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一五章 只要她

正文 第五百一五章 只要她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魏心妍的到来把林嫣吓了一跳,梁敏也吓了一跳,瞥见门外头古任悄悄地溜走,的确,这府里没人能阻止魏心妍。【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梁敏上前一步,动作自然地拉了林嫣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后,而后规规矩矩地唤了声:    “母妃。”    这样的维护让魏心妍更加恼怒,她冷冷地盯着梁敏身后的林嫣,就像是要刺穿她似的。    林嫣心里的抵触情绪很深,十年的相处她已经彻底明白了她和魏心妍这个婆婆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魏心妍对儿媳妇要求的标准她一样都达不到,或者说她和魏心妍心中想要的儿媳妇完全就是截然相反的两类人,林嫣就算努力往那个标准上去靠都不可能。正因为完全相反努力了都达不到,所以魏心妍对她的厌恶是从骨子里的,她不敢相信她的儿子居然会对林嫣这种一点都不起眼的女人一见倾心,甚至为了这个不起眼的女人跟他的母亲对立。对魏心妍来说,林嫣是梁敏身上的污点,这是她决不允许的,所以对于林嫣她厌恶到了极点。尤其林嫣还不能生育,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对她来说毫无作用,这个毫无作用的女人不仅没有羞愧地离去,居然还摆出一副受害者的脸孔让她的儿子牵肠挂肚,如果不是不想母子反目,她早就亲手解决了林嫣这个让她恼怒到极点的贱人。    “究竟是哪个放她进府的,查出来就地打死!”魏心妍的眼笔直地盯着林嫣,口气凌厉地下令。    “是!”贴身侍女丹樱应了一声,转身要去。    林嫣心中一紧,虽然早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瑞王府内宅中血腥的管理方式,可她还是不适应,她出身不高,父亲又是文官,随意处死下人这种事直到嫁入瑞王府才第一次见识到,那血腥的第一次成了她直到现在都无法抹去的恶梦,魏心妍的杀鸡儆猴之后,她战战兢兢地在这里生活了十年之久,梁敏不在家的日子,现在想想她大概每一天都生活在恐惧和不安里。    “站住!”梁敏蹙眉,沉声道,他是不赞成用治军那套来治家的,偏偏母妃治家比治军更血腥,她的观念里根本就没有“草菅人命”这个词,“母妃,嫣儿是世子妃,她回府有何不可,放她进门的下人也没有做错,为何要被处死?”    “她已经被休了,哪里还是世子妃?”魏心妍盯着林嫣冷笑一声。    她看着林嫣时林嫣有种全身的血液会在一瞬间凝固的感觉,那是从骨子里油然而生的恐惧和排斥。    “休书该是由我来写的,我不记得我写过休书,既然我没写过,只要我还是世子,嫣儿她就是世子妃。”梁敏语气坚定地说。    林嫣看了他一眼。    魏心妍的杀心更重,不管她做什么,只要梁敏是向着林嫣的,所有的手段都是白费,她一次又一次地从中挑拨,就是想让他二人反目,偏梁敏的心就好像长在林嫣身上了,无论多出色的女子放在他面前到头来还是林嫣最好,魏心妍都快要被他的没出息给气死了。每当她看见他因为一个女人魂不守舍摇摆不定时她就恨不得掐死他,她希望她的儿子没有任何弱点,只要野心,只有野心,然后义无反顾地向顶端前行,儿女私情温吞软弱这些都不应该出现在她的儿子身上,哪知道她生出来的儿子居然是一个情种,她的野心她的冷酷无情他没有继承到半点,反倒是继承了梁铄竟然也是个情种,每每想到这个,强烈的懊恼与憎怒让她恨不得连梁铄一并处理了,可她只有这一个儿子,她培养了三十年,这是她唯一的也是最能用得上的武器和道具,她还真不能因为一时愤恨就掐死他这个不孝又没出息的混账。    “好,既然休书你没写过,现在写,古任,给世子爷研磨。”魏心妍眼光凌厉,一字一顿,漫声说。    古任徘徊在门口,听到点名浑身一颤,也不知道是该进去还是不该进去,不管进不进去,他今天以及未来许多天的好时光都到头了。    “母妃!”梁敏十分不理解魏心妍的心态,蹙起眉,“你为何如此讨厌嫣儿,费尽周折一定要赶她走?”    “为何?你自己回头看看,就这种女人哪里配得上你?当年你执意要娶她,居然到了不娶她你就要死的地步!当时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只要我同意让这个贱货进府,你就听从我的吩咐纳娴美过门,结果呢,混账东西你居然背着我把娴美送到杞枝国去和亲,让你舅舅直到现在都在记恨!你如此任性不顾大局我也忍了,这个贱货半点能耐没有只会闯祸惹人耻笑我也认了,可这个贱货进府十年居然连个丫头都生不出来,我好好地跟她说让她为了子嗣替你纳妾,既成全了她的贤良名也解了她不能生,可她居然阳奉阴违!一个没用处的蠢货妄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耍小聪明,不能生还是个妒妇,这样的贱蹄子哪家会要,也就只有你瞎了眼才把这种女人当成宝贝!你还为了她把娴雅肚子里的胎落了,那可是你的儿子,是你的骨血,你居然为了她连孩子都不要了!像这种只会媚惑人心的狐媚子留着何用,没弄死她已经是我的仁慈了!”    “母妃,你一口一个‘贱货’,哪家的婆婆会叫自己的儿媳妇‘贱货’?十年前我就已经说过了,现在我还要说,我只要嫣儿,除了嫣儿我谁也不要,哪怕她这辈子都无法诞下子嗣,我也认了,今生,我若有子嗣,那必是嫣儿的孩子,若嫣儿一辈子都生不出孩子,其他人的孩子我也不稀罕!”    “混账!”魏心妍怒不可遏,一巴掌重重地扇在梁敏的脸上。    梁敏屹立不动,就那样静静地站着,那是无声的反抗。    林嫣惊呆了,她惊诧地望着梁敏,目光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关于成亲前梁敏对瑞王妃的承诺她毫不知情,那个魏娴美她也只是隐约知道那曾经是瑞王世子妃的热门人选,但因为她成亲后不久魏娴美就去和亲了,她便没放在心上,她完全不知道魏娴美的和亲居然是梁敏一手操作的。更让她不可思议的是,梁敏居然在瑞王妃面前说出那样一番维护她的话,她已经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曾经多少次她期望他能够在他母亲面前维护她,哪怕只是一句安慰或者认可的话,即使没有作用也能够暖她的心,十年了,这样的话一句没有,第一次听到却是在今天,却是在他们结束之后。    酸甜苦辣咸的滋味都有,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连舌尖都是冲击力极强的复杂滋味。    梁敏无声的反抗让魏心妍越发愤怒,这样的愚蠢,这样的固执,这样的没有出息,这样的儿子有还不如没有,一团怒火熊熊燃烧,一巴掌根本不解气,她从腰间抽出鞭子,狠狠地向梁敏身上甩去!    那鞭子相当锋利,挟着强劲的风,重重地抽打在梁敏身上,一道深深的血痕溢出来,从脸颊下方一直延伸到脖子再到前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尤为明显,一鞭子下去,皮肉外翻,鲜血模糊!    魏心妍这一鞭子下手极狠,饶是梁敏也不由自主地晃了晃,可是他咬紧牙关生生地受了。    这样的顽固不化冥顽不灵让魏心妍更加生气,气得咬了牙,接下来的一鞭子比之前更狠,长鞭带着风狠狠地抽击在他身上,让他不由自主地退后半步!    魏心妍还是不解气!    林嫣在梁敏身后看得心惊胆战,眼看着第三鞭直直地冲着梁敏的心口处去,魏心妍教训儿子就像在惩罚犯人一样心狠得可怕,这一鞭子下去以她的狠辣就算不死也是重伤,林嫣低呼出声,下意识迈前一步!    这一鞭子没有击在梁敏的心口,却正中林嫣的后心,林嫣被这一鞭子击中,霎时向前倾倒,狠狠地砸在梁敏身上!    “嫣儿!”梁敏大惊失色,慌忙扶住她的双肩。    林嫣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因为这一鞭子突然绞在一起,绞得她从里到外地疼,手无意识地抓着梁敏的手臂,不由自主地吐出一口血。    “嫣儿!”梁敏吓坏了,他母亲下手狠辣,父王与她或许也只是平手,母亲的鞭子他勉强能受住,可一点功夫不会又身体柔弱的林嫣是不行的。    殊不知这样的经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林嫣虽然会害怕,却不会因为这样慌乱,毕竟她在魏心妍的强压下几乎是独自生活了整十年。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能够让与世无争的林嫣觉得憎恶憎恨,这个人无疑就是魏心妍。    “嗬,贱蹄子倒是有点手段,当初我放你一条生路你不珍惜,自己送上门来,都死到临头了还想媚惑阿敏,不知廉耻!”魏心妍冷笑道,轻蔑地看着林嫣,这两个人的眼中对彼此的厌恶是相当的。    林嫣非常愤怒,她抹了一下嘴唇,扶着梁敏的手臂直起腰,转过身来,笔直地看着魏心妍,锐声道:    “王妃,你不要太过分了,就算阿敏是你的儿子,他不是一样东西,他是一个人,我的事可以先不说,但是他,他有自己的想法,他可以决定他要走的路,你代替不了他,你也没有权利代替他,他不是为了顺从你才生下来的,别再把他当成你的傀儡了!”    梁敏怔住了,他没想到林嫣居然会如此激烈地反抗他的母亲,他知道一直以来林嫣最怕的人就是他母亲,可今天她反抗了,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他反抗了。她的表情写满了愤怒,这大概是他生平第一次看到她愤怒的表情,这才是她真正愤怒的表情,发自内心的愤怒,忍无可忍的愤怒,向来柔顺的她居然会有这样激烈的表情。    “贱货神作书吧!”魏心妍勃然大怒,鞭子一翻,紫色的长鞭瞬间竖满倒刺,狠狠地向林嫣身上抽过来!    然而这一鞭子却没有击中林嫣的身体,梁敏伸出手,在半空中将快如闪电的鞭子握住,上面的倒刺深深地刺进手掌里,血肉模糊了一片!    “母妃,你若是再碰她一下,我将不再是你儿子。”梁敏看着魏心妍说,他的声音没有起伏,不夹杂情绪,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魏心妍怒火中烧,用力抽回鞭子,却没有抽动,鞭子还在他手里,因为扯动,许多皮肉被带掉,鲜血淋漓!    魏心妍恨恨地瞪着他固执的模样,生平第一次,她气得差点发抖:    “没出息的畜生!”    梁敏没说话,他低下头看了林嫣一眼,她已经哭出来了。    “古任,送世子妃回去。”他平声吩咐了句,笑着对林嫣说,“你先走吧,你的事我记下了,虽然这是你家,但今天你确实不适宜留下。”    林嫣泪眼模糊地看了他一会儿,用手抹了一下眼睛,转身,跟着古任出去了,她的确不能再留在这儿了。    梁敏握着魏心妍的鞭子,目送林嫣离开,一直计算到大概马车已经离府了,才放手,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染血的长鞭落下,魏心妍愤怒至极。    梁敏一言不发地跪在地上,跪在她面前,垂着头,一句话不说。    “畜生!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没用的畜生!”魏心妍盯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充满了憎恶。    梁敏不发一言,只是跪着。    握着鞭子的手收紧,魏心妍心中的愤怒真的已经到了足以想宰了他的地步,可是她不能。禁闭反省?那是惩治小孩子的方法。打断他的腿?这也是只能想想的发泄怒气的手段。现在的他不是孩子了,他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并身居要职,明明已经走到这一步却一点长进都没有,这一点跟他的父亲一模一样,让她恨得牙根直痒痒。    扬起鞭子重重地抽在梁敏身上,魏心妍愤然转身,冷冷地撂下一句:    “你给我听好了,除非我死,否则她林嫣休想踏进这府门半步,你要是再敢靠近她,你就算去死一百次我也会让她先消失!”(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