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八四章 缝补技能上线

正文 第五百八四章 缝补技能上线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娘!奶奶!”苏妙唤了一声。{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苏老太一愣,望过来,看见回味也在,迅速收起拐杖。    “你们才来就在别人家大吵大闹的,丢不丢人!”苏娴翻了个白眼,她可是觉得很丢人。    胡氏瞪了她一眼,但是没回嘴,笑着迎上来,对回味说:    “回哥儿,我家这四个让你费心了!”    胡大娘突然变得好客气。    回味讪讪地笑笑。    就在这时,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从门廊底下钻出来,哼哼了两声。    苏妙一愣,面对着毛绒绒的生物喜笑颜开,亲切地唤了声:    “小狐!”    胖墩墩比离开的时候胖了一大圈的小狐摇摇晃晃地奔跑过来。    苏妙立刻蹲下来,开心地等待它投怀送抱。    哪知道小狐笔直地绕开她,一个愚蠢的“傻狐投林”,冲着苏妙身后的回味直扑过去,表情是很开心。    苏妙哑然无语。    回味蹲下来,笑着将已经长成大狐狸的小狐搂住,小狐开开心心地爬上他的肩膀头。    回味笑笑。    “明明是我捡回来的。”苏妙不悦地嘟囔,问胡氏,“娘,你怎么把小狐也带来了?”    “小狐想见你。”胡氏草率地回答,眼只顾盯着脸上的青肿还没有消退的苏婵。    苏妙还没想明白娘是怎么知道小狐想见她的,胡氏突然怒吼了一嗓子,冲上去在苏婵的身上一劲儿狠拍:    “臭丫头,又给老娘出去打架,你是斗鸡啊!出门在外,一点女孩儿的样子都没有,苏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跟着你姐姐姐夫你也不消停,老娘真是被你气死了!”    “现在知道管教了,当初让你管教的时候你怎么不管?成天就光顾着你那个没出息的儿子,结果儿子男不男,女儿女不女,我们苏家到底造了什么孽!”苏老太用拐杖在地上狠敲了两下,冷嘲热讽。    胡氏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老太太,走了那么远的路也没累着你?你还是消停一会儿吧!”    苏老太被噎了一下,瞪了她一眼。    “娘,娘,你误会了,婵儿不是去打架,她只是进宫去打擂台,打赢了,皇上还给了许多赏金呢!”苏妙连忙拉住胡氏的手,笑着解释。    “打擂台?”胡氏一愣,惊呼,“进宫?”    “是。”苏妙笑眯眯地点头,说的高大上一点,娘应该会虚荣骄傲,虽然打擂台和打架本质上差不多。    “你这个死丫头!居然跑进宫去打架,老娘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的粗鲁连梁都人都知道了,你还怎么嫁出去!”胡氏的重点显然搞错了,她火冒三丈,冲着苏婵再次一顿狠拍。    苏妙:“……”    苏婵一脸不耐烦,东躲西闪,怒道:“你怎么才一来就打我!”    “你倒是别干能让我打你的事!你也不省心,你弟弟也不省心,你们姐弟全都是一路货,老娘早晚要被你们姐弟俩气死!”    苏婵眉角一抽,哑然无语。    一直到胡氏骂累了才罢休,对着回味道:“回哥儿,让你带着这么一帮不省心的,真是难为你了。”    她对回味的态度出奇的客气。    回味笑笑:“大娘,这个时辰了,想来你们也累了,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明天让妙儿带你们去四处逛逛。烟儿我这就让人去找回来。”    “不用理他,让他去!混账小子,就会给人添乱!回哥儿,奶奶做的腌菜带过来了,你正好来尝尝。”苏老太招招手,笑道。    回味笑着应了一声。    ………    苏烟从雪乙庄跑掉了,黄昏时分残阳如血,放眼望去是一片又一片草木荒芜的田野,远处山峦起伏,四周了无人烟,潮湿的风迎面出来,冰凉。    他向自己常去的地方走去,向北方走两刻钟左右,穿过一个山洞,就能到达山那头的一处海岔口。那是一片被海水冲击山石所形成的碎石滩,雪乙庄在郊外,附近本就人烟稀少,那里更没有人去,他在烦恼时常常会步行一段路到海边坐坐,让混沌的思绪平静下来。    他漫步向前走,在走到坡地最高处时,突然听到下面传来一阵女孩子的笑闹声。这附近一直很安静,忽然出现女孩子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他走了两步走到坡顶,狐疑地向下望去,山坡下的空地上,五六个妙龄少女正在玩跳绳,嘻嘻哈哈,玩的正热闹。在这些女孩子的周围,便衣侍卫森严地把手,足有二十来个人,围了两层,那气势远看着就很吓人。    一个从绳圈里跳出来的女孩子发现了他,手指头向他一指,惊吓地“啊”了一声。    苏烟吓了一跳。    紧接着,一圈侍卫呼啦啦围过来,戒备地将手中的武器指向他。    苏烟又被吓了一跳,受惊兔子似的提着双手,惊诧地看着他们,他只是个路过的,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咦?是你啊!你不是苏家姐姐的弟弟吗,叫苏、苏,苏什么来着?”女孩子中间最漂亮的一个出现了,少女从绳圈中跳下来,缓缓走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盈盈地说。    “草民苏烟,见过公主。”苏烟有些拘谨,只是随便出趟门,怎么又碰见这个姑娘了?这姑娘长得太漂亮了,性子又过于活跃,对他来说太过耀眼,所以每次看见她,他总觉得怕怕的。    “哦,对了,苏烟。”梁喜笑嘻嘻地道,“好久不见,我都快忘了你了。你怎么在这儿?对了,这是雪乙庄附近,你住在阿味哥哥的雪乙庄,对吧?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她说话就像连珠炮似的,而且很愿意自说自话,有点吵,让本来就心情郁闷的苏烟头更痛。他耐下性子,半低着头,轻声回答:    “草民要去海边。”    “海边?这里离海边可是很远的,要翻过那座山!”梁喜指了指远处隐在晚霞中的高山,说。    “北边有个山洞,从山洞穿过去就能到海边了,不远。”    “咦?我怎么不知道有山洞?”    “是草民无意中发现的。”苏烟低声回答,心想她到底要问到什么时候,他已经想走了。    “公主,这位公子是?”梁喜的玩伴笑嘻嘻地凑过来,含羞带臊地问。    “关你什么事?”梁喜看了她一眼,笑眯眯地说,扭头对苏烟道,“居然有这么便利的山洞,我也要去看!”    “啊?”苏烟惊诧万分。    “你们都散了吧,本宫还有事,杨卫,送她们回梁都去。”梁喜昂着下巴,用高傲的语气吩咐。    “是。”一个侍卫上前来,应了一声。    “你在前面带路吧。”梁喜将笑盈盈的脸对着苏烟,说。    这个公主怎么回事……    “公主,虽说路途不算远,可只是对草民不算远,对公主来说那可是一段不近的路。再说山洞里黑暗潮湿,公主千金贵体,钻山洞恐怕不合适。”苏烟努力注意措辞,认真地劝告。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在瞧不起我?”梁喜昂着下巴,不悦地问。    苏烟吓了一跳:“草民不敢!”    “带路!”梁喜噘着嘴,用不高兴的语气一字一顿地吩咐。    苏烟:“……”    这个公主不仅任性,还有点神经质,每次碰见她,她的性格都是在跳来跳去变幻不停。    苏烟没办法,只得在前面带路。    梁喜是金枝玉叶的公主,苏烟带着她,本来以为天黑都到不了,谁想到这个公主比他的步速还要快,在前面跑跑跳跳,把跟着她的侍卫耍的团团转,而她则爽朗地哈哈大笑。    苏烟觉得这个公主跟自己想的公主完全不一样,戏台上的公主都是优雅雍容温弱动人的,可是这个公主……难怪纯娘说唱戏的都是骗人的!    这一路是苏烟无法忍耐的热闹,他感觉他的海边冥想计划就要泡汤了。    穿越山洞时,梁喜也没嫌弃抱怨,反而兴致勃勃。也幸好这个季节已经没有肉眼可见的昆虫了。一切还算顺利,等到从山洞里钻出来,夕阳已经沉降大半,苍山的岩石将洞口外的海滩强行分割成了三角形,从这里望去,三角形的海洋宁静祥和,夕阳沉坠,落了大半在海水里,将蓝色的海染红了一大片,波光粼粼,绮丽动人。    洞口前的海滩并不宽阔,走不到三十步就已经走进海里了,海边不是沙滩,而是经过海水的万年冲刷形成的光滑圆润的碎石滩,轻软的鞋子走在上面,有点硌脚。    海水温柔地冲刷着海岸,翻滚起白色的浪花,清澈迷人。    “真的是大海呢!”梁喜开心的又蹦又跳,飞奔到海岸前,弯下腰,撩起一捧水,向前泼去。    苏烟在她身后看着她将这一系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搔了搔头发,这公主是真的……有点吵。    “亏你能找到这么好的地方!”梁喜回过头,笑嘻嘻地对他说。    “公主,山洞里的侍卫不要紧吗?”苏烟指了指山洞,忍不住问,把侍卫们留在山洞里站着不好吧?    “他们会回去的,我让他们到那一头等我。”梁喜笑眯眯地说,又捧了两捧水泼向远处,然后岔开双脚,一手叉腰,另外一只手手搭凉棚望向海水里的夕阳,心情愉快地赞叹道,“景色真美!是个好地方!”    苏烟看了她一会儿,赔着小心,询问道:“公主,这个时辰,你不用回宫吗?”    “不回,我今天外宿,要去住回香楼。”梁喜笑嘻嘻地说。    “咦?皇上允许公主外宿?”苏烟一阵惊讶,小心翼翼地问。    “允许啊,我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梁喜得意洋洋地说,“不管我想做什么,父皇都会答应的。”    “……原来是这样。”苏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讪讪地笑,又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不咸不淡,便接着问了句,“公主今天是和友人出来郊游吗?”    “友人?”梁喜一愣,笑问,“哪个友人?”    “就是刚刚的那几位姑娘啊。那些难道不是公主的友人吗?”苏烟一愣,不解地反问。    “只是一起玩的玩伴罢了,想玩的时候招来一块玩,不想玩的时候就不玩了。公主哪有友人?像我这种脾气坏的公主就更不可能有友人了。”梁喜用在嘲笑他智商的语气抿嘴笑说。    说出这样寂寞的话她居然一点都不觉得忧伤。    苏烟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干笑着,不知所措。    “啊呀!”梁喜突然尖叫了一声,把他吓了一跳。    原来是梁喜的绸缎绣鞋太过轻软,她在跑跳的时候没有留意,一脚踩进碎石窝里,差一点崴伤了脚。等她把脚从石窝里拔出来时,伤脑筋地发现自己的绣鞋居然被一块尖锐的石头戳破了一个洞,她懊恼地说:    “这可是我最喜欢的鞋子!”    苏烟被吓得魂飞魄散,三步并两步上前,慌慌张张地问:    “公主可有受伤?”    梁喜被他问才想起来,单脚跳到旁边的岩石前,靠着,从裙摆底下豪爽地扯去袜袋,低头去检查自己的脚。    苏烟瞠目结舌,瞥了一眼她从裙子底下露出来的白玉小脚,迅速背过身去,不敢再看。    “破了点皮儿,不碍事。”梁喜检查完之后,说,接着,十分不爽地咕哝道,“可是鞋子坏了,这鞋子要怎么穿嘛!”    苏烟听了她的抱怨,不由得回头,正好看见梁喜赤着脚伸进鞋子里,然后一根白嫩的脚趾头就从鞋子的破洞里伸了出来,她摆动了两下脚趾头,似觉得有趣,咯咯地笑起来。    苏烟:“……”    “这可怎么是好?”笑过之后,梁喜又开始发愁,伤脑筋地说。    苏烟看了一眼她的绣鞋,顿了顿,从怀里摸出一只精巧的针线包,说着:“公主如果不介意,让草民帮公主缝补一下吧。”他说着,蹲下来,小心地将地上的绣鞋捧起来,“请公主恕草民无礼。”他从针线包里取出颜色相似的丝线,穿好了针,借着夕阳的余晖,靠在岩石上,仔细地缝补起来。    梁喜满眼惊诧,瞪圆了一双大大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手中熟练的针线活计,过了一会儿,惊叹道:    “好厉害!你比我的针线活还强呢,你去给我母妃当女儿,我母妃一定更喜欢你!”    苏烟笑笑,虽然她的话有点失礼,不过他没有在意,至少她没瞧不起他,他轻巧地抽针引线,专心地缝补着她的粉蝶绣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