点?”梁敞乜着她,没好气地说,“你就不怕我拔了你的舌头!”

    苏娴不在意他的恶声恶气,挑起细长的黛眉,似笑非笑地问:

    “要不要奴家帮你了却了还是童贞的遗憾?”

    “你的脑子里就只有这种事吗?”梁敞尴尬又恼火,“再说谁告诉你本王是童贞的?”

    “不是吗?”苏娴扬眉,看着他,用充满怀疑的语气反问。

    “当然不是!”梁敞没好气地道。

    “是和谁?”苏娴用凉凉的语气慢吞吞地追问。

    “本王为什么要告诉你?”梁敞又被她给气住了,黑着脸怒声道。

    苏娴笑了笑,不再说话。

    梁敞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胸口的火气逐渐平复下来,想了想,说:

    “父皇大概不会放你妹妹回去,不过你们不回去也好,丰州现在不怎么太平,你们还是等战事结束后再说吧。”

    苏娴没有回答,她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的河水,安静地沉默着。

    梁敞等了半天都不见她说话,也不知道她到底听进去没有,他又一次恼火起来,没好气地问:

    “我说的你听见没有?”

    苏娴还是没有回答,她沉默地立在河边,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她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抱住他的腰,脸颊贴近他的胸怀,触到的却是他冰冷的铠甲。

    梁敞被她突然的投怀送抱吓了一跳,两只手僵在半空中,他脸上的表情不太自然,虽然没有立刻推开她,可是他也没有将双手放在她的脊背上。

    “你做什么?”他皱着眉,不太情愿地说。

    “你身上的铠甲太凉了,脱下来让我抱吧。”她靠在他的胸膛上,抱紧了他的腰,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说。

    “啊?”梁敞啼笑皆非,提出这样要求的她脑袋一定是坏掉了。

    苏娴没再说话,她安安静静地靠在他的身上,即使铠甲冰冷,她也忍受了。

    梁敞虽然嘴上那样说,可是他并没有推开她。他任由她牢牢地抱住他,他的手抬起在半空中,没有落下,当然也不会回抱她,他就那样直直地站着,眼神都没有放在她身上。但行为上,他并没有拒绝她。

    直到她忽然开口,她在他怀里,轻轻地问他:

    “不喜欢为什么不推开?”

    梁敞因为她的话愣住了,他不是听不明白她的话,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他的心开始混乱,混乱成一团麻。

    苏娴离开他的怀抱,她退后半步,望着他,浅勾着红唇,轻声道:

    “就是你的不坚定才会让我想要趁虚而入,如果你是发自内心的讨厌,就算我再厚脸皮,我也不会投怀送抱,故意惹人厌烦。”

    梁敞选择沉默,他的心里很乱,似有什么被看穿了,毫无遮掩的暴露在阳光之下,让他觉得窘迫尴尬。他的眼神并没有落在她的身上,他蹙着眉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若是真心讨厌,就拒绝我吧。”她对他说。

    梁敞的心微微一沉,他降下眼帘,看着她的脸,他的思绪很混乱,他抿了抿唇角,他说不出话来。

    苏娴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她在等待他的回答。

    梁敞心知肚明她是在等待他的回答,可是他说不出回答,喜欢的女子是贵族还是平民他现在已经不是很在意了,但是他希望那个女子是冰清玉洁的,不单单是他,这是每一个男子的心愿,由一个清白纯洁的女子来做自己的心爱之人。

    然而那女子并不是。

    梁敞说不出拒绝,但也无法接受,所以他说不出任何回答。

    他表情木然地望着她,眼神过于僵硬,落在苏娴的眼里,让她觉得有点滑稽。

    她笑了笑:“假如现在说不出口,那就等平安归来的时候再告诉我吧,我等着你回来。”

    她望着他,轻轻地说道。</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