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七二章 黄金牛肉饭

正文 第五百七二章 黄金牛肉饭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科西国人却对生牛肉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这道菜在他们国家是最高级的菜肴之一。[龙坛书网] w w W. longtanshuw.COM    “所以我才说,他们就是一群野人!”梁锦啜了一口酒,冷哼了一声,厌恶地说。    回味压根就没动筷子,慢吞吞地啜着一杯酒,一杯酒都喝了半个时辰了还没有喝完。    就在这时,第二批宫女有序地走进来,每个人手中的托盘上是一只青花海碗,这大概就是苏妙姑娘的最后一道菜了。    因为前面的两道菜,人们的注意力不自觉的就被苏妙的菜肴吸引,即使是对生牛肉的味道非常满意的科西国人,在宫女进来之后亦忍不住抬起头,去看托盘里的东西。    大碗很普通,碗里的东西乍一看也很普通,可散发出来的味道却不普通,非常浓香,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除了浓香,他们想不到还有其他词汇可以形容这股味道。    取牛身上最软嫩的牛里脊肉,切成厚薄适中的长方形肉段,用盐、鲜酱油、姜汁、米酒腌制入味,将牛肉段取出来,用竹签以旋转的方式穿进去,将牛肉段串成串,固定住。    将串成串的牛肉段放进烤炉中烘烤,烘烤中不时翻面继续涂抹酱汁,在牛肉段烤好即将取出时,在牛肉段上刷少许蜂蜜,洒上白芝麻。    这一道菜肴的做法,除了牛肉用的是科西国带来的牛肉,剩下的食材全部是岳梁国地产的。刚刚在厨房里,姜大人对苏妙的这个做法满意得都快要喜极而泣了,苏妙做的第一道菜和第二道菜怎么看都不像是岳梁国的菜,到第三道菜时,她终于回归了,她终于明白了他的苦心,他们是岳梁国人,虽然用的是科西国提供的食材,可在对战科西国的厨艺时,他们还是应该用自己国的手艺去战胜对方,这样的他们才算是岳梁国人。    黄金牛肉饭其中的白米选用的是岳梁国皇家田庄里生产的雪银米,雪银米是皇室一族唯一会食用的白米,平常他们吃的都是碧粳米或紫米。雪银米的产量很低,只在梁都生长,米形圆润,米色乳白,过水蒸熟之后,虽颗粒分明,却不硬,反而软糯,并稍稍带了那么一点弹性。    苏妙也是前两天去回香楼听回香告诉她时,才知道梁都居然有这种大米,她十分想尝试,可回香跟她说,雪银米产量太低,而且是专供皇宫的,即使是回香手头也没有雪银米。苏妙有点遗憾,从回香楼回来她一直想尝试用雪银米做一次,结果今天真的试上了,苏妙很满意。    在碗底铺上一层酱汁浓郁的牛肉段,在牛肉段上铺一层雪白香糯的雪银米,再在米饭上铺上一层肉汁充沛的牛肉段,再铺米饭,再铺牛肉,一直铺到将瓷碗填至八分满,将之前用来刷牛肉的酱汁以小火煮开,之后浇在牛肉饭上,撒一层芝麻,点缀青葱末,摆上翠绿的豆苗。    经过烘烤的牛肉最外层被烤干了水分,因为酱汁的作用,最外层口感紧致,泛着烤肉酱的浓甜。也正是由于酱汁的作用,牛肉表面的肉质因为热度骤然收紧的原因,牛肉内层的油脂和水分被牢牢地锁住,同时被锁在其中的还有腌透进牛肉最深层的香料味道,鲜甜交织,滋味浓厚,令人垂涎。    当肉质表层的酥脆感随着酱汁向味蕾深处更深地渗透并逐渐消失时,牛肉内里的肉汁流了出来。微微锁紧的脆层下,肉质十分松软,十分软嫩,只需筷子轻轻一掐,牛肉段就能够从中间断裂,露出牛肉段粉红色的横截面。更充沛的油脂流淌出来,半透明的金色肉汁缓缓流出,落在雪白饱满的米饭上,灼热的温度使米饭的甜香更轻盈地飘起来,飘散在空中,引人垂涎。    每一粒米中的水分都被恰到好处的保留下来,既不会干硬,也不显得过于柔软黏糊。白米的芬芳中挟着一丝淡淡的清甜,虽是甘甜的,却不是甜的发腻让人不舒服的那种甜味,而是自然的清甜,天然的清甜,不用力过猛,不矫揉造作。米粒在唇齿间被碾碎,一股清香伴着一丝淡淡的甜迎面扑来,熏人欲醉。    这样香糯的米饭混合了浓厚多汁的牛肉,又被浇入甘香醇美的酱汁,只要稍加搅拌,一勺沾满了肉汁的牛肉饭入口,唇齿生香,回味无穷。    一碗黄金牛肉饭下肚,尤其是食量大的科西国人,总觉得意犹未尽,却又不好意思吆喝“再来一碗”。    “突然觉得你娶了苏妙也是一种福气。”回甘吃到一半时,突然冲着回味的脸感慨道,“你看,他们全在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你。”    回甘指的是吃光一碗牛肉饭之后没有满足还想再吃几碗的那群人,他们以为这饭是苏妙做的,回味娶了苏妙之后苏妙会天天做给他吃还不收钱。    回味在心中冷笑,整个苏家的早饭都是他做的!    就在这时,突然觉得嘴里不太对,好像有什么东西硌在牙上,硬硬的,和之前软糯的口感不一样,他皱了皱眉,手伸进嘴里把硌了他牙齿的东西拿出来,心里狐疑该不会苏妙一着急把什么东西落在饭里了吧。取出来一看,愣了一下,居然是一块圆圆的白萝卜,这白萝卜明显就是一张脸,圆溜溜的脸上用刀刻出了大大的眼睛,一只眼睛带笑睁着,另外一只眼睛抛媚眼似的闭着,上面的睫毛老长?这张圆脸上最显眼的莫过于嘴唇,嘴唇占据全脸的三分之二,雕刻的极为生动,冲着他高高地撅着,上面的每一条纹理都十分鲜明,即使没有上色,这张撅起来的大嘴也能很明显地看出来,这是一张嘟起来的烈焰红唇!    回味皱着眉,盯着那只圆脸看了一会儿,突然噗地笑出声来,手撑住额头,揉搓了两下眉心,他笑如春风。    他真是服了她了!    回味突然笑出声来引起许多人的注意,人们皆用惊诧狐疑的眼光看着他,在心里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小少爷如此高兴?    坐在他身旁的回甘和梁锦听见笑声同时凑过来看他手中的圆萝卜,回甘最先看出来那表情是什么意思,呵呵干笑了两声,缩回脑袋,一脸怨念:今天是什么日子,他都坐在长安宫里了干吗还要看这腻人的玩意儿?    梁锦这边估计是有代沟,想了半天才想明白这表情是什么意思,满眼嫌弃,低斥了句:    “也不看看场合,不像话!”    回味没搭理他,把圆萝卜在清水里泡了泡,取帕子擦干,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梁铄这顿饭吃的特爽,这大概是自他当皇帝以来在国宴上吃的最爽的一次,笑容满面,低声对梁效说几句话,梁效站起来,笑着对科西国的王子说:    “科西国的王子殿下,我岳梁国厨师的烹调手艺,不知王子殿下可还满意?”    科西国王子站起来,哈哈一笑,他对岳梁国倒不像他们国的大公爵对岳梁国充满了傲慢和蔑视,没有人会拒绝美味的食物,他喜欢美食,也热爱美食,今天岳梁国准备的菜肴毫无疑问打动了他的心,他满意地说:    “贵国厨师手艺高超,我国的这个御厨的确是比不上,听说贵国的厨师是个姑娘,能否叫出来让本王子看一看,能做出这些美食的姑娘,本王子愿用千金来赏赐。”    赏赐不赏赐梁铄并不在意,他高兴的是科西国认输了,虽然只是一个厨艺表演赛,可科西国认输了,这是一个好彩头,也是一个好兆头,明天还有更多的比试要周旋,有了今天这一场在前,明天一定能够更顺利。    ……    厨房里。    苏妙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霍地跳起来,不可置信地道:    “什么?千金?”    “是。科西国王子对姑娘的手艺十分满意,说是要赏赐姑娘千金,皇上命姑娘进长乐宫面圣,顺便领赏。”小金子也替她高兴,笑嘻嘻地说。    “千金!千金!”苏妙不敢相信,嘴里念叨着,脑袋一片空白,她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千金”,很快,她的眼睛变成了两坨大大的黄金,她一阵风似的冲出去,冲到隔壁的换衣间,以最快的速度梳洗换装,然后又一阵风似的冲回来,对小金子道,“咱们走吧!”    佟染看着她异常积极的模样,哑然无语,用哭笑不得的语气问:    “你就那么喜欢银子?”    “废话!没有银子怎么让你滚出丰州!”苏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催促小金子快走。    佟染的脸刷地黑了,冷森森地道:“你就是有千金也没办法让我滚出丰州。”    苏妙没搭理他,扭头对阿吉说:“你和我一块去吧,菜是你和我一块做的,赏金也有你一份,不过你别指望我和你五五分成,你只是帮我打了下手,别说我小气,就分你一成好了!”    听了这话的人们眼睛都直了,千两黄金的一成也是不少的,去乡间仔细过活弄个乡绅做做绝对不成问题,而阿吉只是帮忙切切菜打打下手,居然就能分得一成金子,别说旁人,就是阿吉自己也愣住了。    小金子一脸羡慕嫉妒恨地瞪着他,心想大部分菜都是苏姑娘自己做的,他只是帮忙打个杂,竟然能分到金子逆天改命,这个杂种小子真是好狗运!    “虽然我讨厌你,可一码是一码,你那份我也会给你,不会赖账的。”苏妙双手抱胸,扬着下巴,一脸高傲地对佟染说。    佟染挑眉,看了她一眼,见她虽然在忍耐肉疼却并不是随便说说,哧地笑了,将手里的折扇在身前转了半个圈儿,他随之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    “一脸割肉的表情,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才不稀罕女人给的金子!”    “女人怎么啦!你上哪去?要面圣了!”苏妙冲着他的后背嚷嚷。    “我不会跟在一个女人身后,再说,也没叫我。”佟染说着,并不回头,冲她摇了摇手里的扇子,人已经出门去,很快不见了踪影了。    苏妙撇了撇嘴,这人的态度真让人火大!    不再去理睬佟染,苏妙带着阿吉去长安宫面圣,准备领赏。    长安宫内。    科西国王子在表述完想要见岳梁国厨师的念头后,接着又说:    “本王子还有一个请求,希望岳梁国的皇帝能够答应。”    负责翻译的梁效一愣,不知道他口中的“请求”是什么,眉微皱,照实将他的话翻译出来。    梁铄也是一愣,不过因为刚刚的表演赛苏妙赢了,他的心情正好,含着笑道:    “王子请说。”    科西国王子笑着对自己的翻译官说了几句,翻译官立刻笑容可掬地对梁铄道:    “岳梁国皇帝,我国王子说,王子在岳梁国遇见一女子,对该女子一见倾心,想要将这位岳梁国女子带回科西国去,请岳梁国皇帝答应。”    梁铄没想到他想说的居然是这个,皱了皱眉,皮笑肉不笑地问:    “让王子一见倾心的岳梁国女子,王子可知道此女的身份?”    “只是一位民间女子,并不是梁都本地人,是外省人,现在正住在梁都内的一家客栈里,听说是陪伴姐姐一块来的。”翻译官回答说,他刻意说了“民间女子”,好像是让梁铄放心似的。    梁铄却并没有放心,反而有些不悦,因为他听翻译官的意思,科西国的王子似乎并没有和这个岳梁国的姑娘两情相悦,而是像坏蛋一样暗地里去调查了人家姑娘的私隐,还要带回科西国去。科西国由于教义,是一夫一妻制的国家,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私生活更加混乱,王子是不可能娶民女做王妃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要把民女带回科西国去,带出去却不娶,如果人家姑娘不愿意,这和强抢民女有什么区别?    正在这时,小金子进来通报道:    “启禀皇上,苏姑娘已经到了,正在大殿外候着。”    梁铄立刻道:“让她进来。”    很快,苏妙带着阿吉从大殿外面进来,来到御座下,跪下去,规规矩矩地行了礼。    梁铄说了句“平身”,苏妙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去找回味在哪,就听见一个人操着科西国语冲着她叫嚷起来:    “是你!就是她!就是她妹妹!”    “岳梁国皇帝,我国王子说,让王子一见倾心的那位小姐就是这位小姐的妹妹。”翻译官指着苏妙,对梁铄说。(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