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二九章 夜色动人

正文 第六百二九章 夜色动人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深夜中的瑞王府非常安静。¢£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华丽的府邸隐于夜色之中,贵气的门楣朱红的高墙象征着权利与荣耀。

    回味牵着苏妙的手,站在华美的府邸外,望着高高的门楣上印刻的如铁画银钩般的三个大字——“瑞王府”。

    苏妙被他拉着手,她向他的侧脸看了一眼,又望向面前这座屹立在梁都内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瑞王府。宽大的朱红大门前两座昂首衔珠的白玉狮子形态威武,足有十米高的围墙肃穆恢弘,气势磅礴。还有正中那一方玄匾金字,“瑞王府”三个字流畅遒劲,霸道狂厉若苍鹰,从张扬的字迹就能够看出府邸主人的地位是何等的显赫尊贵。

    回味站在瑞王府门前,静静地望了一会儿,才迈开步子。他走过去,来到大门前,轻轻叩响了门环。

    不多时,大门开了一条缝儿,一个年轻的汉子探出头来,借着灯笼的光线觑着眼睛在回味的脸上瞧了一会儿,吓了一跳。他低呼了一声“三公子”,然后整个人跳了起来,匆匆忙忙把大门打开,赔着笑脸把回味往里让。

    苏妙因为门房热情的态度诧异起来,狐疑地问回味:

    “这瑞王府,你常来?”

    “没来过。”回味回答。

    没来过,瑞王府的家丁还能认出他,而且还这么热情,苏妙禁不住啧舌。

    两个人往瑞王府里走,刚走了没多远,就看见瑞王府的管家火急火燎地跑过来,一头汗地请了安,唤了声:

    “三公子,三少奶奶。”

    他本来在看见苏妙时喉咙里卡了一下,不过他人机灵,半猜半认认出了苏妙的身份,揣度着回味的心思,用了一个能让主子心悦的叫法。

    很显然,回味对“三少奶奶”这个叫法很心悦,他冲着管家点了一下头,淡声说:

    “我就是来取点东西,你们都散了吧。”

    管家知道三公子既不爱热闹也不爱听人说废话,忙不迭地应了,想了想,赔着笑脸,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三公子可要在府里留宿?奴才让人把三公子的曦宜苑给收拾出来?”

    回味想了想,又看了苏妙一眼,点点头,淡声说:

    “也好,把给少奶奶的屋子收拾出来。”

    管家满脸堆笑,一叠声地应了,吩咐跟着的下人赶紧去准备,又让不相干的人等一并都散了,以防碍了三公子的眼。

    很快,苏妙和回味站着的门前广场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你真的没来过?”苏妙狐疑地问。

    “没有。”回味淡声回答。

    苏妙撇了撇嘴,松开他的手,向前走了几步。瑞王府比她想象的还要华丽,她去过皇宫,一国的宫殿恢弘富丽气势磅礴这是很正常的,可是瑞王府,这瑞王府的肃穆大气奢侈华丽一点都不比皇宫差,这是超高规格的府邸,这栋华丽的府邸昭示了瑞王在岳梁国的地位,果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好大的房子!”苏妙仰着脖子看了一会儿,还是没能忍住,脱口惊叹道。

    回味笑了:“想住吗?”

    苏妙回头瞥了他一眼:“今晚不就要住这儿?”

    回味笑,望着她,勾着嘴唇,用玩笑的口吻说:

    “让你做这里的女主人,如何?”

    苏妙惊了一跳,倒退半步,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语气凝肃地反问:

    “你要干掉你大哥?”

    “不用干掉,只要不去找他就行了。”回味笑着说,“反正我讨厌他。”

    苏妙摩挲着下巴,歪着头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又望向崇阁巍峨层楼高起的府邸,露出一个短笑,说:

    “这主意也不错!”

    回味笑笑,他走过来,又一次拉起她的手,带着她往里走,经过青砖铺就的甬路,穿过一道又一道气派敞阔的大门,向南方一转,最终来到一座轩昂壮丽的高楼前。

    主人不在,瑞王府的把守更加森严。眼前的高楼大概是用来巩固王府警备的,同时这也是瑞王府最高的一座观景楼。在这座观景楼上,每一层看到的王府景色都不相同,最高层的观景楼可以纵览王府全景。观景楼的每一层都有巡逻的守卫,那些守卫英姿飒飒,杀气腾腾,在看见回味时,皆无声地行了军礼,训练有素,利落英勇。

    回味牵着苏妙的手,拉着她来到观景楼的最高层。这里的确能够俯瞰整座王府的夜景,这座府邸比刚刚苏妙站在大门口时想象的还要雄伟壮丽,气势恢宏。

    从南向北,飞楼斜插,雕甍绣槛,鎏金铜瓦,斗拱交错,气派瑰丽,金碧辉煌。

    “真壮观呐!”苏妙将胳膊肘支在观景楼的栏杆上,用手托住腮,再一次忍不住赞叹道。

    回味笑看了她一眼:“你喜欢?”

    “我喜欢这房子。”苏妙说。

    “还喜欢什么?”回味望着她的侧脸,漫声问。

    “我喜欢这房子。”苏妙重复了一遍,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但我不喜欢做王妃,你想知道的是不是这个?”

    回味为她的回答微愕,顿了顿,噗地笑了,将双臂放在扶栏上,望向远处,勾着唇角,低声说:

    “你总是这么直白。”

    苏妙这一次没再移开目光,她借着头顶悬着的红灯笼射下的红光,望着他掩藏在灯影里的侧脸,笑吟吟地问:

    “你想做王爷吗?”

    她感觉到他的呼吸顿了一下,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多余的反应。他俯瞰着在夜风中富丽堂皇的瑞王府,过了一会儿,轻声笑答:

    “以前想过。”

    “嗯……”苏妙拖着长音,调子婉转地轻轻“嗯”了一声,“是么?”

    “梁敏并没有比我强到哪里去,甚至有些地方,他比不上我。”回味轻声说,他并没有用感**彩强烈的语气,他说的淡淡的,幽幽的,仿佛不是在表述自己的情绪,而是在叙述一件跟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他淡淡地说,“他唯一能胜我的地方就是他是嫡出,可那又如何,只要我想,我随时都可以让他做不成世子,因为我爹不喜欢他,我爹喜欢的儿子是我。”

    苏妙双手抓在栏杆上,望着对面一座小楼上悬挂着一盏非常漂亮的莲花灯,她一眨不眨地望着那盏莲花灯,没有说话。

    “可是,倘若我真那么想了,我就像是一个叽叽歪歪争宠的小妾,只会让人觉得恶心。”默了一会儿,回味接着说。

    苏妙差一点笑出声来,她蹭了蹭嘴唇。

    “能否承袭王位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他说,顿了顿,续道,“不过,那时候我的确有过想要去做的事,只是一直都没有办法去做罢了。”

    “为什么?”苏妙问。

    回味垂下眼帘,笑笑,轻声说:

    “我这么说你大概会不高兴,不过我确实并不是天生就喜欢呆在厨房里的,我是被圈成一个框被框在厨房里的,就像是一幅永远都不能超出画纸的画,我必须要呆在里面,因为我一旦走出那个用来圈住我的框,就会打破某种维持着表面平静的平衡,就会发生许多麻烦。建立功勋,兴利捍患这种无聊的俗事我幼年时也曾想过,只是我不能做。”

    苏妙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

    “我娘她其实并不想生下我。”默了片刻,他低声道,“因为我会成为她的弱点。”

    “能成为别人的弱点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吗,说明那个人是在乎你的。”苏妙突然歪过头来,看着他,说。

    回味一愣,大概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用惊诧的眼神望着她。

    “我一点没觉得你生下来是个麻烦,相反我认为你能在这个世上真是太好了,因为没有你我八成会嫁不出去,回味,你不觉得你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因为要等着我吗?”苏妙正过身,面对面地望着他,行云流水地问。

    回味目不转睛地望着她,望了一会儿,朱红的唇勾起,漾开一抹浅笑,他低笑着说:

    “你的态度真傲慢。”

    “你有哪里不满吗?”苏妙挑眉,问。

    “没有。”回味摇头,从善如流地回答。

    “建立功勋兴利捍患也不是无聊的俗事,这是士人的理想。”苏妙重新伏在栏杆上,望着远处的莲花灯笼,淡声说,“人的一生也不可能只有一个理想,会有变化才正常,比起你从前的理想,我更想知道的是,未来,你是否还希望建立功勋兴利捍患。”

    回味凝着她被风吹起的灯笼映衬得忽明忽暗的侧脸,默了片刻,轻浅一笑,幽声说:

    “我现在的未来,是你。”

    苏妙的心脏在他话音落下时轻轻地弹跳了下,奏响了一只美妙悦耳的音符。

    她勾着嘴唇,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用怀疑的音调语气严肃地问:

    “那这次去鲁南又算什么?是不情不愿却没办法只能去,还是蠢蠢欲动带着期待很想去?”

    “既没有不情不愿也没有蠢蠢欲动,是没办法但是也很想去,大概是想为过去的自己写上一个终结吧。”回味望着她,轻声回答,他没有回避她的问题,也没有用不干脆的语气,他流畅利落地回答了她,这大概就是现在他心里最真实的答案吧。

    苏妙伏在栏杆上,歪着头,望着他,目不转睛地望了他一会儿,忽然唇角勾起,淡笑着道:

    “既如此,你就去吧。”

    回味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干脆就答应了,虽然去鲁南是他擅自决定的,可是他并不想她因为他的这个决定感到不高兴,他不想他们二人因为这件事产生隔阂,因此,他刚刚很认真地解释了他的理由。尽管他很认真的解释了,可是他的心里依旧有点忐忑,他很担心她不能理解不想理解没办法理解。然而她竟然这么轻易就理解了,并且如此爽快就答应了。

    他惊愕,同时也有点高兴。

    “反正就算你去了回不来了我也有一打备用的可以任意改嫁。”苏妙接着说。

    正高兴的回味脸刷地黑了。

    “你不是说没有我你就嫁不出去吗?”

    “说说而已,别当真啊!”苏妙手一摆,笑哈哈地道。

    “你说的备用的是谁?”回味黑着脸问。

    “太多了,你指的是哪一个?”苏妙扬眉,笑吟吟地反问。

    回味冷森森地瞪着她笑晏晏的脸。

    “女骗子。”

    苏妙双手一摊,露出一脸得意洋洋的表情。

    他的手突然落在她的后脑上,手掌微微用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倏地将她向前一推。这动作来的太突然,苏妙吓了一跳,芳心一颤,待回过神来,他已经贴近她的脸。黑夜里,灯影摇曳中,她只能够看清他离得过近的嘴唇,唇色朱红,薄厚适中,却锋锐如刃,在这一刻,仿佛刺进了她的心窝,让她思绪混乱,心跳如擂鼓。

    “‘你的存在只是为了等待我’这句话也是骗人的?”含着笑的幽沉嗓音贴着她的耳垂骤然响起,如陈年佳酿,醉人心魂。

    苏妙下意识吞了一下口水,她的耳朵被他吹的很痒,可是又不能抓,挠心的麻痒感顺着耳垂流了下来,流窜进每一根神经里,让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她小声否认,嗓音有些哑。

    “那你是怎么说的?”他低声笑问。

    “我说的是,你不觉得你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因为要等着我吗?”她一本正经地回答。

    他闻言,呵地笑了。

    “确实如此。”他幽声回答。

    下一刻,回味动作轻柔地抱住了她,就像是拥住了最珍贵的宝贝。

    风起。

    他笑得柔和……

    “明早什么时辰走?”在去曦宜苑的路上,苏妙问。

    “卯时。”回味牵着她的手回答。

    “好早!”

    回味笑笑,将她送到曦宜苑里,查看了正房的卧室,见被褥整齐,常备的物件儿也都摆着,还算满意,扭过头对苏妙说:

    “不早了,你快睡吧,明日走之前我会来告诉你,你不用先起来。”

    苏妙点了点头。

    回味含笑摸摸她的头,转身往外走。

    苏妙站在灯下,望着他颀长的背影渐渐远去,心似突然塌了一块,酸涩,发空。

    回味走到门口,正要开门出去。

    苏妙突然快步上前,在他的手触在门板上时,她拉住了他的胳膊。

    回味的心重重一跳,回过身,用惊讶的眼光望着她。

    苏妙依旧握着他的手臂,她抬起眼,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烛光下,那双黑白分明的眼恍若一泓清泉,秋波幽幽。

    回味的心跳在一瞬间加快。

    “做什么?”他望着她的脸,柔声笑问。

    空气中弥漫着烛火的气味,微焦,微甜,舒适的热度让人血液的流淌速度骤然加快,心神微荡。

    “你明知道,为何要问?”她凝着他,绵声含笑,低低地反问。

    回味望着她,望了一会儿,温软的眸光顺着她的脖子向下,落在她扯住他手臂的手上。他沉默了一阵,忽然抬起另外一只手,覆在她玉指纤长恍若春葱的手上,轻轻地覆住,慢慢地握紧。

    苏妙随着他捏着她手指的力道上前半步,离他更近。

    他抬眼望向她,她那一双比秋日的天空还要明澈的眼眸剔透晶莹,灿若繁星,嫣红的嘴唇如春天里盛绽的桃花,妩媚娇艳,甜软诱人。

    他更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指。

    她的心一颤。

    他微微俯下头,湿润的吻落在了她的嘴唇上。

    那一刻,他的心跳得飞快。

    苏妙被吻住的唇瓣微勾,她莞尔一笑,闭上了双眸。

    即使是寒冷的冬夜,拂过红烛的风依旧温暖得如情人的呼吸……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