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一三章 为母则强

正文 第五百一三章 为母则强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妙对林嫣说了来人是慈月庵的慧然师父,又道:    “慧然师父是来接小悠的,这就要回去了,你应该没什么要给小悠带的吧?”她特地询问了一句,因为这两天一直是林嫣在照顾小悠,她在想以林嫣对小悠的喜欢会不会准备了什么东西。∑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没。”林嫣的眼里蓄满了心绪不宁,磕磕巴巴地回了句。    苏妙觉得她现在的情绪有点不对劲,顿了顿,上前一步,要从林嫣手里抱过小悠,哪知她的双手刚碰上小悠,林嫣竟下意识地抱着小悠倒退半步。    苏妙的心里涌现出一点不妙,皱了皱眉,问她:    “怎么了?”    林嫣被她问的有点慌,抿着嘴,摇着头,没再动地方。    苏妙又上前一步,从她手里将小悠接过来,哪知小悠刚一被她接手,居然哇地哭了起来,把苏妙哭得心惊胆颤,忙掉头把小悠放到慧然师父手里。    慈月庵里有育婴堂,慧然师父是专门负责抚养育婴堂里的女婴的,对待孩子自然有一套,然而这些安抚的技巧对小悠却没用,她在慧然师父手里哇哇大哭,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的体力几乎快被她哭光了,因为大声哭泣,又是生病刚刚痊愈的时候,她哭着哭着就发出了类似于被呛住后的咳嗽声,其中还夹杂着哭泣声,听起来十分可怜,连向来对小孩没兴趣的苏婵都觉得有点可怜,苏妙甚至觉得自己莫名地变成了坏人的角色。    林嫣忍了一会儿就听不下去了,突然奔上前,从慧然师父手里等于是把小悠抢回来的,她一边哄着哭泣中的小悠,眉头蹙着,满脸心疼的表情,一边有些仓惶地抬头,看向苏妙,抿紧了唇,磕磕巴巴地说:    “妙、妙妙,不如……小悠我来养吧!”    苏妙瞬间有种“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的无奈感,林嫣对孩子的渴望相当强烈,之前苏妙就担心一个无父无母的弃婴会不会激起林嫣心中深埋着的母性,在看到林嫣对小悠万分温柔时,这担心更重,现在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    林嫣把小悠抱得紧紧的,生怕被别人抢走似的。    苏娴从外面回来,推门进来,火大地道:“怎么哭得这么厉害,离老远就听见了,吵死了,你们也不哄哄,待会儿伙计又要来抱怨了!”    苏妙一脸无奈,让苏婵请慧然师父去外面坐一会儿,屋子里只剩下苏娴、林嫣、苏妙三个人,小悠在林嫣的安抚下早已经停止哭泣,窝在林嫣的怀里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自己吐泡泡玩。    “你来养?你夫君同意了吗?”苏娴直截了当地问。    “不关他的事!这是我的孩子!”林嫣紧抱小悠,低着脑袋回答。    “所以,你是要作为她母亲一个人抚养她?”苏娴嗤笑了一声,指了指她怀里的小悠,凉凉地问。    “对!”林嫣不在乎她的嘲讽,坚定地回答。    “你拿什么养?就算这只是个姑娘,衣食住行读书玩乐还有将来的嫁妆,哪一样不是用银子堆出来的?你连养自己都将将巴巴,拿什么去养她?进了育婴堂,她至少有吃有穿,跟了你,你回瑞王府继续当世子妃还好说,若是一直在外面流浪,她说不定就得跟着你去要饭,与其这样还不如进育婴堂。”    苏娴说的相当恶毒,但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林嫣的手紧了紧,她是个容易胆怯的人,苏娴又总是踩踏她的痛处,说实话她有些怕苏娴,可是这一次她铁了心不会退步,她抬起头,坚定地看着苏娴,认真地回答:    “我有银子!我有嫁妆在,虽然算不上多富有,铺子田庄还是有几间的,我的嫁妆将来也可以给小悠做嫁妆!”    “你的嫁妆在哪?”苏娴盯着她问。    “在、在瑞王府。”林嫣被她追问,依旧有点胆怯,重新低下头,小声回答。    “你敢去瑞王府把你的嫁妆要回来吗?”    苏娴问的直截了当,这一则问题则戳到了林嫣最不愿意面对的地方,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踏进瑞王府,那是个让她恐惧同时让她的身心都感觉到无比厌恶的地方。    林嫣没有立刻回答让苏娴越发不屑,她嗤笑了一声,说:    “就你这样也想当母亲?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母亲,为母则强,能为儿女遮挡风雨能够保护儿女不会受伤的坚强女人才配被称为‘母亲’,像你这样软弱,孩子跟着你只会受苦受难,你还不如让她去育婴堂,过无牵无挂的清苦日子也比跟着你过被你牵连的倒霉日子要强的多。”    苏妙旁听着都觉得大姐说的太狠了,可她插不上嘴,她也不赞成林嫣收养小悠,第一林嫣和梁敏还没折腾完,这个时候不适宜收养孩子;第二,林嫣的性子能否顺利地独自抚养孩子也是一个问题;第三,如果林嫣只是因为自己不能生育才想收养小悠,会不会在发热的头脑冷却之后对着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产生出厌倦和疏离,一旦产生这样的情绪不管对谁都是伤害。    苏娴苛刻的话让林嫣都快哭了,她霍地站起来,哽咽着说:    “娴、娴娴,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你说的话也太过分了!既然我决定收养小悠,我就一定会好好抚养她,我是她娘,谁要是敢欺负她,自然会和他拼命!”    “‘好好抚养’和‘拼命’可不是用嘴说的,你连自己的嫁妆都不敢去要回来,这样的你拿什么抚养她?”    “谁说我不敢?!”林嫣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类似于愤怒的表情。    “连我说你几句你都要哭了,回了瑞王府你婆婆骂你两句你还不得给她跪下!”苏娴撇了撇嘴,不屑地说。    “我不会!”林嫣的眼睛已经开始冒火了,连手指尖都在颤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她猛地转身,把小悠往苏妙手里一塞,就向门口冲去,“我这就去把嫁妆要回来!”    “‘头脑一热,冲动行事’就是你下定决心之后的处事方式?我可看不出来这样的你究竟哪里可靠!”苏娴双手抱臂,凉凉地说。    林嫣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皱着眉看向苏娴:    “你到底要让我怎么样?”她的语气里充满了匪夷所思。    “这话你问我,你自己就没有一点主见吗?”苏娴双手一摊,轻蔑地反问。    这一回林嫣没再表现出愤怒,沉默了一会儿,她走到苏妙面前,接过小悠抱在怀里,轻声开口,道:    “妙妙,你让慧然师父回去吧,就说抱歉得很,小悠以后由我来抚养,不管怎么说,有母亲抚养也总比在育婴堂长大好。”她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打瞌睡的小悠,不自禁地笑了笑。    从林嫣的房间出来,苏妙皱了皱眉,小声问苏娴:    “真的要让小林子收养小悠?”    “她又不是孩子,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管她干吗?”苏娴撇了撇嘴。    “她一个人能养孩子么?”苏妙担心的是这个。    苏娴瞥了她一眼,哼笑了声:“只要她想就能,就看她想不想,她现在是一个人,因为是一个人,所以觉得自己势单力薄孤单一人所以自哀自怜的,可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她必须要为孩子的人生去考虑,人在为了什么的时候,目标明确了,迷茫和不安自然会减少,她会变得坚定,坚定之后自然就是坚强了。”    虽然苏妙觉得她说的有点道理,可林嫣软绵绵的性子让苏妙很怀疑她会不会因为一个孩子就有所改变,然而林嫣主意已定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说明理由歉意地请慧然师父回去,慧然师父不愧是出家人,不仅没生气,还很高兴,她说比起在育婴堂,婴儿由母亲来抚养会更幸福,有人肯收养弃婴她很高兴,她很高兴地回去了。    下午时,苏妙正在房间里思考表演赛的事,闭门思考了一上午的林嫣突然出现,让苏妙帮忙照顾小悠。林嫣已经穿戴整齐,对苏妙说她要回瑞王府去把她的嫁妆搬出来。    苏妙对她突然鼓足了勇气有点担心,不由得问了句:    “你一个人去不要紧吧?”    “再怎么说我也在那里住了十年,不打紧,我去去就回,你帮我照看一会儿小悠。”林嫣笑着说。    苏妙答应了。    于是林嫣独自出了门。    瑞王府紧邻着皇宫,是梁都内除了皇宫以外最华丽的建筑,因为瑞王爷许多年前就搬走了,掌家的世子爷又极少宴客,因此华丽的瑞王府外是与府邸的华丽完全不相符的冷清。    正对着朱雀大街的府门紧闭,林嫣顺着朱雀大街来到王府的北门,顺着高高的石阶拾级而上,来到宽敞阔气的朱漆大门前,抿着嘴唇,站在门口用门环扣了好一会儿,一个小厮才走出来开门。那小厮先是探出一颗脑袋,在看到门外站着的林嫣时愣了一下,大概是觉得眼熟,大约盯着林嫣看了一分钟,才大惊失色,嘴巴张得老大,磕磕巴巴地唤了声:    “世、世子妃?!”    “世子爷在府里吧。”林嫣说着,也不用他开门,自己推开大门迈进去,径直向梁敏的外书房走去。    “世、世子妃!世子妃!”门房没想到她会突然闯进来,顿时慌了手脚,想阻拦还不敢阻拦,跟在她身后小跑,一叠声地叫喊,就好像她是擅闯的不速之客似的。    门房这样的反应又让林嫣窝起了一腔无明火,她瞬间觉得自己在瑞王府的十年就是一场噩梦,或许努力的方式不对,但她也为了这个家努力了十年,到头来这个家却连下人都不把她当主子看。    “世子妃!世子妃!”门房还在喊。    林嫣突然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绷着脸问他:    “我是世子妃?”    “您是世子妃。”门房没明白她的意思,听了她的提问,愣了一下,连忙回答。    “既然我是世子妃,你若再跟着我一步再敢唤我一声,自己去刑房领三十板子!”    门房立刻闭了嘴住了脚,一脸愕然地看着林嫣匆匆走远,他是门房,就算是从前世子妃在府时也很少能接触到世子妃,印象中世子妃是一个温柔从来不会发脾气的女子,可是今天世子妃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却与往昔的印象截然相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林嫣一直不想再踏足瑞王府的原因,压抑的气氛,冰冷的高墙,让人不安的陈设,令人厌烦的下人,从内心深处开始膨胀起来的憎恶和恼恨在周围环境的作用下就快让她爆开了。    她匆匆来到梁敏的外书房,那是一处叫做“怀麓堂”的独立院落,这里大概是府中守卫最森严的院落,从很远就开始,守卫的士兵里三层外三层,铠甲披身,杀气腾腾,也正是看到这里的场景才能够让人深刻地体会到瑞王府的确是武将世家。    此处的守卫都是梁敏的近卫,因为是近卫,大概比瑞王府的下人更熟悉梁敏的世子妃,那些人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讶,大概他们也知道世子妃已经离家出走好几年了。    一人迎上来,恭敬地唤了声:    “世子妃。”    “我有事要见世子爷,通传一声吧。”林嫣说。    那人应了一声,连忙派人去通传。    怀麓堂内。    梁敏正在翻阅从鲁南传回来的军报,剑眉微蹙,就在这时,向来冰山脸的古任突然冲进来,略激动地唤了声:    “世子爷!”    梁敏因为他的冒失皱紧了眉,不过古任是个认真谨慎的人,突然失态必有缘由,于是梁敏问:    “何事?”    “世子妃回来了!”    梁敏手中的军报落在桌上,人霍地站起来:“你说谁回来了?”    “世子妃。”    “人呢?”梁敏追问。    “在怀麓堂外。”    “怎么不让她进来?”梁敏的脸黑了下来。    古任很想说“怀麓堂不是不能随便进,即使世子妃也要经过通传才能进入么”,不过他觉得还是不要说的好:    “奴才这就去请世子妃进来。”转身忙走。    梁敏的心情有点激动,虽然不知道林嫣为什么会突然回来,不过至少她肯回府了,这是好事,在书房内转了一圈,心里还是有许多不安,导致他现在心浮气躁,因为坐不住了,索性走出书房,刚走到书房门口,林嫣从对面的大门走进来。    “嫣儿。”他走上前,即使竭力掩饰却压抑不住眼底的喜悦,轻声唤了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