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二七章 家宴的邀请

正文 第六百二七章 家宴的邀请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不怪梁敕会这么问她,自打苏妙入宫以来,每天都会有人到无极宫去,打着探病的幌子想要面圣,可不管是谁来,梁铄一概不见。【最新章节阅读www.longtanshuw.com】这已经不是梁敕第一次带着全家过来探望了,上一次梁敕带着儿女来时,在无极宫门外等了将近一个时辰,梁铄也没有见他。

    梁敕的心里很没底,他不知道父亲的身体究竟怎么样了,是神志清醒还是仍旧处在昏睡病弱中。更不知道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虽然父亲说让他监国,可他的心里总是觉得不能踏实,仿佛背后有一道无形的障碍或一道存在感极强的暗影,这样的错觉在影响他,使他没有办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放手拼搏。

    苏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梁敕,说梁铄没事吧,他的确得了一场重病;可说梁铄有事吧,梁铄并没有严重到没法子走出宫门,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更何况通过这几天的观察,苏妙觉得,梁铄不是不能走出无极宫,而是他有意不走出无极宫,其实外面的事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苏妙感觉,现在的梁铄似乎打算做一个拥有上神视角的旁观者。

    “反正不会有生命危险。”苏妙看得出梁敕是真担心,斟酌了半天,慢吞吞地回答。

    梁敕愣了愣,明白过来她话里的意思,松了一口气,却还是不放心,追问道:

    “你看我父皇的气色可好?”

    “身体还撑得住,就是情绪上,还是别让他再受刺激为妙。我听御医话里的意思,皇上年轻时受过不少旧伤,身子骨并没有看上去的硬朗,本来就不算硬朗,又因为政务的关系导致身体常年亏虚,再加上现在也上了年纪,他需要静养好一阵子,不能太劳累,也不能再受情绪上的重大刺激,心脏会承受不住。”

    苏妙说的情况很严重,梁敕本来放松了的心情又一次紧绷起来,皱起眉,他的表情已经写上了不安。

    苏妙看着他,顿了顿,说:

    “太子殿下。”

    梁敕一愣,抬眼望向她。

    “我不是说皇上,我是说你父亲,他为了你真的是操碎了心。你又不是自己没有主意,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就好了。皇上之所以下那样的圣旨给你,是因为他信任你,他认为你能做得很好,否则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用赌上江山来试炼你。没有哪一个父母能陪伴孩子一辈子,所以从某一刻开始,父母会对孩子放手,我觉得无论是太子殿下你,还是武王殿下、文王殿下,你们都不用想太多,皇上他现在,只不过是作为一个父亲,对你们开始放手了而已。”

    梁敕怔住了,他怔怔地望着她,过了一会儿,突然眼圈微红,他倒退了半步,客客气气地对着苏妙行了半礼,语气真挚地道:

    “多谢姑娘。”

    苏妙闪身避开,用硬邦邦的语气说:

    “太子殿下折煞民女了,民女现在要回家去看民女家被太子殿下派出去打仗的小味味,民女就先告退了。”

    梁敕笑得一脸尴尬,他知道苏妙是最不愿意回味上战场的:

    “不是我一定要派阿味去,是阿味主动要求的。”

    苏妙直勾勾地看着他,不说话。

    梁敕怕她不信,又强调了一遍:“真的是阿味主动要去的。再说,白羽军也只得阿味过去收复,派别人,就算去了,不放心不说,也没什么效用。”

    苏妙继续直勾勾地盯着他,盯着他看了半天,语气生硬地道:

    “民女告退!”扭头走了。

    梁敕叹了口气,转身,走到抱着孩子等在远处的白薷面前,轻声说:

    “在殿外给父皇请了安就回去吧。”

    白薷一愣,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点了点头。

    苏妙刚走出无极宫的范围就被白薷的贴身侍女给追上了,那侍女很客气地请她等一等,说太子妃有话要跟她说。

    苏妙愣住了,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白薷究竟有什么话要跟她说。她并不想等,可白薷已经开口了,她就这么走掉会显得不太礼貌,她只得耐下性子等待。好在没多久白薷就来了,白薷是一个人过来的,两个人走到长巷中的一道暗门里说话。

    “再有两天就是除夕了。”白薷含着笑,低声说,她容颜温婉,说话的声音亦十分温婉。

    苏妙一愣,想想的确如此,再过两天就是除夕了,因为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她都把除夕这件事给忘记了。在除夕前夕发生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今年的跨年竟过得如此艰难,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就闷闷的。

    “明天,阿敞将动身前往赤沙,阿味也要去鲁南平定叛乱。”白薷收敛了笑,她语气凝重地说。

    “大概要去多久?”苏妙沉默了良久,低声问。白薷比她更了解历史,比她更了解局势,知道的也比她多很多,苏妙想从她的嘴里问出一个确切的答案。苏妙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无论是回味还是太子他们,只要是男人,他们都不会给她准确的答案,他们只会说一些没有作用的安慰,可白薷大概会回答她,因为白薷同样是女人。

    “最少半年,多了,我也不知道。”白薷诚实地回答了她。

    苏妙又一次沉默下来。

    “父皇的想法我不敢妄自揣测,可岳梁国现在的情势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虽然父皇已经下诏命太子监国,可太子殿下的心里还是觉得很不安。内讧、外敌,太子殿下又是一个重亲情的人,派兄弟出征虽说是因为信任,可殿下的心里并不好受。因着现在的局势,殿下又想起了之前的五殿下和七殿下,朝堂上不安稳,中南部又叛乱,家里面也四分五裂的像一盘散沙,而这些又都是殿下的心里最重视的。”

    苏妙没有说话,她在等待白薷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完。

    “今晚,我会在太子府设下家宴,已经请了二殿下和九殿下,女客有青山伯夫人和瑞王世子妃,苏二姑娘和阿味也来吧,带上苏家的大姑娘和三姑娘,我们热热闹闹的吃顿饭,然后明天静静地看着他们出征,在除夕前热闹热闹,也算是带个好兆头,如何?”白薷轻声问。

    苏妙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白薷见她答应了,微笑起来:“戌时,我在太子府等着苏姑娘。”

    “好。”苏妙低声应了。

    与白薷分别,苏妙被梁铄派的人送回了雪乙庄。

    雪乙庄一如往常的平静,没有人知道明天回味就要去鲁南了,要不是苏妙被骗到宫里,回味又不跟她说,只怕等回味从鲁南回来了,她也不会知道他跑到鲁南去打仗了。

    苏婵递给苏妙一张条子,是林嫣写给苏妙的,纸条上说太子妃派人把林嫣接去太子府了,因为梁都的郊外现在已经不是很安全了。林嫣给她写信的时候是苏妙进宫的那一天,也就是说现在林嫣已经去太子府了,只是不知道太子有没有告诉林嫣梁敏失踪的消息。林嫣和梁敏到现在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和离,在法律上林嫣还是梁敏的妻子,林嫣有权知道梁敏失踪了。倘若林嫣已经知道了梁敏失踪的消息,林嫣现在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是毫不在意?还是暗自神伤?

    苏妙在心里胡思乱想了一回,深深地叹了口气。

    苏婵用狐疑的眼光看着她,疑惑地问:

    “你进宫到底干什么去了?”

    “做饭去了。”苏妙回答,顿了顿,又叹了口气,说,“你和大姐,你们两个收拾一下,待会儿进城,太子妃请吃饭,在太子府。”

    “啊?”苏婵满脸不愿意,“我干吗要去?”

    “去吧,反正也就这一回了,要是不去,说不定以后会后悔呢。”

    “后什么悔?”苏婵莫名其妙,一脸茫然,觉得她有点奇怪。

    “望门寡之类的。”苏妙咕哝着说,顿了顿,又详细地分解道,“你二姐有可能是望门寡,你大姐因为到最后都没把人弄到手,所以顶多是个心灵上的寡/妇,至于你,有喜欢的汉子就多去瞧瞧,瞧一天少一天了。”

    苏妙嘀嘀咕咕地说完,转身,向妙云轩去了。

    “这是在宫里中邪了?”苏婵一头雾水,望着苏妙的背影,挠着后脑勺,满眼愕然。

    苏妙来到了妙云轩。

    出远门的前一天,苏妙以为回味会在房间里收拾行李,回味并没有收拾行李,他正坐在桌子前给卧在桌子上的小狐狸梳毛,梳的很专心。

    这让苏妙有点火大。

    更让苏妙火大的还在后头。

    回味抬起头,发现她回来了,一阵惊讶,疑惑地问:

    “怎么回来了?不是进宫了吗?”

    一股火噌地窜了上来,苏妙开始七窍冒烟。

    小狐狸似乎觉察到了空气里的火药味,霍地站起来,跳下桌子,夹着尾巴,飞快地跑掉了。

    回味眼睁睁看着小狐狸顺着门槛逃掉了,他却没办法逃,因为苏妙就站在门口,用身体把大门给堵住了。

    回味认为在这种时候最好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吃过饭了吗?”他笑着问她。

    “太子妃在太子府请吃饭,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苏妙突然丧失了想跟他说话的兴致,语气生硬地撂下一句,转身,出去了。

    回味一愣,太子妃请他们去太子府?

    他皱了皱眉。</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