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六八章 和谐地解决吧

正文 第四百六八章 和谐地解决吧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魏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嫣的手在袖子底下捏紧,她是在为自己打气。∈↗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像这种找茬她已经经历过许多次了,可是这一次她不能退缩,苏妙和苏婵是第一次进宫,虽然她也是第一次,但她毕竟比她们有经验,更何况,她是真的不想再在苏家姐妹面前表现得太懦弱,她觉得那样很丢人,在梁都的这十年不堪回首,这段不堪回首的狼狈她至少不想在她的新朋友面前彻底地暴露出来。

    魏依琳对林嫣居然敢回嘴略感吃惊,从前林嫣在面对挑衅时不是一言不发就是想赶快逃走,主动“应战”这还是头一次,可惜语气太弱,让人连想要折磨她的兴趣都升不起来,她轻蔑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用手轻轻拂了拂挂在胳膊上的披帛,轻描淡写地说:

    “没什么意思,就是今天在这里看见你们我们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罢了,我们是什么身份,你们又是什么身份,这点自觉你们应该有吧,若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真是一群无可救药的蠢货!”

    这样的话对林嫣来说特别刺耳,她已经受够了这些贵族小姐的冷嘲热讽,每一次每一次都将地位的差别挂在嘴上,她明明是皇帝赐婚明媒正娶,在她们的嘴里却好像是她不知廉耻地私定终身一样。从前只是觉得郁结,因为郁结她连想要去回顾的心情都没有,可是自从被苏家三姐妹说了她“作为一个世子妃是完全失败的”这样的话之后,最初的狼狈感褪去,她已经彻底接受了这句话。她是失败的,明明是被赐婚,明明是名正言顺地出嫁的,到头来却把自己搞成了最最狼狈的状态,这就好像是本来手握了一把好牌,却被她打出了其烂无比的牌局。除了郁结,作为一个正常的人,她自然是有埋藏在心底的不甘的,这一刻埋藏在心底的不甘因为她努力想要维护苏妙和苏婵不会在皇宫里吃亏而被激发出来,她站了起来,愤怒地看着魏依琳高高在上的脸,沉声道:

    “魏姑娘,我是奉贵妃娘娘之命进宫的,二位苏姑娘是奉皇上之命进宫的,你心里怎么想的我管不着,但是在说话的时候请你客气一些!”

    苏妙在一旁围观,她是真没想到林嫣居然会主动站起来开口,惊诧得笑出来,冲着林嫣吹了一个口哨。

    林嫣被她的口哨吹蒙了,一脸迷茫地看着她。

    “哈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咱们的世子妃居然会还嘴了!”薛佑怡大声笑起来,她的声音很尖,在水边上听有点刺耳,她看着林嫣绷起来的脸,高声嘲笑道,“真是的,明明就是一脸又笨又蠢的愚相,突然装什么硬气!我们就是对你客客气气的才唤你一声‘世子妃’,不然你以为谁会理你?就算你是世子妃又怎样,一个不下蛋的母鸡,靠‘世子妃’这三个字威风的日子还能有几天,你还想仗着世子爷作威作福不成?呸,你也配!不过是个四品小吏的女儿,也不拿镜子好好照照就敢冲着我们威风!”她双手抱胸,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林嫣,冷哼一声,“成亲十年,连个丫头都生不出来,我要是你,早就上吊死了算了!世子爷娶了你真是倒霉,连我们这些旁人都看不下去了,世子爷他真是太可怜了!”

    林嫣一张脸涨红,最大的弱点被对方抓住,那亦是她最痛的地方,最痛的地方被狠狠地踩踏还被用力碾了两脚,她胸口一窒,脑袋一片混乱,竟忘记了该怎样去呼吸。

    薛佑怡得意洋洋地看着她哑口无言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快意。

    “世子爷他造了什么孽居然被你说他真倒霉,再说我非常想不明白,世子爷他跟你有半文钱关系居然需要你去可怜,薛姑娘,自作多情也要有个限度吧,大白天的,春/梦做得太厉害容易伤身。”苏妙懒散地坐在石凳上,单手托腮,歪着脑袋看着薛佑怡得意的脸,凉凉地说。

    薛佑怡的脸刷地红了,瞪着苏妙的表情像是要吃了她似的,她柳眉倒竖,厉声道:

    “这里哪有你插嘴的份儿,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庶民而已,别以为阿味哥哥说娶你你就变得尊贵了,我呸,事情还不一定怎么样呢,像你这种乡下土包子还一身油烟味凭什么嫁给阿味哥哥,不要脸的狐狸精,简直不知廉耻,你也配!”

    “啧,阿味哥哥?”苏妙双手托腮,眼睛盯着对面的红漆柱子,幽幽地叹息道,“回味他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啊?”

    “闷嘴葫芦切开全是花。”苏婵忽然不咸不淡地插了一句,

    “别说的好像你切过似的,误导听众!”苏妙眉角抽了抽,一本正经地训斥。

    “喂,你到底听见我说话没有,识相点收拾行李滚出梁都,这里不是你们这种人待的地方,就算你们硬挤进来也不会有好日子过,血脉是改变不了的,庶民永远是庶民,像你们这些肮脏不知羞的臭丫头别妄想着攀龙附凤了,你们不配!”薛佑怡见苏妙和苏婵居然无视她旁若无人地交谈起来了,勃然大怒,厉声叱骂。

    “这个先放到一边,我这里有个问题有点想不明白,”苏妙抹了一下嘴唇,单手托腮,懒洋洋地望着她,微微笑问,“你叫‘世子爷’叫的那样亲切,叫‘阿味哥哥’又叫的这么温柔,你到底是攻兄的还是攻弟的?”说到这里,她猛然想起来,睁大眼睛惊叹道,“莫非你打算同时攻略,再快快乐乐地二选一?”说到这里,她抿起嘴唇咯咯咯地笑起来,“姑娘你就这么憧憬当个背负着甜蜜罪恶的女人吗?”她重新将她的脸端详一番,而后遗憾地摇了摇头,“可惜了,长相上差了点,怕是不能如愿,你身旁那两个人倒是有双开的可能,当然那也得看男人的种类。信我的话,你,这辈子都没希望了,还是挑个老实的男人嫁了吧。梁敏是林嫣的,就算她不要也轮不到你;回味是我的,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人,连魂儿都没有你的份儿,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苏妙用劝服的语气苦口婆心地对她说。

    薛佑怡已经惊呆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苏妙话语里让人听着会信以为真的自信,还是因为她居然光明正大不要脸地宣布了所有权,等到薛佑怡终于回过味意识到自己居然被她彻底蔑视并被狠狠地讽刺了一番时,她的脸红得发紫,气得七窍生烟,大吼了一声“你!”,三步并两步冲过来,扬起巴掌,对准苏妙的脸重重地扇过来!

    林嫣花容失色,一声低呼。

    苏妙眼眸微眯,抬起手,轻盈地握住薛佑怡的手腕,站起来的同时,顺手勾住薛佑怡的腰,将她一把按在铺了丝绸桌布的楠木桌子上。苏妙一只手按在桌面,另外一只手仍旧没有松开薛佑怡的手腕,这样一来就等于是薛佑怡被她控制在双臂之间,身后便是桌子,她进无可进退无可退。苏妙正在将腰身前倾,以一种柔和的压力在压迫着薛佑怡的呼吸,有令人呼吸困难的熏香味道迎面扑来,让她的呼吸不畅了几个瞬间,脑子发晕,心怦怦乱跳,因为过于慌乱,她连声音也弱了起来:

    “你、你要做什么?”

    苏妙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的脸,身体前倾,薛佑怡为了躲避下意识向后仰退,一直到整个脊背几乎全贴在桌面上。苏妙的脸庞在与她的脸一指长的距离处停住,薛佑怡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她的表情特别好笑,明明想要逃跑,却因为太害怕了全身发软想不出逃走的办法,只能用受惊的麋鹿似的眼神看着她,就像是一只待宰的小动物。苏妙没忍住,噗地笑出声,在全场惊愕的目光里,抬起手在她柔软的脸颊上轻轻抚摸了两下,薛佑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样看倒是蛮可爱的!”苏妙笑吟吟地说,饶有兴味地观察着她惊恐的表情,眼看着她的眼睛越瞪越大,就快要不会呼吸了,她俯下头,将嘴唇贴近薛佑怡的耳畔,一只手顺着她的脸颊轮廓滑到她的衣襟,明显感觉到薛佑怡打了个冷战,她笑吟吟地在她的耳边嗓音轻漫声地说,“薛姑娘,恭喜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现在特别想把手伸进你的兜肚里,可以吗?”

    薛佑怡的身体幅度巨大地僵硬了一下,她瞪圆了眼睛,整个人已经陷入无法摆脱的惊恐里,她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惊叫:

    “啊!救命!”

    前面苏妙的举动让魏依琳和柳瑟舞震惊,后面薛佑怡的尖叫让两个人的身子莫名其妙地颤了一下,全都睁圆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张着嘴巴,已经僵硬,就快灰化了。

    “怎么回事?”一阵纷乱响亮的脚步声之后,有清澈悦耳的嗓音传来。

    “太子殿下!世子爷!”魏依琳见先有宫里的几个侍卫呼啦啦地围过来,而后梁敕和梁敏联袂而来,心中一喜,慌忙迎上去见礼。

    “谁在叫喊?”梁敕严肃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魏依琳觉得得救了,可是关于发生了什么事先不说能不能说出来,光是要组织语言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告诉世子爷他未来的弟妹正要轻薄薛佑怡吗,话说女人摸女人这到底算不算轻薄,她已经搞不清楚了,她现在脑子一团乱,有点想抓狂。

    梁敕见她不说话,只得自己去看,这一看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薛佑怡脊背贴在桌面上,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紧张的,整个人看起来软绵绵的,苏妙一手撑在桌面上,身体前倾,两人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近得让人忍不住想去遐想。可是这种遐想是不对的,两个女人的画面,拿这种画面去遐想也太奇怪了吧?

    梁敕自认为是个正直的男人,虽然觉得这突然出现的画面实在离奇,他还是干咳了两声,尽职尽责地问:

    “苏姑娘,你们……在做什么?”

    “做游戏。”苏妙简洁地回答,笑盈盈地松开薛佑怡的手腕,若无其事地直起腰身。

    终于得救了的薛佑怡霍地直起身子,捂住胸口,大口呼吸,待大脑中的空白终于消散之后,她用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看向苏妙,却在苏妙似笑非笑的眼神里打了个冷战,抓着自己的衣领子猛地转身飞奔出晓然亭,连向太子殿下行礼都忘了。

    “薛姑娘,别跑远了,待会儿我去找你,我们再好好聊聊。”苏妙安之若素,立在水亭下望着她好像被老虎追的仓皇背影,笑眯眯地说。

    薛佑怡戛然止住脚步,猛地回过头,厉声尖叫:

    “你不许来!”转身,撒丫子逃走了。

    “挺可爱的嘛!”苏妙忍俊不禁,笑吟吟地赞道。

    苏婵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

    林嫣看着苏妙,一直在用瞠目结舌的表情。

    梁敕和梁敏看了看逃跑的薛佑怡,又看了看笑得有点邪恶的苏妙,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梁敏皱了皱眉,问苏妙:

    “你们玩的什么游戏?”

    “闺阁游戏,大哥你确定想知道?”苏妙一脸纯良地望着他,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笑嘻嘻地问。

    梁敏的嘴角狠狠一抽,他不想知道了。

    “世子爷,”魏依琳不想去管薛佑怡,梁敏出现之后她的心里眼里塞满了他的身影,见梁敏居然为苏妙和薛佑怡的事情分神,心中不满,上前一步,柔声轻唤,含着笑询问,“世子爷是刚刚进宫么?”

    “嗯。”梁敏负着手,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一旁的林嫣面色微变,下意识撇过头去。

    “下午的马球赛,世子爷会参加吧?”魏依琳用一双崇拜的眼神望着他,亮闪闪地追问。

    “啊。”

    “上一次在马球赛上见识到世子爷的风采还是在两年前,那一场赛世子爷真的好厉害,漂亮的击球在那场赛过了好久之后梁都里的姑娘们依然在讨论呢,我……”魏依琳兴致勃勃地讲述着,话还没说完,只觉得一条纤细的胳膊从后面勾住她的肩,她浑身一颤,望向苏妙,瞪着她轻声质问,“你想做什么?”语气里充满戒备。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和你聊聊,聊聊人生、聊聊风景,聊聊我们家味味也是可以的。”苏妙一边皮笑肉不笑地说着,一边将魏依琳从梁敏面前带离,在转身的过程中,她突然歪了一下身子,肩膀头准确无误地撞向正垂着脑袋的林嫣。

    林嫣被撞了一下,直直地跌向梁敏,她吓了一大跳,啊呀一声低呼,待回过神时,已经被下意识伸出手的梁敏接住,稳稳地靠在他怀里。

    林嫣的脸刷地红了,浑身不自在,慌忙挣扎。

    好在梁敏没有辜负苏妙的心意,这一回他很聪明地没有放手,而是悄悄地将林嫣的肩膀捏紧。(未完待续。)</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