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多味鱼汤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多味鱼汤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姜大人将封了火漆的红色信笺捧回来,依次贡到香案上。【最新章节阅读www.longtanshuw.com】    第三轮赛,梁铄并没有给出准确的题目,而是让参赛人根据皇宫赛的比赛气氛自行决定要煮什么菜。    这范围就广了。    苏妙觉得皇上八成是没有了取主题的兴致。    她站在料理台前,单手托腮,陷入沉思。    相思绿和阮双一言不发地看着她。这场比赛比她们想象的还要复杂无力,完全没有比赛时的激烈感,这种莫名沉滞的气氛,还有不再是单独的比赛变成了庆祝活动之一所造成的不被重视感,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在这样的氛围下,人很容易变得焦虑焦躁,也亏了苏妙能不急不躁气定神闲,好像情绪上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右边的赛台上,佟染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第三道菜。    他去年因为回味的关系止步皇宫赛,对皇宫赛的氛围并不了解。虽然知道在国庆日上进行决赛,肯定会影响比赛的气氛,可像今天这样软趴趴的氛围还是让他觉得有点不舒服。    他的表情凝重起来,虽说他的最终目的是把苏妙赢了,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这些。氛围使然,赛台上的空气变得紧绷。三个比赛台,三组参赛人,虽然并没有交流,也没有介入或干涉的行为,但是无形的战火已经开始蔓延。    佟染将一块处理干净的猪肉皮面朝下铺在菜板上,把洗净的桂鱼肉放在猪皮上,用刀背砸成肉蓉,挑出肉蓉里的鱼刺和肉筋。接着把猪肉末和虾蓉分别调入香料搅拌,挤成肉丸。肉丸放进两个碗里,倒入猪肉汤,放进冰库里冻结成冻,再切方丁削成圆球。    把清洗干净的菠菜剁成末,挤出菠菜汁,倒进锅里烧开,控净水分,做成绿泥。    鱼蓉里放姜汁、蛋清、鸡油拌匀,制成鱼肉泥。    将其中一份鱼肉泥和绿泥一块,拌成绿色的鱼蓉糊。将另一份鱼蓉拌入红苋菜汁,变成红色的鱼蓉糊。在绿鱼蓉里包起猪肉末馅心,在红鱼蓉里包起虾蓉馅心,在剩下的那份白色鱼蓉里包起猪肉汤冻馅心,用清水煮熟之后,盛出来,冲入高汤。    红绿白色彩鲜艳的一碗汤鱼丸,三种鱼丸的馅料各不相同,不可谓不用心。    在今天这样寒冷的气温下,汤菜也的确是一道讨喜的菜肴。    鱼丸要求的是滑润细腻,弹性十足。佟染做出来的这道汤鱼丸,鱼丸从口感上来说非常完美。其色如瓷,富有弹性,脆而不腻,鲜香滑嫩。被醇香冲鼻的高汤一冲,让人的心也跟着蠢蠢欲动起来。    特别是那包入了猪肉汤冻的白鱼丸,鱼丸在加热的过程中,结成冻的猪肉汤也在慢慢地融化,当鱼丸彻底被煮熟时,在软弹的鱼丸上咬一口,里面口感丰富、咸鲜油滑的猪肉汤便会突然喷涌出来,那鲜美浓郁的香味令人垂涎三尺,妙不可言。    这是一道集精巧、精致及趣味于一身的菜肴,同时色彩鲜明、清新淡雅的外观也颇适合作为宫宴上的菜肴。    这道菜名为琉璃珠玑。    和这道琉璃珠玑相比,回味的龙井竹荪还要清雅一些。    竹荪是寄生在枯竹根部的一种隐花菌类,形状类似于网状的干白蛇皮,菌帽是深绿色的,菌柄是白色的圆柱物,还有粉红色的蛋形菌托。竹荪和其他菌类有一点不太一样,那就是在菌柄顶端有一圈白色的网状裙从菌盖向下铺开,就像一条网眼长裙,因此竹荪也被称为“雪裙仙子”。在岳梁国,因为竹荪香味浓郁、滋味鲜美且产量极低,被列为草八珍之一。    像竹荪这种名贵的食材,一般都是专供给皇室和梁都内少数达官贵人的,在民间,几乎看不见竹荪,知道做法的更是寥寥无几。    第三轮比赛,回味终于完整地捡回了自己的贵族尊严,这道龙井竹荪里用的最重要的两种主料全部是御供的,明前龙井,竹荪,这两种用料已经不是矜贵,而是稀罕了。    回味将竹荪放进盆里,注入温水浸泡冲洗过后,只取竹荪两寸长的上半部放在平盘里,其他的地方弃之不用。    将蛋清倒入平盘,用筷子搅拌成雪白的泡沫形状。    将新鲜的鱼蓉混合熟猪油搅拌成糊,用手挤成长约八分的金鱼形状,放在竹荪上。用两粒豌豆放在鱼头两侧做鱼眼睛,在鱼背上撒一些发菜、火腿末和油菜末,上屉蒸熟。    三个人之所以在最后一道菜都选择以鱼肉作为食材,大概也是考虑到品尝的人生活在梁都,梁都临海,这里的人都习惯以鱼肉为食。    将煮熟的鱼肉放在汤碗里,浇入冲得淡淡的龙井茶。龙井茶要冲到最淡,既保留着淡淡的茶香,又不会让茶叶中的苦涩味道影响鱼肉的口感。    浅青色的茶汤中漂浮着造型精巧的金鱼,那些金鱼就好像浮游在瓷碗里,自在游弋,栩栩如生。    龙井竹荪的味道非常清淡,味鲜的鱼蓉和浅淡的香茶,两种类别完全不同的材料被融进一道菜中,却出乎意料的和谐。菜肴中配用的香料极少,几乎还原了食材的本味,素净、素淡、素雅,恰似不尚铅华却如疏云之映淡月的美人,兰心蕙质,清丽动人。    跟琉璃珠玑和龙井竹荪这两道汤菜相比,苏妙做的汤菜看起来要普通许多,既不别致精巧也没有优雅纤丽,而且口感非常浓烈,那激烈的刺激感就像是一团火,在一瞬间即能将人烧热。    苏妙的多味鱼汤,选用绯鲤、无须鳕鱼、海鳗、江鳕四种鱼,去鳞、开膛、剥皮、剔去鱼骨,切成块。在油锅里倒入切碎的葱头、大蒜,炒出香味后,将切好的鱼块下锅,两面炸成金黄色。将炸油沥出来,在锅中倒入清水,放入番茄块、茵香、香芹、风轮菜、香叶、藏红花、鱼头、鱼骨,调入盐和胡椒粉,用旺火烹煮。    把蒜瓣、去籽的辣椒倒入研钵,加入藏红花和少许的海盐,研磨成膏。将蒸熟的土豆去皮压碎,放入研钵,边加花生油边研磨,一直到将土豆研磨成膏状。    在鱼汤煮熟之后,将风轮菜和香叶捞出来,把锅里剩下的鱼肉等料全部搅碎成泥。    取一只小汤盅,先将绞碎成泥的物料放进汤盅里,再倒入香喷喷的鱼汤至八分满,佐以烤的脆脆的薄饼。    苏妙的多味鱼汤是最后一个制成的,也是最后一个被端上餐桌的。    苏妙直接下了赛台,来到梁铄身边,亲自服侍他品尝多味鱼汤。因为多味鱼汤的吃法和普通的鱼汤不一样,她担心梁铄弄错了,吃起来味道会受影响。    梁铄倒也没拒绝,让她上来了。他很好奇她说的这鱼汤的吃法和别的鱼汤不一样,他也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吃这道鱼汤的。    苏妙净了手,立在梁铄身旁,取了一张半个巴掌大的脆薄饼,先将薄饼放进鱼汤里,均匀地沾上了汤汁和绞碎的鱼泥,再将辣椒和蒜瓣研磨出的红色调味膏仔细涂抹在沾了汤汁的脆薄饼上,上面再点缀一点打成膏状的土豆泥。    苏妙将准备好的脆薄饼含笑递给梁铄。    梁铄一直看着她在脆薄饼上涂抹各种酱料,他对这种吃法有点惊讶,不过说奇怪倒还不至于。    从今天的比赛看,梁铄觉得苏妙做菜的风格里带了点小女孩的俏皮,清奇大胆,她似乎很愿意打破传统,甚至是与传统截然相反。说一句描述得不太恰当的感觉,她不像是一个正经的厨子,煮菜对她来说似乎更像是玩乐,不是随随便便地应付、玩票性质的那种玩乐,而是她真真正正地把煮菜当成了一种玩乐,纯粹的玩乐,所以才会让人感觉到新奇新鲜。敢于打破束缚的姑娘,单是看着她,就觉得她是自由的,看着她自由自在的样子,在心中偶尔会涌起几分羡慕和嫉妒。    梁铄将苏妙递来的脆薄饼接过去,只是一张烤脆的薄饼,他并不觉得这种东西有多好吃,之所以选择品尝,也不过是想尝个新鲜。可是在咬了一口酥脆的薄饼后,他的想法改变了。    这道汤的味道和这道菜的外观一样,热烈鲜明。    品种不同的鱼类被运用进同一道汤里,各自的风味混合到一块,十分独特。鱼鲜宜人,口味浓郁,酸辣喷香。烹调方式里的天然*****性、装饰、颜色的配合非常融洽,给人一种虽然激烈但是却很舒服的感觉。    牙齿将半个巴掌大的薄饼咬断,发出悦耳的一声脆响。薄饼甘香的口感,薄饼酥脆的触感,当第一波印入味蕾的滋味退散之后,第二波紧接着袭来,序列分明,井然有条。顺序感十分清晰,一点没有混杂混乱的感觉。    鱼汤的鲜美,肉糜的软嫩,料汁的香辛,薯泥的细腻,多种滋味纷至杳来,平顺清晰。并不是一股脑儿地涌过来,让人觉得混乱复杂,分辨不清,每一种滋味品尝的人都能够清楚地品味到,待这些滋味一一深刻地留在味蕾上时,各种滋味渐渐融合,居然形成了一种新的风味。    此时再次品饮一勺鱼汤,出人意料的,味蕾对鱼汤的反应更加清晰激烈。这一刻,鱼汤中的酸甜咸辣鲜排山倒海般热烈地涌了出来,尽管如海浪一样迅速席卷,可每一种味道依旧能很清晰地辨识出来。这些辨识性极强的滋味融合到一起,绚丽丰富,浓烈诱人。仿佛陷入了一片色彩斑斓的世界,各种鲜明的味道接踵而来,似乎从来就没有如此清晰地品味过的味道在这一道汤里居然变得这般清晰。丰浓的五味独立而明显,又相互交叠融合,幻化出更多的滋味。这些美妙浓郁的滋味平铺在味蕾之上,味蕾因此产生了错觉,仿佛在一瞬间品味到了如大合奏一般自然流畅的百味,余韵绕梁,口齿留香。    梁铄放下汤匙,沉默了一会儿,呵地笑了,问苏妙:    “这汤叫什么名字?”    “回皇上,多味鱼汤。”苏妙笑眯眯地回答。    梁铄勾着唇角,过了一会儿,长长地叹了口气,仿佛卸下了什么负担似的,整个人都变得轻快起来。他盯着汤盅里鲜艳晶亮的鱼汤,自语似的低喃了句:    “多味鱼汤,多样滋味,一如人生。”    苏妙疑惑地望着他,不是没听见他在说什么,而是不太明白他究竟想说什么。    梁铄抬起头,看了苏妙一眼,笑着道:    “你这姑娘的手艺的确好,你煮出来的菜能让吃的人心里平静下来。”    这是相当大的赞誉,在场的人听了他的话都很惊讶,就连苏妙自己也惊住了,她惊呆的原因是,一直都表现得很讨厌她的梁铄这会儿居然如此坦率地夸奖了她。    她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惊讶地望着他。    “四少,皇上这一回好像对苏姑娘煮出来的汤十分满意。”佟飞远远地看着正殿,悄声对佟染说。    佟染没有说话,他的表情很严肃,苏妙做的前两道菜太新奇,太俏皮,或许符合年轻人的审美,但皇上未必喜欢。可是这最后一道汤,味道相当浓烈的一道汤,他站在她隔壁的赛台都闻到了,这样浓烈的一道汤他本以为喜欢素淡的皇上不会喜欢,可事实却是,皇上似乎对苏妙的多味鱼汤很喜欢,这出乎他的预料。    佟染转过头,看了回味一眼,回味正望着远处的苏妙,眉眼含笑。感觉到他的目光,回味扭过头,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睬他。    佟染的脸色阴沉下来,他很不爽,这一场赛,他最不想输给的就是回味,他不想再一次输给他,更不想看着他和苏妙双双进入总决赛。    总决赛是他和苏妙的天地,他想在总决赛上跟苏妙堂堂正正、认认真真地比一场,这种想法与情愫无关,是作为同业的一种认真。    苏妙从正殿里出来,跟在她后面的姜大人将最后三张写了评分的红笺捧过来。    苏妙重新回到赛台,弯着眉眼。    相思绿上前一步,凑到她身旁,轻声问:    “皇上可还满意?”    “好像很满意。”苏妙笑着回答。    梁铄比刚才有些精神了,目的达成,她的心情很愉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