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一一章 假赛的参赛者

正文 第五百一一章 假赛的参赛者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姑娘,这只是表演赛,只是一场为了鲁南的灾民设下的赌局,并不影响你在厨王赛上的成绩,这是我的私人请求,希望你能为了鲁南的灾民参加这场表演赛。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若是能有其他法子,也不会设下这样一场赌局,毕竟不光彩,可灾区需要银子,梁都中虽然有富庶之人,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将灾区当成是自己的家乡感同身受,对他们来说,鲁南的灾情再严重与他们无关,鲁南死再多的人也只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可赈灾还是要做的,无法在短时间内将鲁南安顿好,接下来灾情会发酵成更大的民间骚乱,不知道今日在城门前发生的惨案姑娘是否有听闻,灾民将两个守城兵打成重伤,守城兵后反抗又变成了两个灾民被打死,初到梁都脚下的普通百姓怎可能会一上来就和梁都的守城兵起冲突,当时守城的士兵只是说需要请示上级才能确定能否允许灾民进城,可没有说不许他们进城。”净明法师表情凝肃地说。    苏妙听他说了这么多,总有一种自己被扔进一个圈套的感觉,努力让自己抵触的心情平静下来,皱了皱眉,道:    “我和法师在丰州时就见过,我觉得我和法师也算是旧相识了,既然法师能够做厨王赛的首席点评,想必法师的心中对参赛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了解,法师应该能看出来,在别的方面我或许可以,但在本业上,我是做不出来弄虚作假的。再说,球赛可能造假,科考可能作弊,却从来没听说过厨王赛也能打假赛,你想让我怎么输,把盐当成糖吗?”    “备受期待的人最后却输掉,只有这样才能成就这场赌局,正因为需要这样一个能够在表演赛中不知不觉输掉的高手,所以才需要苏姑娘的加入,苏姑娘的能耐,出色的输掉我相信对你来说易如反掌。”    苏妙哭笑不得,看着净明法师,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    “我以前听说法师是到处弘扬道义行善扬善的哲人,所以民间才有许多人称你为‘圣人’,你的弘扬道义就是纵人说谎?”    净明法师笑了,看着苏妙道:“苏姑娘,你是个聪明的姑娘,你问出的问题其实你自己心中是有答案的,老夫不是‘圣人’,圣人是不会涉足纷扰俗世的,老夫只是个俗人,希望用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去帮助那些正处在饥饿和疾病中的人,为此老夫愿意说谎。”    “法师的心意我不是不明白,皇上和国库的压力究竟有多么沉重我无法想象,所以对这场赌局我不会说出什么轻狂的评论,我不是不想帮助鲁南的灾民,用其他方式我很乐意帮忙,但是打假赛,绝对不可能。我来梁都是为了参加正统的厨王赛最终拿下厨王的名头,其他的事情请不要牵扯到我,被选中做这种事我可不会认为是自己的实力被承认然后兴高采烈,我只说这一遍,赢得比赛对我来说或许并不困难,可是故意输掉,恕我没有这个能耐,告辞。”苏妙说罢,站起身,就要走。    就在这时,一声银铃般的轻笑响起,夏瑾萱玉手掩唇,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嗓音清澈动听,动听的嗓音里含着浓浓的嘲弄:    “苏姐姐,你一口一个‘打假赛’,仿佛是以你赢定了作为前提,就好像我一定会输给你似的。”    这一声挑衅让苏妙留意到现场还有夏瑾萱的存在,之前夏瑾萱一直没有说话,苏妙又满脑袋打假赛的事,一度忘了她的存在,这会儿终于想起来了,她回过头,看了夏瑾萱一眼,淡而漠然地回道:    “当你答应这场弄虚作假的比赛时,你就已经输了。”    夏瑾萱被她高高在上的姿态激怒了,唇角勾起的弧度收起,绷起秀美的脸蛋,站起来,走到苏妙面前。她比苏妙矮了一大截,即使是在散发着明显凌厉的气场,内在的温婉核心依旧存在,娴雅的姿态并没有被苏妙颀长的身高秒掉。    “还没有比试过,苏姐姐,你笃定的语气让我非常反感,是因为开赛到现在你一直没有败绩,所以就以为自己会长胜,所以你就以为没有人能够打败你吗?”夏瑾萱语气温婉地问,温婉的语气却带着气势上的咄咄逼人。    苏妙只看了她一眼便移开视线,对净明法师说:    “失陪了。”转身便走。    “苏姐姐,虽说这一次的表演赛不会记入厨王赛的赛绩,可毕竟是厨王赛的赛会主办的,你执意退赛,会影响你之后的参赛资格。”夏瑾萱语气轻淡地说。    苏妙怒极反笑,看着净明法师,冷冷地问:    “这是什么意思,劝说不成改强迫吗?”    “只是一场表演赛,只要不会被外行人看出其中的隐秘,对苏姐姐你并没有什么损失,旁人只会以为你是发挥失误,不会影响你的名声,又能帮助鲁南的灾民尽快摆脱恶劣的灾情,你替皇上效力皇上也不会亏待你,一举两得苏姐姐你又何必去执着这是不是撒谎呢。姐姐未来的夫婿是皇上的侄儿吧,既如此,论起来还是一家子,都是女儿家,虽说我比姐姐年幼,但有一句话我还是想提醒姐姐,还没成亲就和未来的夫家生分,今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只要苏姐姐肯参赛,鲁南的好多人命就能够挽救,到时候鲁南会有多少人在心里感谢姐姐,到了那时,谁又会去在意姐姐是否撒过谎。若是因为退赛导致今后参赛困难,姐姐好好想一想,你是为了什么才到梁都来的,不是为了来玩玩吧?我与姐姐都是经营者,我是为了让莲花楼名扬岳梁国才来参加厨王赛的,姐姐呢,就这样什么都没有赚到灰头土脸地回乡去,这样的结果姐姐甘心吗?”夏瑾萱微笑着,慢条斯理,说出来的话却针针刺心,咄咄逼人。    “苏姐姐,像我们这样背井离乡前来参加决赛,要么败走归乡,要么赢到最后,只有这两条路,没有上场便主动退赛,这样的选择太可笑了,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到梁都来的?”夏瑾萱语气严厉地追问。    苏妙目不转睛地看了她一会儿,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她气冲冲地回到房间里,推门而入,走到桌前倒了一杯茶灌下半杯,越想越火大,咚地搁下茶杯的同时,一脚踹在凳子上,凳子被踹翻在地,发出很大的声音,与此同时,回味从外面进来,手里拎着徐记的芝麻酱烧饼和现磨的热豆浆,被屋里的动静吓了一跳,他愕然地问:    “你在干吗?”    苏妙瞪了他一眼。    回味莫名其妙。    不过转念一想,苏妙觉得这事跟回味也没什么关系,就算她和回味不是现在这种关系,这次的赌局看上的是她的手艺,若是她和回味没关系,只怕净明法师这次也没这么客气,说不定会被直接抓了去关起来,这么想着,回味那张俊美的脸蛋又变得能看了,她重重地哼了一声,身子一扭,坐在凳子上。    回味把倒了的凳子扶起来,又将手中的早餐放在桌上,顺手在她低下去的下巴上拨了一下,问:    “又谁惹你了?我买了你爱吃的芝麻酱烧饼,趁热吃了,一会儿凉了。”    苏妙瞥了他一眼。    回味知道她想说话,也不催她,把装热豆浆的竹筒子递给她,问:    “要糖吗?”    “不要。”    回味点点头,转身去整理苏妙凌乱的床,之前苏妙跑去林嫣房里,回来匆匆梳洗完去见净明法师,床一直没工夫收拾,回味是最看不惯凌乱的。    “喂。”苏妙单手托腮,盯着他的后背。    “嗯?”回味淡淡应了声。    苏妙把净明法师和夏瑾萱的来意对他说了,回味听了,沉默了半晌,淡声道:    “不想做就退赛。”    “好简单的回答。”苏妙说。    “净明法师代表整个厨王赛赛会,既然他来了,就说明这件事整个赛会都默认了,既如此,我也没办法改变什么,再说我也不是赛会的。”    “你对他们暗箱操作赌局这件事怎么看?”苏妙问。    “肯定不光彩,不过赌局这种事,又有几个是光彩的。”回味笑了一下,转身,走到她身旁,坐下来。    “你觉得这样做好吗?”苏妙皱着眉问。    “好不好先不说,皇上带头设赌局,他肯定比你更觉得丢脸,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岳梁国在先皇手里时国库几乎全败光了,当今皇上登基,接手的岳梁国等于是一个空架子,之后又经历了战乱和天灾,最艰难的时期皇上带头节衣缩食,就连太子和武王在十岁之前只有在过年时才能吃上一次肉,岳梁国是最近十年才逐渐恢复元气的,结果刚刚好一点又连续赶上了蝗灾和水灾,也正因为这样,那些同样经历过艰难时期的富人们才不愿意将自己得到的财富送给别人。这段时期如果不谨慎应对,空了国库的后果,血阴教和杞枝国就够岳梁国喝一壶的,还有科西国在海上的骚扰,国土宽广底子薄弱,这样的国家就像一块肥肉,谁都想咬上一口。设这场赌局是皇上想出来的应对鲁南灾情的法子,你可以自由选择要不要接受这场赌局,即使你不接受,就凭你连胜东平门和阮谦,你的名字在梁都已经无人不知了,这名声很快会传遍整个岳梁国,你想让苏记品鲜楼成为岳梁国知名酒楼的心愿也算达成了。”    苏妙抱膝,蜷成一团在凳子上,半天没说话。    回味等了一会儿,拿了一张芝麻酱烧饼递到她嘴边,轻声询问:    “要退赛吗?”    苏妙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烧饼,哼了一声:“退赛?我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大老远跑到梁都来就是为了没输就退赛?”    回味眉一扬:“你要打假赛?”    “哈?打假赛?我去打假赛会让人家笑死,还没比玩完就先被揭穿了!”    “那你要做什么?”回味问。    “等我吃饱了再想!”苏妙没好气地说,咬了一大口烧饼。    ……    城西一处三进三出的典雅小院是夏瑾萱刚来梁都时买下的房舍,作为临时住所,软轿停在朱漆院门前,夏朗上前,打起轿帘,夏瑾萱从轿子里走出来,姿态娴雅温婉动人的大家闺秀,带着让人折服的雍容气度,可是夏朗却能够从她那双泛着森森寒意的眼眸里看出她此时在生气,而且愤怒至极。    夏瑾萱走进院子,来到自己的房间里,立刻有丫鬟上前,替她除去外面的披风,夏瑾萱坐在窗下的软榻上,小丫头捧进香茶,夏朗接过来,含笑送到夏瑾萱面前:    “大小姐累了吧,喝口茶润润喉。”    夏瑾萱接过来,表情冰冷地啜了一口,重重地搁在茶几上。    “大小姐心情不好?”夏朗含笑询问。    “你觉得我的手艺比不上苏妙?”夏瑾萱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问。    “咦,大小姐在乎的是这个么?大小姐之所以参加厨王赛,最终的目的不是夺下厨王令莲花楼名扬岳梁国,顺带着狠打夏家那群人的脸吗?大小姐可是说过,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为达目的尽可以不择手段,怎么这会儿却和苏姑娘攀比起手艺来了?比起手艺,大小姐不是更该在意莲花楼能否在岳梁国扬名么?”夏朗似笑非笑地反问。    一巴掌清脆地甩在他脸上,夏瑾萱眸光森寒,冷笑着道:    “你在耍弄我?”    夏朗一手捂着泛红的脸,腰身弯下来,毕恭毕敬地道:    “夏朗不敢!”    “滚!”夏瑾萱恼怒地叱了一声。    “是。”夏朗也不恼,淡淡地应下,转身,退了出去。    夏瑾萱端坐在软榻上,一张秀美的脸紧紧地绷着,过了一会儿,突然手握成拳用力地捶了一下桌面,茶碗跳起,发出一声脆响。    阮府。    阮双把刚绣了两针的嫁衣扔在地上,横卧在院子里的吊床上望天,一个人突然从墙上跳下来,咚地落地,脑袋上刚长出三寸来长的黑毛,光看着就让她觉得恼火,一块石头狠狠地砸过去,高兴堪堪接住,跳起来叫道:    “死丫头你干吗?乱扔石头会出人命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