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五七章 冷战

正文 第五百五七章 冷战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回味不回答,也不看她。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又怎么了嘛,”苏妙上去拽住他的手,“你娘又说你了?”    “我又不是孩子,还怕被说!”回味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    苏妙扬眉,无奈地望着他,追问:    “不是被说了,那是怎么了?”    回味不回答。    “又是不能让我知道的事?”苏妙的眸子沉了下来,抿起嘴唇。    回味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现在有点后悔,本来他和他娘争执过后,以为带苏妙回家看看娘的心情能好些,结果娘还是不理他,他一气之下拉着苏妙想走,现在却被苏妙追问争执的起因。    “不说算了!走吧!”苏妙见他不说话,不高兴起来,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回味上前去,抓住她的胳膊:“不是不能说。”    “那是什么?”苏妙回过头,扬着眉角问。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回味沉默了一阵,小声强调。    “呵,你现在就算是去杀人放火我也不会担心。”苏妙冷笑了一声。    “你说话非要这么恶毒吗?”回味不高兴地问。    “你都惹我生气了,难道我还要笑盈盈地对你说‘是,你说的对’吗?”苏妙冷嗖嗖地道。    回味抓着她的胳膊,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拽她转身,向道旁一座用花枝编织的长廊走去,拉她坐下。    苏妙耐着性子坐下来,蹙眉看着他。    “你别这么盯着我好不好?”回味被她看得全身别扭,忍不住说。    “好!”苏妙点点头,把脑袋低下。    回味沉默了半晌,深深地叹了口气,低声对她道:    “我娘前夜对我说,让我带着你离开梁都,走的越远越好,这辈子都别回来。”    前半段话让苏妙雀跃,后半段话则让她心一凉,愕然地盯着他的侧脸,问:    “你被赶出家门了?你娘要和你断绝关系?”    “刚回来的时候,她就问我,都找到喜欢的姑娘了,干吗要回来?”回味接着说。    苏妙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愣愣地望着他。    回味见她还不明白,皱了皱眉,烦躁地道:    “我娘知道了我跟着我爹在做什么,她很生气,叫我不要参与那些闲事。”    苏妙怔了一下,惊诧地说:“原来你娘是不想让你做那些事的啊。然后呢,你说了什么?”    “我一生气,就说,事情变成今天这样,还不是因为她,我的身份如此尴尬,还不是因为她,我走到哪都躲不开那些闲事,还不是因为她。”回味沉默了一阵,小声回答。    苏妙扬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娘揍你了?”    “没有,不过她生气了。”    “这是当然的。”苏妙说,望向远处,单手托腮,幽幽地叹道,“小孩子要求的真多,锦衣玉食,父母疼爱还不够,还要要求父母不要让他们有烦恼,上辈子又没拯救过世界,要求的会不会太多了?”    “你在讽刺我?”回味黑着脸瞪向她。    “做你娘的儿子你不满吗?”苏妙问他。    回味语塞,默了一会儿,低声咕哝:“没有。”    苏妙望向远处,静静地望了一会儿,忽然扭过头,问他:    “一定要做那些事吗?”    回味不说话,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假山,过了好久,他仰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无奈地笑道:    “躲不开啊!”    他的唇角含着无奈的笑,用无奈的眼神望着她,嗓音晦涩:    “我在去丰州的路上中途遇到的那不是意外,应该说幸好遇上天灾船翻了,我当时本来打算回梁都的,结果走错了方向到了丰州。后来我爹替我封锁了消息让我在丰州呆了那么久,可越到后来我的心里越不踏实,我唯一后悔的是,我不该把你也带回来。”    “所以,你让我参加厨王赛是因为你想回梁都么?”苏妙问。    “也有点这个原因吧。”回味低声说,“我当时心里乱糟糟的,就自己和自己打了个赌,你若赢了,我就回梁都;你若输了,我就继续留在丰州。”    “你是想回来的吧,不想回来,根本就不会有‘回梁都’的选项。”苏妙望着他轻声说。    回味愣了愣,再看向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愧疚,他勉强勾了勾唇,低声说道:    “抱歉呐。”    苏妙把脸扭向别处,沉默了一会儿,咕哝着说:“你可要小心些,我可不想当寡/妇呢。”    回味怔住了,呆呆地望着她,似乎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快就原谅他了。    苏妙双手捧住脸,望着前面的假山上挂了一片枯叶正在摇晃,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慢吞吞地说:    “我其实不是因为脸才喜欢你的,我才没有那么肤浅呢。”    回味望着她。    “你的事我肯定是帮不上忙的,不过,安静地呆在你身边,默默地守着你,这样的事我还是能做到的,对吧?”她笑眯眯地对他说,那双弯起来的眉眼,如月牙,她笑靥如花。    一股暖流涌入心窝,回味喉头微哽,那是一种从未体会过的酸涩,虽酸涩,却温柔,如潺潺的温泉荡漾着柔波,他忽然伸出手,猛地将她揽在怀里,紧紧地抱住。    苏妙虽然被他硬实的胸膛撞痛了前胸,不过这次忍住了没说他,她笑眯眯地伸出手,在他的背上安慰地拍了拍,顿了顿,忽然笑起来,轻声说:    “我刚刚跟二嫂在一起,听二嫂说,小舟将来是要做厨师的,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只要小舟能健康平安地长大,娶他喜欢的妻子,生下健康的孩子,儿孙满堂,平静幸福地过完他的一生,这样就很好’,我想,你娘也是那么想的,只是她没有直白地对你说罢了。不管你多大,她都是想保护你的,也许她保护你的能力不够强大,也许她保护你的方式对你来说是错的,可她是想保护你的。如果你总是纠结既然她想保护孩子,为什么偏要和你爹那种身份的人生下你,那就太钻牛角尖了,我就绝对不想将来被儿子问,这会儿为什么要和你结婚。”    回味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静默了半晌,沉声咕哝:    “你就不能让我多感动一会儿?跟我结婚你有哪里不满吗?”    “你不要钻牛角尖嘛,我只是打个比方。”苏妙干笑着说。    回味哑然,他刚才的感动情绪已经烟消云散了。    “你们两个回来啦!”有男声带着非常高兴的情绪自从身后传来,大红色的影子飘过,眨眼间站在二人面前,梁锦身穿蟒袍,似刚从外边回来,碰见二人异常热情,“难得你们两个一块回来,岩之,吩咐厨房多做好菜!妙丫头,既然来了,住一晚再回去吧!”    妙丫头?    苏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味早就放开了苏妙,站起来,沉着一张脸问。    “刚回来,跟你大伯喝茶来着。你们两个,虽然快成亲了,可还没有成亲,行为举止注意些,别让人说闲话,以后妙儿不好做人。”梁锦虽然嘴里说着训诫,语气却异常柔和,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苏妙是从眼神里的热情,令苏妙惊诧的是他今天居然没有骂她“不守妇德,成何体统”,“妙丫头,你干吗要用那种看妖怪的眼神看着我?”梁锦满含笑意地询问,语气轻飘飘的。    苏妙忍耐着一身鸡皮,猛摇头,讪讪地笑道:“没有,大叔你误会了。”    梁锦呵呵一笑,对回味说:“回来了怎么不去见你娘,你娘这会儿正在屋子里看账,进去吧!”说着,要将手搭上回味的肩膀。    回味躲开他的手,跟着他向前,压低了声音,冷嗖嗖地问:“你是从哪里开始听的?”    “咦?你说什么?”梁锦笑问。    回味绷着一张脸看着他。    梁锦没理他,回头对苏妙笑说:“妙丫头,我从宫里带回来几样点心,待会儿你尝尝。”    “好。”苏妙皮笑肉不笑地应了一声,从胳膊上搓去一层鸡皮疙瘩。    又回到了先前的茶厅,这里的景致很好,水石清华,雅致秀丽,只是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浑身发毛。    回味在走到茶厅门前就停住了,梁锦已经上了门廊,回过头看他,刚要说话,走在回味身后的苏妙已经抓住他的手拉着他走上去,梁锦见状,立刻转身进入茶厅,然后就听见他大声说:    “孩子他娘,儿子回来看你了!”又探出头,冲回味招手。    回味站在门外,看了苏妙一眼,拉紧她的手指,硬着头皮进去。    回香的确在查账,她坐在椅子上,在回味进门时,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    梁锦一脸尴尬,说起来母子吵架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他,早知道她考虑了这么久还是反对,他应该隐秘行事的,上前一步,拿走回香手里的账册交给回香楼的掌柜,用眼神吩咐他快走,然后一屁股坐在她身旁,笑着对回香说:    “我带了碧云绿雪回来,给你和孩子尝尝,岩之!”    梁锦的随从岩之大概是全能的,他这么一招呼,岩之还真端了一个大托盘进来,高大威猛的汉子端茶倒水看起来有些滑稽,而他居然动作娴熟地挨个给斟了茶奉了点心,让苏妙惊叹不已。    宫里的点心看起来就好吃,苏妙盯着糕点盘子,双眼亮晶晶的,可是坐在她对面的回香目不斜视地盯着她手旁茶桌上的杯子,坐在她身旁的回味目不斜视地盯着对面墙根处的花瓶,这怪异的气氛她想吃都不好意思动手。    “吃吧吃吧!”坐在回味对面的梁锦端起茶杯,笑着对她说。    苏妙见他不再说自己没规矩,立刻端起点心盘子,香甜的果子让她弯起眉眼,嘻嘻一笑。    梁锦喝了一口茶,故意大声赞道:    “真是好茶!”    没人理他。    梁锦不气馁,再接再厉,开始和苏妙扯闲篇,在扯闲篇里苏妙吃光了一盘子点心。    苏妙本以为她和梁锦这么热乎,另外两个人撑不住了总会有谁插一句嘴,可是他们都低估了回味和他娘惊人的忍耐力,这可真是母子俩,都不会抱错,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苏妙和梁锦已经无话可说了,这两个人居然连半个字都没出口!    苏妙来的时候错过了半个时辰没赶上午饭,现在真的到了快吃晚饭的时间了,点心吃了三盘子没有饿,喝了许多茶结果因为气氛太僵硬居然都不想上茅房,她瞥了一眼窗外的黄昏,眼底发黑。    她向梁锦挤眉弄眼,那意思让他再多说点。梁锦回她一个眼神,他已经没话说了让她说。    苏妙苦笑,她又不是话痨!    就在这时,救星来了,岩之大步走进来,轻声说:    “王爷,晚饭摆好了。”    梁锦立刻站起来,伸手拍了拍一旁的回香,又指了指回味,连声说:“吃饭!先吃饭!妙丫头,走了!”一边说,一边去抓回香的手,要把她拉起来。    回香站起来,一言不发地拂开他的手,真的是拂开,不是很激烈地甩开那种,而是淡淡的却很轻易地拂开他的手,转身,出去了。    梁锦立刻招呼苏妙跟上。    苏妙因为跟梁锦胡扯了一个下午,此时条件反射地站起来跟上他,走了两步却发现自己忘了回味,立刻扭头,冲他伸出手。    回味绷着脸看了她一眼,把手伸过去,给她拉住。    梁锦一回头,见他们两个人居然手牵着手,很不想看,于是转身往前走。    晚饭的气氛和下午时差不多,虽然有许多好吃的,可饭桌上有两尊冰雕在,别指望能吃的畅快。回甘没在家,魏贞很明智地选择留在自己院里,梁锦也没叫她。在晚饭只有四个人的情况下,一顿饭居然只吃了十分钟,创下了苏妙在休假时吃晚饭的最快速度,平常她最少也会吃一个钟头。    晚饭匆匆结束,晚饭后,梁锦让回味带苏妙去房间,一处别致的小院,上一次苏妙住的那间,睡的用的居然还给她留着,这让她很惊讶。    “早知道就不回来了!”回味说,他在闹别扭。    “和你娘谈谈嘛,好好说。”苏妙劝他。    “不谈!”回味断然拒绝。    苏妙无语地看着他。    有丫鬟提了热水进来,因为苏妙要洗澡。回味见状,转身出去,都走到门口了,突然又转回来,硬邦邦地问她:    “你刚才说你不是因为脸才喜欢我的,那你是因为什么才喜欢我的?”    苏妙唇角的笑容微僵,开始慌张地搜索自己的大脑,因为什么呢?因为什么呢?面瘫脸?无口男?路痴?毒舌?总是在奇怪的地方较真?总爱在无聊的地方啰嗦?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眼看着回味的眼神越来越危险,苏妙脑袋一乱,脱口而出,笑容灿烂地回答道:    “因为你个子比我高!”    回味的脸刷地黑了,嘭地甩上门,他走了。    苏妙摸了摸嘴唇,就算不是正确答案,也不用摔门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