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女婴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女婴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怀中的婴孩哭个不停,苏妙怎么哄都哄不好,有点着急,这孩子太小了,又因为饥饿过于瘦弱,她不擅长应付,很担心力气过大会把孩子弄坏。~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回味在旁边看着她哄孩子,见苏妙已经很卖力了,她怀里的小孩子却还在哭个不停,大晚上在寂静的树林里一个婴儿蚊子似的哭着,怎么哄都哄不好,回味有点不耐烦了,从苏妙手里把女婴拎过去,双手举起来,放在眼前,盯着小婴儿的脸,一脸不太高兴的样子。    女婴因为被另外的陌生人抱起来,停止哭泣,睁开大眼睛看了回味一阵,脸突然皱成一团,哇地大哭,竟比刚刚的蚊子叫响亮了许多。    “你吓着她了!”苏妙满头黑线地说着,从回味手里夺过女婴,继续哄着,瞪了回味一眼,“你怎么对小孩子一点耐心都没有?”    回味撇了撇嘴,低声咕哝道:“又不是我姑娘。”    苏妙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林嫣见他们两个一个无计可施一个不仅不耐烦还举止粗鲁,实在不靠谱,女婴太小了,她很担心小婴儿被他们两个这么折腾再给折腾坏了,心里干着急,纯娘更是个不靠谱的,看见这么小的孩子她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害怕,林嫣皱起了眉,若在平常时候她是不会主动表达自己的意愿的,可是今天,在苏妙哄孩子哄了许久还是没有哄好之后,林嫣的心里第一次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冲动,她更近地向前凑了一步,伸出手,眼盯着小小的婴孩,对苏妙低声说:    “我来试试。”    苏妙正没办法,见她愿意接手,求之不得,把孩子一股脑儿塞给她。    林嫣将女婴接过来,她抱孩子的姿势很熟练,一点也看不出她其实并没有养育孩子的经验,她将孩子抱在怀里,借着灯光摸了摸孩子脏兮兮的小脸,又将手伸进襁褓里,她笑起来,语气柔和地说:    “是尿了。”    说罢,转身,走到一旁的马车前,将孩子放车板上,熟练地解开包裹的襁褓,襁褓已经脏了,她皱了皱眉,把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来,正准备给孩子重新换上,纯娘突然嗷地一声尖叫,腾地向后跳了半步,林嫣让她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一只大大的吸血虫子也不知道是从襁褓的哪里爬出来的,居然顺着女婴的脖子爬上女婴的脸蛋!    荒郊野外吸血虫子本来就多,女婴又被放在草丛里,只怕放在草丛里时被吸血虫给盯上了,这种虫子最爱咬小孩子。    林嫣心中一紧,她是害怕的,可这时候她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勇气,下意识伸出手抓起孩子脸上的吸血虫,摔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    纯娘整个人都惊呆了,因为之前林嫣和她一样一直都是“怕虫子联盟”的成员,每次虫子一来尖叫的保证是她们俩,这一次林嫣居然没有尖叫,还神勇地一脚把虫子踩死了,她惊诧又佩服。    林嫣亦很吃惊自己下意识的举动,不过对此她并没有表露太多,顺利地扯了新尿布给婴儿换上,又用自己的披风作为襁褓熟练地将婴孩包裹好。羽缎披风覆盖在身上柔软而温暖,因为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和舒适感,女婴终于不再哭泣,她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林嫣,顿了顿,突然咧开才冒出一颗牙的嘴,冲着林嫣咯咯一笑。    林嫣心脏微颤,望着婴儿纯真的笑颜,怔住了。    “这孩子要送哪去?”苏妙并没有注意到林嫣的异样,虽然头脑一热从一群不靠谱的少年手里救下了一个婴孩,可她自己也是个不可靠的,孩子不是小狗,现在的决定会影响孩子的一生,这是相当沉重的责任。    “育婴堂。”回味理所当然地回答。    育婴堂就是孤儿院,岳梁国有由朝廷出资兴办的育婴堂,大部分是跟当地有名望的寺院庵堂合办的,婴孩由僧侣或尼姑抚养长大,等孩子长大之后,可以自行决定去路。    林嫣听了回味的话,抱起孩子的手顿了顿,育婴堂只是能养活孩子的地方,却并非是能够让孩子茁壮成长的地方,可是无父无母的孩子唯一的活路也只能是进育婴堂。    苏妙也觉得把新捡来的孩子送去育婴堂有点残酷,可由自己来抚养又不现实,养育孩子不是只供吃喝就完了,单凭头脑发热是养不好孩子的,养不好还不如不养。    “育婴堂,好吗?”苏妙有些担心地问,毕竟是自己揽下的,如果育婴堂不好,她宁愿花点力气寻一户愿意收养的人家。    回味瞅了她一眼,终于感觉到她的认真,想了想,说:    “我去慈月庵说一声,慈月庵的慧耀师父人很好,和我娘也有交情,交给她抚养没问题。”    苏妙这才放心,点了点头。    “妙妙,”正在哄婴孩的林嫣突然开口,说,“这孩子这么瘦小,虽然没看出有什么毛病,我觉得还是带她去医馆让大夫瞧一瞧会更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苏妙答应了。    四个人重新上马车,女婴自然还是由林嫣照顾,林嫣熟练地抱着婴儿,在登上马车时,苏妙听到纯娘用佩服的语气大声说:    “小林子,你好厉害,还会包襁褓,我就不会!”    “等你成亲之后学一学就会了,我也是成亲之后现学的……”林嫣笑着说,说到最后声音却戛然而止,顿了顿,她浅笑了笑,不再说话。    苏妙有点替林嫣难过,还没有孩子时就连照顾孩子的方法都学过了,这得是多么地渴望想拥有一个孩子啊。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怎么了?”回味狐疑地问。    “没有。”苏妙摆了摆手。    回味紧盯着她,一字一顿地道:“别跟我说你想养那个捡回来的孩子,不行!你捡回家的东西太多了!”    苏妙无语,眉一扬:“包括你?”    回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是自己去的,不是你捡的!”    苏妙越发无语。    马车重新启动,向城门驶去,因为需要带孩子去看大夫,今夜他们必须进城,回味本来想和苏妙在城外住一夜的计划泡汤了。两辆马车奔驰在夜色中,很快驶入平坦的官道,却发现今夜的官道很不寻常,马车的正前方,三三两两的行人垂头丧气地行走着,几乎是走两步歇一步,跌跌撞撞,互相搀扶,就算是走得快的那些也都是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当马车从这些人身旁经过时,回味掀起车帘的一角,苏妙顺着车窗看到那些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不禁心中一沉。    “是鲁南的灾民?”她悄声问回味。    “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回味轻轻地叹了一声。    苏妙没太听懂他的话,马车很快行驶到城门口,令人更加惊愕的一幕映入眼帘,仿佛是行走的僵尸们的目的地,城门下,三五成群的灾民瘫坐在地上,因为有守城兵,他们不敢离城门太近,远远的围着城门,就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墙,这样的架势已经让守城兵开始不安,好在没有发生骚乱,守城兵也都按兵不动,但现场的气氛却紧张而窒息。    “前两天还没有灾民呢,怎么一股脑儿全涌来了?”苏妙吓了一大跳,睁大眼睛,诧然问。    “有些底子的已经进城了,这些都是一路走来的。”回味皱了皱眉,沉声说。    苏妙心一沉,灾民中也有穷有富,富的有家底门路广逃灾时也能坐车坐船还能弄到通行文书光明正大地进城,穷人就不一样了,本来就穷,逃灾时更穷了,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双脚,要是半路上饿死了、累死了或者病死了,这一生也就过完了,这么想着,能够靠脚力走到这里来的也都是一群了不起的人。    苏妙同样皱了皱眉,沉声道:    “他们是等着明天开城门吧?”    “嗯。”    “城门,不会开吧?”苏妙轻声说。    回味一愣,略惊讶地望向苏妙的脸,苏妙是个心善乐观的女孩子,看到这种情形他本以为她会追问他有什么能够帮助灾民的好办法,没想到她说出的第一句话却是这个,苏妙对他的答案已经心知肚明,她看着他,一直到他淡淡地点了点头,她转头望向车窗外的灾民。    城门是不会开的,灾民有可能会携带疫病,能够从鲁南走到梁都的灾民都是生命力顽强的,生命力顽强的人在求生**的趋势下很有可能会犯罪,梁都是帝都,无论是大面积的疫情还是不稳定的治安,这些威胁帝都的情况都不能出现。    “虽说不能开城门,可也不能放着不管,从长远来看,放着不管比放这些人进城的危险性还要大,先不说求生本能会让被压迫到极限的人开始反抗,岳梁国没那么和平吧,一旦灾情被有心人利用,散播谣言鼓动人心,那可伤脑筋了。”苏妙道。    回味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思维透彻的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伸出手在她的头上拍了拍,接着隔着车门对外面的车夫淡声吩咐道:    “从西城门走。”    马车夫得到指示,应了一声,调转车头向另外一个方向驶去。    灾民们长途跋涉都已经没了力气,虽然注意到了有马车驶来,却也只是眼看着他们离开,没有发生骚动。    后方的马车上,纯娘怕怕地拍了怕胸口,扁着嘴,忧虑地小声说:“这么多灾民可怎么是好!我爹说每次有大灾,有灾民聚集的地方粮食都会不够吃,还会有坏人欺负当地的姑娘,不知道梁都会不会也变成那样,我还想活着回丰州去看我爹呢,早知道就不跟来了!”    林嫣拍着怀中的婴孩,面色同样凝重,她忧虑的是血阴教,每到岳梁国大灾时血阴教都会出来闹腾一番,虽然不知道那个神秘的邪教势力究竟有多大,可每次他们出来闹腾时朝廷都会折一批人,梁敏从成亲那会儿抗血阴教就成了固定工作,直到现在,十多年了血阴教依旧阴魂不散。    鲁南的这场大灾对岳梁国来说有点糟糕啊……    西城门不是鲁南的方向,苏妙一行人顺利进了城,先绕路去回味熟识的医馆,医馆的老大夫给婴孩检查了一番,根据大夫的推测,孩子大概有八个月左右,除了伴有发热的营养不良和轻微的皮肤疾病之外整体还算健康,用草药水给孩子洗过一次澡之后,开了草药详细地说明了内服和外服的方法,苏妙没太记住,林嫣倒是听的很认真。    将苏妙等人送回客栈之后回味就出门了,这一次苏妙没问他去哪,让他走了。    林嫣和纯娘住一个屋子,林嫣愿意照顾婴儿苏妙也不想跟她抢,去厨房熬了一碗糯糯的米糊回来,看着林嫣给婴儿喂下。婴儿饥饿许久,香甜的米糊让她胃口大开,一气吃了大半碗,还是林嫣怕她吃多了伤食,不敢再喂,好不容易才将她哄睡了。    苏妙见孩子乖乖地睡觉了,自己回屋去了。    不想第二天天刚亮,婴儿响亮的啼哭声传来,直直地刺进苏妙的耳朵,把苏妙吓得霍地睁开眼睛,从床上跳起来左右张望,迷糊了半天才清醒过来,心想大清早哭泣的孩子八成是昨晚上抱回来的那个孩子,担心孩子哭闹会吵醒住客,她火急火燎地穿衣要去查看,正系腰带就听见隔壁屋子苏娴一声恼火的“河东狮吼”:    “大清早谁家的兔崽子在号丧呢!当娘的是死人啊!”    苏妙无语,翻了个白眼,心想那孩子她娘确实是死人嘛,穿好衣裳来到隔壁,纯娘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给她开了门还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内室,林嫣穿着睡衣,正满脸心疼地哄着女婴,她抱着女婴在卧室里来来回回地行走,一边走一边温柔地哄着大哭不止的婴孩,语气是相当的感情充沛,她轻轻地颠着怀里的孩子,温柔地安抚道:    “小悠乖!不哭了!小悠是好孩子,不哭不哭!小悠不怕,娘在这儿,小悠不哭!”    她念叨着念叨着苏妙觉得她都快哭了。    “小悠?”她的心里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狐疑地望向纯娘。    “这人魔怔了。”纯娘打着哈欠对苏妙说,“昨天大半宿她一直在给小悠取名字来着,我说马上就要送走了,何苦取名字,直接叫‘妮子’不是挺好么,她嫌难听非要取个名字。”    苏妙皱了皱眉,上前去看,被取了新名字的小悠被洗出来的白净小脸上布满了不正常的红晕,或许是太难受了,她哭个不停,大概是因为吃饱了,她的哭声比昨夜响亮一倍,林嫣哄着生病中的小悠,难过的表情简直比她自己生病还要痛苦。(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