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三四章 惊吓

正文 第五百三四章 惊吓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薛明珠在山脚下坐了一会儿之后也进山了,苏妙没理她,继续钓鱼,然后烤鱼吃,可是一直到烤鱼都吃完了回味还没回来,苏妙觉得没意思,就丢下鱼竿和睡着了的苏婵带着长耳上了山。【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从山脚下往上走不远是一片红枫林,苏妙没想走太远,本打算去枫林转一转就回来,不料还没走到枫林那边,对面,梁敏带着古任下山了。    “大哥?”苏妙一愣,往他身后张望,“小味味呢?”    “他们往山里去了。”梁敏道。    “那你怎么下来了?”    梁敏负着手,没有回答,而是反问:    “你一个人,要上哪去?”    “去看枫叶。”苏妙指了指远处的枫林,说。    “这山上多野兽,你一个人,随便乱跑,遇到熊遇到蛇怎么办?”梁敏用说教的语气道。    “蛇做清蒸,熊做红烧。”苏妙一本正经地说。    古任没想到苏妙居然会这么回答,猝不及防,差点笑出声。    梁敏也没想到苏妙居然还敢顶嘴,心里暗斥这丫头真是没规矩,绷着一张脸,瞅着她。    可惜他那“侧漏”的霸气和威严镇不住苏妙,苏妙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    梁敏沉默了一会儿,绷着一张脸,冷声问:    “嫣儿,为何没跟你一块来?”    苏妙愣了愣,忽然明白过来梁敏今天为什么会来凑热闹,原来他以为林嫣会跟她一块来,他是来见林嫣的。    苏妙哭笑不得:“你那么想见她,直接去找她不就完了,她现在住哪儿你又不是不知道。”    被直白地戳穿心思,梁敏脸上挂不住了,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古任悄无声息地离远点,再离远点,苏姑娘这样直率的性子,接下来大概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自家主子会下不来台,他要装没听见没看见。    梁敏半天没言语,过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地转身,往枫林里走。    苏妙眨巴着眼睛,没动地方。    梁敏走了两步见她没跟上来,回过头,冷冷地命令:    “跟上!”    苏妙:“……”她无奈地迈开步子,跟上去。    两人并排走了一段路,梁敏开口,沉声问:    “嫣儿捡的那个孩子,是你给她捡的?”    “正确的说是我们在路上碰见的,本来要送到育婴堂去,嫣儿舍不得,要自己养。”    梁敏又沉默了,他微蹙眉,看得出他对收养孩子这件事还在抵触。    苏妙掀起眼皮子偷偷瞧了他一眼,因为角度问题,她突然瞥见他从耳朵后面到脖子一路向下竟然有一道深深的伤痕,很新,是最近才受伤的,虽然他今天把头发放下来遮住了大部分,可在风吹过来时她还是发现了,狰狞的伤疤把她吓了一跳。    梁敏觉察到她的目光,借着整理衣领的动作将伤盖住,略尴尬。    “嫣儿就你一个朋友,你若得空,去庄子上帮她筹划筹划,虽然是她的庄子,一直不是她管着的,我帮她换了管事,可因为时间匆忙,难免有不周全的地方,万一出了刁奴恶仆,她性子软弱,一味的忍让,只会吃亏。”梁敏说。    “嫣儿的事我不怎么担心,既然她拿回了嫁妆,嫁妆就是她自己的,她自己的东西想怎么处置随她的意愿,她在收养小悠这件事上下了很大的决心,所以我相信她能做的很好。反倒是大哥你,嫁妆还了,嫣儿也不会再回瑞王府里,你的操心是前夫对前妻的关怀,还是你仍然想让嫣儿跟你回家?”    梁敏皱了皱眉,他不爱跟外人说他们夫妻之间的事,这个人还是个女人,还是他将来的弟媳。可林嫣和苏妙最要好,在梁都生活了二十几年她都没有像苏妙这样要好的朋友,对于苏妙和林嫣之间的友谊梁敏是承认的,苏妙代他照顾林嫣两年他也有些感激,所以即使她问的过于直白,他也没有发火。    “嫣儿她还是我的妻子,我和她并没有和离。”梁敏沉声强调。    “这只是你的想法,再说和离不和离其实并不重要,夫妻两个人的心都不在一块了,即使不和离又会有什么好事?”    直白平静却攻击性极强的一句话,尽管她说的是事实,梁敏还是在瞬间涌起了一股火气。    “谁说我们的心不在一块,我和她之间你又知道些什么!”梁敏怒了,扬高声调说。    苏妙摩挲着下巴,瞅着他发怒的脸,瞅了他一会儿,说:    “我知道的确实不多,不过每次说到你,嫣儿都是一脸很烦的样子,也就是说现在的她讨厌你比喜欢你更多。”    太直白了,以至于梁敏虽然自我防护很强却还是受到了一点打击:    “你又不是她,你知道什么!”他十分恼火。    “你在犹豫?”苏妙盯着他,仿佛在研究他似的,慢吞吞地问。    “什么?”梁敏皱眉。    “如果你不是在犹豫,即使嫣儿不愿意,你就算用绑的也会把她绑回家去。可你没有那么做,你想让她回家,却不知道让她回家之后接下来该怎么做,所以你至今没有任何行动。说是让嫣儿好好考虑,其实你自己也没考虑清楚。”苏妙扁着嘴,一本正经地道。    一针见血的话十分刺人,梁敏的脸色很难看,同时他内心深处隐藏的部分被戳穿,让他不由得想放弃掩藏,眉宇间露出几分疲惫。    “我不是在说瑞王妃的坏话,可是上次嫣儿回来对我说瑞王妃非常可怕,即使她不说我也看得出来,瑞王妃性格强硬,掌控欲强,别说是嫣儿,即使是我也没办法和瑞王妃好好相处的。更何况瑞王妃压根不喜欢嫣儿,就算不是婆媳,人是不可能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和平共处的,两个彼此讨厌的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最后的结果不可能变成互相喜欢,只会从讨厌变成厌恶再变成憎恶。如果大哥你没办法改变这样的现状,就别再想着嫣儿了,你看瑞王妃那么讨厌嫣儿,你还挂着嫣儿,那瑞王妃只会更讨厌她,这么讨厌,万一到最后闹出什么事来,你也不想看到不好的事发生吧?”    苏妙的话虽然刺心,但她说的都是事实,梁敏沉默了半天,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揉着眉心,沉沉地说:    “我一直不明白,母妃为什么会那样讨厌嫣儿?”    “讨厌一个人还需要理由么?”苏妙反问。    ……不需要。    梁敏再一次重重地叹了口气,撩起眼梢,瞥了她一眼,问:    “那你说怎么办?”    这种事苏妙怎么会知道,不过既然他认真问她了,苏妙歪头想了一会儿,把双手一拍,笑道:    “你可以学瑞王啊,把嫣儿养在外面,不让你娘知道!”    “嫣儿是正室,又不是小妾,你那是什么馊主意!”梁敏又火了,他就不应该问她!    “只要你就养她一个,其实名分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心意。”苏妙认真地说。    “让阿味把你养在外面当小也行?”梁敏瞪了她一眼,说。    “小味味本来就是要和我回丰州的,我们两个都在外面,而且我和他都是凭手艺吃饭,也没有谁养谁,他只有我一个,没有小的。”苏妙手一摊,道。    “你们倒是轻巧洒脱!”梁敏哼了一声,双眸微眯,看着她,冷笑着说,“你真以为你们回得去吗,阿味他早晚要回到瑞王府。”    “回去做什么?替你当世子爷吗?”苏妙唇角的笑容一收,绷着一张脸道。    “我是嫡长子,他是庶次子,世子你就不要想了,可是他终究姓梁,是皇家的血脉,他要承担他应该承担的责任,他的姓氏所背负的责任。”梁敏板着一张脸,凝声强调。    “他姓回。”    “他母亲姓回,他的父亲姓梁。”梁敏似要打破她的幻想一般淡声道。    “你干吗一副很高兴的表情,你自己过的不痛快,非要拉上我和小味味陪你一起不痛快你才痛快吗?”苏妙不悦地道。    “胡说!你来梁都多久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也该清楚了吧?这样没规矩,日后怎么陪伴阿味在虎狼环伺的梁都周旋?”梁敏沉声训斥。    苏妙别过脸去,小声嘟囔:“自己的老婆都没管好,还来管弟弟的老婆,你就那么闲吗?”    “你说什么?”一腔火噌地窜了上来,梁敏活到三十几岁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任性蛮横不知道“贤良”为何物一点妇德都没有的女子。    “我之所以对小味味家里的事不多过问是因为我知道即使到现在我在他的心中仍是最重要的那个,可是一旦他把我放在次要的位置上,我就会和他分开。”苏妙眸色清冷地看着他,认真地说。    “什么?”梁敏不可置信,啼笑皆非。    “别说他做你做的那些事,即使他有了你那样的想法,我都会和他分开自己回丰州,他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看轻我。”苏妙认真强调。    她的语气太过强势,梁敏竟忘记了反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怔怔地看着她。    “我喜欢小味味,让我为他做什么都行,唯有一样,他不能和权利扯上关系。”苏妙认真地道。    梁敏微愕,今天也是他第一次听说有女人不爱权势,不要和权势扯上关系的男人,他看了她一会儿,忽然笑了一声:    “你也怕他会变心吗?”    “不,这和变心与否并没有关系,权利和变心也不是因果关系,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平静自由的生活,仅此而已。”苏妙淡淡地说。    梁敞微怔,他沉默了良久,轻轻地自语了句:    “自由么?”    顿了顿,他仿佛在对自己说,也仿佛在对她说,他说的声音很轻,几乎听不到,他说:    “自由对于我们来说,太奢侈了。”    苏妙虽然不赞同他的话,但也不是不能理解,所以她没有说话。    “总之你空闲时多去看看嫣儿,她的嫁妆虽然不多,可也有好几间铺子好几处田地,我怕她一个人打理因为生疏会忙乱。再说她又没养过孩子,我之前给她送去两个乳娘全被她退回来了,她说要自己养。”梁敏道。    苏妙知道他担心,这回也就应了。    “那孩子……叫什么名字?”梁敏忽然问。    “林悠。”    “林?”梁敏皱起眉。    “难道姓‘梁’?”苏妙瞅着他反问。    梁敏没说话。    “对你来说,还是自己的骨血更好吧?”苏妙沉默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问。    “也不是。”梁敏说了三个字便没有下文了,像卡住了似的,过了一会儿,他问她,“孩子可健康?长什么样子?爱哭么?”    “很健康,是个漂亮的女孩子,离了嫣儿会哭,不过更爱笑。”    梁敏慢慢地点头,没再言语。    苏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建议:    “要不你偷偷去瞧一眼,挺可爱的孩子,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再说吧。”梁敏淡淡地道。    苏妙扁了扁嘴,亏她之前说了那么多,敢情这一位还是在犹豫!    就在这时,一直跑在前头撒欢儿的长耳突然激烈地吠叫起来,苏妙以为它是碰见人了,往前快跑两步,没看见人,却看见了一棵能够十个人合抱的千年古树。    这棵古树已经老的不像样子,树干中央早就裂开了一个大大的树洞,树洞的高度能有大半个人那么高,宽度能卧进去一个人,树洞里面黑油油的,周围长了许多附生植物,斑斑驳驳,看起来十分沧桑。古树还是活着的,树枝上挂着稀稀疏疏的叶子。    长耳正在冲古树的树洞吠叫,这让苏妙眼睛一亮。    “是兔子吗?该不会是狐狸窝吧?”她兴致勃勃地说,踮起脚尖,悄悄地跳过去。    树洞里不可能栖息大型野兽,梁敏也猜测会不会是狐狸兔子,因为没有危险,就没阻止苏妙,任由她去了。    苏妙跳到树洞前,风吹来,一股古怪的臭味迎面扑来,她愣了愣,却没有多想,嘿嘿笑着,小心翼翼地将脑袋探进树洞里。    更浓烈的臭味扑来,差点把苏妙熏晕过去,脑袋一片空白,直觉不太妙,然而在她还没来得及撤退时,眼睛已经适应了树洞里的昏暗,侧面,映入眼帘的一物让她恐惧到了极点,哇地一声尖叫,惊飞了许多林鸟,她腾地跳离树洞前,满眼惊恐,直接摔了个大屁墩儿,翻身一把抱住梁敏的裤腿,表情写满了惊恐!    梁敏正想讽刺她究竟看见了什么居然被吓成这样,风将树洞里的腐臭味道送过来几缕,梁敏微怔,紧接着心脏一沉,凝眉,快步上前,往树洞里一看,黑漆漆的树洞里,居然半坐卧着一具已经高度腐烂了的女尸!(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