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章 拒绝相认

正文 第六百章 拒绝相认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梁琦因为受到强烈的精神刺激,早产下一名男婴,这男婴便是丁瀛。龙'坛'书'网w W w.LONGtanshuw.COM    丁瀛因为母亲在生产时精神受到重创,婴儿的脑部受到损害,在智力方面出现了问题。    苏婵想起之前在东平侯府见过丁瀛,他似乎继承了生父的怪力,可是已经是少年的他智力还像五六岁的小孩子一样,并且他只认丁芸。    而关于梁琦,更加糟糕的还在后头。    “阿琦她,记不得自己杀了丁信之后的事了。”静安王对苏婵说,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只记得她一刀捅死了丁信,后面因为憎恨的那二十几刀她完全不记得,她也不记得她生下了丁瀛,更不记得丁芸,她只记得你,她认为你是她唯一的孩子。所以在她的精神状态稍微好一些之后,她发疯似的寻找你,就好像把寻找你当成她最大的寄托。可是那个时候距离你丢失时更久远了,所有人都认为她不可能找到你,谁也没想到你会在千里之外的丰州,更没有人想到你会自己来到梁都。你母亲她在大佛寺第一眼看见你时就认出来了,当时我还以为是她的病复发了,可她的确认出了你,这大概就是母女连心吧。”    说到这里,静安王苦笑了一声。    在丁信被杀死后,梁家和丁家陷入了一片混乱。    老东平侯夫人怒极攻心,自己的儿子被儿媳妇杀死,她哪肯罢休,上蹿下跳,要求皇上处置了梁琦。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不要说长公主杀死的是自己的丈夫南平伯,杀人是重罪,是死罪,就算梁琦是长公主,她也逃脱不了。    梁琦的精神受到重创,身体也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夏太妃知道了女儿的惨状,一方面怨怪她不听话没有早点和离,一方面又十分心疼她,因为憎恨丁信,连带着对丁瀛也十分讨厌。夏太妃久居后宫,手段更加毒辣,她将全部罪名都推到了陈芸娘的头上。    老东平侯夫人哪能任由她颠倒黑白,让杀人真凶逍遥法外,失去了爱子她就像是一头发了疯的母豹,到处乱咬。    可夏太妃比她更加蛮横嚣张,夏太妃一口咬定杀人凶手是陈芸娘,与梁琦无关。    就在老东平侯夫人和夏太妃激烈交锋时,那一头,丁信的兄长东平侯已经和皇上达成了共识。他们不是护犊子的母亲,在看这件事时更加冷静,公主杀夫,这是皇室近年来最大的丑闻,若是任由这件事传扬扩散,不管是丁家还是梁家,都只有丢人而已。现在不是争执对错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把这件事压下去。    皇上要求东平侯府把这件事当做没发生过,对外,丁信会换一种死法,当时清衣族正在边关小规模作乱,丁信以在这场战役中战死得了一个结尾。丁家应夏太妃的要求,暗中处理了陈芸娘,并将梁琦从丁家的宗谱中消去。    至此,梁琦和丁信的这段婚姻完全被抹消。    夏太妃因为讨厌丁瀛,反正梁琦也不记得这个儿子了,她干脆把丁瀛扔给了丁家,交给东平侯夫人抚养。    老东平侯夫人没想到长子对他弟弟惨死的事就这么算了,一气之下病倒,之后再也没能起来。    夏太妃带着已经疯了的女儿去行宫疗养,在母亲的照顾和抚慰下,梁琦的身体和精神渐渐有了好转,虽然创伤没能完全抹去,可已经愈合变成了疤痕。    那段时间,静安王常常去探望梁琦,两人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慢慢的,梁琦开心起来。虽然时常会有梦魇、疯癫病也会突然发作,但静安王都接受了。他耐心地陪伴她,无论是什么样子的她,他都能用一颗最最平常的心去面对,他能够接纳全部的她。    静安王最后一次去行宫是夏太妃病重的时候,那个时候静安王妃已经过世,缠绵病榻的夏太妃要求静安王迎娶梁琦做继室。    梁琦虽是公主,可她和梁铄是同父异母,梁铄的生母身份低微,从前夏太妃跟他们压根就没有来往,所谓的兄妹也不过是表面上的,夏太妃担心自己死后梁琦没人照顾没有依靠,她放心不下女儿,于是她对静安王做了她人生中最后的请求。    静安王答应了。    婚礼简单而低调,在梁琦成为静安王妃后一个月,夏太妃安心离世。    梁都这边虽然下了封口令,可人的嘴巴是很难堵住的,在梁琦再婚后不久,各种流言蜚语开始冒出来,虽然不敢光明正大地说,私底下议论的却有不少。    静安王担心梁琦再受刺激发病,于是他放弃了锦绣繁华,带着梁琦离开梁都。    直到梁琦近几年终于痊愈了,他们才再次回到梁都。    刚刚回到梁都没多久,梁琦就找到了她的女儿,她认定的女儿苏婵。    “虽然她说了是凭靠感觉,我也劝她那是错觉,可其实我是相信她的,你的确和丁信一模一样。”静安王看着苏婵,说。    “别把我跟那种怂货比较,我可不会因为被人砍去一条胳膊就回家打老婆扔孩子。”苏婵不咸不淡地道,她听了一则冗长的故事,这故事有悲有喜,有血有泪,不说作为故事里的人,就是旁听的也会因为某些揪心的情节发出感慨。可苏婵没有任何反应,她平着一张脸,神情冷淡的就像是冬日里的冰泉,没有半点热度。    这不是静安王预料中的反应,或者说,这不是普通人的反应,普通人在听到这些话之后就算没有代入感,也会多少有一些感慨和唏嘘,可是她没有任何反应,作为故事里角色的她没有半点震撼感,就好像这些事跟她完全没有关系似的。    “你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些?”苏婵淡淡地问。    “你还想听什么?”她的冷淡让静安王愤怒,他越发讨厌她,一看到她,他就会想起当年丁信的冷漠、残酷、偏执、乖张,他就会异常恼火。    “我什么也不想听。”苏婵站起来,看了他一眼,冷淡地道,“既然你都说完了,我就回去了。今后,你和你心爱的女人好好过日子,我会在我的天地里继续过我的生活,不管是你还是她,都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寻找亲生父母。”她淡声说完,拿起桌上的马鞭子,转身,要走。    静安王一愣,他站起来,看着苏婵的背影,问:    “‘从来’是什么意思?你早就知道了你不是苏家的孩子?”    苏婵停住脚步,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    “虽然忍耐着听你说完了,可我的亲生父母是谁,我并不感兴趣。”    “为什么?你在怨你母亲吗?可能你在民间生活得很辛苦,但这真的不能怪你的母亲,你丢了之后,这二十年来她没有一刻是踏实的,她同样很痛苦!”静安王大声说。    “辛苦?我不辛苦,你可以回去转告她,这二十年我过的比她轻松自在多了,比起我,她还是操心操心她自己吧,以后少对我摆出一副想要拯救我的面孔,我从未被任何东西束缚,需要受拯救的人是她。心放不平,无论拥有多少幸福,到最后都会溜掉。”    “你不认她?”    “我已经有一个娘了。”苏婵绷着一张脸,平声说。    “可她是你的亲生母亲!”静安王皱着眉,高声道,“虽然因为你父亲我讨厌你,但你的母亲,只有你在她身边,她才会好转起来!”    苏婵哧地笑了,笑声有点莫名其妙。她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    “你说,如果当年丁信没有偷人,或者她没有发现丁信偷人,丁瀛健康地出生,有了丁瀛的她还会记得我吗?”    “当然!”静安王急切给出肯定的答案。    “嗯……或许。”苏婵扬眉,顿了顿,又问,“那你说,那时候她为什么会原谅丢掉我的丁信?”    “丁信当时是疯了,是神志不清,你母亲可怜他……”    “是爱他吧?”苏婵淡声接口,似笑非笑地说,“在女儿和丈夫之间她艰难地选择了丈夫,在母亲和女人之间她优先选择了作为一个女人。”    “你这是在钻牛角尖!”静安王沉着脸,怒声道。    “或许吧。”苏婵平着脸说,“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认真的讲,我没有任何感觉,你的话对我来说就像是在听故事,若非要评论一句,故事里的女主人确实可怜,仅此而已。愧疚之心、补偿之情,该收的都收一收吧,我已经过了会因为父母感觉到受伤的年纪。如果只是想把我当成拯救她心灵的支柱,这样的话,也省一省吧,我没有那个本事。而且我始终认为,想要获得拯救,与其期待别人,不如凭靠自己。”她冲着他淡淡地点了一下,“静安王,告辞。”    她握着马鞭走出茶楼,自门口牵回自己的小黑马,翻身上马,甩了一下马鞭。小黑马撩开四蹄,向远处一望无际的黑暗飞奔去。    静安王站在窗前,望着她的背影,望了良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