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零四章 见面礼

第四百零四章 见面礼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上章已修改,上章是403章。

    ==

    逸隐园。

    梁锦坐在房间里听小丫鬟说苏家三姐妹过来请安,一愣,笑着对回香道:

    “苏家那帮丫头倒是有点意思,你没见过她们家那三姐妹吧,一个跟以前的相公和离了,成日里花枝招展的,听说最近那大丫头盯上了阿敞,把阿敞折腾得七荤八素的,倒是个有手段的小娘子;她家三丫头更有趣,那哪里是个丫头,分明是个小子;你是没看见她家那四小子,啧啧,那四小子托生成小子太可惜了,要是个姑娘求亲的媒人必能踏破门槛,他那一手绣活儿比手最巧的姐儿还要好,是个姑娘肯定是个贤惠又多才的,可惜了是个小子,一个小子生成那样家里得愁白了头。”

    回香看了他一眼,没对他编排人家家事的行为做任何评论,对地上的小丫头轻声说:

    “请她们进来吧。”

    小丫头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对苏妙等人说了请她们进去,又上前一步打起帘子,苏妙姐妹三人便鱼贯而入。苏妙被苏娴推到了最前边,苏娴紧随其后,苏婵一脸不耐烦地跟在最后面,还因为那不耐烦的表情被苏娴给掐了一把,于是她的表情越发不爽快。

    梁锦正襟危坐,装出一副十分权威的派头。惹得回香又瞅了他一眼。

    苏妙姐妹进来,三个人全都换了簇新的衣裙,也精心打扮过了。这是对要拜见者的一种重视和尊重,梁锦看过之后觉得她们还是明白点礼数的,对于这一点还算满意。

    “家姐和家妹听说王爷夫人来了,就说想过来请安问个好。”苏妙笑着对坐在外间的梁锦和回香说。

    苏妙介绍完毕,苏娴便上前一步,含着笑深深地福了一福,客客气气地说道:

    “苏家大姐儿苏娴给王爷夫人请安。”

    梁锦眉一扬。虽然他看不惯这个花大姐儿的所作所为,总觉得她不守妇道四处勾搭不是个好人,可是不得不说一个自幼生长在乡间在市井长大的姑娘有这样的气度已经很了不得了。面对权贵没有半点惶恐,从容端庄的仪态比梁都里的女子逊色不到哪里去,如果不是知道她的出身,还以为这孩子就算不是富贵人家出身也是来自一个书香门第。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管是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懂得经营自己的才是聪明人,这姑娘很会经营自己,看起来是个聪明的。

    苏婵不说话,穿上她并不习惯穿的长裙她浑身不自在,跟后背上长虱子了似的,皱着眉,沉默无声地跟着苏娴福下去,这福礼做的不伦不类。连回香都注意到她了,在看见她时却是表情微怔。眸光在一瞬间微变,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时的模样。

    “二位姑娘不必多礼,起来吧,都坐。”这一回没轮到梁锦发话,他是想让她们多站一会儿的,谁让这些人把他的宝贝儿子当成赘婿虐待了许多年。

    回香则不在意,让了座,又吩咐丫鬟上茶。

    苏家三姐妹在一排椅子上一溜坐了,丫鬟依次上了茶来,御供的明前龙井散发着诱人的幽香,只是看着茶盏中漂浮着茶叶就能看出这茶是极难得的。

    室内是一阵凝固似的沉默,苏娴倒是不介意气氛冷场,正常情况下无论怎样冷场的气氛她都能扭转过来,可是面前的人是回香和梁锦,她总想谨慎一些,那两个是长辈,如果他们不开口她却冒然开口了,说不定会被人觉得是上赶着,那就没意思了。婆家和娘家之间是一种很微妙的关系,太上赶着了不行太生疏了也不行,必须要掌握一个最合适的度。

    苏娴正在心里这么想着,却见回香从苏婵身上收回目光,轻声开口问:

    “苏三姑娘今年多大了?”

    苏娴和苏妙见她突然询问一言不发装空气的苏婵的年龄,均是一愣,连苏婵自己也愣了一下,望向回香,她并不想回答,却因为那一双漆黑恍若极夜的眼心脏一震,下意识回答了:

    “过了今年冬天就二十了。”

    “那就是永乐十三年出生的了?”回香想了想,问。

    “是。”苏婵回答。

    “几月生人?”回香追问。

    这一追问苏娴还好,苏妙和梁锦皆吃了一惊,不说梁锦,在苏妙的印象里回香是极少说话的,今天却一连问了三个问题,这是相当罕见的。这已经不仅仅是罕见,简直比冬雷震震夏雨雪还要离奇,梁锦是最了解回香的性子的,见回香竟然追着苏婵问,他心中的吃惊已经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

    苏婵愣了愣,回答:“三月廿六。”

    回香闻言,陷入了沉思,没有说话。

    梁锦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看了她一眼,笑着说:

    “这苏二姑娘和苏三姑娘是双生女,一胎生下来的。”

    回香微怔,看了苏婵一会儿,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时间回香不再说话,梁锦开口问了几句,也仅仅是普通的客套话,直到毅之大步进来,肃声通报道:

    “王爷,金大夫来了。”

    苏家三姐妹本来就对现在的气氛感觉到不太自在,听说大夫来了倒是松了一口气,纷纷起身告辞。

    梁锦皮笑肉不笑地客套了两句,也没有挽留。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仆妇笑容满面地从外面进来,手里头的托盘上是四个方方正正的黄梨木首饰盒子,她立在回香身旁。不着痕迹地打量起苏妙三人。

    苏家三姐妹微怔。

    这时候回香开口说话了,她说话时的嗓音微微沙哑,但这并不妨碍吸引他人的注意。甚至比普通人的声音更能吸引人的注意,因为沁凉如水,寒凉如冰。她不紧不慢地启口,先对苏娴和苏婵说:

    “你们特地过来,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当见面礼,这些都是早些年打的首饰,虽然年头旧了些。用料还算精细,我也没用过,你们别嫌弃。”

    苏娴连忙说了几个“哪里”。笑容可掬地道了谢,上前接过来。

    回香又对苏妙说:“上次你来回香楼,我本来也想找两套头面给你的,你在梁都早晚能用得着。后来皇上来了这事就搁下了。这两套你就留着戴着玩吧。”

    她说的轻描淡写。

    苏妙连忙上前接过来,当初跟着回味去回香楼时,见面礼回香给的是荷包,荷包里是一袋金锞子,虽然矜贵但并不稀奇,没想到第二次回香竟然又送了两套首饰做礼,苏妙没好意思当众打开,笑着向回香道了谢。努力撑住脸表现出平静淡定,不至于让人觉得她眼皮子浅。

    回香没再说话。表情还是像她们刚进来时看到的淡淡的。

    梁锦见回香送了见面礼,想了想觉得落下一个不太好,于是开口对苏妙说:

    “听说你弟弟在如文学院念书?”

    苏妙回答了一句:“是。”

    “本王会交代院长对他多多照顾,好歹他也是跟着我们家阿味从丰州一路来到梁都的。”梁锦平着一张脸,用并不在意的口吻淡淡地说。

    苏妙一愣,苏娴也反应过来,苏家三姐妹齐齐向梁锦道谢。

    梁锦这会儿心情愉快,见她们还算懂事,又补充了一句:

    “我前儿得了一块好砚台,回头让人送来给你弟弟用吧。梁都不比丰州,尤其是如文学院里,哪里都有攀比,吃穿用度上不够水准,在如文学院很难顺利念下去。你也不用强撑着面子,若是有什么事就告诉阿味。咱们这样的人家,女人自作主张反而容易添事端惹麻烦,本王知道你跟老大媳妇要好,你可别学她。”

    苏妙先时觉得他说的不伦不类,待静下心来细想却觉得他说的某些地方还是挺有道理的,于是点头应了。

    梁锦满意地点点头,放三姐妹出去了。

    三姐妹道了别,转身出去了,在出去时跟一个站在院子里由一个小童提药箱的青衣老者走了个顶头碰,那老者先前没有留意到她们,一直到跟走在最后一位的苏婵擦身而过时,很随意地看了苏婵一眼,却在将目光落在她脸上的一刻怔住了,口内“咦”了一声。

    苏婵微怔,但因为步速飞快已经走远了,所以也就没有回头,径直追上大姐二姐离去。

    门廊下,青衣老者依旧站在门前,扭着脖子望着早已经走远的苏婵,过了一会儿,他自嘲似的摇了摇头,说了一句:

    “冤孽啊!”轻叹了口气。

    “金大夫请。”有中年仆妇已经先一步出来,笑容可掬地打起帘子,说。

    青衣老者点点头,躬了身子进入逸隐园的正房。

    这一场例行诊治只是走一个过场,金大夫在给回香诊过脉之后,说了两句不痛不痒的诊断结果,又开了一副并没什么大作用的药方,之后便起身告辞了。

    梁锦也不挽留,道了谢,命人送金大夫出去。

    金大夫佝偻着身子往外走,走了两步,突然回过身来询问:

    “敢问王爷,刚刚出去的那几位姑娘是哪一家府上的女眷?”

    梁锦一愣,发现新大陆似的上下打量着这个平日里一本正经的老头儿,哈哈一笑:

    “金大夫今儿怎么想起来打听女眷了?”

    金大夫也不窘迫,笑着回答:“老臣觉得刚刚那里面有一个姑娘看起来有些眼熟,所以想问一问,看看是不是老臣认识的人家?”

    回香闻言,抬眼瞅了他一下,眼底掠过一抹暗芒。

    梁锦却没多想,笑呵呵地说:“金大夫哪能见过,那几个姑娘是从丰州来的,第一次来到梁都,她们的老子娘跟帝都也没有半点关系,你估计是记错了。那三个姑娘中间的那个是本王将来的小儿媳妇,剩下的那两个是小儿媳妇的姐妹。”

    金大夫一愣,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笑说:“原来如此!老臣还当是认识的姑娘,居然是看错了,老眼昏花!一眨眼三少爷也要成亲了,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同喜同喜!”梁锦虽然不喜欢他未来的小儿媳妇,可他乐意听吉利话,于是开心地回应了。

    金大夫见他高兴,心里松了一口气,也不敢再继续问,重新告了辞,跟着引路的中年仆妇离开了。

    回香坐在椅子上,金大夫走了她也没动地方,一双冷冰冰的眸子凝在一处,似在思考。

    每当她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她此时绝对是忘了她现在身居何处身处何年,于是他打断她的思路,问:

    “怎么了,呆呆的,身子不舒坦?”

    回香没有立刻说话,直到半刻钟后,她突然回过头,望着他,轻声问:

    “你觉不觉得苏家三姑娘的相貌像一个人?”

    梁锦一愣,一头雾水地问:“像谁?”

    回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接着却转移开视线,摇摇头,淡声回答:

    “不,没有。”

    她一会儿说有一会儿又说没有,梁锦越发摸不着头脑,努力回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可是回香已经不再提这件事,梁锦也不好再追问,只得自己在脑袋里纳闷。

    苏家三姐妹抱着首饰盒子回到泓樨园,苏娴立刻关起房门,将回香送的见面礼打开。

    一套镶宝石蝶戏双花鎏金头面熠熠生辉,那金灿灿的光芒差点亮瞎苏娴的眼。苏娴惊愕地看了一会儿,拿过苏婵手里的首饰盒子打开,苏婵无所谓,任由她抢走,却见盒子被打开,大红色的衬布上一套金镶玉蟾宫折桂头面静静地躺在上面,竟流光溢彩,美不胜收,即使苏婵并不喜欢首饰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好东西。

    苏妙看了一眼这两套首饰,也是愣了一下,不由得动手打开互相赠送给对方的见面礼,一套金累丝镶钻青玉镂空双鸾牡丹头面,双鸾之间竟然衔了一颗超级闪的“鸽子蛋”,切面上线条流畅的光泽足够晃瞎人的眼。另外一套淡紫珍珠攒兰花头面虽然比不上先前的那套金刚钻首饰,却也是做工精致,极是矜贵难得,一看就不是凡品。

    “难怪世人都削尖了脑尖谋富贵,王爷的女人果然了不得!”苏娴眼盯着那颗硕大的鸽子蛋,感叹道。

    “不仅是王爷的女人那么简单吧,她可是岳梁国第一楼的幕后老板。”苏妙扬眉,说。

    苏娴看了她一眼,手一拍,道:“没错!这后一个才是最重要的!”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