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来历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来历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薛明珠眼睛里的光芒堪比午后炽烈的阳光,苏婵绷着一张冷漠脸,双手抱胸,用胳膊肘捅了捅身旁算是最熟悉梁都上流社会人情关系的林嫣,问:    “那是谁啊?”    林嫣正在发呆,陷入旁人无法理解的个人世界里,被苏婵捅了一下,吓了一跳,回过神,顺着苏婵可怕的眼光望去,在看到薛明珠时愣了一愣,略迟钝地思考了片刻,才猛然想起来,惊诧地道:    “啊,那不是薛明珠吗!”    “我对她的名字没有兴趣,只是问你她是个什么来头。~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苏娴皮笑肉不笑地对她说。    林嫣讪讪地抿了抿嘴,苏娴对她的态度一如往常的严苛,努力在少的可怜的关于贵族们的记忆中搜索了一会儿,她回答:    “薛明珠是武王殿下的母妃薛贵妃的侄女,薛贵妃只有一个弟弟,没有走仕途,走了商道,是数一数二的皇商,薛明珠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薛贵妃疼爱侄女,就把她接到宫中教养,她是跟着薛贵妃长大的,薛贵妃很疼爱她,虽然没有封号,但她的实际地位和公主没什么两样。薛明珠的长兄薛明现在是梁都最有前途的商人,梁都里七成关于游玩的产业都是她哥哥的本钱,咱们住的薛明楼就是薛明的。”    “还有呢?”苏娴直勾勾地盯着她,对这么少的情报不太满意,苏娴没有听到重点。    林嫣愣了愣,终于明白过来她想知道的重点是什么,手一拍,对苏娴二人小声说:    “对了,我听说早些年薛贵妃有意思想让薛明珠和阿味成亲,虽然当时只是模糊地提过一嘴,没说的太明白,不过意思已经露出来了,想必薛明珠也知道这件事吧。”    苏娴和苏婵对视了一眼,又一齐望向远处眸光堪比阳光满心满眼只有回味周围的一切都看不见的薛明珠,那种痴迷到了极点的**目光身为女性的苏娴很了解,这姑娘非常喜欢回味,已经喜欢到能从眼神里看出来狂热的地步了,这就很难办了。    “从身段就知道必是个美人儿。”苏娴说。    “挺弱的样子。”苏婵不以为然地道。    “又不是爷们儿,弱一点男人才喜欢。出身富贵没有负担,长相上是个美人儿,性子又软,安静端庄有教养,就像朵开在汝窑瓷瓶里的水仙花,是男人想娶的那种。”    “想娶水仙花的男人不会看上二姐,能看上二姐的都会觉得水仙花滋味太淡。”苏婵在听了林嫣的描述之后似乎变得安心起来,听了苏娴的话更加不以为然,她已经将目光重新聚焦在赛台上。    苏娴很吃惊,表情微愕地盯着苏婵看,好像重新认识了她似的。    苏婵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不悦地瞪了她一眼:“你看我干吗?”    “没有,就是突然觉得原来你也是长了脑子的。”苏娴耸耸肩,说。    “你才没长脑子!”苏婵火大地道。    林嫣听着她二人的交谈,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又怎么了?”苏婵瞅了她一眼,对于总能听到她叹气苏婵觉得很不爽,语气生硬地问。    林嫣沉默了一会儿,仰头望天,幽幽地叹道:    “我只是突然想到我的前二十年究竟活到哪去了,怎么光长年岁不长脑子呢?”    她相当严苛地自我评价了一句让苏娴和苏婵很吃惊,二人对视了一眼,苏娴说:    “你最近越来越阴沉了,是因为没人陪觉得寂寞才让你越来越讨厌自己?要不我给你介绍两个英俊的后生?梁都里俊俏的小子真不少。”    林嫣脸涨红,虽然对苏娴的轻浮她已经习惯并且明白她根本就不打算改变,可是她还是不擅长应付这种轻浮的言辞,只得把脑袋转过去假装没听见。    苏娴无趣地哼了一声,在她看来和离过的女人就应该大胆奔放,又不是什么事都不懂的黄花闺女,太害羞才会让人觉得恶心,可林嫣跟她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是放不开,这让她鄙视又觉得无聊。    回味没有接受薛明珠的邀请,而是自己找个地方坐一边去了,这让苏娴很放心,也不再想别的,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赛台上已经开始准备食材的苏妙身上。    评审席,姜大人对东平门和苏妙自行改变规则压根就没想要跟他商量这一点十分不满,一个劲儿地嘀咕道:    “助手呢?规矩上说的一个人带的三个助手呢?说不上就不上,他们到底经过谁的同意了?”    “厨王大赛又不是考状元,只要不是弄虚作假,哪来的那些条条框框。”净明法师不以为然地摆摆手,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赛台,咧嘴笑。    姜大人觉得他笑得有点猥/琐,嫌弃地撇了撇嘴,语气生硬地说:    “法师好像特别中意苏妙。”    “我爱看那种平日里笑呵呵看起来没什么心眼儿,一到关键时候就特别认真的姑娘。”净明法师捋着胡须笑说,抬头瞅了姜大人一眼,“你不爱看?我看你的眼珠子都快贴上去了。”    姜大人没有否认,只是撇了撇嘴,一副不想跟他一般见识的模样。    赛台上,苏妙从料理台上的竹筐里取出新鲜的芋头,拿起细长的小刀,一边转动着芋头,一边熟练地削皮。随着左手的转动,宽度几乎相同的芋头外皮转着圈儿脱落,虽然只是削皮,但是那行云流水的手法让观赛的人看的赏心悦目,就像在表演似的带着让人觉得莫名想看的吸引力。    净明法师很喜欢看苏妙削皮的手法,摸着胡子笑说:    “这姑娘在做菜时没有刻意学男子的粗犷做派,还保留着女孩子的干净纯真,手法却自在利落,一点没有拖泥带水,我最喜欢这样的孩子。”    “论手法我更中意那边那个。”手握长长绢帛的姜大人听了净明法师的话,却向东平门身上一指。    净明法师不太高兴地向东平门那边看去,然而关注的重点却没有放在他利落的刀削手法上,而是十分惊讶地“咦”了一声。    苏妙和东平门在将所有芋头全部削皮之后,洗净,切成厚片,几乎是同时起了油锅,将芋头片下锅炸成金黄色。    动作同步让净明法师越发觉得古怪,眼看着他二人在处理完芋头之后,又拎起红白相间的五花肉刮洗干净,下汤锅煮到半熟能插进筷子的程度,之后捞出来,趁热抹上饴糖浆。    甚至连涂抹的手法也都几近相同,力道轻柔却针对性强,恍若在按摩一样,让新鲜的五花肉尽可能地吸足饴糖中的糖分。    在这个时候东平门终于发现苏妙居然在做和自己完全相同的工序,一颗木然的心在这一刻微沉,蹙眉望向她。    净明法师十分不理解,花白的眉毛皱起,嘟囔道:    “那丫头在搞什么名堂?”(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