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二二章 凌霸
    这话苏妙自然是不相信的,苏婵从小就是个叛逆的孩子,自小与她打交道的也都是一些痞子混混,她出入赌坊这并不奇怪,可是若说她是为了赢钱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苏婵对所有的都没有兴趣,包括对金钱。

    苏妙才要开口,苏娴已经一拍身旁的桌子,怒道:

    “兔崽子,给老娘说实话!”

    苏婵冷冰冰的一眼斜过来:“我是兔崽子你是什么?”

    “你以为我愿意给你这兔崽子做大姐!”

    “我又没求你做我大姐。”苏婵冷冰冰地回嘴。

    “兔崽子!”苏娴火冒三丈,咬牙切齿地道。

    “好了好了。”苏妙只好在中间充当和事老,这对姐妹俩一旦吵起来就没完没了,一天到晚还真是精力充沛,她劝说完两个人之后,又一本正经地对苏婵道,“婵儿,你跟二姐说实话,你去赌坊做什么。”

    苏婵别着一张脸,淡淡地说:“都说了,是去赢钱的。”

    “婵儿!”苏妙加重语气唤了一声。

    苏婵沉默了一会儿,一脸无奈地皱了皱眉,又撇了撇嘴,才不情不愿地开口道:

    “那家赌坊出千,骗人钱。”

    “哪家赌坊不出千不骗人钱,不骗人钱的那还是赌坊吗?”苏娴没好气地说。

    “骗谁钱了?”苏妙却抓住了重点,追问。

    苏婵抬起眼皮子看了她一眼,又沉默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了两个字:

    “烟儿。”

    室内出现一阵可怕的静默,紧接着苏娴霍地站起来,火山爆发似的怒吼了一句:

    “那个兔崽子在哪儿?”

    “大姐大姐,你淡定啊。”苏妙急忙拉住被气得七窍生烟的苏娴。劝说,她听到苏婵这么说也吓了一跳,难以想象一向乖巧听话的苏烟居然会出入赌场。可是她比苏娴淡定,当然了。内心深处对于苏烟出入赌场这件事她还是很生气的,她沉下眸子,肃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明白。”

    苏婵看了她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说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件事并不难以理解,苏烟在进入如文学院后很不适应。周围的同窗全部是梁都的贵族子弟,纵使因为有回味的交代学院里的院长和师长都对他很关照,可是这样的关照非但没有为他带来好的效果,反而是让苏烟在同窗中倍受排挤,说白了学校也是一个圈子,在每天都要生活的圈子里被人狠狠地排挤,这绝对是一件难熬的事。

    然而也不全都是欺负他的,在这种每天被排挤和无视的气氛里,突然有一个人对他很亲切,那感觉简直就像是快要渴死的人遇到了甘露一样。振奋、激动、开心、感动,于是苏烟理所当然地成了那个人的小跟班,那个人就是傅国公府的七少爷。一个名叫“杨义”的纨绔。

    杨义最开始时对苏烟真的很亲切,在几乎整个学院都对他排挤的时候,是杨义先向他伸出了友谊之手,带他读书,带他出游。杨义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纨绔,他虽然吃喝玩乐,但是课业并不差,在才人如云的如文学院里他的成绩也是能排的上号的,苏烟对他的学问很崇拜。同时对他的友好亦很是感激,不管杨义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去做。而杨义似乎也很喜欢苏烟,走到哪都带着他。在苏烟受人欺负时也会挺身而出,替苏烟教训那帮欺负人的学生。

    苏烟对杨义很是敬慕,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兄长,无论杨义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去做。

    如文学院的学生都是住宿生,友谊来得突然,朝夕相处之后升温得自然也很迅猛。

    苏烟把杨义当成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

    不久杨义带着苏烟去了桐城镇,这不奇怪,杨义是一个出身富贵的纨绔子弟,不出入赌场花楼才不正常。苏烟是陪着杨义去的,他并没有想去赌钱,可是他本就是个面皮薄的,又架不住杨义这个唯一的好朋友对他威逼利诱,以绝交相威胁,到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只好在赌桌上下了注。

    赌钱这种东西十赌九输,等到苏烟把身上的钱全部输光之后,杨义便将自己的钱借给苏烟继续赌,苏烟因为把所有的钱都输光了,心里是满满的愧疚,见杨义肯借钱给他翻盘自然是松了一口气,也怪苏妙没教过他赌场这玩意儿根本就不可,能让客人赢,在赢了几把之后苏烟把杨义的钱也输光了,好在他最后还知道收手,在向杨义借了一百两之后没有再听从杨义让他继续翻盘的劝说,认了输。

    不过毕竟是借了钱,他在最后还是给杨义签了一张一百两的欠条。

    过后他很为自己将本钱都输光了这件事懊恼,同时又为如何还上杨义的那一百两感到焦心,正当他绞尽脑汁心急如焚时,一次意外让他看清了杨义的真面目。

    那日苏烟去宿舍找杨义时,在宿舍外面听到杨义跟几个常常欺负苏烟的同窗们的谈话,原来以前欺负苏烟的那些人都是被杨义教唆的,杨义最看不惯的就是苏烟这种关系户,还说苏烟柔柔弱弱像个娘们儿让他看了就恶心,他就是想好好教训苏烟一番,带苏烟去赌场也是,因为他知道苏烟日常节俭,所以才带苏烟去赌场,撺掇他赌钱,本来想让他输个精光再欠下一屁股债,可惜苏烟到最后没上钩让他很遗憾。

    苏烟目瞪口呆,没想到对自己最亲切的那个人居然是把自己往死里欺负的主谋。

    这之后苏烟偷听的事被当场发现了,面对苏烟的质问,杨义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一改往日的亲切和善,面孔变得凶恶起来。输了钱也就罢了,苏烟脆弱的心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友情上的背叛,赤红了眼,跟杨义打了起来。结果自然是被一群看不起他的同窗狠狠地揍了一顿,幸好导师及时赶到把几个人拉开。

    苏烟带着一身伤回来,说什么也不肯去学院。

    那两天正赶上苏妙和苏娴没在家。苏婵在家,苏烟拉着苏婵的手死活不让她告诉苏妙和苏娴。苏婵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回头苏婵因为咽不下那口气,只身去桐城镇,分三次去的,把苏烟输掉的钱全赢了回来,因为去的次数多了,又次次都赢,终于引起了逍遥坊的注意。所以才出现了今天这一幕。

    “我本来想去收拾一顿那个叫杨义的小子,可毕竟是傅国公府出来的,我去揍他一顿倒是简单,之后的事就不太好收场了。”苏婵因为有点生气,说起话来硬邦邦的。

    苏妙和苏娴坐在椅子上,一同蹙着眉头,半晌,苏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对苏婵道:

    “你也算有点长进,知道有些祸事不能惹。”

    “是窝囊吧?”苏婵哼了一声。对自己的退缩很瞧不起,可是她不想给家里惹事,揍人一顿是最容易的。可是她总不能让家里人给她收拾她把人揍了一顿之后的烂摊子。

    “人活着就是窝囊,不管是谁都有必须要遵守的规则,选择遵守了就是窝囊,可不遵守又不行,这就是人生。”苏娴语重心长地说。

    苏婵直直地瞅着她,手在胳膊上搓了两下,像是在拂去一层鸡皮疙瘩。

    苏妙沉默了良久,用手抚摸着额角,长长地叹了口气。

    苏娴扬起细长的眉。过了一会儿,亦幽幽地叹了口气:“咱们家的这个小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成人呢?”

    “你不要太刻薄了,烟儿他本来就性子软弱。如文学院又都是皇亲国戚,被大家伙一起排挤的滋味你是没尝过。”苏婵一脸不悦地说,她虽然对苏烟亦不苟言笑,可是内心底她是很疼爱苏烟这个弟弟的,这可能与她是老三他是老四有关系。

    “我没尝过你尝过?”苏娴不屑地说。

    “当然尝过,因为我不穿裙子,一整条胡同的臭丫头全都欺负我。”苏婵现在提起来仍旧是一脸厌恶。

    “然后呢?”苏娴凉凉地问。

    “我把她们挨个揍了一顿。”然后她就被她娘揍了一顿。

    “你的方式过于简单粗暴,这种方式是不适合作为成年人活在这个世上的。”

    “啰嗦,你没被人排挤过,你又知道什么?”

    “怎么不知道,我当年在孙家的时候,孙家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待见我,老娘还不是在孙家过了十几年。”苏娴重重地哼了一声,扭头对苏妙说,“宁乐和文书也在如文学院,只怕他们两个人的境遇还不如苏烟那个没出息的,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就能稳稳当当地呆在学院里,偏偏苏烟那个没出息的就会受人欺负?”

    “你怎么知道文书和宁乐没受欺负,他们说不定被欺负得比烟儿更惨。”苏婵白了她一眼。

    “至少人家没跑回来哭鼻子,都已经十六岁了,遇到这样的事就会跑回家里来哭鼻子,这要是将来入了朝为了官,被同僚看不顺眼欺负两下,被刁民看不顺眼欺负两下,再被长官看不顺眼欺负两下,他还不用活了哩。”

    苏妙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知道苏烟的性子软,只是没想到去上学堂也会被同窗欺负,不过说到底苏烟才只有十六岁,用她的眼光看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这个年纪也确实是最容易发生学园凌霸的时候,软弱的小孩子即使没有做坏事,也容易成为那些喜欢四处寻找存在感的同龄孩子们的欺负。

    “烟儿呢?”她问苏婵。

    “房间里。”苏婵回答说。

    苏妙伤脑筋地站起身,出了苏婵的房间,向隔壁泓樨园走去。

    苏婵坐在椅子上,用鸡蛋滚着嘴角的淤青,问苏娴:“你不跟过去看看?”

    “跟过去把他骂一顿?”苏娴凉凉地反问。

    “那你还是别去了。”苏婵看了她一眼,说。

    苏娴冷着一张脸,坐了一会儿,忽然站起身。

    “你去哪啊?”苏婵问。

    “出去一趟。”苏娴头也不回地说完,径自走了。

    苏妙来到泓樨园,泓樨园因为苏烟他们三个人去如文学院念书一直很安静。所以自从他们三个搬出去之后苏妙一直没有再留意过这里,自然也就不会知道苏烟居然跑回家来了。

    她来到苏烟的房间前,先是推了两下。房门从里面反锁了,但是屋子里很安静。好像并没有人居住一样。

    苏妙敲了敲房门,轻声道:“烟儿!”

    里面没有人回答。

    苏妙又敲了两下,还是无人回应。

    于是苏妙走到西边的窗户下,轻而易举地将没有上锁的窗子打开,顺着窗子钻进室内。

    房间不大,但格局分明。

    苏妙绕过一架屏风来到里间,看着床上蜷缩在棉被底下一只疑似人形的物体,那人形物体躲在被子底下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就像真的物体似的。

    她看了一会儿,走过去,把被子掀起来,然后就看见里边的人更紧地蜷缩成一团,并用枕头遮住脸。

    苏妙蹲在床边,歪着头调整了角度仔细去看他的脸,这一看大吃一惊,苏烟好好的一张白玉似的小脸青一块紫一块,嘴角也破了,眼睛也肿了。因为苏烟从小到大都没和人打过架,被人欺负时也只会哭,冷不防看到这么一张充满男子气概的脸苏妙着实愣了好半天。而后噗嗤一笑:

    “你这是男子汉气概觉醒了?”

    苏烟被看到这样的一张脸,又被二姐没良心地调侃,又是委屈又是伤心,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他竟哇地大哭起来。

    “哭什么呀?不过是被人欺负了,谁的一辈子没被欺负过一两次,这有什么值得伤心的?”

    是没什么值得伤心的,可苏烟就是觉得伤心,现在已经不是身体痛的问题。而是他实在想不通对他那样亲切的杨义为什么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想不通。他对杨义一直都是真心以待的,所以他更想不通。因为想不通,所以他哭得很伤心:

    “二姐,我再也不想去书院了!”

    苏妙看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二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出息?”苏烟带着哭腔,负气地问。

    “呃……”原来他知道。

    苏烟用被子把脑袋一蒙:“反正我就是这么没出息!”

    “……”

    苏妙蹲在床边看着他。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苏烟在被子底下闷闷地说了句:

    “二姐。”

    “什么?”

    “抱歉。”

    “为了什么?”

    “我不该去赌坊。”

    “……也没什么,你毕竟是男孩子嘛,男孩子小的时候犯点浑也是正常的,连你三姐都去过赌坊,你去个一次也没什么。不过……去赌坊的事咱们可以放一边,交朋友的事倒是要说一说,二姐不是不理解你的心情,只是千万不要因为寂寞、孤单就随随便便的被人家攻克心理的防线,成熟的标志是能够从容地去面对孤单,虽说人不能做一座孤岛,可许多时候很多事情还是要一个人去面对的,或许这很困难,不过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苏烟还是蒙着头在被窝里,过了一会儿,喃喃地问了句:

    “每个人?”

    “每个人。”苏妙回答。

    苏烟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二姐,我有点害怕。”

    “怕被人欺负吗?”苏妙问。

    “也不是。”

    “那你怕什么?”苏妙耐心地问。

    “二姐,我其实不讨厌念书的,我也觉得能在学院里念书很好,可是念书是为了什么呢?我不怕去贡院考试,考就考了,可是考完之后又要做什么呢,做官吗?我真的适合做官吗?做了官就要有长官,同僚,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比如文学院里的勾心斗角还要可怕,我虽然才来如文学院不长时间,但里面的事已经见识到了一些,或许更真实的比我看到的还要让人心惊,一个学院都是如此,更何况是整个官场,我想我是应付不来的。”

    “所以呢?”苏妙很平静地问。

    苏烟没有回答,或者说没敢回答。

    “你倒是说说看。”苏妙知道他这样的表情只是不敢说并不是不想说,于是问。

    苏烟见她表情平静。犹豫了好一会儿,咬了咬牙,鼓足勇气开口道:

    “我想退学给苏记帮忙!”

    话一说完他就深深地垂下头。显然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很冒失,很不可理喻。甚至在很多人的眼里他的行为根本就是逃避,然而他认为这并不是逃避,他认为这是自己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成熟决定,因为他不适合走官场之路所以明智地选择抽身而退,所以他对自己的这个决定没有犹豫也不迷茫,只是他不确定二姐会不会答应,毕竟他都已经入学如文学院了,毕竟全家人都对他能入朝为官报了很大的期望。

    “可以啊。”让他没想到的是。苏妙竟然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苏烟吃了一惊。

    “既然你不喜欢,那就暂时停下来吧,等你想清楚了再决定。”苏妙回答说。

    “可是我……”苏烟本来想说他已经想清楚了。

    苏妙却已经从床前站起来,一本正经地道:

    “在你想清楚之前,你就呆在雪乙庄吧,不过为了防止你无所事事胡思乱想,你就帮雪乙庄做点贡献吧,扫扫院子洗洗碗什么的,省得没事干被嫌弃吃白食,这里毕竟不是咱们家。”

    苏烟已经分不清她这话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于是他从被窝里探出头,用一张像开了什锦铺子似的脸对着她,带着哀怨问:

    “二姐。你是说真的?”

    “我的表情像是在开玩笑吗?”苏妙严肃认真地反问。

    苏烟的表情一下子雀跃起来,仿佛所有烦恼都消失了一样,愉快而轻松。

    苏妙平静着表情看着他大大地舒了一口气的模样,秀眉微扬。

    苏烟也是因为太开心了,没有发现苏妙变得有些奇怪的神情。

    “你太惯着他了,都把他给惯坏了。”小厅里,苏婵还在用热鸡蛋滚着脸颊上的青紫,不悦地说。

    “牛不喝水还能强按头?以他现在这种排斥的状态,就算强逼着他回学院去也没什么用。还不如让他待在家里自个儿想明白了效果更好。”

    “等他自个儿想明白得什么时候,他那种软绵绵的性子就是被你给惯出来的。”苏婵翻了个白眼。说,顿了顿又道。“如果他到最后真的决定要退学你也答应吗?”

    苏妙想了想,手一摊,回答说:“虽然他是我弟弟,可是那是他自己的人生,即使是我也没办法干涉。”

    苏婵闻言,对着她翻了个白眼:“你总是在这种莫名奇妙的地方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执着。”

    “哪里莫名其妙了?”苏妙摊手询问。

    苏婵却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说:“对了,我想起来了,之前说的那个杨义,他出身傅国公府,我记得武王府的武王妃就是出身傅国公府。”

    “真难得,你居然能记住这种事。”苏妙吃惊地说。

    苏婵没有答腔。

    顿了顿,苏妙问:“对了,大姐去哪了?”

    “出去了。”

    “去哪了?”

    “不知道。”

    苏妙秀眉一挑,心里想今儿出了这样的事,大姐应该不至于还有闲情逸致出去逛街吧。

    梁都的内城区。

    文王府。

    坐在书房里的梁敞在接到下人送进来刻有文王府纹样的玉牌时眉头足足皱了半刻钟。

    送玉牌进来的小厮当着他的面神游太虚。

    最开始他还会因为自家殿下乌漆墨黑的脸色胆战心惊,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殿下在黑着脸纠结上一刻钟之后总是会乖乖地去赴约的,尽管满脸都写着心不甘情不愿。

    果不其然,黑着脸的殿下在脸黑了一刻钟后,终于还是起身,顺手将玉牌揣起来,预备待会儿物归原主。

    梁敞走到书房门口,刚拉开门,门外竟然站了一个花朵似的美人儿,正保持着敲门的姿势一脸尴尬,一张白玉似的小脸微微泛着浅红。

    梁敞一愣,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丁芸闻言越发尴尬,盯着手里握着的托盘,小声道:

    “妾身熬了银耳鲜果汤,想给殿下尝尝。”

    梁敞并没有放在心上,草草说了句:“放下吧。”不待丁芸说话便绕开她走了。

    “殿下出门吗?”丁芸匆忙问了句。

    梁敞没工夫回答她,自然也就没有留意她仿佛在忍耐苦楚似的表情。(未完待续。)

    ps:红楼临时出差,这一章火车上码的,果然艰难,明天后天请假,大后天会继续更新,给各位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