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八三章 切开黑

正文 第四百八三章 切开黑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妙一直歇到夜宴开始,皇宫她也见识了个大概,总觉得这里的人坏得紧,不想出去,却又不愿提前离宫好像落荒而逃似的,于是跟回味在蓬莱殿腻歪到晚宴开始才出去。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留下来参加夜宴的全都是岳梁国重中之重的重臣及他们的家眷,若先前观看马球赛的人都留下来,摆宴的宫殿也坐不下。    苏妙在今晚有幸见到了岳梁国最高的管理层,基本都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宴会上有一半人在掉书袋,另一半人则一边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顺便把那些掉书袋的从头讽刺到尾,马背上的粗人说讽刺其实跟骂人差不多,把那几个之乎者也的老头子气得跳脚,双方差一点就在大殿上动手了,隔着一群漂亮的舞姬互相吹胡子瞪眼,以至于卖力起舞的舞姬们全都笑得很尴尬。    梁铄不吭声,就坐在御座上看热闹,偶尔有文武官在吵起来时说出了很有趣的话,他还会乐一乐,苏妙觉得虽然梁铄因为比梁锦年长许多看起来更靠谱些,可这对兄弟俩大概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喜欢看热闹,越热闹他俩越高兴,不愧是相依为命长大的兄弟俩。    苏妙坐在回味身后,苏娴和苏婵坐在她身旁,他们这一堆里还有回甘、魏贞、梁敏和林嫣,瑞王府三个少爷凑到一块去了,看起来还如此和谐,看客们为这百年难得一遇的场面瞠目结舌,脑补了许多可能性。    不过这些苏妙并不知道,她不知道从前的宫宴回甘一直陪着回味,回味却从来不会和梁敏同席。    魏贞知道,不过她并不在意,对她来说家里人的关系变好是件好事。    林嫣不知道,因为基本上她没参加过宫宴,可是她想和苏妙坐在一块,于是入席时一直拉着苏妙,于是梁敏自动自觉地跟过来了。    苏妙不知道他们谈的怎么样,不过看到他们明明前后座中间却像隔了一条太平洋似的,估计谈的并不好。    林嫣一直抱着小舟,很喜欢的样子,对梁敏偶尔投来的一瞥视而不见。    苏妙看着她对小舟无微不至的关怀,突然想,夫妇婚后想要孩子这很正常,不过比起梁敏想要子嗣,其实对孩子怀着渴望比梁敏的渴望还要强烈一万倍的那个人应该是林嫣吧,正因为如此,一万倍的渴望却不能实现,所以林嫣其实是在拿折磨梁敏来折磨她自己,这样的折磨是一种痛苦,同时亦是她用于宣泄另外一种痛苦的方式。    “她就那么想要小孩吗?”苏娴对林嫣的心思似乎更为了解,毕竟两人有过相似的经历,但她不像林嫣那么传统,在她看来林嫣明明不能生育却还在公共场合对别人的孩子母爱爆棚,这种相当于不知克制自揭短处的做法实在丢人,她快看不下去了。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啊。”苏妙单手托腮,小声回答。    “别向没有的人去炫耀你有的,小心死的快。”苏婵爽利地啜了一口御供烈酒,吐出一口气,谴责地瞅了苏娴一眼,说。    “闭嘴!谁许你喝酒的!”苏娴反瞪了她一眼,夺过她手里的酒杯,一口气喝下去。    苏婵气得直瞪眼。    “真无趣。”看着大厅中央搔首弄姿的舞姬,苏娴撇了撇嘴,在酒杯上瞅了一眼,嫌弃地说,“这酒味儿忒淡了!”    “你烧刀子喝太多了。”苏婵说着,把自己的酒杯夺回来。    “这酒名叫戚春酒,入口淡薄,后劲却大,你们还是少喝些。”魏贞凑过来,笑着说。    苏娴看了她一眼:“咦,青山伯夫人也喝酒吗?”    魏贞不回答,只是抿嘴一笑,笑得促狭。    这时候有邻桌的贵妇人和她说话,她立刻回过头,温婉得体地与那人交谈。    “总觉得这个青山伯夫人不简单呐!”苏娴盯着魏贞的侧脸,慢吞吞说。    “一般的千金小姐哪会自己挑丈夫。”苏婵随声附和。    “披着大家闺秀的皮,骨子里也是个不安分的女人。”苏娴单手托腮,啜了一口戚春酒,幽幽叹道,“出身高贵,头脑聪明,丈夫出色,儿子乖巧,这样的女人真让人嫉妒呐!”    “一二条是天注定,三条是运气,有了一二三条第四条自然就有了。”苏婵凉凉地说。    苏娴撇撇嘴,过了一会儿,用拳头蹭了两下桌面:“真不甘心呐,我也想做千金小姐!”    苏婵“嘁”了一声。    “我还是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苏妙啜着戚春酒,笑嘻嘻说。    “我觉得现在挺好。”苏婵撇撇嘴,说。    苏娴才想撇嘴,她懒得跟这两个没追求的说,如果她能出生在富有的家庭,她也不至于被卖去当童养媳,那样她就能衣食无忧的长大,那样她的人生应该会好一点吧……当然,这只是假设罢了,她无趣地叹了口气。    “你别喝了,戚春酒会上头,你明日一早还得上台呢。”回味突然回过头来,对喝得有滋有味的苏妙说。    “对了,明天二姐还要上台,明天是跟谁?”苏婵隔着苏娴探过脑袋,问。    “阮谦。”苏妙回答。    “阮双哥哥?”林嫣扭过头问。    苏妙点头。    “阮双连胜两轮,第三轮赛没比就把马老三逼回老家去了,那场赛我去看了,说不出来哪一点,总觉得在赛台上的阮双和妙妙有些像。”林嫣说。    “嗳?”苏妙一愣。    “阮双分别用清蒸排骨和清炒虾仁赢了马老三的佛手排骨和海棠虾仁。”苏婵说。    苏妙扬眉:“所以说,是用最常见的家常菜连赢了两场赛吗?”    “家常菜是小弟妹最擅长的吧?”回甘突然凑过来,笑嘻嘻说。    “我不是只会做家常菜。”苏妙强调。    “今年的梁都赛比往届有趣太多,居然同时出了三个姑娘,岳梁国的姑娘越来越了不起了。其实我最想看你们三个姑娘比赛,究竟谁会赢呢?”回甘摸着光洁的下巴,好像在打什么坏主意。    苏妙瞅着他,突然说:“二哥,下午的球赛你最后那局输的实在太可惜了。”    一语未了,回甘的脸刷地变了色,黑着脸瞪了她两秒钟,然后又趴回桌上继续画圈圈去了。下午的击鞠塞他率领的队伍输给了梁敏队,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画圈圈。    苏妙夹起一块山药放进嘴里,慢吞吞地嚼着,就在这时,三个手捧托盘的宫娥忽然出现在姐妹三人面前,将手里盛有笔墨纸砚的托盘放在桌上,和这些托盘一同出现的还有换了新衣裳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薛佑怡。    “做什么?”苏婵坐在外侧,离薛佑怡最近,对于她打断自己品酒很不爽,瞥了她一眼,问。    “咦,刚刚魏丞的话苏姑娘没有听到吗,今日是中秋,中秋佳节自然要有诗助兴,魏丞请在座的姑娘们以‘月’为题写一首诗,格律不限,之后会评出写得最好的一首,皇上有赏。”薛佑怡笑容可掬,她心知肚明民间女子哪里会作诗,所以一不小心就露出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苏妙往对面的筵席扫了一眼,果然坐在后面的贵女们每人面前一套笔墨纸砚,全都在凝眉思考,不愧是教养良好的淑女,即使看上去很困惑,也没有一个人在抓耳挠腮咬笔头。而林嫣面前,魏依琳正笑得一脸得意,她在居高临下地看着林嫣对着面前的白纸冒冷汗。    “作诗?你看我像是会作诗的人吗?”苏婵皱了皱眉,不悦地说。    通常说自己“不会”时用的都是很害羞的语气,薛佑怡尚且年轻,所以当她碰到居然把自己“不会”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的人时,笑容微僵,呆了一呆才反应过来,提高嗓门,皮笑肉不笑地问:    “苏三姑娘,你是说你不会作诗吗?”    “我会才有鬼吧?”苏婵理直气壮地反问。    “……”是的,所有人都知道她说“会”才有鬼,可是这样直白地说出来真的好吗,她都这样直白地承认了,他们这些想看笑话的旁观者该回答什么……气氛好尴尬!    “苏三姑娘,该不会……你没念过书吧?”薛佑怡抿着嘴笑,故意要让大家听见似的提高声调问。    果然,此话一出,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苏婵觉得这女人烦死了,手里的酒杯啪地往桌上一放,站起来,颀长的身高把薛佑怡吓了一跳,下意识想倒退,又忍住了,她摇晃了两下脑袋,努力镇定下来,皮笑肉不笑地说:    “苏三姑娘,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就算你出生在民间,岳梁国民间居然还有不识字的姑娘,这不可能吧?我们岳梁国早在很多年前就开始普及文字了。”    “小爷又不想考状元,念书何用?岳梁国民间没有不识字的姑娘?你去过几个民间,你认识几个民间姑娘,你知道个屁啊?再说,莫非在你脑袋里不会作诗就等于不识字?你这已经不是笨不笨的问题了,这是脑子有毛病,得治!”苏婵在脑袋上指了指,慢条斯理地说。    “你!”薛佑怡脸涨红,很想直接动手,可她不敢,第一这是在大殿里,第二,她确实打不过苏婵。    “噗!”一声闷笑自对面传来,来自梁敖,他笑得相当欢畅,梁敕看了他一眼,他才别过头去敛起笑,恢复了之前斯文尔雅的模样。    魏依琳见这边僵住了,忙过来圆场,安抚苏婵两句,本能的她觉得这人惹不得。    将薛佑怡拉走,两人来到苏娴面前,魏依琳笑说:    “苏大姑娘,魏丞吩咐以‘月’为题……”    “姑娘们,”苏娴对镜整理着鬓发,笑吟吟说,“奴家已经过了伤秋悲月写诗吟词的年纪,奴家又不会跟你们抢男人,你们为难奴家也没什么趣儿,还是早早去整治那有趣儿的人吧。”    不管是不是被说中了心思,“男人”这个词在未婚女子听来都是刺耳的,魏依琳面红耳赤,讪笑着,小声说:    “苏大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苏娴放下镜子,双臂交叠搁在桌上,笑吟吟地看着她二人,表情暧/昧地轻声问:    “梁都内青年才俊这么多,二位姑娘想必都心有所属吧,究竟是哪一位俏郎君,说出来给奴家听听,别看奴家这样,对付男人奴家是很有一套的,小姑娘家总以为征服男人凭的是脸蛋、眼泪和撒娇,大错特错,其实啊,这征服男人,最重要的是身子,身子**才是最重要的,这身子……哎,你们别走啊,唔……”    苏婵适时捂住苏娴的嘴,面红耳赤的魏依琳早就拉着同样面红耳赤的薛佑怡走了,她们两个还没有不知廉耻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听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讲荤段子。    苏妙不等人家来催就行动了,她捅了捅坐在前面的回味。    回味回过头,苏妙把手里的笔墨纸砚一股脑儿塞给他。    魏依琳恰好看见了,瞠目结舌,干笑着问:    “苏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是让你作诗,不是让三公子作诗!”    “他的就是我的。”苏妙理直气壮地说。    这人比前两个还要无耻!    魏依琳咬牙切齿地笑道:“苏姑娘,皇上是在考较诸位姑娘的才艺,你弄虚作假,皇上会生气的。”    “就是!”薛佑怡义正言辞地说,“苏姑娘,以‘月’为题作诗是皇上的旨意,你若不遵从就是抗旨,抗旨的后果是什么需要我告诉你吗?”    苏妙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脸纯良地问:“你是说我若不作诗就会被皇上杀掉?”    “原来你是明白的。”薛佑怡得意地说,一脸十分期待看她被赶鸭子上架然后出洋相的表情。    苏妙瞅了她一眼,突然站起来,因为作诗周围都安静了下来,她突然站起来把众人吓了一跳,亦吸引了坐在御座上正观察着下面的梁铄。    “皇上大伯!”苏妙见他看过来,立刻喊了一声,既然回味直接叫‘大伯’,她决定还是跟着表示一下亲近。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什么鬼称呼?    “做什么?”梁铄亦有些意外,似笑非笑地问。    “我不作诗会被杀掉吗?”苏妙直截了当地问。    梁铄脸一黑,这是什么鬼问题?    苏妙接下来往心脏“咯噔”一声的薛佑怡身上一指,说:“薛姑娘说了,不作诗就是抗旨,会被杀掉的!”    梁铄瞅了薛佑怡一眼,薛佑怡膝盖一软,突然不知所措。    梁铄抬起眼皮子看了苏妙一眼,问:“你为何不作诗?”    “我不会。”苏妙直率地回答。    “……”这还真是十分充分的理由。    “不作诗真的会被杀掉?”苏妙锲而不舍地追问。    “不会。”梁铄黑着脸回答,这是什么鬼问题?    苏妙立刻生气地看向薛佑怡,没好气地道:“皇上说不会,你却告诉我说会,你该不会是在假传皇上的旨意吧?”    大帽子扣下来了,薛佑怡“扑通”跪下来,瑟瑟发抖,连声辩解:    “皇上,佑怡没有啊,佑怡不是那个意思,皇上,佑怡绝对没有!”    “果然脑子有毛病。”苏婵嚼着瓜子瓤,轻声哼道。    众人均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一脸纯良的苏妙,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姑娘,其实是个切开黑吧?(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