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七章 鹤湖蟹影

第四百三七章 鹤湖蟹影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赛场已然鸣锣,苏妙转身,向自己的料理台走去。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冯二妞跟在苏妙后面,她才刚刚做学徒不久,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一上来就是厨王大赛,虽然受过程铁的特训,却哪里能够。这一次她的主要职责是准备食料,清洗削皮之类的,连切菜这种活计都不在她的负责范围之内,尽管如此,她依旧十分紧张,从来没有受过万众瞩目的她在跟随苏妙转身的过程中一个没留神,左脚绊右脚,“扑通”一声,狼狈地摔了个大马趴!

    太突然,本来冯二妞并不起眼,可是因为这一摔所有人都望向她,一时间冯二妞竟然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被这些眼神注视比突然摔倒更加狼狈,冯二妞的心拔凉拔凉的,更让她难堪的是台下人们对她的评头论足:

    “居然是个丫头!这么小个丫头也能当助手?”

    “太儿戏了,助手也是很重要的,要是以为在这种比赛上助手只是个摆设,那就大错特错了,弄来这么小的丫头凑数有什么看头!”

    “就是!那个叫‘苏妙‘的女人竟然对梁都赛这样不重视,小地方来的也敢瞧不起咱们梁都人的手艺,有她苦头吃的!这两年的梁都赛越来越不像话了,什么人都能来,一个女人不规规矩矩地回家相夫教子,反而跑来抢爷们儿的饭碗,太不像话!”说这话的必然是男性同行。

    冯二妞见议论居然从自己身上转移到师父身上,内心愧疚,尴尬地堆坐在赛台上,慌得不知所措,到底是个小姑娘,只顾着难受,连站起来都忘记了,听见议论的人说的越来越过分,她的眼圈也变得越来越红。

    苏妙对各种议论充耳不闻,回头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冯二妞,眉一扬,狐疑地问:

    “你还坐在地上干什么?这里的地上坐着很舒服吗?”

    冯二妞一愣,望着她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的表情,讪讪地站起来,扁着一张嘴,带着哭腔说:

    “师父,他们好过分!”

    苏妙没有答腔,而是向赛台的另一端望去,东平门并没有受到影响,对于冯二妞摔倒对于赛台下的议论纷纷他那样的反应才叫做“充耳不闻”,只见他带领着一个助手站在料理台前,将一盆盆海蟹耐心地清洗干净,再将新鲜的螃蟹全部放进一只竹子做成的大蒸笼里,待所有的螃蟹全部上屉蒸熟之后,将螃蟹从蒸笼内取出,趁热气还没有散尽,将蟹肉和蟹黄分离出来,分别放到两只大瓷盘里。刚刚蒸熟的蟹肉红白分明,绵软弹性,鲜嫩可口,充满了海洋的芬芳,挟带着沁人心脾的热气阵阵袭来,勾得人胃里的馋虫在不停地翻腾,引人食指大动。

    东平门的另外两名助手则安安静静地站在两大筐外壳坚硬色彩鲜亮的龙虾前,手脚麻利地将大龙虾用一种水样的透明液体浸泡洗净,之后再将龙虾生拆起肉,切成细粒。

    东平门的助手和东平门一样沉默寡言,专注认真,有条不紊。

    是的,一旦站在料理台前,东平门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像之前表现的那样拘谨紧绷,也不再有他之前带给人的会让看着他的人心里十分不自在的阴沉感,站在料理台前的他此时给人的感觉非常舒适,好像他天生就适合存在于此,如果他不存在于这个行业那将是一件非常令人惋惜的事情一样,因为在进行烹饪的他看上去十分从容,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样的悠然自若,仿佛行云流水。他静静地注视着落成于自己面前的自己的半成品,他的眼神十分柔和,尽管依旧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苏妙却还是能够看出他眼底深处让人的心怦然一动的柔和,那是他对他这个职业自内心的爱恋,不是热爱,他的感情并不会灿烂的骄阳一样热烈,那是爱恋,一种深沉的、深邃的、柔和的、美好的爱恋。

    苏妙略觉惊诧地望着他,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他正在整治芋片的双手上,这个时候的她才现东平门竟然拥有一双非常好看的手,那双手虽清瘦却修长,十根手指仿佛精心雕琢出来的一样,线条优美,指甲圆润,这样的一双手粘着清水的潮湿与油脂的光润,很能够吸引人的目光。

    苏妙望着他的眼神已经由最初的好奇变成了此时的和暖,她望着他,唇角勾起,会心一笑。

    “妙姐姐干吗一直盯着那个男人看,那个男人很英俊吗?”纯娘见苏妙站在料理台前也不着手准备果蔬,反而一直歪着脑袋目不转睛地盯着东平门瞧,疑惑地咕哝道,也跟着好奇地望向东平门,却现从开赛起就一直表现得十分僵硬的东平门此时竟然正在认真地烹调美味,神情专注,举止潇洒,眼神认真,认真时给人的感觉是一种让人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魅力,她的心在那一刻竟然怦地跳了一下,两眼直,磕磕巴巴地叹了句,“是挺英俊的!”

    苏婵和苏娴却在讨论冯二妞,苏婵盯着冯二妞在赛台上忙前忙后,不过是洗个菜准备个盆子就足以让她手忙脚乱,皱了皱眉,不悦地道:

    “冯二妞到底行不行啊,这么手忙脚乱的只会拖后腿吧!”

    苏娴双手抱胸,弯弯的蛾眉微扬,手指肚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胳膊,眼盯着赛台,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尖声尖气,听起来很像是在讽刺人:

    “冯二妞做助手是被某个人推荐的,某个人居然跟自己未来的娘子耍心机,有一个笨蛋助手在旁边手忙脚乱拖后腿,某个人要赢就容易多了。”

    她口中的“某个人”听了这话非但没有觉得惭愧心虚,反而异常淡定,淡淡地说:

    “妙儿不是傻瓜,她同意让冯二妞作为她的助手必然有她自己的理由。”

    苏娴“呵呵”了两声,双手抱臂,扭头白了他一眼,轻蔑地哼了一声,问:“你敢说你没存私心,想要靠耍手段赢了妙儿来找回你作为男人的尊严?”

    回味冷淡的眼神里充满了鄙视:“我干吗要做那种事?”

    苏娴被他义正言辞的反问噎了一下,不甘心地抿了抿嘴唇:“那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要用冯二妞那么一个外行又是个小丫头来做妙儿的助手?”

    回味难得做出一个肢体上的回应,他双手一摊,很理所当然地回答:“因为妙儿那时候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苏娴被他理直气壮的语气激起了一股火气,瞪了他一眼:

    “说到底都是因为你自作主张要参加梁都赛,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突然决定不再做妙儿的助手,而是自己参加梁都决赛?”

    “为了向过去的自己做一个了断。”沉默了许久之后,回味淡淡地回答,语气略显幽深,他没有看着苏娴说出他的回答,而是双眼凝着赛台上的苏妙,可是他此时给人的感觉并不像是在凝望着苏妙,反倒像是透过苏妙看到了更远的方向,并沉浸在那个更加神秘的远方里。

    苏娴因为他出神时的表情,心里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忧心,她感觉到他口中的“了断”并不单纯是对过去失败过的自己做一个了断的意思,这话里必定还有更深沉更令人感觉到忧心的东西,她微凝眉,望了他一会儿,眼神微沉,肃声问:

    “你要做的了断是个什么样的了断?”

    回味从沉浸中的世界回过神来,瞥了她一眼,慢悠悠地道了句:

    “妙儿都没有问过我这个,大姐你做什么要问的这么清楚?”

    苏娴被他不咸不淡的语气噎了一下,这话的意思分明是在嫌弃她多管闲事,偏偏她的身份只是大姨子,还是未来的大姨子,对自己妹妹的感情事她没办法做过多的干涉,只能气的干磨牙。本来想拿话敲打敲打他,反而现这小子竟然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她现在的心情非常不爽,盯着回味那张坦然自若的脸,哼了一声,道:

    “像我们苏家这样的小庙容不下一尊大佛,上门女婿的人选应该重新考虑一下。”

    回味的反应仅仅是浓眉一扬,对苏娴说:“丰州那边彩礼已经收下了,成亲的日子也已经定下来了,正在等钦天监算最好的吉日,大姨子,给妙儿的添妆你准备好了吗?”

    苏娴:“……”

    赛台上,东平门的一个助手拿起鱼胶放进清水中煮溶,而后在水中倒入甜橙汁,放凉后,制成一种果冻一样的透明胶装体。那人接着将老姜拍扁,放在清水里煲煮半个时辰,取干净的纱布将煮好的姜汁滤去残渣,在姜汁里放入冰糖和鱼胶煮到彻底融化,接着在锅里倒入上好的普洱茶,搅拌均匀后,放进特制的螃蟹形模具里,等到胶状液体自然凝结之后,把模具倒扣过来,将里面茶色的小螃蟹一一倒出来,放进一只大瓷盘里。

    这些小螃蟹的制法十分巧妙,溶过水的普洱茶颜色变得相对浅淡之后,和真实的螃蟹颜色十分相似,使用的模具造型又可爱讨喜,用这样的模具制作出来的小螃蟹精巧细致,生动活泼,栩栩如生,让人看了就会喜欢上。

    另外一边,东平门神情专注,他在将芋片雕出细致的小圆孔,再将芋片绕成圆筒状的捕蟹笼子形状,用金黄的蛋液作为粘合剂将捕蟹笼子接合,做出四只造型精美逼真形象的蟹笼。

    这一步的制作成完全是艺术,捕蟹笼子的体积也就是一颗松塔那么大,只使用了芋片和蛋浆作为材料进行制作,芋片很小,蛋液也绝不会像浆糊那样的粘稠,东平门的双手完完全全是一双男人的手,虽清瘦却拥有成年男性宽厚的骨骼,这样的一双手却能够灵活娴熟地雕刻出如此精细巧妙的形状,着实令人惊叹。

    被雕刻好的捕蟹笼形状的芋片被放入油锅中炸成金黄色,固定形状之后,捞出来放凉。

    东平门的助手立在一旁,将另外一口铁锅烧热,放入牛油和鸡蛋黄,此时刚刚炸好“捕蟹笼”的东平门上前一步,取代了助手的位置,只见他站在铁锅前,拿起一只竹铲,以顺时针的方向在锅子里用打圈的方式慢推,直至起泡,之后放入先前切好的龙虾粒,在锅中过一遍之后捞出。

    将姜米爆香,放入蟹黄、花雕酒、胡椒粉去除腥味,再倒入半成品的蟹肉和龙虾肉,烹入白糖、烘干的鸡肉末和鲜酱油,添加适量的上汤,用水淀粉勾出薄芡,最后倒入少许香醋,彻底烹调好之后,捏起一撮撮蟹肉放在之前炸好的“捕蟹笼”上。

    东平门弯着腰身,一双烟灰色的眼睛专注地望着面前的半成品,修长的手指将烹调好的蟹肉随意一揉捏,蟹肉就成了小螃蟹的形状,被他一只一只填满在炸成金黄色的捕蟹笼子里。

    就这样,直到最后,四只捕蟹笼子里满满当当地尽是小螃蟹,鲜亮的色彩看上去分外喜庆,甚至从这样生动的画面里能够联想起捕蟹人在看到这么多螃蟹时会是多么的欣喜雀跃。

    这道菜更像是一个艺术摆设,四只捕蟹笼子被分别摆在盘子的四个方向,顶端以翠绿的薄荷叶作为装饰,盘子的正中央是一只站在以香草堆砌成的假山上欲展翅翱翔的白鹤。

    当所有的造型全部摆好之后,东平门将一碗已经调好的淡蓝色液体顺时针搅拌几下,勺子在碗里搅拌时偶尔会带起一点拉丝,由此可以看出这碗调汁是呈半稠状的。

    在搅拌了一会儿之后,东平门又一次弯下腰,一双眼目不转睛地望着盘子里造型精致的菜肴,舀起一勺淡蓝色的液体,顺着瓷盘的边沿倒入盘子,紧接着又舀起一勺,从另外一个方向轻盈地倒进去,接下来如法炮制,待淡蓝色的液体被尽数注入盘子里时,绵密的液体顺着瓷盘于小螃蟹和仙鹤的底部潺潺流过,最后汇聚成一片,在汇聚成一片湖泊的时候竟然于瞬间凝固,成为了胶状的固体,淡蓝色的胶状固体,就像是一面水蓝色的镜子。

    在这一刻,蟹与鹤均在淡蓝色恍如镜面的湖泊内投下一片浅浅的暗影。

    鹤湖蟹影!(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