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八七章 闹鬼?

正文 第四百八七章 闹鬼?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梁锦气得跳脚,一个劲儿嚷嚷说苏妙是“臭丫头”,苏妙早就走掉了,她走到灯火通明的宫殿前,悦耳的丝竹声从里面传来,欢笑声、辩谈声不绝于耳,苏妙站在门口仰头看着宫殿的正门上面书写着金碧辉煌的“撷芳殿”字样,没有进去,转身,顺着撷芳殿庭院的墙根走,走到一处没有侍卫站岗的角落,背靠着高高的朱墙,四下看了一回,见没人留意她,从怀里摸出一枚通红的苹果,咬了一口,汁水四溢,很甜。龙'坛'书'网w W w.LONGtanshuw.COM    红通通圆溜溜的苹果她早就想吃了,可是这么大个儿的苹果当众开啃总觉得不好意思,其他贵女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大家桌子上的苹果都被当成装饰品,偏这苹果红得太诱人了,苏妙非常想吃,于是偷偷藏起来一个,这会儿正好可以啃了,反正她现在也不怎么想回撷芳殿去。    她一边啃苹果一边仰头望天,已经是晚上了,八月十五的月亮,圆而明亮,比一年当中的任何时候存在感都要强。    皇宫的围墙大概是所有人家里墙最高的地方,钢筋水泥的都市在苏妙的记忆中早已消退,她自由自在地住了许多年,今夜突然深陷在高高的围墙里,总觉得不太习惯。如果仅仅是围墙高耸,这不过是个适应过程,可是,她尚能想起自己曾经参观宫殿的感觉,那时只觉得这样的建筑宏伟庄严很了不起,而现在,当整座宫殿里居住了许多人时,这里已经不再单纯是一座庄严宏伟的建筑,它到处充斥着让人莫名觉得压抑的森凛气息。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恍若鬼魅发出的一声轻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直觉很近,吓了苏妙一跳,刚叹了一半的气卡在喉咙里,她惊悚地竖起耳朵。    轻轻的咳嗽声仅传来一声便终止,接下来周围只剩下从撷芳殿里传出的歌舞声以及来回巡逻的侍卫们的脚步声,苏妙听了半天没再听到咳嗽声,她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放下心想要继续啃苹果,就在这时,又一声轻微的咳嗽传来,这一回她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月夜,中秋,闹中取静的一角,黑暗,周围还有树影,在这样的场景下突然出现不见人影的咳嗽声,这咳嗽声还像是从暗处被什么阻隔着隐隐传来的,并且这声音只有苏妙一个人能听到,她的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懵,呆愣了片刻,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前方是金碧辉煌的撷芳殿,后方是高高的朱墙,左侧是一棵参天大树,右侧是一片花圃,隔着花圃还能看到许多侍卫在巡逻。咳嗽声似乎是从高墙的另一头传来的,可是墙这么高,她总觉得自己听到的声音不是隔着这么高的墙壁传来的。    咳嗽声又响起,这一回不是一声,而是一小阵。    苏妙皱了皱眉,终于找到了方向,她从左侧的参天古树前越过去,大树右边同样是高墙,然而与之前不同的是,这片墙上居然开了一道几乎溶于夜色的暗门,如果不是这道暗门开了一道缝隙,苏妙根本发现不了。    苏妙四处张望了一阵,侍卫来来回回在远处的大路上巡视,都没有注意到这里有一扇门。    苏妙因为在马球场上的“壮举”已经在皇宫里出名了,侍卫们几乎都认识她,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侍卫长来问过她怎么不进去是不是迷路了,之后一直没有侍卫接近她,大概是因为她女眷的身份,侍卫们都在避嫌。    苏妙站在半掩的暗门前,正犹豫着要不要探出头去一看究竟,就在这时,墙后面的咳嗽声戛然而止,一声低沉微带着厉气的冰冷男低音传来,一片漆黑中让人觉得有点阴森:    “谁?出来!”    苏妙一愣,除了被对方的质问吓了一跳之外,亦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顿了顿,她从半敞着的暗门内探出头去,向右看,一个身穿朴素白袍的男子正贴着墙根抱膝坐在草地上,暗门的那一边居然是一个用来连接正殿与配殿的小花园。    撷芳殿向来被用做大型宴会,无人居住,配殿更不会有人,小花园虽精致,却寂静得骇人,除了今夜的明亮月光用做照明,只剩下白衣男子身旁那一盏鬼火似的红灯笼。    “湘王殿下?”苏妙的眉角狠狠一抽,在认出对方的同时,亦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刺客也不是外貌诡异的妖怪。    白衣男子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淡淡点头:“苏二姑娘。”他的语气是有些意外,花园内光线太暗,看不太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拥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黑得有如夜里冰冷井水中映出的倒影。    苏妙脑袋在门外,身子在门内,歪着脖子看着梁效。    梁效坐在草地上,贴着高墙,同样歪着脖子看着她。    气氛有点尴尬。    确认了不是什么可疑的生物,苏妙放了心,有点惭愧自己打扰了人家独处,可就这么离开又不太礼貌,对方毕竟是自己弟弟的副院长兼先生,而且对烟儿很是照顾,还来劝说过烟儿复学,就算他不是皇子,苏妙对弟弟的先生向来是很尊重的,她客套地笑笑,小声询问:    “湘王殿下怎么坐在这儿没进去呢?”    梁效笑了笑,嗓音细微低沉,轻软的,很柔和:“我是不被允许参加宴会的。”他说着,扶着墙壁站起来。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苏妙觉得他站起来的时候有点艰难,好像身体不太舒服似的。心里正这么想着,梁效已经走了过来,站在她面前,轻笑着说:    “我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发生火灾。”    “怎么会!”苏妙下意识笑说,她是听说过这个的,但当时只是当成故事听,这种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吧?    “你不相信?”梁效敛起笑,淡淡地看着她,轻声问。    这么面对面地站着,苏妙才第一次感受到巨大的身高差所带来的压迫感,两米的身高配上修长的身段,他就像是一根直挺挺的竹子,不过话虽这样说,梁效的身体里似乎拥有着很浓的负离子,站在他面前居然有一种正沐浴在森林里的感觉。    他问她“你不相信”,让苏妙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无论回答“相信”还是“不相信”最终的结果都是刺伤对方,她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讪讪地笑道:    “虽然听说过……”    “虽然听说过,但并不相信?”梁效追问,他在笑,苏妙却觉得很不对劲。    她只见过梁效两面,虽然如此,但在她心中梁效是那种斯文有礼的文弱书生印象,儒雅而专注,认真并坚定,可是今夜的梁效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似乎有点阴暗,也不知是不是夜色过浓的关系。    对方都问到这个份上了,再敷衍反而不礼貌,苏妙尴尬地笑笑,抿了抿嘴唇说:    “人只能纵火,不可能会带来火灾,即使真的发生过,那也只是巧合,诅咒……我并不相信。”    “巧合么?”梁效笑了笑,偏过头,望向圆圆的月亮洒下光辉落在远处的宫殿上,将宫殿映在地上的影子渲染得很长,过了一会儿,他温和地笑说,“苏姑娘,这皇宫里到处是巧合,巧合的次数多了,也就变成诅咒了。”    苏妙心跳微顿,一瞬间她觉得她有点明白梁效这句话的含义,可是仔细去想时却发现自己完全不明白。    梁效低头看了她一眼,黑暗里他笑了笑,很普通的笑容,很好看的笑容,不知为什么,却让苏妙有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此处光线太过阴暗的缘故。    “撷芳殿里很热闹?”梁效望向高墙的另外一边明亮的灯光在上空形成淡橙色的光影,问她。    苏妙顺着他的目光向墙那头望去,先不说中秋节阖家团圆的日子他被迫独自度过,单说皇子公主全在撷芳殿里,只有他一个人因为传说中的诅咒不被允许进入,那种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感是很难承受的,幸亏他不是小孩子,否则定会整夜哭泣吧。    “还好,有几个我不认识的大臣好几次差点吵起来,千金小姐们也在互相较劲,弹琴斗诗都不让人好好吃饭,而且汤煮的太匆忙了,不过月饼很好吃。”苏妙笑眯眯地回答。    梁效没想到她会回答的如此详细,有些意外,亦觉得有趣,笑了笑。    “对了,湘王殿下坐在这里做什么,你的住处在附近吗?”苏妙疑惑地问。    “我怎么可能住在附近,我住在最西边。”    “那你这是……”苏妙心想他该不会是因为太寂寞了,所以跑过来偷听热闹吧,这么想着越发觉得他可怜,却不想将这可怜表现在脸上,人家并不需要她的同情和可怜,擅自去同情可怜别人是最失礼的行为,她甩甩头将这种情绪甩掉,抬起头来问他,“这花园是哪里啊,连盏灯都没有。”    “这里不住人,自然没有灯。”梁效回答说,为她向远方一处阴影森森的高大建筑一指,笑道,“你看,那里就是凤仪宫。”    “凤仪宫?”苏妙一愣,盯着月影下恢弘庄严的建筑,月辉像是为那里罩上一层轻纱,远远望去,如梦似幻,竟让她看住了,“殿下坐在这里就是为了看凤仪宫吗?”她诧然询问。    “是啊。”    苏妙哑然,凤仪宫有什么好看的,还需要在撷芳殿里看?    “确切的说我是在等时辰。”    “等时辰?”苏妙越发狐疑。    梁效背着一双手,低下头看着她,忽然神秘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因为此处漆黑的关系,苏妙突然觉得很瘆的慌。    他弯下身子,视线终于与她平齐,却比高高地看着她时更让她觉得浑身发寒,他小声对她说:    “苏二姑娘,你记得千万别靠近凤仪宫,近来宫里流传,有好多宫人子时后在凤仪宫内看到有恶鬼出没。”    他离得有点近,近到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居然是冰凉的,今天的气温并不算寒冷,他的气息却如此冰冷,苏妙没忍住,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梁效噗地笑了:“你害怕了?”    “……”苏妙满头黑线,“殿下你在吓唬我?”    “不,我是说真的,我正在等时辰进去捉鬼。”梁效一本正经地说,直起身子道,“凤仪宫是太子哥母亲的宫殿,虽说皇后娘娘从来没住过凤仪宫,可皇后娘娘的灵位一直供奉在凤仪宫内,太子哥也一直把凤仪宫当成缅怀和想象母亲的地方,不管是真有恶鬼还是人为捣鬼,在太子哥最诊视的地方弄出这种事绝不能忍,今晚是宫内最忙碌的时候,正是夜探凤仪宫的好机会。”    “殿下是为了太子殿下?”苏妙惊讶地问。    梁效笑起来。这笑容很纯真。    “殿下一个人去?”    “闹鬼嘛,人多肯定抓不到。”    “殿下你不怕吗?”    “我这么高的个子,如果是人,应该怕我才对;我命带不祥,如果是鬼,只怕还要忌惮我三分。”梁效笑着说。    苏妙觉得这理由很牵强,不过凤仪宫闹鬼这件事,她想起了白天跟着梁敕去凤仪宫时凤仪宫的两个宫女议论的那件事,那时候议论的事大概就是这个吧?    闹鬼?    听起来怎么这么邪门!    “我得走了。”梁效突然说,转身,向放置灯笼的地方走去,不料才走了两步,忽然脚下踉跄,差点摔倒。    苏妙吓了一大跳,上前一步,下意识托住他的一侧身子,扶了他才让他免于摔倒。    “殿下你没事吧,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她问。    “昨日有些发热,今天已经好了,不碍的,多谢姑娘。”梁效稳住脚跟,笑着说。    苏妙皱眉,太子梁敖多病,五皇子厄运体质同样爱生病,梁家是不是基因有问题啊?    “要不然殿下回去歇息吧,凤仪宫改日再去,今天才痊愈还是应该多歇息。”    “这可不成。”梁效断然否决,看了她一眼,笑问,“要不,姑娘跟我一块去?”    “不去!”苏妙斩钉截铁拒绝。    梁效乐了,也不勉强,慢吞吞地走到灯笼前,提起来,回过头对苏妙笑说:    “我去了,姑娘也快回去吧。”    “殿下当心些。”苏妙站在暗门前说。    梁效点头,提着灯笼,转身走了。    苏妙亦转身,这时却觉得手心里滑腻腻的,很不舒服,她不由得低头去看,却因为唯一的光源已经被梁效带走了,只剩月光她什么也看不见。    搓着掌心皱眉,就在这时,似有风从背后刮来,让她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与此同时,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捂住她的口鼻,浓呛的药味在没防备时被吸入,苏妙在晕过去之前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两个大大的汉字——卧槽!(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