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 藕

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 藕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皇上驾到!”钱德海的声音从正南的宫殿里传来。~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人群如起伏的海浪一样跪下去,从宫殿到广场,乌压压跪了一大片。    梁铄穿着龙衮,走向高高的御座,慢吞吞地坐下去。他不太有精神,情绪也不高,在御座上坐下来,向周围扫了一圈,看见广场上搭了赛台,回味三个人正跪在赛台下面,这时候才想起来,他的脸上露出一点笑,对着钱德海道:    “朕差点忘了,今天还有一场厨王赛。”    “是,今天是苏姑娘、三公子、佟家的佟染三个人的决赛,三局两胜,胜出来的两个人将进入最后的决赛,争夺‘厨王’的称号。”钱德海手挽着拂尘,笑着说。    梁铄笑了笑:“要是他们两个全输给苏家姑娘,那就丢人了。阿味要是输了,干脆叫他别干了,回家去帮他父王吧。”    钱德海嘿嘿地赔着笑脸。    厨王赛三进二决赛正式开始。    姜大人来请比赛的主题,梁铄听了,愣了一下,想了半天,对钱德海道:    “前一阵子南边不是进贡了不少藕么,拿出来给他们做菜吧,朕也好长时间没吃藕了。”    姜大人和钱德海一齐应了。    广场中央的赛台上,苏妙、回味、佟染三个人已经登上各自的赛台,赛台下的观赛区人也都坐满了。苏婵、纯娘、苏烟高高地举着“苏妙必胜”的横幅,苏娴别着脑袋,装不认识他们。    相思绿双手抱胸,一脸嫌弃地对苏妙说:    “你怎么还不让他们把那个放下,一直举着你不觉得丢人吗?”    苏妙向横幅看了一眼,脸上写满了满足,笑嘻嘻地道:    “一直举着不是挺好么,让外人看了好像我很受欢迎一样。”    相思绿看着她的眼神更加嫌弃。    “妙姐姐,就算这次是和回三公子决赛,你也一定要赢哦。”阮双严肃着表情,一本正经地说,“不如说正因为和回三公子决赛,妙姐姐你才要赢,一定要赢,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想着他是你的未婚夫!”她很担心苏妙会因为对手是回味就放水,这姑娘完全忽略了右边赛台上的佟染,只顾关注左边赛台了。    “不会的,不会的。”苏妙笑着摆了摆手,“我来就是为了赢比赛的,婚约是婚约,奖金是奖金,两回事。我今天还特地穿了决战服!”她说着,将裹在外边的黑色披风解开脱下来,露出里面穿着的大红色衣裙。    窄袖直筒的轻便衣裙,纯粹的红色,纯正的红色,在冰冷的初冬看起来十分喜庆。红得耀目的裙子上没有半朵花纹,从上到下一水儿的大红色。这身衣服一露出来,苏妙立刻成了全场最受瞩目的人,就连梁铄都注意到她了,远远地看了一会儿,和钱德海说:    “这丫头怎么把自己弄得跟箭靶子上的靶心儿似的?”    钱德海讪讪地笑:“苏姑娘大概是想为比赛讨个吉利。”    阮双直勾勾地盯着苏妙,盯着看了半天,歪着头说:    “妙姐姐,你这一身,戴上凤冠都可以直接出嫁了!”    “这可不是嫁衣,这是我的决胜战服。”苏妙一脸严肃地说,“决赛穿红色,我会有好运的。”    “你在苏州时也穿了红,最后还不是输给了佟染。”相思绿从鼻子哼了一声,说。    相思绿提起了让苏妙觉得不爽的事,眼尾一甩,阴测测地望向右侧赛台的佟染,佟染正摇着折扇上下打量她的大红色衣裙,打量了半天,撇了撇嘴,好像很嫌弃她的品味似的。    “这一战是雪耻之战!”苏妙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地说。    “原来你也有胜负心啊,我还以为你做菜只是为了高兴。”相思绿用嘲笑的语气慢吞吞地对苏妙说。    “若是别人也就罢了,可是这两个人,”苏妙摸着下巴,向左边和右边的赛台各看了一眼,扁着嘴道,“他们明明不是全身心投在厨王赛上,却能走到这里,让我有点不爽,虽然只是一点点。佟染可以先放在一边,小味味将来我是要带回去的,在带回去之前,我会和他好好比一场。”    她说着,扭头看向回味,回味正在因为她的红裙子偷笑,他在嘲笑她,苏妙的脸刷地黑了。    “说的一本正经,也不过是为了相亲相爱,恶心死了!”相思绿翻了个白眼,嫌弃地道。    “相大小姐,你要记住你今天是我的助手,这是你第一次登上厨王赛决赛的赛台,认真发挥出你的实力,别给我拖后腿。”苏妙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警告她时的语气轻飘飘的。    相思绿看了她一眼,绷了一张脸,转身,走到帮厨的料理台前,将随身携带的刀匣打开,里面是两排银光闪闪的烹饪刀。她拿起一把,用软布擦拭之后,以刀刃在软布上轻轻一划,软布立刻分裂成两块,足见刀刃之锋利。    两个太监将一筐鲜藕抬上赛台。    阮双凑过去看,忍不住惊叹道:    “好大的莲藕!”    三进二比赛的第一轮赛,以莲藕作为主食材,限时两个时辰,菜肴种类辅料香料皆不限。    苏妙拿着粗壮的莲藕,抬头望向天空中的太阳。虽然是冬天,但今天的阳光还是很明媚的,尽管冰凉的气温让人感觉不到阳光的温度,可一碧如洗的天空中,太阳释放出的那近乎白色的光芒却是最最耀眼夺目的。苏妙又往嘈杂的宫殿看了一眼,那里面歌舞升平,觥筹交错,十分热闹。基本上没人看他们的比赛过程,皇宫赛虽然听起来厉害又荣耀,可实际上,这场比赛完全是国庆日的附属品,庆祝活动之一,并没有那么受重视,只有业内人士和参赛人自己才会更注重比赛过程,其他的人最多也不过是想看看结果图个乐呵。    “今天的阳光真好!”苏妙手搭凉棚,望着天上的太阳,说。    “现在是在比赛,比赛跟太阳有什么关系?”相思绿双手抱胸,不耐烦地道,“快点决定要做什么,别让我干站着!”    “应该先猜猜对手大概要做什么,根据这个再来想我们要做什么。”阮双说,她觉得这个做法比较保险。    苏妙戳弄着手里的莲藕,漫不经心地道:    “佟染我不知道,回味做的肯定是桂花糯米藕。”    “你怎么知道?“相思绿狐疑地问。    “因为我最爱吃他做的桂花糯米藕。”苏妙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回答。    相思绿和阮双直勾勾地盯着她,两个人此时的表情很难形容,总之都有点不爽。    “开始吧!”苏妙双手一拍,笑眯眯地说,“今天大家起床的时间都好早,虽然才到中午,可力气大概也快用光了,做点好吃点精神精神吧!”她转身,走到料理台前,打开自己的刀匣。    “起床最晚的人还真好意思这么说。”相思绿盯着她的背影,撇着嘴唇,道。    回味这一轮赛选择的菜肴的确是苏妙所说的桂花糯米藕,桂花糯米藕这道菜他一直会做,并不是认识苏妙之后才学会的,原本他并不觉得这道菜有什么特别,可自从这道菜变成了苏妙爱吃的菜之后,他开始觉得做这道菜有点乐趣了。因此,今天在看到了新鲜的莲藕之后,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做桂花糯米藕,做这道菜能让他的心平静下来。    桂花糯米藕这道菜对莲藕的选择要求很严格,要选用两端完整藕身肥大的莲藕来做,这样能够保证灌进藕孔中的糯米多一些,做出来的糯米藕口感会更香糯。    把莲藕洗净,切去一端的藕节,露出藕孔,将藕孔里的泥沙冲洗掉之后,把淘洗干净吸干水分的糯米从莲藕的切开处灌进去,用竹筷塞紧,再把先前切下来的藕节扣在切开的地方,将莲藕重新合起来,用竹签扎紧。    取砂锅,放入灌好的糯米藕,再注入清水,让清水没过莲藕。将砂锅放在旺火上烧开,之后转小火慢慢地煮,等糯米藕煮到五成熟时,在水里加入少量的碱。    这种碱是用草木灰泡水制成的溶液放在锅里熬制得到的,用了碱的糯米藕在煮过之后会更加甜糯诱人。    将糯米藕煮至淡红色,取出来晾凉,用一只扣碗,在碗里铺一块猪网油。    猪网油是猪的肠系膜,是猪腹部形成的网状油脂,在岳梁国的菜肴里,这是一种特殊的香料。动物的油脂比起植物油,有一种无法替代的特殊香味,可以促进人的食欲。和猪油不同的是,猪网油虽然含有动物油脂,却没有猪油那般腻人。比起油脂,它更像是一种香料,散发的是一股浓郁的芬芳。既不同于植物香料的清冽,又不同于动物油脂的厚重,介于两者之间,能被更多人接受,那股醇却不厚的香味十分诱人。    将煮成淡红色的糯米藕削去外皮,去掉两头的部分,切成圆片,放在扣碗里的猪网油上。依次放入白糖、甜桂花、蜂蜜,再在糖藕上盖上一层薄薄的网油,上蒸笼蒸到糖分完全融化。这时候将桂花糯米藕取出来,去掉网油渣和桂花渣,将扣碗中的糯米藕翻到盘子里,撒上一层桂花酱。    虽然名字叫做桂花糯米藕,听起来是一种甜甜的菜肴,似乎应该更受女孩子们的喜欢,可实际上,因为用了猪网油,一点点荤油的浓香渗透进糯糯的糯米藕里,不油腻,不厚重,却醇香,让藕特有的清新香脆里多了一份咬上一口便会让人瞬间沦陷的浓郁。    糯米藕片的厚薄切的恰到好处,在切片时动作也十分利落,够薄够快,一刀是一刀。藕片薄厚均匀,表面平滑。塞在藕孔中的糯米数量刚刚好,既没有过多,抢了莲藕自身的风头,也没有稀少,减低了存在感。糯米的软糯香甜是用来相衬莲藕的清脆甘甜的,两方应该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并没有主次之分。糯米的清甜细腻和莲藕的香脆清新互相调和,互相衬托,互相融合,共同将已经融化了的蔗糖和桂花酱渗透进纹理中的甘甜诱发出来。品尝的人绝对不会有被太多的甜腻到的感觉,相反,十分新鲜,十分清澈,十分爽口。当残留在唇齿间的香脆和深入味蕾中的沁甜滋味完全融合到一块时,人们居然有种突然间觉得眼前的一切变得干净了的感觉,一如今日大殿外的阳光,虽然感受不到炽热的温度,可是那白得近乎透明的光亮却让人的心里觉得很平静。    梁铄放下筷子,扬眉:    “看来在丰州的那四年没有白呆,手艺长进了不少,人也柔和了许多,戾气少了。”    他笑了笑,看了一眼站在广场中央赛台上的回味,说:    “有了喜欢的姑娘,果然不一样了。”    糯米藕的甜味,靠的是用文火一点一点地将汤汁煮进去,那种甜是在有意无意之间的,不能掩盖莲藕本身的清香,还要让自身的绵甜发散出来,“心爱”这种心情大概和煮藕是一样的。    梁铄的心中多了一点感慨,内心深处还保留着一丝纯真的年轻时代,这样的年轻人也是有福气,他笑了起来。    “皇上,这一道是佟染公子所做的珍珠藕圆。”钱德海从上菜的太监手里接过托盘,笑着呈上来。    梁铄向盘子上看了一眼,一盘珍珠丸子,点缀着翠绿的葱花,刚刚出笼的糯米散发着清新的香味,热气腾腾地扑来,让人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珍珠藕圆的做法很简单,在剁成藕蓉的莲藕里调入搅拌好的肉馅,搓成丸子,滚一层泡好沥干的糯米,放进蒸笼中,在已沸的水上大火蒸熟,最后撒上青翠的葱花。    然而越是简单的菜肴越考验烹饪者的功力。    梁铄拿起筷子,夹了一颗丸子咬了一口。    最外层的糯米口感很强,并不是刻意制造出来的粗粝的触感,但糯米的口感在这道珍珠藕圆里却十分明显。香滑软糯的米粒擦过舌尖,颗粒感很强烈,但却不突兀,也没有任何违和感,相反很自然,很自然地在唇齿间滚过,进行了一次颇为自在的过渡,随之而来的是内里浓香多汁的肉馅所带来的淳厚滋味,两者合力创造出一种颇具冲击力的口感。能量充沛,层次鲜明,这是一道让人感觉出了棱角的菜肴,这种棱角并不是口感上或味道上的,而是给人营造出的感觉,激烈浓烈的滋味让人齿颊留香,品之难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