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二三章 和平的相处

正文 第六百二三章 和平的相处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停灵的双雪阁已蒙上一片缟素,院里尽是丫鬟婆子哭灵的声音,被白布包裹着的照明灯笼惨淡地明亮着,在黑夜里尤为刺目。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风吹起,将白灯笼吹的呼啦作响,只是看着就让人毛骨悚然。

    梁敖松开苏婵的手,一个人进去了。

    苏婵站在院门口,她想回去了,武王府没有用得着她的地方,她也没有理由继续呆在这里。

    转身,正想要走,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是武王府的老管家。

    这老头悄无声息的,把苏婵吓了一跳。

    “姑娘别站这儿,这儿是风口,太凉了,老奴已经让人在暖阁里备下热茶,姑娘跟老奴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不用了,我要回去了。”苏婵拒绝说。

    “姑娘说回去可是指出城?”老管家和气地道,“这个时辰城门已经关了,姑娘若想出城,只能等到明早城门开的时候。”

    苏婵哑然,的确,这个时辰城门已经关了,除非有象征着特级的腰牌,否则是出不去的……她突然想骂点什么。

    心情变得不爽,她慢吞吞地跟着老管家去了双雪阁附近的暖厅里,坐在墙根的一张软榻上。

    老管家亲自将热茶端过来,笑呵呵地递给她,自我介绍说:

    “老奴章安,是武王府的管家,老奴过去是在贵妃娘娘身边伺候的,王爷开府后,娘娘命老奴伺候武王殿下,从那时候开始,老奴一直在武王府做管家。”

    苏婵慢吞吞地点头,一方面在心里疑惑他为嘛要自我介绍,她又不想知道一方面又恍然大悟,原来这老头是个太监。

    “听说上一回王爷喝醉了,是姑娘把王爷送回来的,真是辛苦姑娘了。”章安笑容满面地说。

    苏婵捧着热茶暖手,没有搭腔。

    章安看她只是捧着茶碗,也不喝,疑惑地问:

    “莫不是这茶不合姑娘的口味?”

    “没有。”苏婵回答了,双手捧碗,还是没有喝。

    章安笑,他是个老人精,这姑娘虽然面无表情,可他觉得这姑娘的戒心不是一般的重。听说这姑娘就是景阳长公主当年丢失的孩子,正儿八经的金枝玉叶,景阳长公主背后可是势力庞大的静安王府,若自家王爷有静安王府这个助力……

    以前武王府有武王妃在前头挡路,可是现在武王妃的娘家因为这两次的案子已经被皇上剥的七七八八,就算武王妃不死,她也已经成了权利的弃子。更不要说多年前武王妃毒害大公子的生母,虽然大公子最后顺利出生,却先天不足,自那以后,王爷对王妃连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只剩下心烦了。

    以章安多年的伺候经验来看,王爷明显对苏三姑娘很在意,苏三姑娘的生母又是长公主,拥有华丽出身的可人儿,这可是新王妃的最佳人选。

    他的眼睛在苏婵身上打转儿,笑着时的表情越发亲切。

    “你干吗一直盯着我?”苏婵被他看得脊梁骨冒凉风,愕然询问。

    “老奴只是觉得,在这个时候有姑娘在王爷身边真是太好了。云萝公主因为跟王爷吵架,从宫里跑出去,到现在没有回宫,贵妃娘娘还被气病了,王爷最疼爱云萝公主,因为这件事,王爷的心情很不好。今天又赶上王妃过世,大公子的病又被大夫说了很不好。现在这府里,郡主已经出阁,跟着夫君在外省,不能马上赶回来,二姑娘年幼不顶事,这个时候姑娘在王爷身边,替王爷排遣排遣,王爷的心里还能好受些。最近梁都发生了太多的事,王爷就是那铁打的人儿,老奴也担心他会受不住。”章安的眼里尽是担忧。

    苏婵耐着性子听完了,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

    “他妹妹好着呢,今早上自己吃了一屉包子两碗粥,还喝了半碗洛神花酿,他有什么好担心的?看他那个样子,又不是个疼老婆的,对讨厌自己老婆的男人来说,死老婆不是人生一大喜么?我刚刚听他话里的意思,他儿子不是天生病弱,而是生母吃错了药,孕中吃错药,要么那女人是傻子,要么就是内宅互相毒害那点破事儿,他自己的儿子他没守住,可见那个儿子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他才不可怜,有这样的父亲,可怜的是他儿子。反正他又没毛病,想生还不是随便生,用的又不是他的肚子,配个三四十次,总能生出儿子的,管家你不用太担心。”

    章安:“……”因为过于错愕,他的表情已经成了蜡塑,硬邦邦的,惨白发绿。

    “我今天没招你吧?有能耐你对着我说,背后嚼舌头算什么本事!”梁敖沉着一张脸从外面进来,他现在特想捏死她。

    苏婵瞥了他一眼:“放我出城,我要回去!”

    “没有令牌。”梁敖说,坐在软榻的另外一边。

    章安送上宁神的香茶,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他年纪大了,有点接受不了苏三姑娘可怕的思想,更让他匪夷所思的是,殿下明明很生气,为什么没有惩罚这个口无遮拦的姑娘?

    “你骗谁?”苏婵怒瞪着梁敖,说。

    梁敖坐在她身旁,浅浅地啜了一口清茶,沉默了片刻,将茶盅放在小桌上,低声开口,淡淡地道:

    “我和阿婉虽然算不上琴瑟和鸣,情意深重,可也一同生活了许多年,结发夫妻,我还不至于把她的死当成是喜事。”

    “我也看不出你有多悲伤。”苏婵盯着他的脸说。

    “她那副身体,我心里早有准备。”梁敖说,顿了顿,又道,“再说,就算我的确没有那么悲伤,你把别人家的丧事当成笑话看,你这样太失礼了。”

    他并没有生气,而是用教育小孩子的语气严肃地说。

    苏婵歪着头,托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懒洋洋地道:

    “你这样说,显得你胸襟宽阔,我倒成了碎嘴毒舌的坏人了。”

    梁敖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给我令牌,我要回去了。”苏婵道。

    “我没有令牌。”

    “你不是王爷么?”

    “除非军情要务,否则不得开城门,违者不分贵贱,以间谍罪论处。”梁敖说。

    苏婵皱了皱鼻子。

    “你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沉默了一阵,梁敖问她。

    苏婵摇了摇头。

    两个人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阿喜在雪乙庄怎么样?”梁敖轻声问。

    “好的很。”苏婵回答。

    梁敖便没再说话。

    苏婵看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儿,低声问了句:

    “兄妹吵架?”

    “比那个严重多了。”顿了顿,梁敖沉声回答。

    苏婵平着脸看着他。

    “你们家姐妹常常吵架,倒是没有离家出走的。”梁敖忽然说。

    “我们只是吵着玩,真要想走,不用吵,直接会走的。”苏婵说,顿了顿,语气冷硬地道,“吵着喊着要离家出走的,通常不是真的离家出走,你妹妹若是想和家里断绝关系,不会跑到雪乙庄去,她在等着你去接她。”

    梁敖没有因为她的话心安,也没有对她的话随声附和,他沉默了一会儿,说:

    “先让她在雪乙庄住两天吧。”

    苏婵一愣,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他:

    “你也不想跟她说话了?你们到底因为什么吵起来?”

    年纪相差十几岁的兄妹,妹妹是孩子哥哥又不是孩子,至于嘛。

    “不是,只是想先让她冷静一下。”梁敖低声说,过了片刻,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可是她继续留在雪乙庄会日夜骚扰我们家烟儿。烟儿是男孩子,吃点亏就吃点亏,你妹妹可是女孩子,一男一女,真要吃亏,你妹妹是真吃亏。”苏婵严肃地警告。

    梁敖冷呵了一声,用瞧不起的语气说:

    “就苏烟那副衰样,他能干什么?他要是敢乱来,阿喜能把他的头拧下来。”

    苏婵的脸刷地黑了,这对混账兄妹公然蔑视她弟弟,强横地挑衅她们苏家的家族尊严,简直不能忍!

    “你要是那么不放心,干脆去给苏烟娶个姑娘如何?等苏烟有了妻室,阿喜自然不会再惦记他,你和我都能松一口气。阿喜之所以说喜欢苏烟,是因为权贵家的公子她见得太多了,像苏烟那样的小子她没见过,所以觉得新鲜。”梁敖说,说到最后,有点无语,“一个男人,居然比女人还会做针线,不说梁都,就是整个岳梁国都非常罕见,难怪阿喜会觉得他稀罕。”

    “会做针线怎么了?总比你没有丫鬟跟着只能穿破衣服强,连衣裳都不会补的你有什么脸嘲笑他?”苏婵冷笑着说。

    “本王为何要会补衣裳?”梁敖哭笑不得。

    “技多不压身,出了梁都谁认识你是王爷,遇上地头蛇,迷药一迷,咔嚓了剁一剁扔河里,您老人家就香消玉殒了。”

    “你知道还真不少。”梁敖哧地笑了,“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爷可是在码头混过的,南来北往跑船客,穷苦的、有钱的、当官的、行商的、读书的、种地的、地痞流氓、山贼无赖,没有我没见过的,那样的事知道的多了。”苏婵不以为然地道。

    “你在码头上做什么?”梁敖笑问。

    “背货。”苏婵回答。

    “背货?你?”梁敖一愣,惊诧地笑问。

    “嗯。”苏婵点点头,不明白他在惊讶什么。

    梁敖见她是说真的,表情渐渐严肃下来,问:

    “你缺银子吗?”

    “跟银子没有关系,那时候我喜欢呆在家外面,后来二姐开了小吃摊,缺人手,我才辞工去帮她的。”

    梁敖听见她说那时候她喜欢呆在家外面,联想起之前听她说过她在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不是苏家的孩子了,心里涌起一股怜悯,他含着笑,伸出手,在她的头上拍了拍,温声说:

    “你这丫头的确很了不起。”

    他的手落在她的头上,骨节宽厚的手掌,那是属于男人的手掌,记忆中从来没有男人拍过她的头,父亲虽然心里疼她,但因为她不爱和家里人亲近,父亲又是内敛的类型,再加上工作繁忙,父亲对她从来没有类似的肢体接触。二姐倒是常常摸她,可二姐是女人,二姐的手小小的,软软的,和他给她的触感不太一样。这是第一次,有一个男人对她这样亲近,有一个男人用和她的宽度完全不一样的手掌去抚摸她的头。她一直认为男女没有什么不同,可是恍惚间,她突然觉得男女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同的,究竟哪里不同她说不出来,所以她怔住了。

    “怎么了?”梁敖见她表情呆呆的,疑惑地问。

    “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敢摸我的头,”苏婵还没有回过神来,双手摸在头上,愣愣地说,“和我二姐摸我时的感觉不一样。”

    她呆呆的表情看上去竟然有那么一点娇憨,这是她平常从不会显露出来的表情,梁敖微微惊讶,望着她,心蓦地一动,笑说:

    “你喜欢这种感觉?我可以多摸摸你。”

    他说着,凑过来用双手去揉她的头发,像在摸一只狮子狗。

    她的头发蓬松柔软,的确有点像狮子狗。

    他用力揉她的头,苏婵在他粗暴的动作里终于回过神来,紧接着大怒,用力去推他的手。梁敖却摸的正过瘾,不理睬她的反抗,笑着,使劲地揉搓她。她的发丝触感极佳,比最最柔软的丝绸还要光滑柔顺。她从不用簪钗等女人用的饰物,只是将头发用发带高高地在后脑束起来,他喜欢上了拽她的头发,就像小时候偷偷去揪女孩子辫子的捣蛋鬼,只不过他现在揪的光明正大。

    这一回苏婵真的怒了,她霍地从软榻上站起来,转过身,一把揪起梁敖的衣领子,暴怒地瞪着他。

    他却不容她说话,梁敖顺着她拽着他衣领子的力道站起来,嘴角噙着微笑,突然伸出手臂,猛地搂住她的腰肢,一把将她抱住!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总是令她措手不及,防不胜防。

    苏婵的眼眸倏地瞠大。

    她呆住了。

    他抱着她,大约过了半刻钟,苏婵终于回过神,一把推开梁敖,拳头对着他的脸揍过去!

    梁敖又一次坐回软榻上,捂着脸,笑看了她一眼,遗憾地摇了摇头:

    “你的胸比你的脸还平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