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五十章 划开的界限

第四百五十章 划开的界限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梁敞的脸刷地黑了!

    “看来你没什么毛病嘛!”她在他耳边轻声笑说。【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梁敞极度懊恼,恼羞成怒,推开她转身就要走。

    她却上前一步,温柔地拉扯住他的手。

    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触感,以平常相处的方式她应该会直接上前来很大胆地抱住他的后腰,但是这一次她却是温柔的握住他的手,当她的肌肤触碰到他的掌心并将那股触感传递给他,他感受到的居然是令人微颤的温柔,如水,流淌过他的心,让他无法挣脱开她的纠缠。

    就在这时,一阵嬉笑声从远处的小路上传来,有几个夜游者说说笑笑地正往这边走,梁敞心中一惊,下意识揽住苏娴的腰,将她往旁边一扯。苏娴吓了一跳,在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时,人已经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拽到一旁的假山洞里,梁敞顺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出声,那感觉颇有种前一秒刚刚温存完后一秒就被挟持成人质的刺激感。

    楼上的灯光微弱地照过来,有几缕偷渡过假山的山壁照射在假山里,使山洞里虽然说不上明亮但也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这山洞非常狭窄,从洞口到洞内石壁也就三步远的距离,呈现不规则的环形,两个人挤在里面,将山洞塞得满满当当,拥挤得连对方的心跳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这会儿的他行为倒是特别大胆,站在她背后,两条胳膊搂紧她的腰,一只大手完全是无意识地从后面覆在她的胸上,另外一只手则捂住她的嘴,将头越过她的肩膀谨慎地向外查看。

    苏娴被他捂着嘴,用眼尾瞥着他紧张的脸,哑然无语,她现在是自由身,可是他怎么表现得好像她是有夫之妇而他是那个奸夫,奸夫被捉奸,所以一脸慌张的模样。

    一伙人说说笑笑地从假山前走过去,让山洞内的光线忽明忽暗地闪烁了下,待那群人消失在夜色中之后,苏娴感觉到身后的梁敞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也跟着松弛下来,似乎安心了。

    “我的手感如何?”她问。

    “啊?”梁敞一愣。

    苏娴抬起手,覆在他放在她胸脯的大手上,顺势帮他捏了一下。

    她感觉梁敞差一点就喊出来,他被烫了似的迅速缩回手,噌地窜到她对面,紧紧地靠着石壁,一脸愤怒地瞪着她,咬牙切齿:

    “你这个女人,太不像话了!”

    “刚刚还在沉迷的男人就不要说这种口是心非的话了。”

    “本王哪有沉迷!”梁敞差一点就吼叫出来,铁青了一张脸瞪着她,就像要吃了她似的。

    “刚刚为什么要躲,就算被看到,男未婚女未嫁,我们又不会被抓去沉塘。”苏娴哭笑不得地说。

    “本王自然不会被沉塘,你就说不定了。”梁敞回答。

    苏娴想了想也对,狐媚皇子的大帽子扣下来只怕会比沉塘更凄惨,她沉默了下来,于是气氛忽然变得有点怪。

    梁敞觉得空气好像僵住了,有点后悔说了那样的话。

    两人还站在山洞里,她背靠在左侧,他背靠在右侧,两人面对面站着,几乎是近在咫尺。对面楼上摇曳的灯笼投射下光芒照在他眼睛的下方,使山洞内多了一点幽暗昏黄的光亮。

    苏娴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她的目光就一直在他的脸上,她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

    “好欢喜!”

    “嗯?”梁敞一愣。

    “看到你的脸,突然就觉得欢喜起来了。”她说。

    梁敞愣住了,这样的话的确是一句很能够让人欢喜的话,被一个人说看到你我就觉得欢喜,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你”,“我便是如此单纯地从心里喜欢你”。不会有人憎恶被人喜欢,单纯的、心里感受上的那种喜欢,即使当事人不把愉快的心情表现在脸上,他必定是开心的。她的表白亦是在向他诉说他对她的重要性,当一个人得知自己对另外一个人很重要时,那种被需要感和被重视感会让他非常愉悦。这是一句非常高明的表白方式,没有说俗气和不易让人相信的“喜欢”,而是换了另外更为隐晦更为成熟的一种方式,尽管得到的回应是:

    “本王才不会管你欢喜不欢喜!”梁敞语气生硬地说。

    苏娴笑笑,忽然上前半步,伸出双臂勾住他的脖子,将整个身子都靠在他的身上。

    梁敞没想到她会突然投怀送抱,身体一僵,但是这一次她并没有借由这种亲密的肢体接触戏弄他,而是安静地偎在他的怀里,似乎只是想要他能抱住她。他能感受到她情绪上淡淡的忧虑,这种忧虑里似乎还带着一丝自嘲和深深的无可奈何。

    梁敞皱了皱眉,他也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或许他什么都没想,他僵硬了一会儿,下意识抬起手,将一只带了体温的大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腰间。

    掌心的热度透过衣料传递到她的腰间,令她肌肤微紧,停顿了一会儿,她忽然轻笑出声:

    “梁敞,你真是个温柔的男人呐!”她轻轻地叹了一声,更紧地偎依在他的怀里。

    大概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梁敞仔细回忆也想不出来有谁叫过他的名字,家里人一般都是叫他“阿敞”或“老九”,“梁敞”这个名字只是刻在他的印章上,他知道他的名字叫做“梁敞”,被人唤出来大概是第一次吧,而她就是那个第一个唤出他名字的人,这有些特别,让他的心跳了一下。

    他将她抱了一会儿,然后轻轻地说:

    “你不必担心,即使是父皇也不会胡乱强迫你嫁给你不愿意的人,父皇他也没必要强迫你去那么做,今日父皇大概是看你是苏三姑娘的姐姐,所以随口提了一句,你不必想太多。”

    苏娴笑出声来,突然直起腰身,从他的怀里离开,悠悠然地理了理发鬓,就好像刚才索要拥抱的人不是她。

    “那可不成。”她说,“皇上是金口玉言,怎么能随便说说,若皇上只是随便说说,我还怎么找我未来的如意郎君?”

    “什么?”梁敞的脸刷地变了色,一股古怪的怒火在胸腔内打转,他火冒三丈。

    “难得皇上说要为我指婚,这是多好的机会,梁都里所有死了老婆的达官贵人,只要是我看上了,皇上就会为我指婚。我才二十几岁,就算只活到五十岁,也有二十几年的活头,我有好好想过,二十几年始终一个人生活,这样子实在是太寂寞了,现在我就已经非常深刻地体会到了这种寂寞,所以还是应该再找个男人过日子。我也不能不识好歹,虽然皇上说要指婚,但我不会要求太高,只要是家境富庶,子女年幼好糊弄,男人在女色上谨慎,不会纵容妾室嚣张,这样的我就很满意了。你在梁都认识的人多,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介绍给我?”

    梁敞的脸已经绿了,他现在非常想掐死她:“你你”

    苏娴敛起笑容,她望着他的脸,突然变得很安静,她安静地望了他一会儿,勾了勾嘴唇,说话时的语气带了一点郑重:

    “我,是不会对一个王爷产生非分之想的,别说你没成过亲,就算你是死了老婆的,我和你也不可能用名分联系到一起。”

    梁敞看着她的脸,怒意正在一点一点的膨胀,无论是她前面的话还是她后面的话,都无法阻止他的怒火,他的怒火只会越燃烧越旺:

    “本王原本就不是你这样的女人可以肖想的,你有自知之明最好!”

    苏娴笑了一声,并不在意他的态度,又一次上前半步用双臂环住他的脖子,软软的嘴唇在他的唇角重重地亲了一下,她笑着说:

    “不过奴家看见王爷时真的会浑身发软呢,王爷,早晚要分别,**一刻值千金,不如及时行乐,王爷看可好?”她一边慢悠悠地说着,一边春葱玉手挑逗意味浓厚地下滑,湿润的气息幽幽然地扑在他的耳畔,带着极强的媚惑力。

    梁敞怒极,一把推开她,紧接着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恨声道:

    “你够了没有!”

    苏娴抬起头,摸了摸微红的脸颊,他虽然在生气,倒是没怎么用力,她舔了舔嘴唇,媚眼如丝地望着他,轻笑着说:

    “这一巴掌可真是刺激呢!”

    梁敞已经七窍生烟了,实在是不想再看她,气冲冲地出了假山,很快便失去了踪影。

    苏娴背靠在假山上,双手抱胸,一脸不以为然地轻哼道:“平白无故的生什么气嘛!”她仰起头,有月的影子映射到她的眼里,她静静地凝视了一会儿,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正准备去参加梁都赛首场第二轮赛,然后就看见苏婵的两只手被纯娘用绷带包成了包子,纯娘一边走还在一边数落苏婵不爱惜自己居然去做那样危险的事,这一次她绝对不能忍一定要出声,苏婵则一边听数落一边翻白眼。

    苏妙在揉后脖颈,苏娴问她怎么了,苏妙说她昨晚睡落枕了。

    苏娴听了,牙酸地翻了个白眼,恐怕这落枕不是枕头的问题,而是某个人的大腿太硬了。

    看了看苏婵包成包子的手,又看了看不停揉后脖颈的苏妙,苏娴将手放在自己左边的脸颊上摸了摸,今天的乌云阴的可真好看。

    今天阴天,阴的很厉害,好像要下雨似的,但因为从破晓时分天就已经如此阴沉却并没有见雨飘落,所以比赛如期进行。

    这样阴沉潮湿的天气苏妙最提不起干劲,加上昨晚又睡落枕了,今天的心情很郁闷,走路摇摇晃晃地来到城门广场,先抵达的观赛人群居然比她想象的还要多,不仅没有比昨天减少,反而好像来了不少新人的样子。东平门已经到场了,带着他的三个助手坐在赛台下的休息区,东平门脸色苍白,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苏妙从他面前经过时,感觉他现在好像很不舒服。

    这人明明不是体弱多病的那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来到赛台前他总是表现出一副病怏怏的衰样。

    东平门睁开眼睛,冷漠地瞅了她一眼。

    苏妙撇了撇嘴,没有搭理他,绕到另外一头,坐到供自己队伍休息的长椅上,因为天气糟糕的让她觉得无趣,所以她也闭上眼睛打起盹儿来。却听见坐在后面的赵平突然问冯二妞道:

    “你那是干吗?”

    苏妙回过头看了冯二妞一眼,冯二妞脸涨红,慌慌张张地把手搁在身体两侧,紧张地看着她。

    苏妙也没问,转过头,望向赛台上架起的木牌子上漆着的硕大的“绵”字,望了一会儿,重新闭上眼睛。

    “妙姐姐没关系吧?昨晚上她一直在睡觉来着,也不见她出去买菜,她今天到底要做什么,不会出什么事吧?”纯娘十分担心地问。

    “闭上你的乌鸦嘴。”苏婵瞅了她一眼,阴嗖嗖地说。

    纯娘在她那里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缩了缩脖子。

    “婵儿怎么了?”阮双好奇地小声问纯娘。

    “从昨晚上她的心情就一直不好。”纯娘悄声回答。

    “哇!真难得!”阮双惊叹道。

    这时却见夏瑾萱走了过来,与众人用微笑打招呼之后,坐在昨天的位子上,一个斯文儒雅的男子跟在她身后,待她坐下来,他落座在她身旁的位子上,俊秀的容貌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夏姑娘,这位公子是?”阮双脸微红,好奇地问。

    夏瑾萱用厌烦的眼光看了夏朗一眼,回过头对阮双温和地解释道:

    “这是我的管家夏朗。”

    阮双惊诧,点了点头,其实她很想说这位公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管家。

    比赛时间到,姜大人终于出来了,紧随其后的是二十个评审鱼贯而入,依序坐在评审席上,这一次没有皇帝观赛,比赛的规程正式了许多气氛也严肃了许多,厨王大赛的气氛又一次浓厚起来。

    苏妙和东平门纷纷站起身,带领各自的助手登台。

    伙计用金锤敲响金,梁都赛首赛第二轮赛正式开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