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九五章 利与情

正文 第五百九五章 利与情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七皇子梁故因为不顾法纪走私货物钱币到科西国,被削去王爵,贬为庶民,安王府被收回,不法收入被尽数纳入国库,曾经尊贵显赫的安王殿下,他的政/治生涯还没有迎来鼎盛便已经到达尽头。【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与安王狼狈为奸的薛明被皇上处以极刑,薛家家产全部充公,他的妹妹薛明珠虽然没有参与案件,可在私船上她和薛明一同被擒获。尽管薛明珠哭诉她对薛明的事毫不知情,薛明也辩称自己的妹妹什么都不知道,可就算她没有涉案,她也不可能再继续住在皇宫里了。薛贵妃咬了咬牙,将自己一手抚养大的薛明珠送去了梁都城外专门收容出家后妃的慈航庵。    听说薛明珠在走之前大闹了一场,哭着骂了薛贵妃好多难听的话,然而闹上了天她最后还是被送去了慈航庵。    安王党派的人坐立不安,因为利益牵连,互相维护,自然就会有不信邪的死忠派欲上书替梁故说好话,试图将梁故的罪名削弱。可是皇上根本没有给他们开罪的时间,走私案牵涉了兵部和户部的一干要员,这些要员又牵连上了地方官员,其中就有鲁南省刚刚被收押的布政使和其从属官员,再之后又牵涉上了太子在鲁南遇刺的案件。    当一切联系起来之后,在人们如梦初醒之时,朝堂上的腐朽灰暗已经被清理了两成,再加上先前鲁南大灾时被太子动手拔掉的和之后皇上下手清除的那一成,岳梁国完成了近半的大清洗。    这已经是好多年没有过的大动作了,对于安逸自傲的梁都官员来说,这场措手不及的清洗令他们慌乱忐忑。他们看不清皇上是因为官员**震怒,还是他只是想借助这些在官场上早已经见怪不怪的**,来达成他谋算已久的肃清。    这一刻,上了年纪的老臣又想起了当年皇上联合瑞王血洗皇宫弑父杀兄带给他们的恐惧。    而向来温润到近乎软弱的太子殿下突然以雷霆之势对自己向来纵容的弟弟下手,并且一下子就绝了弟弟的前程,虽然梁故性命尚存,可对一个皇子来说,断了他掌握多年的权利,看他变成一个无用的废人,比杀掉他还要狠辣。    所以,这算什么?残酷的父亲不可能会生出软弱的儿子,其实软弱的太子殿下骨子里也有他父亲的狠绝和冷酷么?    朝堂上连续多日陷在恐慌之中,人人自危,恍若惊弓之鸟,阴森的气氛笼罩,让所有人都觉得坐立难安。    自从被收押,梁故一直没能见到父亲,梁铄没有召见他。    直到案件盖棺定论,一干人等的处罚全部执行完毕,只剩下他了,他从禁宫的监牢中被提出来,然后他在无极宫见到了他的父亲。    他没什么好说的,他犯了罪,父亲没动手杀他已经是额外开恩了。    梁铄对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他是他的儿子,可罪名是他给他定下的,这时候不管说什么都显得特矫情。    父子二人同在一室,默默无言。    沉默了半个时辰后,梁故站起身,低声说:    “儿臣告退。”    “阿故,”这时候,梁铄忽然开口,他没有看他,轻声问,“你恨我吗?”    梁故愣了一下,他亦没有抬头看他,他垂着脸,低声道:    “儿臣不敢,是儿臣犯了罪,儿臣怎敢怨恨父皇。”    “作为君王,你犯了罪,我必须处置你,这是身为君王的责任。”梁铄看着他,语气轻而淡,“可是作为父亲,你犯了罪,我心中纵然愤怒,但你是我的儿子,我有过想包庇你的念头。子不教父之过,是我没教好你。”    梁故浑身一震,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父皇虽然偏重太子哥,可对其他几个儿子他并没有忽略过。梁故突然想起小时候父皇带着他们兄弟几个一块上朝的时候,小小的五只在龙椅旁边站成一排,什么都听不懂,却偏偏要装出一副大人的模样,就好像什么都明白似的。那个时候他看着坐在御座上的父亲,父亲很温和,可是又很凌厉,他能够温和地说出尖锐的话,让那帮傲慢强势的老臣哑口无言。那个时候,在他小小的心里,他也曾偷偷地想过,等他长大了,他想要变成父亲那样的男人,想要做父亲那样的君王。    父亲曾笑话他聪明狡猾是个小滑头,不适合从政,倒能当个狡诈的奸商。    他还真应了父亲的那句话,在政事上他被太子和武王掩盖,倒是在生意上赚了不少黑钱,可他到底是不甘心的。    他忽然觉得,自长大成人后,谋划自己的前程占据了他人生的大部分时光,他只能想到要获得更多的权利,于是曾经亲近的父子兄弟越离越远。    梁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撩起袍摆,跪下来,对着梁铄无声地磕了一个头,他从无极宫中退了出去。    梁铄依旧坐在椅子上,他静静地坐了一会儿,长长地叹了口气,用手扶住额头,他闭上了眼睛。    梁故走出无极宫,梁敕正等在无极宫外面,他停住脚步,二人对视了片刻,梁故先迈开步子,从梁敕身边走了过去。    “自你被收押,老五他一次都没有来过。”就在二人擦身而过时,梁敕突然开口,轻轻地说。    梁故的脚步顿了顿,淡声道: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与旁人无关。”他说完,径自走了。    梁敕没有回头,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他迈开脚步,走进无极宫。    梁铄闭目坐在椅子上,梁敕站在他面前,过了一会儿,梁铄睁开眼睛,轻声道:    “你到底还是对他留情了。”    梁敕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他是我的弟弟,我不想杀他。”    梁敕这一次没有说“我不忍”、“我无法”,而是说“我不想”。    梁铄沉默着,他没有言语。    “父皇,”梁敕轻声开口,“之前被渡到科西国的孩子还有两批,从安王府搜出来的名册上我发现了这些孩子最终的去向,我想派人去和科西国交涉,将这些孩子全部找回来。”    “你能做到的话,就做吧。”梁铄淡淡地说,他不太有精神。    梁故刚走出朱雀门,对面,梁喜独自站在风口里,大风吹起她猩红色的披风,鲜艳得刺目。    脚步顿了顿,他走过去,站在她面前,用很平常的口吻笑着问:    “怎么站这儿了?”就好像在话家常似的。    梁喜红着眼睛,咬住嘴唇,瞪了他一会儿,带着哭腔,用力骂道:    “七哥你是个大笨蛋!”    梁故勾着唇角,温和地望着她,虽然他讨厌她的蛮横任性,两人时常吵架,可她还是他的妹妹。    梁喜瞪了他一阵,她抿紧了嘴唇,用力把眼泪憋回去,吸了吸鼻子,将手中沉甸甸的荷包塞进他手里。因为要忍耐哭泣,她的声音哆哆嗦嗦的:    “这些都是我自己存下的,他们谁也不知道。”    梁故握着沉沉的荷包,默了片刻,他笑了一下,将荷包塞回梁喜手里,他哑着嗓音,轻声对她说:    “七哥不用这个。”    他像从前一样逗弄她似的拍了拍她的脑袋,绕过她,径自向前,快步走了。    梁喜回过身,望着他的背影,过了一会儿,突然弯起小小的身子,冲着他,愤怒而用力地大声叫喊:    “七哥是笨蛋!大笨蛋!”    她负气地扭过头去,手遮住脸,泪流满面。    梁故的心似被狠狠地蛰了一下,他颓然地向前走,他突然觉得可笑,大概是安王做得太久了,而今,他已经不再是安王了,他才突然发现,原来这里竟是他的家。    ……    梁敖在太子妃生辰那天提前离府,错过了许多好戏,不过他并不在意,反正那场戏的主角不是他。    “看来,太子这是打算对我们动手了。”他嗤笑了一声,说。    “不说太子哥,再怎么样七哥也不该拐卖孩童。”梁敞皱了皱眉,道。    梁敖看了他一眼,用嘲弄的语气说:“不该做的事多了,可哪一样也没少做,你当他为什么要弄那么多黑钱?”    梁敞沉默不语。    “他想做的不过是你正在做的而已。”梁敖看着他,淡淡地道。    “二哥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七哥想做的是我正在做的?我只是想让岳梁国富足强盛,任何人都不敢欺辱罢了。”梁敞掷地有声地道。    “谁又不是?”梁敖冷笑着说,“可你要能保证你能活到那个时候,能活到那个时候还要能有地方让你施展抱负。等着瞧吧,老七倒了,下一个就是老五,再然后就该到你我了。”    “二哥,”梁敞皱眉,犹豫了半晌,轻声道,“太子哥不是那样的人,这一次,他都没对七哥下杀手。”    “那又如何?皇子成庶民,还不如死了。我是宁愿死,也不愿意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惟命是从,苟且地活着。”梁敖半靠在窗前,望着窗下开得正艳的梅花,冷冷一笑,沉声说。    梁敞看着他,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    ……    湘王府。    “殿下,安王殿……梁故已经出城了。”毕同上前一步,轻声通报。    梁效身披雪白的鹤氅,站在院里的鱼缸前,负手,望着鱼缸里养着的色彩斑斓的锦鲤。    “殿下要不要想个法子把安王殿下救回来?”梁效和梁故从小一块长大,五个兄弟中他二人最为要好,毕同觉得殿下虽然不说,心里一定是难过的,他上前一步,轻声进言。    “是他自己蠢,被太子捉住了把柄,没丢了命算他运气好,本王为何要为他的愚蠢暴露自己?”梁效冷笑一声,语气沉冷地说,顿了顿,他低声问道,“胡尔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回殿下,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只等着殿下一声令下。”毕同肃声回答。    “好。”梁效淡淡地应了一声,他抬起头,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顿了顿,幽幽地道,“清衣族的账是时候该算一算了,父皇他,到底会怎么对我解释呢?”他笑了起来,古怪地笑了起来,阴阳怪气,让听的人心里莫名发寒。    天空中,一抹灰云渐渐遮蔽住了太阳,空气湿冷冰凉。    ……    相思绿领回了他们家丢失的孩子,小胖墩虽然瘦了许多,不过没生病,这是万幸,相思绿的老爹欢天喜地。    相思绿找到苏妙,告诉她孩子领回来了,虽然苏妙觉得自己没干什么,可相思绿还是跟她道了谢。    “对了,你现在缺个助手吧,找到了吗?”相思绿问。    “还没有。”苏妙哪有那个闲工夫,她连梁故的事都没太留意,家里的事已经够让她焦头烂额了。    她这次回薛明楼是因为薛明楼暂时关闭,由于淘汰赛只剩下皇宫赛,还住在薛明楼里的参赛者只剩苏妙,她很不幸地被他们赶了出来。姜大人说反正只剩下她,她又是梁家的人,干脆搬回味家去等待开赛吧。    一码归一码,比赛还没结束就剥夺她的住处,酒楼会简直不要脸!    可苏妙还是得乖乖地回来搬行李。    相思绿看了她一眼,把头扭到一边去,扬高下巴,用傲慢的语气说:    “罢了,看在你这次帮我找孩子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做你那个助手吧。”    “啊?”苏妙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相思绿的老爹从远处走来,先笑呵呵地对苏妙道了谢,然后说:    “苏姑娘,听说你还没找到助手,让我们家小绿帮你吧,一来谢你帮我们找回娃娃;二来小绿做梦都想参加皇宫赛,可惜这回输给了你,你让她给你当回助手,也算是参加过皇宫赛了,了去遗憾,回家她也能老实些。别看她这样,她手艺还是不错了,给你当助手不丢人。”    相思绿瞪了他一眼,她的说法是为了感谢,可换成她老爹这说法就成了她求苏妙了,她老爹居然跑来拆她的台,相思绿火冒三丈。    相思绿她老爹说完之后,还觉得自己说的很完美,用得意的眼神看了相思绿一眼,那意思“还是老爹好吧!”    相思绿的脸都绿了。    苏妙看了看脸绿成黄瓜的相思绿,又看了看她那个得意洋洋一脸快夸我表情的老爹,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只能憋着。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