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七章 各种关系

第三百九七章 各种关系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绿澜到春波堂时回味已经吃完了,正坐在厅里喝着茶看苏妙吃饭,苏娴、苏婵、纯娘对回味家有亲戚来这件事不感兴趣,都走了,绿澜甫一进门就看见苏妙和回味坐在桌前,苏妙静静地吃饭,回味静静地喝茶,虽然不说话,气氛却出奇的融洽,尤其是在看到回味无声地夹了一只小包子放在苏妙手旁的碟子里时,绿澜心里一阵别扭。就在这时,却发现苏妙咬着筷子尖笑眯眯地望过来,绿澜心里一慌,连忙低下头,屏息凝神,恭恭敬敬地走到桌旁,在一步远的地方站定,轻轻地对回味回了楠夫人的话。

    回味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耐烦,他半天没言语。

    苏妙也没说话,默默地吃饭,等着回味做决定。她倒是不介意去见楠夫人,她有点好奇梁锦的侧妃主动登门到底来做什么,楠夫人又是怎样的一个人。话说瑞王府这帮女眷和别人家的女眷确实很不同,一个个都带着那么点奇怪,瑞王妃和回香自不必说,连这一位侧妃都很奇怪,一般来说侧妃不会主动登没有上族谱的庶子的家门吧,尤其还是今天瑞王妃也意外登门的情况下。

    “秋华。”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回味淡淡地唤了声。

    秋华从外面快步进来,恭恭敬敬地唤了一声“三少爷”,等待吩咐。

    “你去一趟回香楼。”回味对他说。

    秋华愣了愣便领会了回味的意思,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绿澜不明所以,看着秋华即刻去了,又将眼珠子在苏妙身上转了转,大着胆子上前半步,进言道:

    “三少爷,恕奴婢多一句嘴,苏姑娘若要去见瑞王妃和楠夫人,还是应该换一身衣裳。梳妆打扮一番,这样既显得对王妃和侧妃的尊重,姑娘也不会在王妃和侧妃面前落了风范。”

    她倒是挺会用词儿的,一个“尊重”一个“风范”。听起来好像是很为苏妙着想,让苏妙不至于失了礼数的感觉,其实她这话的意思还是“本来就上不得台面,再不打扮一番就更上不得台面了”。

    苏妙并不是一个会在奇怪的地方生出自尊心的人,每一种社会都有自己的阶级和等级。她一个平民百姓自然不会去和血统保持了上百年的贵族比较,也不会上赶着去巴望人家瞧得起自己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看待,只要自己看得起自己就好了,就像大姐说,人家达官贵人第一次见面时就对你一个平民百姓另眼相待那才有鬼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所以对绿澜瞧不上她平民出身这件事苏妙并不是太在意,人家小丫头达官贵人看多了,狗眼看人低稀松平常,她何必去计较这种无聊事。

    她不计较不代表回味不计较,回味的性子可比苏妙敏感。闻言皱了皱眉,不悦地反问:

    “为何瑞王妃和楠侧妃来了就要换一身妆扮,主子想穿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丫头插嘴了?”

    苏妙眼瞅着绿澜被一个晴天霹雳炸蒙,眼眶刷地红了,既震惊又委屈,见回味的言语似震怒,扑通跪下来,含着泪慌张解释道:

    “三少爷,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奴婢是好意。奴婢是担心姑娘初次见瑞王妃会紧张,悉心妆扮一番至少会让姑娘心里安稳一些!”

    回味越发不耐地皱了皱眉,沉声道:

    “话真多,下去吧!”

    还想解释的绿澜余下的解释卡在喉咙里。绿澜委委屈屈地应了一句,红着眼圈站起来,垂着头出去了。

    苏妙挑着眉梢看着她出去了,又去看回味。

    “你要换衣裳吗?”回味问。

    苏妙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细布衣衫,笑了笑:“今天太热,不想换。”

    回味点点头。对她说:“等等再出去吧。”

    苏妙虽然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回味又夹了一只小包子放到她手旁的碟子里,苏妙笑得见牙不见眼。

    茶厅中。

    魏心妍端正地坐在首座上,庞梦楠似乎一点也没把她放在眼里,悠悠然地坐在下首右边的椅子上喝茶。

    她们两个人一言不发,梁敏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跟着他的林嫣倒是很平静,反正不管他是坐是站她都得立规矩,在婆婆面前向来没有她坐的地方。

    梁敏将脚步停在茶厅中央,顿了顿,低声问魏心妍:

    “母妃突然到雪乙庄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魏心妍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显然是对他的装傻充愣很是恼火,将茶盏往身旁的茶桌上重重一放,目若寒冰。林嫣因为她突然发怒的声音吓了一跳,小心肝一抖,本能地颤了颤。

    梁敏察觉到她的恐惧,下意识伸手握住她的手,给她一点心理上的安抚。

    林嫣微怔,本能地想要挣脱,却没有挣脱开,但心里确实安定了些。

    魏心妍一双锋锐的眸子冷冷地注视着两人交握的手,然而这样的目光并没有让梁敏的手松开,反而他将林嫣的手拉的更紧。

    魏心妍心里的怒火更盛。

    庞梦楠的嘴角勾着笑,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大戏似的盯着眼前的母子婆媳。

    魏心妍很恼火,在她的心里为了儿女私情要死要活的人是最没有出息的,也是最让她看不起的,如今这个最没出息最让她看不起的人竟然是她生出来的儿子,如果可以再塞回去,她真的很想这么做。

    因为对儿子的不满,她对林嫣的憎怒更深,然而事已至此,闹得太僵并没有什么好处,森冷的目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柔和起来,她勉强笑了笑,对林嫣故作亲切地说:

    “嫣儿,出府自在了这么久,你也该玩够了吧,是时候该回府了,做儿媳妇的成日里不在家,瑞王府的规矩就算再宽,我们府上还是要颜面的。”

    林嫣呆住了,这是让她回去的意思吗。她做梦也没想到一贯强势的婆婆某一天会突然对她说让她回家去,虽然魏心妍在说这话时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很友好,但是她主动说出来,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只是林嫣并不觉得高兴。以魏心妍的性子,主动让她说出妥协的话,后续的下场一定会更加凄惨。

    她的心里直打鼓,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垂着头。

    魏心妍打从心眼里瞧不上她的小家子气。诚然她是想要一个能拿捏的儿媳妇,但是能拿捏并不等于是个蠢材,她要的是精明能干八面玲珑平日里娴静关键时刻能用的儿媳妇,这关系到家族的兴旺自己儿子的前途,可是偏偏儿子瞎了眼执意要娶这样一个什么都干不了只会闹脾气的蠢货,她一想到这里就怒火中烧,这样愚蠢的女人将来怎么能担负起大任,有这样的女人在身边,只怕连自己的儿子也要变成蠢货了。

    她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可是儿子的执拗让她不得不咽下这口气。她的儿子是她最强的助力也是她最有用的武器,可是现在这“武器”就要带着女人私奔逃家,并且逃意已决,魏心妍现在就算再想把这个混账弄死了让他再投生一次这念头也只是想想,根本不可能,再生一个更是不靠谱,所以她只能暂时性地妥协。

    梁敏没想到向来强势的母亲会妥协,他也吃了一惊,惊诧地望着魏心妍。

    “嫣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府?”因为林嫣一直不说话。魏心妍的语气生硬起来。

    林嫣心里一震,这要求太突然,她自己都蒙住了。说实话她一点不想回瑞王府去,但是讲真的。岳梁国没有哪一家的长媳是不和公婆住在一起的,不侍候公婆那叫做不孝,这顶帽子扣下来,还不一定会传出什么样的闲话,梁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望说不定会因为此事一落千丈,当年娶她的时候他和母亲的对抗就闹得大半个岳梁国人尽皆知。她顶着嗡嗡嗡的流言蜚语嫁进瑞王府,已经过去十年了,还是会有人拿当年的话题说笑,可见当年那话题流传之广。

    梁敏见她沉默不语,扬起头,朗声道:

    “母妃……”

    “你给我闭嘴!”魏心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眼神凌厉地望向林嫣,顿了顿,倨傲地开口道,“我先不说别的,你一个做嫂嫂的赖在小叔子的庄子上不走,这要是传出去,还不一定是怎样的闲话,你自己不怕丢人,我们瑞王府可丢不起这个脸!再有,你一声不吭也没个交代就离家出走,这是哪一家的规矩?是谁给你的胆子?就算是要和离也得双方父母都认可,有中间人做见证,你夫君必须同意并画押,送到宗室府去备案,更何况你们的婚约是皇上赐下的,若想和离也要皇上首肯才行,你却一声不响的跑掉,真是好大的胆子!”说到最后一句时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气,重重地拍桌,厉喝。

    林嫣心一抖,一句话说不出来,对魏心妍她是非常畏惧的。

    “母妃!”梁敏见自己的母亲当着自己的面毫不留情地呵斥妻子,眼里的冷酷和欲除之后快的怒意让他又是气愤又是焦心,忍不住唤了声。

    魏心妍冷冷地瞪着他,才要喝骂,在旁边一直看热闹的庞梦楠忽然笑嘻嘻地插口:

    “姐姐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当初的事儿也不全怪嫣儿,魏家的那个小蹄子不安分,仗着怀了阿敏的种放肆欺辱嫣儿,还诬陷她谋害子嗣,姐姐你又不相信她,还把她关到柴房里,再怎么说嫣儿也是世子妃是阿敏的正室,这样的处置换谁都咽不下这口气,生了要逃走的心不奇怪,如今事情已经解决了,碍眼的东西也没了,姐姐又何必提起当初的不痛快自找不痛快呢?”

    这根本不像是在劝慰,虽然她一本正经的语气确实是在劝慰。

    “你给我闭嘴。”魏心妍冲着她一字一顿地说,冷笑,“你真当我不知道她当初是怎么逃走的?庞梦楠,安安分分地呆着,别把手伸太长,小心我砍了你的胳膊。”她用平静的语气狠戾地警告。

    庞梦楠不以为意地笑笑,不再言语。

    魏心妍再次将目光转向林嫣,冷冷地道:“当初是冤枉了你,可你自己心里也应该明白对瑞王府来说子嗣多重要,我只有阿敏这一个儿子,我又是个没福气的,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娶了一只不能下蛋的鸡空守了十年,不过是纳了一个妾传宗接代,身为正室不说好好地把孩子教养长大,竟然争风吃醋最后还逃走了,真不知道这学的是哪一家的妇德。”她嗤笑了一声,不屑地看着将头压得低低的林嫣,一字一顿,充满了嘲讽,“世子妃,我儿子不争气恋着你这种女人是我没教养好,我确实不应该责怪你,你再怎么不好现在也还是瑞王府的世子妃、阿敏的媳妇,我现在也不计较你能不能生了,所以,你能不能别再让瑞王府丢人现眼,立刻马上回府来,瑞王府、阿敏因为你受的闲话已经够多了。”

    林嫣深深地垂着头,两眼含泪,眼眶通红,这责备太严重责任太重大,她背负着太沉重,已经快要被压垮了。

    “母妃,别再说了,这些又不是嫣儿的错!”梁敏又急又气,母亲句句在刺嫣儿的痛处,他无法接受。

    “不是她的错难道是你的错,连传宗接代都做不到的女人,还有什么用处!”魏心妍不屑地说。

    “母妃!”

    “姐姐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姐姐你自己也是女人,难道你的作用也只是传宗接代么?”庞梦楠哼了一声,笑吟吟问。

    “和我比,她也配!”魏心妍轻蔑地说,正眼不看林嫣。

    庞梦楠咯咯地笑起来,紧接着在看着魏心妍时大笑,她大笑出声。

    “倨傲如你最后不也是嫁了人生了子独守空房二十几年和一堆妾室共享一个丈夫么。”她不以为然地说。

    魏心妍并没有被刺中痛处,她看着庞梦楠的眼神越发不屑,冷哼一声,盯着她得意洋洋的眼,嘴唇微动,充满了嘲弄的低语声在庞梦楠的耳畔响起:

    “清高如你最后不也是脏了身子生了两个赔钱货空望着一个永远都不可能的人当姨娘么。”

    庞梦楠的脸刷地变了色,铁青。(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