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八五章 探问

正文 第四百八五章 探问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就在这时,苏婵忽然站起来,往外走。~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你去哪?”苏妙忙问。    苏婵回过头瞅了她一眼,硬邦邦地回答:“茅房。”    如果可以,苏妙很希望她能说的文雅些:“我陪你去。”    “不用。”苏婵断然拒绝,转身走了。    苏妙还想说话,回味回过头,对她说:    “撷芳殿周围侍卫上百人,你不用担心。”    苏妙想想也是,便安安静静地坐着,可是坐了一会儿之后苏婵还是没有回来,等了等她终是不放心,站起来想要去寻找。回味见状,刚想说要陪她一块去,先前出去这会儿突然又回来了的回甘走过来,在回味的肩膀上拍了拍,示意让他跟着走。回味皱眉,想说自己要跟苏妙去找人,苏妙见回甘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便对回味说:    “你不用跟着我,这儿这么多人,应该没事,那丫头没回来八成是跑哪去躲懒了,我去找她回来,你跟二哥去吧,二哥好像找你有事。”    “确实有事。”回甘拽着回味,笑嘻嘻地说,又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对魏贞道,“贞儿,你陪小弟妹去找找她家三姑娘吧,撷芳殿你熟。”    魏贞正在跟邻桌的濮阳郡主热聊,听了丈夫的话点点头,站起来。    “小舟也要出去!”坐在林嫣怀里的回舟扭着屁股说,孩子小,吃饱喝足了对宴会便没了兴趣,坐这么长时间也难为他了。    回甘在回舟的脑袋上虎摸了一下,对魏贞笑说:“儿子腻歪了,带他出去散散吧,别出撷芳殿,有事打发人去叫我。”    魏贞含笑点头。    回甘便拽着一脸不情愿的回味走了。    林嫣还抱着小舟,小舟要出去玩,林嫣自然也想去,她实在受不了宫宴的气氛,更受不了坐在梁敏身后应付那些跟着丈夫前来跟梁敏寒暄的命妇千金,那些人在看着她时不屑的眼神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小舟一走她没了挡箭牌只怕会更难熬,所以她干脆站起来,打算跟着离开。    “去哪儿?”正在与人交谈的梁敏听到身后的动静,皱了皱眉,回过头问正打算悄悄溜走的林嫣。    林嫣浑身一僵,勉强挤出笑容,轻声回答:“妙妙不认路,我陪她去更衣。”    “不是有阿甜媳妇么,用不着你也去吧?”梁敏看了魏贞一眼,说。    魏贞微笑,梁敏在这一点上和阿甜差远了,不管阿甜在忙什么,妻子在情绪上的变化他都能很快察觉,可是梁敏,他没这个天分,也没那么细心。如果林嫣能像苏妙一样可以把自己想排遣的情绪全部说出来,那样也不会有问题,可惜这对夫妻一个是最最不会善解人意的,另一个则是擅长打碎牙齿和血吞的闷葫芦,这样的两个人想要找到和谐的相处之道,不是只有时间上的磨合就可以的,还需要一点点退让和一点点改变,双方都需要。    可惜退让和改变永远都是说比做容易。    “走吧。”苏妙对林嫣说。    林嫣松了一口气,她刚才还很怕苏妙会不带她,笑着点点头,看都没看梁敏,抱着小舟跟魏贞走了。    梁敏黑沉着一张脸,看着她们扬长而去,这些人在无视他?    苏婵的确躲懒去了,吃饱喝足的她对宴会失了兴趣,在撷芳殿角落里一棵古树上找到了一个最清凉的位置,她伶俐地爬上去,舒舒服服地卧在上面,正想打盹儿。    “姑娘,这儿可不是你们家的后院。”根本没有听到脚步声,玄色蟒袍的公子却已经站在树下,仰着脖子,笑吟吟地看着她。    苏婵低下头去,借着昏黄的灯光瞅着他的脸,顿了顿,狐疑地问:    “你怎么知道我们家有后院?”    这个才是重点吗?梁敖噗地笑了。    他抬起手,将她垂下来的衣裳上的流苏撩了一下,笑说:    “流苏都垂下来了,远远的看,还以为树上站了个吊死鬼,幸亏是我看见,要是被胆小的碰见叫嚷起来,又是一场官司。”    苏婵不悦地皱眉,用力一扯,把衣服上的流苏从他手里扯出来,没好气地嘟囔:    “宫里的人就是事多!”    相当新鲜的抱怨,梁敖细细想想的确如此,又一次笑出声。    苏婵坐在树杈上,不悦地看着他。    梁敖对她不友善的眼神直接选择了无视,笑着问:    “伤可好些了?”    “又没缺胳膊断腿,只是蹭破点皮儿。”苏婵满不在乎地说。    梁敖笑起来,略带一丝惋惜地说:“可惜了你是个姑娘,若是男儿身,这等气魄必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上了战场定是一员猛将。”    “我才不想上战场。”苏婵淡淡说。    “为何?你不想保家卫国建立功勋吗?”梁敖说这话只是在跟她说着玩,毕竟身体上她是个姑娘,不过保家卫国建功立业是所有热血男儿的抱负,在他心里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苏婵看了他一眼,慢吞吞说:“保家卫国应该是你的责任吧,这国家姓‘梁’;建立功勋?我有吃有穿有家住,不缺钱的。”    梁敖笑容一僵,干咳了两声,认真地说:“苏三姑娘,保家卫国是岳梁国每一个子民的责任。功勋并不代表金钱,功勋它是荣誉,是荣耀。”    苏婵盘腿坐在树干上,歪着脑袋,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会儿,说:    “你回答的好认真。”    “……”梁敖哑然,他突然很后悔,他只是出去办件事回来,为何不立刻进宫殿去,他干吗要走过来跟她聊天?    “保家卫国责任太大,我只要守住我们苏家就足够了。”苏婵淡淡说。    梁敖微怔,顿了顿,他背靠在树干上,笑说:    “你们家姐妹间的关系看似很和睦。”    “是很和睦。”她不否认。    “你和苏二姑娘真是双生姐妹?”    “嗯。”    “你不觉得你和她的相貌完全不一样吗?”    “双生姐妹也不一定会完全一样。”苏婵慢吞吞说。    “你的大姐、二姐、四弟虽然不完全相像,但乍一看还是能看出他们是一家人,可你和他们的相貌没有一点相似之处,好像你不是苏家人似的。”梁敖漫不经心地笑说。    “小时候邻居还经常说我和我娘长得很像呢。”    “是么?”梁敖笑笑,顿了顿,突然问,“你能记得多少年幼时的事?”    “很多。”    “你可记得自己的出生地?”    “丰州。我根本也没离开过出生地,这次只是陪我二姐来比赛。”苏婵觉得他问的古怪,皱皱眉,说。    梁敖点头,笑了笑,忽然又问:    “我的姑母,景阳长公主你见过几次吧?”    “见过。”    “有听说过她过去的事吗?”    “什么事?”    “景阳长公主和现在的丈夫静安王并不是初婚,她是在第一个丈夫过世后改嫁给静安王做继室的,她和第一个丈夫曾育有一个女儿,可惜那孩子在出生四个月时丢失了,至今没有找到。”    苏婵半天没说话,正当梁敖以为她不会再说话刚想抬头时,却听她不咸不淡地道了句:    “公主也会丢小孩,岳梁国拐卖孩童的案件是不是该管管了?”    “那都是十九年前的事了,现在的岳梁国治安很好,再说那孩子也不是被拐走的。”梁敖强调。    “那是怎么丢失的?”苏婵问。    “那时的事我并不清楚。”    “原来你也不知道。”苏婵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没了兴致。    “想知道你可以问长公主本人,她很喜欢你,说不定会告诉你。”梁敖笑说。    就在这时,有细微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一个身穿华服的女子带了四个丫鬟从前方走。梁敖笑了一声,道了句“说人人到”,离开大树旁,径直走向景阳长公主,客客气气地请了安之后,含笑离开。    景阳长公主起先并没有看见苏婵,因为梁敖的出现,她才留意到前方的树木,走几步看见树上的人吓了一跳,待看清是谁,心中又惊又喜又担心,慌忙上前,伸手招呼道:    “你这孩子,怎么跑树上去了,多危险,快下来快下来!”    苏婵坐在树上看了她一会儿,见她一个劲儿地招呼她,不甘不愿地从树上跳下来,站在景阳长公主面前。    景阳长公主拉起她的手,含着在苏婵看来很颤抖的笑容,她语气急切地问:    “之前你伤了我就想去看你,伤的怎么样,可还有哪里疼痛?”    苏婵很反感地抽回自己的手,防备地倒退半步,淡淡地道:    “多谢长公主挂念,民女没事。”    景阳长公主的手僵在半空,那一刻心如刀绞,幸好是晚上,看不到她微红的眼眶。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    “婵儿!”    苏婵一愣,立刻从景阳长公主一行人身旁越过去,径直走向从远处找过来的苏妙:    “二姐,你怎么出来了?”    “当然是找你。”苏妙瞪了她一眼,这时候才留意到景阳长公主,慌忙上前一步,行了一礼,笑道,“见过景阳长公主!”    景阳长公主不自然地笑笑,双方客套了几句,景阳长公主先行离开了。    苏婵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回过头问苏妙:    “二姐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在前面碰见武王殿下,武王殿下说你在这儿。”苏妙回答,有林嫣和魏贞在场也不好问她跟武王殿下孤男寡女的在这里干吗,正要叫苏婵跟她回去。    一个紫衣小鬟快步走来,来到魏贞面前,屈了屈膝,笑道:    “七姑奶奶,老太太、咱们太太全在贵妃娘娘的永安宫呢,瑞王妃到了,老太太让七姑奶奶带舟少爷赶快过去。”    魏贞皱了皱眉,林嫣认出了来的丫鬟是魏贞母亲夏夫人身边的丫鬟。    祖母和母亲叫魏贞自然要去,她转过头轻声问林嫣:    “你婆母来了,你可要去请安?”    林嫣在听到“瑞王妃”这三个字时就先抖了三抖,强烈的恐惧感和排斥感袭来,让她差一点胃痉挛,她低下头,咬紧牙根,鼓起勇气摇了摇头。    魏贞明白她的心情,点点头,抱着回舟跟着母亲的丫鬟去了。    苏妙、苏婵和林嫣往回走,苏妙之前还在猜瑞王府前来赴宴的女主人会是谁,到最后出场的还是瑞王妃,看来回味的娘是不会来了。    林嫣这一路上也不知在想什么可怕的事情,手指头抖了好几次,快要到撷芳殿门口的时候,苏妙不经意往西方一瞥,却在西侧的穿山长廊的灯影里看见两个人影,一个身穿官服,是今日前来赴宴的大官,另外一个则一袭正红色江水海牙金蟒袍,一头如雪的长发披垂,皎若中秋之月,俊朗如玉,雄姿英发,竟是瑞亲王梁锦。    梁锦发现了苏妙,瞥了她一眼,继续与那人交谈。    苏妙却不能再走了,被未来的公爹看见,出于礼貌她也该留下来打个招呼。    林嫣却不想留下来,对于只见过两面的前公爹,她怀着的心理阴影不比对前婆母小。    苏妙知道她别扭的心理,放她和苏婵去了。    不多时,跟梁锦交谈的大官先离开,梁锦回过头,见苏妙还在,微怔。    苏妙从容登上长廊,来到梁锦面前,笑容可掬地施了一礼:    “见过瑞王爷。”    梁锦略带嫌弃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撇撇嘴,趾高气昂地说:    “这一身还凑合,你没给我家味味丢人吧?”    苏妙同样嫌弃地撇撇嘴:“大叔,你能不能不要每次看见我都摆出一张恶婆婆的脸,你又不是我婆婆。”    梁锦火冒三丈,吹胡子瞪眼:“你这个没规矩的丫头,怎么跟长辈说话呢,你别以为我答应过六礼你的名分就定下了你就可以任意妄为了,你以为我们家味味不能休了你吗?”    苏妙翻了个白眼,双手抱胸,一脸得意地说:    “大叔,你就别白费力气了,还是快一点认清现实吧,你们家味味不能没有我。”    “什、什么?真稀奇,老子活到这把年纪还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丫头!”梁锦不可置信地说,气得跳脚。    “大叔,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其实我看你也不顺眼,既然咱们互看不顺眼,这也算一种默契,咱们为什么就不能为了这则默契好好相处呢?不如各退一步,我表面上当个好儿媳孝顺你,你表面上当个好公爹善待我,这样既不会让小味味为难,还能保持友好的翁媳关系,这一点对于创建和谐的家庭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大叔你也不想将来被人说你是个刻薄的公公吧,我也不想被人说是个坏心眼的媳妇,更不想看小味味夹在你和我之间为难,所以从现在开始,咱们好好相处吧?”苏妙笑眯眯地说。    梁锦黑着脸瞪着她:“本王怎么早没看出来,原来你是个虚伪的丫头!”(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