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二三章 旖旎里的苦楚

第四百二三章 旖旎里的苦楚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距离文王府不到五百米的一条巷子里,天然居茶楼。

    二楼包厢。

    从包厢敞阔的窗子可以看到内城中最秀丽的怡心街的风景,可此时的梁敞半点看风景的心情都没有,他单手托腮,看着坐在对面的苏娴想要忍耐却悲伤到不能自已的脸,眉毛撇着,一副在旁观她表演的表情。

    “本来这些事奴家不该同官人说的,都怪奴家的弟弟不争气,这么大个人了,念个学堂也能被人欺负,可奴家这心里怎么想怎么觉得难过,奴家的弟弟虽然腼腆了些懦弱了些,但他从来没伤害过别人,杨七公子只因为看不惯就这样欺负他,还把他伤成那样,奴家的弟弟虽然出身市井,比不上梁都里的少爷们高贵,可我那弟弟也是我爹娘生的,从小娇生惯养,我爹娘从没给他受过一点委屈,我们三个做姐姐的哪一个不是照顾着爱护着,就算奴家再生气他淘气也没舍得动他一片手指甲,可是杨七公子却把他打成那个样子,如果是奴家的弟弟做错事,奴家什么都不会说,一定会好好教训那孩子一顿,可奴家的弟弟只不过是性子软了些,他又没做错事,受到那样的伤害,奴家这心里真不是滋味。”苏娴垂着头,用帕子擦拭着眼角的泪,一脸哀伤的表情,竟平添了几分楚楚动人。

    梁敞懒洋洋地看着她梨花带雨,甚至打了个哈欠。没法子,他已经好几天睡眠不足了,因为朝中事太烦乱。

    直到苏娴哭诉完了。他才从鼻子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凉凉地看着她,漫声问:

    “要我帮你弟弟出头?”

    苏娴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

    “奴家只是心里难过,想对官人哭诉一番,绝对没有要劳烦官人的意思。”

    梁敞单手托腮看着她。仿佛看穿了她似的,懒洋洋道:

    “你若是说实话。本王还能考虑考虑。”

    苏娴终于收了红通通的眼眶,看着他,一双丹凤三角眼里突然迸射出一抹锋利,冷声道:

    “虽然是我那个弟弟太没用。但平白无故就被人这么欺负,欺负他的人又是损人不利己的,像这种完全凭靠喜好欺负我们家的人,我咽不下这口气!”

    “对方是傅国公府的七少爷,自幼娇生惯养倍受宠爱,你又能奈他何?”梁敞凉凉地问。

    “奴家自然无能为力,可像这样的事对官人来说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吧。”

    “本王凭什么要为你的弟弟出头?”她理所当然的语气让梁敞生起一腔无明火,这个女人太得寸进尺!

    苏娴听了他的话,用一种置身事外的眼神凉凉地看了他一会儿。紧接着偏过头去,自哀地叹了一口气,低低地说:

    “我为什么会看上你这种啰里吧嗦的男人。连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出头这种事都要推三阻四,喋喋不休!”她的语气里充满了鄙视。

    “你说什么?!”一腔火噌地窜上来,直窜至天灵盖,梁敞脸色铁青,怒不可遏。

    苏娴眸色淡淡地望向他,一脸平静地继续对他说:

    “我看我还是换个男人吧。上次见到的另外几位殿下,有哪一位没成亲来着?”她慢悠悠地询问。

    “你这个女人!你想死吗?”梁敞脸黑如炭。咬牙切齿,怒视着她,恶声道,“像你这种嫁过人又**轻浮的女人,你以为皇家是什么地方,你这样的人连做侍妾都不配!”

    “侍妾?”苏娴被他这样说也不恼,她轻轻一笑,笑得讽刺,“那算什么?”她轻蔑地说,紧接着嫣然一笑,笑得妩媚,笑得诱惑,“只要沾过了奴家,殿下就会发现其他女子都是索然无味的,半点趣味都没有呢。”粉嫩的舌尖湿润地****过上唇,她媚眼如丝地望着他,冶然一笑,“殿下要不要尝尝看?”

    梁敞的耳根子刷地涨红,一颗心又开始乱跳,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似加速流转竟热了起来,他恨恨地瞪了她一眼,霍地站起身,不再看她,咬着后槽牙,生硬地道:

    “本王很忙,要回了!”特地跑出来的他简直就是个傻子!

    他转身,绕过屏风,走到包厢门前,刚要打开门出去,一只雪白如玉的手突然从后面掠过他的耳廓,按在他面前的门板上。

    梁敞吓了一跳,显然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怔了一下。

    也就是怔愣的工夫,另外一只手已经从后面蛇一样缠住他的腰身,温热柔婉的嗓音在耳畔吐气如兰地响起:

    “别走啊,奴家可是相当想念官人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好不容易看到官人,奴家这心跳得好快,就让奴家的心再多跳一会儿吧。”

    也不知是她的气息太过火热,还是他的神经太过敏感了,梁敞只觉得全身都变得滚烫起来,脚犹如在地面生根了似的,半点挪动不了,他半垂着头,猛地出手按在她在他腰腹部作乱的小手上,咬牙切齿地怒道:

    “你这个女人,你在乱摸哪里?”

    “奴家没有在乱摸啊,奴家是在检查。”她认真地说。

    “检查什么?”梁敞一愣,因为她认真的语气,他也认真起来了。

    “检查官人你是不是个男人啊。”她用理所当然的语气一本正经地说。

    轰!

    仿佛火山爆发的声音!

    “苏娴!”梁敞的脸黑红交织,怒如雷霆,高声吼叫。

    此刻他恨不得亲手掐死她。

    然而当他回过头时,愕然发现自己腰上系着的汗巾子居然正被她拿在手里。

    苏娴双手捧着那根玄色绣着金色蟒纹的汗巾子。借着窗外的日光仔细看着上面的花纹,扬眉,悠悠说:

    “这绣工。好像是女人绣的。”

    “废话!你见过哪个男人会绣花!”梁敞黑着脸,一字一顿地说。

    “嗳?”苏娴又将那条汗巾子看了看,不紧不慢地问他,“是相好的绣的?”

    “你当本王是你,本王哪里有相好的!”梁敞黑着脸怒声吼道。

    “奴家的相好只有官人一人哟。”苏娴认真地澄清。

    “谁是你的相好!”梁敞怒声否认,否认完连他都觉得自己像个白痴,因为自己太白痴了他感觉很生气。阴着一张脸没有好声气地冲着她说,“汗巾子还我!”

    苏娴黛眉微扬。仿佛很高兴似的,笑道:“既然不是相好送的定情信物,那就和奴家交换吧。”

    “哈?”梁敞目瞪口呆。

    苏娴已经将双手伸进衣服里,旁若无人。要去解自己贴身的汗巾子。

    梁敞瞠目结舌,一颗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眼看着她就要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他汗流浃背,大吼一声:

    “住手!不许脱!”

    苏娴双手放在裙腰上,用一种十分不理解的眼神看着他,询问:

    “官人不想看奴家脱衣裳吗?”

    “不想!”梁敞咬牙切齿,七窍生烟。

    苏娴的脸撂了下来,阴沉着表情看了他一会儿。冷声说:

    “官人你是不是看不上奴家的身子?如果你心心念念的是那些未经人事的小丫头,你这个男人做的也不过如此,果子只有熟透了才会香甜。”她说着。面向窗户,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要不要打个赌,我在这里脱光了坐到栏杆上去,不到半刻钟。倾慕我的人就会踏破天然居的门槛。”

    “你给我住口。”梁敞垂着头,他现在很累很累。因为生了太多的气,这会子已经气不起来了,他毫不怀疑她说到做到,而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谴责她轻浮**不知羞耻了,只能气力不足地说了这么一句。

    苏娴却又突然高兴起来,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到屏风后面,一阵窸窸窣窣过后,她拿了一条大红色绣着鸳鸯戏水的汗巾子走出来。

    梁敞实在不想收,大红色鸳鸯戏水不是他的品味,可是他怕不收她又弄出更多幺蛾子,于是带着一脸不甘不愿,自动自觉地伸出手去。

    苏娴却没有递给他,而是走到他面前,突然跪下来,跪在他面前。

    梁敞吓了一跳,惶然倒退半步,愕然质问:“你要做什么?”

    “奴家帮官人系上。”她含笑说着,双手圈住他的腰身,帮他系汗巾子。

    梁敞本来想躲,可是她动作太快,他躲不开,而这个时候刻意去躲闪又好像他害怕似的,因为不想认输,所以他没有躲避,心想只是系个汗巾子,每天穿衣服也都是有丫鬟服侍的,这根本不算什么,于是便没有挪动脚步。

    可是这样的姿势在持续了片刻之后,他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他从上俯视下去只能看到她如云的发,上面还簪了两只微微颤动的蝴蝶步摇,她的个头不算高,跪在他面前,俏丽的芙蓉面正对着他的下腹部,其实这不算什么,往日里丫鬟帮他系腰带时也都是跪着的,可是今天他却觉得十分不对劲,后脖颈已经渗出几点细汗,她低着头专心地系汗巾子,从他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她白皙如天鹅的脖子,肤质细腻,嫩白如雪,让人有一种想上去摸一把的冲动。

    她的脸正对着他的腰间,因为要系汗巾子,所以外袍的衣摆已经被她撩开,明明隔着许多布料,他却能感觉到她芬芳的气息直扑过来。

    喉头滑动了一下,心跳得飞快,血液又一次沸腾起来,梁敞脸涨红,下意识从她身上转移开视线。

    就在这时,苏娴的手突然不动了,她直愣愣地望着他身上的某一处。

    梁敞这时候还没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来低头去望自己时,猛然回过神来,轰地一声,一张脸涨得酡红,既羞耻又狼狈。他恼羞成怒,粗暴地从她手里夺过自己的袍摆,转过身去。手忙脚乱地用袍子盖住自己,脸黑如锅底。

    苏娴在呆了两秒之后,突然坐倒在地上,爆发出响亮的大笑,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肚子好痛,她一边抱着肚子大笑一边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声说:

    “殿下。你是被看着就会有感觉的吗?”

    “住口!”梁敞黑红着一张脸,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表情狼狈地大步离去,

    身后的苏娴仍旧在笑。

    梁敞咬着牙,带着一颗想要掐死她的心,拉开门刚要走。不想门才一拉开,一张微讶的粉脸映进眼帘,那少女正要敲门,显然因为他突然打开房门吓了一跳。

    女子不过十七八岁,天然的好相貌,瘦窄的脸蛋,雪白的肌肤,精心修饰的细长蛾眉,水滴形的小小俏鼻。嫣红润泽的嘴唇,秾纤合度的身材,温婉优雅的气度。是最时兴的美人标准。女子穿戴富贵,落落大方,身后还跟了两个品貌不俗的丫鬟,一看就是梁都里的大家闺秀。

    “白四姑娘。”梁敞愣了一下。

    “文王殿下万福。”白四姑娘声音很柔,像刚出生的黄鹂鸟,悦人却青涩。

    “你怎么会在这儿?”梁敞问。

    “水琴从外祖家归来。路过天然居口渴,便上来喝杯茶。听掌柜的说殿下也在,水琴就过来打招呼了。”白水琴是一个很有气派的女孩子,虽然面对的人是九皇子,她依旧从容不迫,宠辱不惊。

    因为梁敞刚才一生气把房门大敞开,即使他站在门口堵着,苏娴仍旧能从空隙间看到站在门口的姑娘,她单手托腮坐在桌前,用一种冷眼旁观的态度打量着白水琴。

    就在这时,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梁敞扭过头去,映入眼帘的素裙女子让他突然有一种头皮发麻腹背受敌的感觉。

    来人是挂着文王府如夫人头衔的丁芸。

    丁芸在看见白水琴时愣了一下,旋即半垂下头,敛了神色,恭恭敬敬地请了安,又向白水琴问了好。

    白水琴雍容大方地回了一句礼。

    “你来做什么?”梁敞皱了皱眉,问丁芸。

    他的语气不太好,丁芸心中一惊,慌忙说:“回殿下,娘娘派了崔公公来请殿下进宫去。”

    梁敞一愣,皱了皱眉,淡淡说:“知道了。”

    这会子总算恢复了一个王爷应该有的样子。

    苏娴看得无趣,站起身,并不在意门外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从容地经过梁敞身旁,盈盈福了一礼,也不说话,旁若无人地离开了。

    梁敞:“……”

    苏娴一个人从天然居出来,马车夫将马车赶过来,笑问:

    “娴姑娘,你的事办完了?”

    “办完了。”苏娴盈盈一笑,回答说。

    “那还逛城里吗?”这马车夫是雪乙庄派给苏娴的,因为苏娴总出门,马车夫对苏娴的喜好已经摸清了。

    “不逛了,今天直接回去吧。”苏娴说,踏上脚踏,登上马车,钻进车厢。

    刚在车厢内坐稳,只觉得马车前端往下沉了一下,紧接着车帘子被掀开,一个高大的身影钻进来,稳稳当当地坐在她身旁。

    苏娴看了他一眼,没做声。

    梁敞在车厢内坐稳之后,吩咐车厢外面的马车夫:“走!”

    马车夫认得这是文王殿下,也不敢怠慢,扬起鞭子,催促马匹赶路。

    苏娴皱了皱眉,看了梁敞一眼,沉声道:“我要回雪乙庄去,与殿下不顺路。”

    梁敞没看她,轻描淡写地说:“本王要去一趟桐城镇,先送你回雪乙庄。”

    “这马车是雪乙庄的。”

    “啰嗦。”梁敞没好气地说了句。

    苏娴便不再说话。

    沉默了良久之后,梁敞突然开口,对她说:

    “本王大概要成亲了。”

    “……和刚才那位姑娘?”苏娴漫不经心地问。

    “嗯,她是二哥母妃的外甥女,父亲是宁荣侯,长兄是兵部侍郎。”

    “……哦。”平淡的反应。

    梁敞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反应,他猜测过许多反应。装傻充愣,顾左右言其他,甚至是直接将他扑倒。却唯独没有想到居然只是一个轻描淡写的“哦”。他突然就有点恼火,虽然不知道这恼火来自何处,可是他就是觉得恼火,他突然就阴沉了一张脸,冷声道:

    “你弟弟的事我会处理,所以,今后不要再让人送字条进府了。我很忙,没那么多空闲陪你瞎胡闹。”

    苏娴半晌没说话。双手抱胸望着纱窗外,过了一会儿,轻描淡写地问:

    “日子,定了吗?”

    她想问的只有这个吗?

    梁敞气得想吐血。于是脸色越发阴沉,他硬邦邦地回答:“没有。迎娶王妃的日子要交给礼部拟定。”

    “是么。”她淡淡地说,还是没有回头。

    居然面不改色,所以说,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是在耍他吗?

    梁敞黑着脸,咬牙切齿。

    “殿下。”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唤了一声。

    “做什么?”梁敞没好气地问。

    “在成亲之前要不要和我睡一次?”她看着他,淡声问。

    “……你说什么?!”梁敞的神经又一次炸开了,和她交谈他会夭寿无数次。

    “成亲后就没机会了。我是不会碰有家室的男人的。”苏娴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

    这种仿佛“老子绝不碰花楼窑姐”的高高在上感究竟是怎么回事,真让人生气!

    “哼。这算什么,给自己抬高身价,这会子才想起来装正经,你是想告诉本王你不是随便的女人么,这种话也太没有说服力了。”梁敞冷笑着嘲讽。

    “并不是。”苏娴淡淡否认,淡淡地说。“我只是对戏耍有家室的男人感觉到厌烦,男人一旦成亲。脑筋就会变得愚蠢,我不喜欢愚蠢还不自知的男人。”

    戏、戏耍?

    她果然是在戏耍!

    梁敞脸色更黑,冷冰冰地瞪着她,咬牙切齿地质问:“你究竟戏耍过多少男人?”

    苏娴望着车窗外,安之若素,没有回答。

    梁敞越发火大,怒声追问:“你自己都数不过来了吗?”

    苏娴回过头,望了他一眼,车厢内低矮,于是她弯下身子,顺着柔软的座椅爬了过来,爬到他面前,依旧保持着匍匐的样子,这姿态在狭小的空间内显得异常妖冶,脊背的曲线优美,脖颈的线条修长,四肢的轮廓纤细,越发显得前面峰峦起伏,后面浑圆挺翘。

    梁敞的心跳又开始加快,眼前的这个分明是一头在时刻觊觎着他的母豹子,还是一头最最名贵最最凶野的金钱豹。

    喉结不由自主地滑动了一下,他的气势有些弱,躲避开她“凶猛”的眼神,他故作冰冷地问:

    “做、做什么?”

    “奴家是官人的第几个女人?”她匍匐在他面前,没有在笑,语气里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妖冶柔媚。

    她身上的香气存在感极强地扑过来,让梁敞的脑袋发白,竟然没听明白她刚才问的是什么。

    “该不会是第一个吧?”她的语气里透着愉悦,望着他微微茫然的表情,似笑非笑地问。

    “什、什么?”她身上的味道是一种十分特别的香甜,甜得柔媚,甜得感性,甜得妖冶,甜得诱人,他还是没听明白她在说什么,因为她太近了。

    下一秒,一双柔软的唇突如其来地覆了上来,落在他的双唇上,那股诱人心跳的香甜味道随之变得浓郁起来。

    她是突然扑过来的,在扑过来的一瞬,梁敞的嘴唇被撞得有些刺痛,他瞠目结舌,瞪圆了眼睛。

    太凶猛了!

    他在心里想。

    好在已经不是第一次,所以他的惊愕并没有持续太久。

    那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浓郁香甜在诱惑他。

    唇上微微发麻,这细微的麻痹感竟一直蔓延到手指尖。

    他的手缓缓抬起,落在她墨黑的发上。

    心如漂浮在云端……

    雪乙庄和桐城镇的方向是由一条官路引出来的两条岔路。

    卢宏骑着马小心翼翼地跟在主子身后,两人此时正策马在前往桐城镇的官路上。

    只是自家主子明显兴致不高,连带着他的马都跟着有些没精打采。

    卢宏以为是他最近太累了,想了想,赶上去正想宽解几句,却在赶上去的一刹见他们素日里最是威武正派的文王殿下没精打采地垂着脑袋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自我厌弃地低喃了句:

    “我真是一个没用的男人!”也不知道他说的是顺应本能屈服这件事还是屈服了本能却半路喊停这件事。

    “……”卢宏的下巴惊掉了。

    通往雪乙庄的官道上,车厢内,苏娴整理好凌乱的衣衫,懒洋洋地靠在软垫上,仰望着精雕细画的顶棚,过了一会儿,懊悔地长叹了口气,万般无力地喃了句:

    “老娘怎么会看上那种没用的男人!”

    顿了顿,她转动脖子,直直地望向纱窗外野草枯黄的田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要成亲了啊!”

    停了一会儿,她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

    “与我无关,像我这种女人怎么可能会和王爷发展成正当关系,可笑!”她不屑地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嘲笑谁。(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