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五七章 东平门的伤心事

正文 第四百五七章 东平门的伤心事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妙因为对东平门的事情很好奇,所以很大方地请了东平广吃了一顿饭,地点当然不是在薛明楼,而是在薛明楼附近一家露天的小酒馆。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    两个人都是自己经营餐馆的厨师,做这个职业的都是善交际的,几杯酒下肚,东平广稍稍纾解了心中的忧愁,变得不再像刚刚那样拘谨,渐渐善谈起来。    关于东平门,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但是其中的过程只有真正经历过那种事情的人才能够产生感同身受的情绪。    东平门出生在鲁南省高县一个经营了三代小酒馆的家庭,像这种从祖上传下来的家业,尽管规模不大,但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家族产业继续发扬光大下去,主人通常会对继承人的培养十分严格,很多家庭甚至会将培养过程变为令人难以忍受的苛刻和严酷,东平门的父亲就是这样的类型。    东平门的父亲对两个儿子非常苛刻,他的儿子从三岁开始便接触学徒工的工作,开始之早,可是一直到两个人十八岁,整整十五年时间,他们还是学徒,连一次正式掌勺的机会都没有。    东平广是个踏实的青年,虽然亦心怀迷惑,可是他不敢忤逆父亲。东平门却不一样,作为长子的他似乎积攒了许多次子无法想象的压力,这些压力终于在父亲对弟弟的手艺越来越认同、用抬高弟弟来贬低哥哥这样的做法中爆发了,东平门认为父亲完全否定了他,一心要将酒楼交给东平广,父子大吵一架之后,十八岁那年,咽不下这口气的东平门接受了竞争对手的邀请,成了敌对酒楼的掌厨。    那一年,是东家最混乱的一年,父子决裂,兄弟反目。    东老爷子怒不可遏,大骂东平门是“畜生”,当时老爷子还当众将东平门高傲的职业尊严狠狠地踩了一踩,说他的手艺只配一辈子做小工,只能给人打下手,还说就他琢磨出来的那点玩意儿即使过了八辈子也只能在老东家打杂,连给厨长切菜都不配。是不是真心的不好说,但东老爷子当时确实狠狠地将东平门努力了十五年的职业完完全全地否定了,想必十八岁的东平门当时的心情非常恶劣。    好好的父子成了仇人,虽说商场无父子,可这么闹着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生意上竞争激烈,生活中流言蜚语更是满天飞,东平门的母亲夹在丈夫和儿子之间,终于在某一年因为抑郁成疾病逝了。    这一场病逝让父亲更恨儿子,儿子更恨父亲。    那一年东平广接管了家业,与之形成对比,东平门连吊丧都被父亲拒之门外,父子关系差到极点。    东平门的妻子实在看不下去,认为东平门再在高县呆下去精神状态会更糟,于是悄悄托亲戚在外地给东平门谋了一份差。东平门本是拒绝的,东平门的妻子曹氏属于远嫁,那是个聪明有见识的女子,她认同丈夫的手艺,她认为当时东平门最大的问题是心态,他的心被狭窄的环境束缚住了,只要出了高县见识了广阔的天地,一定会有所领悟,于是拿话激东平门,让他去外省混出个名堂来,待衣锦还乡时就可以给他父亲瞧瞧,让父亲承认当年是自己看走了眼。    东平门听了妻子的话,留下妻女,离了高县,远赴外省。    最开始他是在妻子的亲戚家做掌厨,因为扎实的基本功和出色的天赋,很受欢迎,接着被路过的一个大酒楼的掌柜相中,被挖角到了晋安,成了晋安知名酒楼的副厨长,那一年他二十岁。,    意气风发的青年,在外人给予的挫折和成功中获得了许多在家乡时无法感受到的领悟,凭靠自己双手获得胜利的甘甜使他逐渐忘记了父亲对他的束缚,他开始向着自己的职业生涯前进。    上一届的厨王大赛,东平门参加了晋安的地区赛,厨王大赛是对厨师职业的一种认可,这毋庸置疑,作为厨师的东平门自然也想得到一个认证,那一年他顺利晋级决赛,并获得了晋安地区赛的冠军。    在他成功取得梁都决赛通行证的同时,激动兴奋的喜悦还没消散,家乡寄来的信却成了一盆冰,他收到了书写着他妻子病逝的家信。    在东平门兴致勃勃地写家书给妻子,告诉她自己要去参加厨王大赛,一定会挣一个厨王回来让她扬眉吐气的时候,他的妻子就已经在病中了。    东平广说在收到东平门的信时曹氏非常高兴,她对丈夫隐瞒了病情,直到后来明知道自己的病快不好了,那个时候如果寄信东平门是可以终止比赛回来的,但是她没有,弥留之际她只是笑着请东平广向东平门转达一句话,希望他不要理会任何人的评价,一定要将他挚爱的那条道路走到底。    美梦未成时想要分享成功喜悦的那位深爱之人却已经不在了,东平门回乡之时曹氏已经下葬,这件事对东平门的打击很大,对东家的老爷子打击也很大,在老爷子心里曹氏是比所有儿女都要孝顺的儿媳妇,这位儿媳妇却在人生的最后哭着求他,求他原谅东平门所有的忤逆和不孝。    因为曹氏的过世,也因为东老爷子衰老的年岁,父子二人终于放下所有心结,由东平广促成深谈了一次。    一切皆是误解,由始至终老爷子都非常认同东平门的天分和技艺,但他是个传统的手艺人,属于煮蛋羹都会让学徒练习整十年的类型,新旧观念的碰撞没有闪出美丽的火花,相反变成了仇恨,导致心意无法传达,于是变成了十分没有意思的十多年。    半年后,年迈的东老爷子病逝,东平门更觉得这些年过的很没意思,将女儿托付给弟妹照顾,他又一次远赴他乡。    这多少有些逃避的意味,这一次他不再意气风发,而是像流浪一样游走了许多地方,这样的游荡一直持续到这一届的厨王大赛开赛。    “哥哥应该是没有忘记嫂嫂留下来的话吧。”东平广长叹了口气,有些难过地说。    苏妙觉得自己似乎有点明白了东平门为何会生理性地厌恶赛台,或许是因为他忘不掉曾经自己在赛台上意气风发时他的妻子却在病床上苦苦挣扎,可是因为妻子留下来的话,他大概想完成未完成的那个梦吧。    只是这个未完成的梦究竟是为了谁完成呢,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阴郁且迷茫。    她垂下头,久久没有言语。(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