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零六章 百奎楼

第四百零六章 百奎楼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临街的三层建筑高大宏伟,富丽堂皇,然而这仅仅是一处饮茶的穿堂,这三层楼每一楼都有各种曲折通幽的廊桥连接百奎楼内的分楼,百奎楼内部有一对并排盖起的分楼,两座分楼从外观上看一模一样,只是内部装潢根据客人的不同略有不同,每一座分楼都是**的,同时又因为中间搭建的精美绮丽的廊桥合为一体,层台累榭,丹楹刻角,神工意匠,画栋雕梁。

    如果不是苏娴用了文王府的牌子,估计两个人连正门都进不去,百奎楼是一家会所式酒楼,对身份的审查相当严格,没有牌子就算穿的再富贵也进不去,更何况那没有牌子的就算穿着再富贵也比不上进门的贵人们那一柄折扇的价格。

    苏妙惊叹,不过好歹她也是见过世面的,还不至于太丢脸。

    百奎楼是木质建筑,脚步踏在纯木的地板上,隐隐有松木的香气传来,华丽又不失隽秀。铮铮然的琴声不知从何处响起,传入耳中,极是风雅。这里的客人都是有身份的客人,即使筵席再热闹也极少能听到大声嚷嚷,在这样斯文会友的场合里,连酒楼里的伙计都显得格外有素质,一个个不比大户人家知礼守规的仆人差,不仅有眼力见,在礼数上十分到位,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

    梁都对男女之分明显比南方严格,百奎楼接待女眷,但女眷的酒楼和男宾是分开的,接待的娘子和上菜的伙计也清一色都是女子。

    一个年轻的娘子迎上来,将苏娴和苏妙引入百奎楼,顺着曲折的廊桥向专门招待女客的分楼走去。

    苏妙一面跟着领路的娘子走,一面不着痕迹地打量着百奎楼的装潢,梁都的酒楼,地方上最豪华的酒楼都无法与这样的酒楼相比,在丰州时她觉得佟家的一品/楼就已经很奢华了,没想到帝都里竟还有这样高端霸气的酒楼。女客的分楼中地板上贴有金色的莲花,在花形宫灯的照耀下。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领路的娘子客客气气地将苏妙姐妹俩带到一处安静的包间,奉上菜单,苏娴也不看。对那娘子笑容可掬地道:

    “全海鲜宴。”

    那娘子一听就知道这必是慕名而来的,脸上挂着与有荣焉的微笑,收了菜单,屈了屈膝,下去吩咐。并先关上包厢门。

    苏妙捧起茶碗,啜了一口,心旷神怡。

    “不愧是梁都的酒楼哈,连茶都是信州出产的上品白毫银针!”

    “都跟你说了,这里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苏娴略带着一丝自得,心满意足地啜了一口茶,这才是高品质的生活。

    “大姐,你带钱了吗?”苏妙盯着她陶醉的脸,虽然不想去打扰她享受奢华,却不得不开口。小声问。

    苏娴瞅了她一眼:“带钱做什么?你见过哪个有钱人自己带钱出门?”

    “难道你想吃霸王餐?”苏妙愕然低呼。

    苏娴不屑地“嘁”了一声,像是看不惯她的小家子气,染着大红色凤仙花的长指甲在桌面上敲了两下,说: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哪可能结现银,都是记了账每年去府上一次结清的。”

    “……”苏妙眼尾狠狠一抽,直直地看着她,认真地问,“大姐,你这么把文王殿下当冤大头。你就不会愧疚吗?刚才在锦绣楼也是吧,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会不吃不喝好几年就为了省一笔银子买好衣裳,你就不怕哪天文王殿下恼了把你送去吃牢饭?”

    “你懂什么?要想过好日子就得胆子大。敢在老虎嘴上拔毛,胆子小一辈子都干不成大事。再说了,他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给我牌子的时候他怎么可能想不到,既然他把牌子给我了,就说明他默认了。再说了。我跟他玩你追我我追你的游戏已经够久了,到现在人我还没捞着,总得让我花个痛快吧,要么人要么银子总得有一样,要不然怎么对得起我耗费的这么多时间,万一哪天我突然对他没兴趣了,那个时候要人人没有,玩还没玩痛快,那我多亏啊!”苏娴一本正经地说。

    亏的是文王殿下吧?

    苏妙第一次对大姐颠倒黑白的功力发自内心的折服,文王殿下碰见大姐可真是倒八辈子霉了,不仅被一个虎视眈眈的女人整日整日地惦记着清白之身,还要给她银子花,还要容忍她时不时的作威作福,苏妙怎么想怎么觉得文王殿下是冤大头。可估计文王殿下自己不这么想,他肯定还觉得不过就是一个牌子不过就是一点银子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这就是钓凯子,钓凯子的最高境界就是那凯子始终趾高气昂地认为自己是掌控局势把握走向控制一切的那个人,其实这位凯子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沦为冤大头了,可怜的他还不自知。

    大姐钓凯子的手段果然一流,苏妙用拜服的眼神看着她。

    就在这时,门外出现了一点骚动,一个略显尖锐的女子嗓音冷笑着响起:

    “文王府的女眷?文王还未成亲,成妃娘娘还在宫中,本郡主倒是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要脸的敢到这百奎楼来自称是文王府的女眷!”

    说着不顾门外女伙计的阻拦,将门嘭地推开,闯进来的是个年轻貌美的富贵佳人,鸭蛋脸面,柳眉樱唇,穿了一件宫廷样式的杏黄底刺绣镶边五彩花草纹样锦裙,手挽七色渐变蝉翼纱披帛,金灿灿的赤金镶玉头面价值连城,她的身后站了一个身穿鸦青色掐牙背心的丫鬟,那丫鬟正咬着嘴唇直直地望着屋内。

    闯进来的人居然是只有一面之缘的凌柔郡主,凌柔郡主在闯进来之后看见坐在桌前的两个人时亦是一愣,不过她很快便反应过来,目露轻蔑,啼笑皆非:

    “本郡主还以为是丁芸那个贱婢跑到这儿来冒充文王府的女眷,一个贱婢她也配!呸!没想到却看见两个更不要脸的,你们姐妹倒是好本事,一个钓上了文王殿下,一个咬住了回三少爷死咬着不放,本郡主倒是低估了你们。小地方来的果然都是狐媚子,不知羞耻!”

    对于苏娴来说“狐媚子”是对她的一种夸奖,所以她也不恼怒,狐疑地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姑娘。用凌柔郡主能听见的声音悄声问苏妙:

    “她谁啊?”

    “凌柔郡主,上次在青乾山庄碰见的,静安王的女儿,景阳长公主的继女。”苏妙用凌柔郡主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回答。

    凌柔郡主的脸刷地绿了,只是还没等她发作。苏娴已经从容地站起来,上前一步,带着苏妙客客气气地见了礼:

    “民女给凌柔郡主请安。”

    凌柔郡主的脸色虽然还是很难看,不过因为这识时务的请安,她的脾气缓和了些,定定地盯着一脸恭顺的苏娴,又看向只会跟风的苏妙,眼底掠过一抹冰冷,绷着脸沉声质问:

    “听说你们手上有文王府的同行牌子,你们是从哪偷来的?”

    苏娴仿佛料到了她会这样问。也不意外,依旧笑容可掬地回答:

    “郡主这话说的好难听,怎么能是‘偷’,奴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哪可能去文王府偷东西,这牌子自然是文王殿下送给奴家的。”

    “我不信!文王殿下凭什么把文王府的牌子送给你!”凌柔郡主瞪了她一眼,作为雍容华贵的大家闺秀,她对苏娴这种教科书级的狐媚子打从心底里厌恶,就像过敏了似的。

    苏娴闻言,也不尴尬。反而略带一丝羞涩,摸了摸嫣红的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她笑道:

    “凭什么?呵呵呵,郡主还是个姑娘家。有好多私密的事奴家也不好对郡主说,只是这男人啊,只要你把他伺候舒坦了爽快了舒畅了,那个时候你向他要什么他都会给,别说只是一张通行的牌子了,这就是男人啊。”

    凌柔郡主的脸刷地涨红。她虽是没出阁的姑娘,年纪也到了能够无师自通一些事的时候,闻言脸胀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狠瞪着苏娴,心中暗骂“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郡主是来吃全海鲜宴的吗?”苏娴笑吟吟地询问,看起来十分殷勤,可是语气一点也不殷勤,这客套做的十分不专业……

    她流于表面的恭敬话让凌柔郡主听着十分别扭,总觉得她越是恭敬越像是看不起自己似的,她面色发冷,不理会苏娴的问话,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跟这个卑贱之人说话,她冷冰冰地呵斥道:

    “本郡主看上这间包间了,你们两个人给本郡主滚出去!”

    本以为这两个人会仗着穷人的骨气对她义正言辞地指责一番,那样她就可以将刚刚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趁机好好教训她们一顿。

    哪知姐妹两个人再对视一眼,同时客客气气地说了句:

    “郡主请满意。”

    一点没有犹豫地退了出去。

    太没骨气了,凌柔郡主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于是没能得到成就感满足的凌柔郡主越发恼怒,她不打算放过她们,于是转身站在走廊里,盯着已经离去的姐妹俩的背影,勾着嘴唇,充满了嘲讽,阴阳怪气地冷笑道:

    “冯娘子,本郡主记着百奎楼只有二品以上官员家的女眷才可以进出吧,现在这是怎么回事,百奎楼竟然让两个卑贱的庶民进出,坐主子们的地儿,用主子们才能用的菜肴,如此不严格,让两个贱民在本郡主的眼皮子底下晃脏本郡主的眼睛,你们这百奎楼的生意还想不想做了,要不要本郡主禀告父王,像你们这样连客人的背景都不知道筛查的酒楼还开着做什么,干脆关门大吉算了!”

    周娘子骇然,一脸失措地看了看凌柔郡主,又看了一眼闻言顿住脚步的苏娴姐妹俩,焦急地道:

    “郡主息怒,这二位姑娘前头是验过牌子的,所以……”

    “验过牌子怎么了,别说验过也有可能是假货,就算是真货也不一定是她们从什么地方偷来的。再说,你们不嫌两个卑贱无知的庶民碍眼,本郡主可见不惯,放这两个东西进来脏本郡主的眼睛,你们这是成心想让本郡主不自在,是否?”

    “不敢不敢,郡主息怒!”周娘子惊出了一身冷汗,一叠声地说,但是她打从心眼里不愿意得罪苏娴姐俩,虽然没见过这姐俩,但是通过刚才她也能猜到这姑娘肯定是文王殿下的相好,周娘子是个过来人,知道相好的力量也是很惊人的,再说别看现在是相好,万一日后转正了,不说侧妃,就是最后成了一个夫人,那也是相当金贵的,更不要说日后万一诞下子嗣,那就是“前途不可限量”了,“不可限量”的人周娘子是不愿意得罪的。

    周娘子在犹豫。

    凌柔郡主因为这犹豫勃然大怒,才要发作,就在这时,一个脸孔绷得像棺材板,颧骨高高干净爽利,一看就是个厉害嬷嬷的中年仆妇带领两个相貌普通气质却很好的丫鬟出现,那中年仆妇径直走到凌柔郡主面前,一脸严肃地说道:

    “郡主,公主说此处是大家用膳的地方不是郡主家的花厅,公主吩咐郡主不要再嚷,赶快回孔雀阁去,别再惹事,否则公主决不轻饶!”

    凌柔郡主十分想顶一句“一个后娘而已,少管我”,可是她不敢,她虽然憎恨她的后娘,可她的后娘是当朝公主,是父王心尖上的人,她的命运还捏在她这个后娘手里,所以她不敢反抗,或者说还没到反抗的时机,于是她虽然满心的不愿意,却还是头一甩,步履僵硬地走向孔雀阁。

    严厉的中年仆妇这时候脸色才微微缓和,冲着苏妙和苏娴客客气气地见了半个礼,才带着两个丫鬟离去。

    苏妙和苏娴知道这是公主身边的人,于是匆忙回了礼。

    “公主就是景阳长公主吧?”苏妙小声问苏娴。

    “还能是谁。”苏娴哼了一声,无论是对景阳长公主还是对凌柔郡主她都没有好感,“像站在墙角的周娘子一扬下巴,“你!我让你找个清净点的地儿,你这找的是什么地儿,清静没有半点,我这小命都差点被你保没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