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六二章 赛后

正文 第四百六二章 赛后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坐在赛台下的回味望着赛台上的苏妙,静静地望着,忽而,朱红色的唇轻浅地勾起,莞尔一笑。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    “你也很闪耀。”他轻轻地说,那是呢喃的自语。    他的声音很轻,只要不是贴近他身旁,在这样热烈的场合下旁人是听不见的,偏偏佟长生听见了,他看了回味一眼,望向赛台,笑着说:    “苏二姑娘真有一套,不是征服评审而是征服对手,这手段用的绝妙!”    回味不言语,或者说他压根就不想搭理他。    佟长生看了他一眼,回味眼中并不掩饰的缱绻情感让他很不舒服,扭过头,他再次望向赛台,赛台上,苏妙已经离开东平门身边,走到赛台的正中央,因为有料理台遮挡,只是有离得近的人感觉到东平门好像是哭了,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们并不知道。    结果没有分歧,这是一道能够征服对手的香芋扣肉,比赛的结果自然是以全票通过,苏妙以三比零顺利赢得梁都决赛第一战的胜利。    比赛的最后部分太出人意料,正因为人们并不太明白其中的缘由,所以这一段一度成为观赛者们热议的话题。    在观赛者们开始退场时,有一个人逆向穿过人群向赛台走过来,路过苏妙身旁时,他笑着冲她点了点头,轻声说了句:    “多谢。”    苏妙粲然一笑,冲着东平广用手指比划了一个兔子耳朵,而后便看见东平广跳上赛台,走到料理台后面,蹲了下来。    苏妙笑笑,转身,回味已经出现在她对面的过道上,她欢喜地奔过去,刚奔到回味身旁,却见佟长生忽然出现,她瞠目,惊诧地叫道:    “小矮子,你今天怎么穿的人模人样的!”    佟长生:“难道在你眼里我一直是狗模狗样?”    “不是,是你这一身让我太吃惊了,好像有钱人家的少爷一样。”苏妙上下打量着他,惊异地说,顿了顿,笑嘻嘻地用手比划着他的头顶到自己脖子以下的平行距离,“好久不见,你好像长高了一点。”    二十几岁的人是不可能再生长的,佟长生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或许他是有点喜欢苏妙这个丫头,可是她的那张嘴让他实在讨厌,有时候他都恨不得把她的嘴缝起来。    “小少爷,那么鄙人就先告退了。”他皮笑肉不笑地对回味说,语气非常客气。    “鄙人?哈哈哈!哈哈哈哈!”苏妙捧腹大笑。    佟长生脸色更黑,转身,大步走了,真难为他的那两条小短腿能迈开那么大的步子,苏妙看着他明显忍耐着怒气的背影,眨巴了两下眼睛,问回味道:    “他该不会生气了吧?”    “是男人不会那么小气。”回味瞥了佟长生一眼,对苏妙笑着说。    苏妙便把佟长生抛到后脑勺去,对着回味一脸笑嘻嘻的。    “居然做出了香芋扣肉,看来那阵子赵河没白教你。”回味顺手在她的头上摸了两下,笑说。    “幸好我把赵大叔的招牌菜学来了,也幸好我讨厌甜腻腻的菜,真意外东平门的口味居然跟我很像,这算是歪打正着吗?”苏妙笑眯眯地道。    回味依旧很顺手地摩挲着她的脑袋,望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笑了笑。    “苏二姑娘,恭喜晋赛!”阮谦走过来,双手抱拳,笑着道。    “苏二姐姐好厉害,香芋扣肉的香味我坐在那里都闻到了!”阮双往自己刚刚坐着的位子一指,兴奋地说。    苏妙开心地笑,看着她道:“明天就轮到你跟那个叫马老三的老头儿吧?”    阮双点头,才要说话,却听身后一声不屑的啐骂:    “呸,什么玩意儿,真他娘的世风日下,好好的行当一个两个娘们儿全都挤进来了,这帮娘们儿不回家去生孩子带娃,非要跟一群爷们儿凑在一块,早晚这一行要被这帮不知羞的娘们儿给败坏了!”    明显带着歧视的话对女性厨师来说是非常大的侮辱,不是否定技艺,而是被歧视无法改变的性别,苏妙倒还好,毕竟这种人她见的多了,厨师是以男性为主的行业,从前工作时都会遭受不公平的待遇,更何况现在她生活在男尊女卑的古代世界,与其说她淡定不如说她已经习惯了这种事。阮双的心理承受能力则明显比苏妙弱了一些,站在阮双身旁,苏妙清晰地感觉到阮双的气息变了一变,不是恐惧和胆怯,虽然她极其克制,苏妙却还是能够感受到她身体里强烈的怒意,对于遭受性别上的歧视这件事阮双非常气愤,这让苏妙很吃惊,对阮双这孩子她不太了解,印象中她只是一个在富庶人家里受尽宠爱的掌上明珠,对于厨师的工作仅仅是一种玩票性质的兴趣,但这一刻苏妙却觉得以往对阮双的定义并不全面,因为只有拥有足够实力的人才会对人家单纯就自己的性别进行攻击这件事感到愤怒。    阮谦同样很愤怒,马老三是一边啐骂一边从他们身前走过去的,也不能说马老三骂的是阮双,若较真起来引起骚动反而对明日的比赛不利,他将手放在阮双的肩膀上,拍了拍,安慰道:    “别怕,明日只管比,有大哥在呢。”    阮双看了他一眼,笑着点点头。    阮谦兄妹先告辞了,苏妙向已经空了的观赛席看了一圈,问纯娘:    “夏瑾萱今天没来吗?”    “她刚刚还在呢。”纯娘转着脑袋看了一圈,却没发现夏瑾萱的身影,“大概走了吧,夏姑娘可真奇怪,平常那么温柔,对她的管家却有点过分呢。”    “老娘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见被虐了还会觉得舒坦的男人,真是大开眼界!”苏娴双手抱胸,道。    话音落下,纯娘、苏婵、林嫣全都用总体迷惑局部明白的尴尬眼光看着她,苏妙惊讶地问:    “夏姑娘有管家?”    “那丫头有一个可俊俏的管家,生得唇红齿白,标致得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似的。”苏娴笑说。    “跟小味味比呢?”苏妙往回味身上一指,问。    苏娴往回味脸上瞅了一眼,虽然不想承认,她翻了个白眼:    “别拿普通人跟他比较。”    “那还是我的运气比较好。”苏妙笑嘻嘻地说,顿了顿,有些好奇,“大小姐和管家呐好梦幻的感觉!”    苏娴再次翻了个白眼,才要开口,苏婵忽然插了一句进来,声线平板地对苏妙说:    “二姐,你的对手来了。”    苏妙微怔,顺着苏婵眼梢飘动的方向望去,一个面罩薄纱的姑娘明明带了两个丫鬟和四个侍卫,却怯生生地蹭过来,从她攥着帕子的手就能看出她此时的拘谨,而她的一双眼正直直地盯着回味的脸,温情脉脉,仿佛能滴出水来。    这姑娘的眼睛和身段儿有点眼熟,苏妙仔细辨认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这是昨天到薛明楼来找回味的姑娘,没想到又在这里碰见了,她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苏娴对于薛明珠有些反感,看了一眼自己那个傻乐傻乐的妹子,凑到她耳边,悄声说了薛明珠的来历,给她提个醒,她不介意在回味面前做的如此明显,她真正关心的是她的妹妹,至于回味会不会因为她的多管闲事多想,实际上她并不在意。    苏妙听完薛明珠的来历,依旧是乐呵呵的表情,苏娴见状恨不得掐她一把。    薛明珠走过来,腼腆羞涩,将“我见犹怜”这一特色发挥到了极致,就是苏妙见了也觉得这是个软软的让人没办法对她生气和讨厌的女孩子,总觉得对这样的女孩子生气自己会产生罪恶感。    因为不认识的人太多,薛明珠也并没有跟平民打交道过,她自己亦觉得尴尬窘迫,不好意思首先就对回味搭话,她用得救了的眼神看了林嫣一眼,腼腆地笑着打招呼:    “林姐姐,好久不见,最近可好?”    “还好,多谢薛大姑娘挂念。”林嫣客套地笑说,因为语气过于官方化,有那么一秒竟让人从中听出来一点应酬中的贵妇的感觉,这是苏妙等人从来没见过的,一瞬间所有人全都看向她,把林嫣看得发毛,差点想找个地缝儿逃跑。    薛明珠先和林嫣说了话,并得到回应,心里踏实了一些,将视线转向回味,羞涩地唤了声:    “阿味哥哥。”    回味平着一张脸看着她,没有表情,亦不说话,只等待她讲明来意。    薛明珠打小就认识回味,自然明白他的性子,虽然他不说话时她有点怕他,但是这点惧怕并不能阻碍她一颗芳心中的旖旎情愫,她脸微红,噙着笑,轻声询问:    “过几天就是中秋了,宫里的中秋宴阿味哥哥会去参加吗?”    “会。”回味简洁地回答一个字,他自然要去,总不能放苏妙一个人进宫去。    薛明珠心中一喜,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漫上了两道金光闪闪,她又很害羞,便将目光转移到林嫣身上,笑着说:    “林姐姐也会来吧,中秋宴姑母一个人筹备不过来,太子妃还在孕中,武王妃病着进不了宫,长公主空闲有限,我听文鸢姑姑说,姑母要林姐姐帮忙筹办中秋宴?”    林嫣的面部表情僵硬起来,她确实收到了薛贵妃要求她进宫帮忙筹办中秋宴的口信,说是要求其实就是命令,而她,不管她和梁敏的关系处在什么样的状态,她都不能违抗薛贵妃的命令,尽管她一点也不想去。说到这个,她特别想不通,做了十年的世子妃,她只见过薛贵妃一面,薛贵妃都没对她说过话,可是这一次薛贵妃为什么会突然让她进宫帮忙筹办中秋宴呢?    从前的林嫣是没有资格参加宫宴的,尽管顶着世子妃的头衔,可是要参加宫宴必须要经过婆婆的许可,换言之,只有瑞王妃带她进宫她才能够参加宫宴,可是瑞王妃看不上她,所以除了大婚第二日入宫谢恩,之后她再也没进过宫,而那时的她因为不用陪伴婆婆不用步入听起来就规矩森严的皇宫庆幸都来不及自然不会觉得沮丧。她几乎没有参加过贵族间的宴会,只在王府内办过的那几场宴会她的存在感甚至比瑞王妃身旁的丫鬟还要微弱。身为梁家第八房长媳,她就像是一个透明人,除了名字被写在宗谱上,她几乎没做过什么符合长媳身份的事情,甚至十年来她连和自己婆家的亲戚们见面的次数都少的可怜,回想起这十年来的经历,似乎大部分时间她都用在了自哀自怜上。    对于宫规她一点都不知道,这让她慌张又焦虑,焦虑感积聚在心头,令她倍感烦躁,几乎透不气起来,含含糊糊地回应了薛明珠,这时候的薛明珠并没有发现她异样的情绪,笑着问:    “听说世子没在梁都,中秋节世子赶得及回来吗?”    “世子爷说会尽量赶回来。”林嫣声如蚊吟地回答。    “一说起中秋我就想起林姐姐做的月饼,那一年在瑞王府尝过林姐姐做的玫瑰月饼竟比宫中的御厨做的还要可口,林姐姐做点心的手艺真是太好了,空闲的时候林姐姐可不可以也教教我,我一直想和林姐姐学做玫瑰月饼呢!”薛明珠笑着说。    若是当年生活在瑞王府中的林嫣一定会因为薛明珠的赞扬感到高兴,因为那时候她觉得自己只有出色的点心手艺值得被人称赞,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她精心制作的点心,每当被称赞做的点心“可口”,让人“想学”时,她都无比高兴,仿佛自己被承认似的,即使对方仅仅是在说客套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离开了瑞王府在外独自度过两年时间的她再一次听到那曾经令她异常高兴的称赞时,她的心里并不舒服,因为做了近两年点心师傅的她终于明白了一点,给自己的闺中密友或者自己的丈夫做点心那是情趣,可是自己制作的点心需要供给全场宴会食用,那是厨娘,原来十年来她参加的少的可怜的贵族宴会,在那些宴会上她的身份并不是世子妃,而是厨娘,现在才想明白这一点的她是不是太可悲了?    薛明珠亦是会个察言观色的,因为林嫣性子软弱,所以她在说客套话时也没多想,只以为现在的林嫣还会因为那样的称赞高兴,现在发现林嫣的情绪不太对,便将话题一收,她已经知道了她想知道的,便对回味温柔地笑笑,告辞离开。    苏妙看着薛明珠走了几步之后便上了停在角落里的一辆华丽的马车,临上车之前她还回过头看了回味一眼,一双秋水似的眼眸噙着羞涩的笑意,最后她的马车向梁都的内城方向驶去。    “中秋宫宴!”苏婵被薛明珠勾起了不好的记忆,一字一顿吐出四个字,显然是非常厌烦。    苏妙沉默了两秒,扭头望向回味,扬起脸对他说:    “中秋宫宴我们三个没有合适的衣服,你得买给我。”    回味在她的脑袋上拍了两下,回答说:“已经在做了,等做好了就让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苏妙这才放心,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