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四章 交心
    “我没想到你竟是这样想的。”林嫣目不交睫地望着他,一张脸泛着惨白,在烛光下越发显得苍凉,他身材颀长健硕,立在她面前,投下很大的一片阴影落在她的身上,她不慌不惧,恍若有些灰心的表情落入他的眼里,让他的心一阵刺痛,他怔怔地望着她,见她轻启色泽苍然的唇,喃喃自问,“这十年来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倒退半步,身子微微摇晃。

    “嫣儿!”梁敏不曾想自己的话竟会激起她这么大的反应,他有些担心,有些后悔,她本就处在心理最脆弱的时候,他不应该对她说这些的。

    林嫣沉默地站了一会儿,忽然扯了扯嘴唇,她笑了起来,笑得落寞,笑得自嘲,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看着他,轻轻地说了声:

    “我是喜欢你的呀!”

    梁敏的心一震,这轻微的带着自嘲的一声表述落在他的心里,却像是一记闷雷狠狠地炸在他的心间,震得他全身都在嗡嗡作响。他震惊,他惊骇,他狂喜,五味杂陈的情绪在这一刻一股脑儿地涌上心头。因为太过震惊了,他一时竟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接纳这句突然落入耳中的令他等待了十年的表白。他用怔愣的表情望着她,不可思议,这一刻他仿佛听到了他此生认为的最不可能的一句话,不可能发生的事居然就发生在眼前,他瞠目,他甚至怀疑是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他甚至怀疑现在的一切是他太混乱了所产生的幻觉。

    “我确是怨过你的。”那双眼形仿佛在笑的眼睛里盈了泪,在摇曳烛火的映衬下异常惹人怜爱,她幽幽地望着他,轻弱的嗓音里带着一丝哭腔,那竟是一种极能撩动人心的悲凉,“当年你就那么强势地登门提亲,在坏了我的清誉之后,让整个梁都城议论纷纷。逼我不得不接受赐婚。我知道,你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心悦于我,可是世子爷,你根本不知道一个四品小吏的女儿在王府内院生活的艰难。你根本不知道梁都里那些嫉妒得发疯的女人们拿起血统做文章时那些狰狞的表情究竟是多么的骇人,我,只想寻一个身家清白品性正直的男子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复杂烦乱就那样平平静静地过完一生,可是你把我带进了王府,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我斗不过那些人,因为斗不过那些人,所以我害怕,我是真的害怕过。”

    说到这里时,她的眼角已经溢出了泪珠,她闭了闭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说:

    “你曾说过你会护住我一生无忧,可你是护不住我的,终年只有三四个月在家的你能护住我什么?成亲一个月之后你就走了。一走就是大半年,在你不在的日子里,可怕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我护不住宝芝,留不住冯妈妈,成婚第三日就被婆婆提出要主动为相公纳妾的媳妇我只怕是梁都第一人了。因为门户不匹配,不管被怎样对待,在别人看来都是正常的,因为我本来就不配你,这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不敢走错一步,不敢多说半句,就怕被人拿住错处说出更不好听的话来,什么样的冷言冷语我都能容忍。可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们说瑞王府的世子爷是不是魔怔了怎么会迎娶那样一个世子妃,为了不让人嘲笑你,我也想过要好好的做一个世子妃,可是血统你不得不相信,有些事情不是想做就做得来的,我没有那个能耐。也没有那种聪慧,不管是王妃的杀伐果决还是楠夫人的游刃有余我都学不来,那些弯弯道道的事情像我这样的人根本就做不来。我不敢说话,就怕说错话惹人不快被人嘲笑,除非王妃说可以否则我什么都不敢做,就怕做错一步把自己陷里到时候连你也会被捎带上,就在那个时候,你问我,你问我为什么看上去总是小心翼翼的,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你。”

    梁敏望着她,他知道过去那十年她过的一直不如意,她生活得那样压抑即使他再粗心也能够觉察一二,可是他存了私心,即使他明知道她过的不愉快他也不愿意放弃她,所以他装作看不到她的痛苦,装作看不到她的心酸。这样故作看不到同样也会让他的心情变得焦躁,在变得焦躁的时候他便会责怪她,责怪她为什么要那样小心翼翼,他不喜欢看到她小心翼翼的活着,看到那样的她他同样会感觉到窒闷。然而站在她的角度,她怎么可能会活得不小心翼翼,她不是生长在勾心斗角的世家里,即使她幼年时过的并不顺畅,娘家简单的人口岂能和梁都中的贵族世家相比,她又没有母亲教导婆媳妯娌之间的弯弯道道,再加上她又不是那种聪慧到能够狠下心的人,她是个善良心软的女子,有许多事情明明知道是陷阱却下意识地去装糊涂,只因为她不想主动去伤害别人,以至于别人把她当成软柿子使劲捏,在苦难灾祸中磨砺了十年,这性子还是改不过来,她常常会因为心善将事情弄得一团糟,这样的她不小心谨慎是不行的啊。

    林嫣见他沉默着不说话,情绪稍稍平复了些,偏过头,用手背轻轻拭去眼角的泪,她说:

    “我不是在责怪你,这十年你是怎么对我的我心里清楚,对魏娴雅我虽然难过却没有真的怨恨过你,我是在怨恨我自己,飞上枝头的麻雀永远只是麻雀,即使镀了一层金光还是一只麻雀,永远不可能变成凤凰。若我同样出身世家,或者你不是世子,我们应该都能够轻松一些。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那个时候我就应该在成亲前找根绳子上吊,让你以为我是真的不愿意,那样就不会有后面这些事了。”她垂下头去,轻轻地说。

    梁敏负着手,望着她,望了一会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

    “我现在开始怀念你什么也不说的时候了,那个时候你是因为顾忌我的心情所以什么都不肯对我说吧,可是现在,你说了这样的话。你是想让我的心里怎么想呢?”

    林嫣一颗心微震,她抬起头来,通红着一双眼望着他,明明是想要哭泣的。她却只是浅浅地盈着泪,略带一丝倔强地望着他,就是不肯落下泪来。诚然她不够聪明,诚然她不够果决,诚然她不具备作为一个王府女主人的能耐。但是她却是坚强的,善良的,温柔的,是他喜欢的。

    他笑了笑,轻声问:“你只说一句,嫁给我,你可后悔了?”

    林嫣泪眼盈盈地望着他,望了良久,哽咽着低声回答:

    “后悔了。”

    梁敏唇角的笑容未褪,只是这笑容逐渐地转化为自嘲。他轻轻地自嘲地笑了一声,半低下头,气力很弱,他气力很弱地低喃了句:

    “所以,我们的这十年最终还是要以‘和离’这样惨淡的结局收场吗?”

    林嫣一言不发,只是望着他,泪花盈盈的眼倒映着因为风起而激烈摇动的烛火,她浅浅地咬着一双唇,将那双唇咬成了苍白色。

    “可是我不后悔。”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一双温润如水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他说,“我不后悔娶了你,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对于娶你作为我妻子这件事。我永远都不觉得后悔。虽然这样的不后悔为你带来了很多痛苦和悲伤,我本就是个自私的人,所以不管你是多么痛苦多么悲伤,我亦无悔。林嫣,你可以不回瑞王府,你可以拒绝留在我身边。但你是我梁敏的妻子,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你拒绝走向我,可以,我走向你就好了。”

    他说着,向前迈了半步,更近地站在她面前。

    那一瞬而来的压迫感令人窒息,林嫣下意识要倒退半步,他却比她更快地伸出手,将她的腰肢一搂,她被迫上前,突如其来又毫无预兆地贴在他的身上。华贵的衣料下他虬结的肌肉她感受得非常明显,那再熟悉不过的热度温暖着她,那再熟悉不过的气味萦绕着她,她的心随着他突然搂住的她举动倏地下沉又高高地提起来,她用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复杂望着他,犹豫了良久,她终于问出了一句困扰了她十几年的问题:

    “当年你为什么会娶我?”

    梁敏一愣。

    “世家女多如牛毛,我不美,亦无才,连针线活都做的马马虎虎,我的父亲只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四品京官,作为世子未来要承袭王位的你为什么会选我做你的世子妃?”世子妃就是未来的瑞王妃,地位之尊贵责任之重大即使林嫣再笨也明白,所以别人嘲笑她针对她欺负她把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对遭受这样的对待她虽然心里觉得很难过,但她还是很能理解的,因此也没有怨恨过,她唯一感觉到奇怪的是梁敏为什么会看上丝毫不起眼的她,他是疯了还是魔怔了?

    “是啊,为什么呢?”他听了她的问题,在她的头顶上轻轻地说,在她还没有觉察到时,他已经悄无声息地收紧了手臂,抱住她的同时,将头轻轻地靠在她的肩膀上,呼吸着她身上的芳香。

    看来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见那时候他果然是魔怔了。

    为什么会喜欢上她呢?

    梁敏靠在她的肩膀上,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

    最初是她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总算心狠了一把,反将了自己继母一招,并将其推入了无路可走只等着粉身碎骨的境地,因为知晓她的怯弱,所以在看到被她掩藏在内心深处的另外一面时,他吃惊,并被吸引了注意力,她勾起了他的好奇心。然而如果事情到这里就终止了,他的兴趣或许也就消失了,真正让他继续感兴趣的竟然是她接下来的举动,本已经胜券在握的她居然愚蠢地放了她的继母一码,没有赶尽杀绝。他记得那时她曾喃喃地对他说:

    “母亲她只是讨厌我,对二妹妹却是慈爱的母亲,她不是坏人,我知道失去母亲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不想让二妹妹去尝那种滋味。”尽管她那二妹妹也是个不省油的灯。

    时至今日梁敏依旧不赞同林嫣当时圣母般的仁慈,但是,落井下石容易,也是在他的世界里最为常见的且是最让他觉得习以为常的,然而在痛苦和憎恨中依旧能保持住人性里最本真的仁善和慈悲,这是他从没看过,同时也是最让他感觉到惊诧的。虽然他觉得很可笑,可是鬼使神差的,他居然觉得这样的她很难得。

    成婚十年,她优柔寡断的性子依旧没有改变,他也一如既往不太喜欢她的仁善,可是他愿意去保留去维护她的仁慈和善良,或许是因为他认为像善良和仁慈这类美好的品质是人性中本应该具有在他的生活中却极度欠缺的,所以他才会对这样的她既不赞同想要去调教同时又自相矛盾地想去帮助她保留吧,谁知道呢……

    清晨,河边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木樨园的墙角下,开得娇艳的秋海棠上晶莹的露珠还在翻滚,纯娘已经起来了,她从昨晚上开始就两腮作痒,恐是犯了美人癣,这是梁都里的女孩子们在秋季最常犯的疾病,或许与当地的气候水土有关系。

    纯娘想起林嫣说这毛病用蔷薇硝管用,便跑到林嫣的房间里来要蔷薇硝,她两腮痒得难受,心里头着急,在丰州时她和林嫣曾住在一个屋子里,两个人很亲近,又都是女子,她也就没想起来敲门,直不愣登闯进去,大声嚷嚷道:

    “林姐姐,借我蔷薇硝,我犯了美人癣,痒死了!痒死了!”

    林嫣正坐在梳妆台前用桂花油梳头,见她闯进来一阵尴尬。

    纯娘觉得气氛不对,也就在这时眼神特好地透过纱帘看见内室的床上竟然还有一个人正躺着,她顿时花容失色,两眼圆睁,大声惊叫道:

    “哇,林姐姐,你终于想通啦,决定给你那个死鬼老公戴绿帽啦!”(未完待续。)xh:.147.247.73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