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三章 翻身
    做针线活的手微顿,林嫣低着头,没有说话。

    室内出现了让人窒息的沉默。

    梁敏在对待林嫣时耐性非常有限,她这样的沉默让他的心情十分焦躁,在她面前他无法对凝滞的气氛沉默太久,他盯着她平静的侧脸,皱起眉,加重语气命令道:

    “说点什么!比起大吵大闹,我更讨厌你一言不发就这样沉默着!”

    林嫣还是不说话,她一言不发,任由凝滞的气氛延续下去。

    这像是一种无声的反抗,梁敏他接受不了,他一瞬不瞬地凝着她,希望这种从气氛上的压迫能逼迫她就范,至少说一句什么,哪怕是抱怨一句也好,她这样不说话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交谈就没办法进行,没办法进行有效的交流,二人之间就会越来越生疏,这是他在反省自己那段失败的婚姻时突然领悟到的。相信她也明白这个道理,既然明白,为什么不去改正,过去的错误所造成的痛苦已经无法再修补,但可以找出有效的方法去避免今后再犯相同的错误,在这一点上,两个人必须要相互配合,只有目标一致才能继续携手走下去。

    她的不配合让他觉得心焦,他不想让曾经失败的婚姻再次重演。她沉默了仅半分钟,他却觉得时间仿佛过去了一年一样漫长。

    他皱了皱眉,正想开口,却见她突然放下手里的针线篮子,冷冷地望向他,低沉的嗓音里含着薄怒,她一字一顿地问:

    “你还讨厌什么?”

    这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再加上她突然扔下针线篮子的动作,完全出乎梁敏的意料,他呆住了。

    林嫣盯着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她非常生气,之前因为魏娴雅找上门来的愤怒还没有消退。这会子又遭受到他在她听来颇为激烈的斥责,心里仿佛被堵住了似的,憋得她难受,因为太难受了。难受到几乎无法呼吸,她越发觉得气愤。她突然想到一个很可笑的问题,她为什么一定要受这样痛苦的心理煎熬,同样是女子,苏家的女孩子只是平民家的女子却过的自由自在活泼自我。她们可以,为什么她不可以,就因为她嫁给了眼前这个她爱了十年和他过日子也痛苦了十年的男子?

    “别再用命令的语气命令我,我不是你的士兵,忍了你十年,我受够了!”那一双卧蚕眼不再像笑,她的眼梢落了下来,冷怒地望着他,一字一顿地说。

    梁敏这一回彻底呆住了,他做梦也没想到向来以“贤良淑德”形象示人、成婚十年来一直对他三从四德的林嫣居然会反抗她。不仅反抗他,这一次反抗的相当彻底,这样的彻底甚至让他怀疑自己的眼睛耳朵,他甚至下意识想她该不会是中邪了吧,她竟然敢对她的丈夫说这样有悖妇德的话!

    “嫣儿你……疯了吗?”他实在无法用言语去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丈夫的权威被挑战之后的愤怒、对她胆大包天行为的震惊和哭笑不得,这一秒的心情相当的波澜壮阔,以至于他差点说不出话来,只能用“你疯了吗”来表达自己此时惊诧的心情。

    “我好的很。”她轻描淡写地回答。

    “你……”梁敏啼笑皆非,又气愤。他已经说不出什么了,她居然敢对她的丈夫如此无礼,她的妇德学哪去了!肯定是跟苏家那几个不着调的女人学的,肯定是!

    他恼火地将一切怪罪到苏家三姐妹的头上!

    “我什么?”林嫣绷着一张脸。闻言冷笑了一声,她用可笑的眼神看着他,嗤笑着说,“你以为我不敢反抗你吗?我都有心和你和离了我还怕什么?要么你杀了我保全你的名声和家族荣誉,要么,别再教训命令我。你的高高在上已经让我觉讨厌了!”

    这是她第一次直白地对他说出“讨厌”两个字眼,梁敏内心冰凉,有一种情势不受控制的无力感,酸楚和空洞的感觉悄然漫上心尖,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好半天,他才深深地喘上来半口气,语气也随之缓了下来变得柔和,他轻叹了一声:

    “嫣儿……”

    “世子爷,成亲十年,我有对不起过你吗?”她的语气忽然跟着低沉下来,她嗓音幽幽,说这话时语气里带着十足的认真,眸光坦直地望着他,她轻轻问。

    梁敏一愣,没想到她居然会问他这个,心里一酸,才要回答。

    她没有想等待他的答案,她开口,望着他的侧脸,静静地说:

    “除了生不出子嗣,我自认为没有其他对不住你的地方。恪守妇道、孝顺婆婆、料理家务、善待族人、维护王府的名誉和荣耀,或许我的能力不足,但是每一样我都努力去做,即使做不到完美无缺,但也没犯过大错。我虽不擅长那些人情往来,但是你需要我做的我也都做了,纵使有做的不好的地方,纵使有慌张不知所措的时候,但毕竟没有误了你的大事不是么?的确,作为一个世子妃做不到尽善尽美我确实不够资格,但是我努力过了,我尽了我最大的能力,我也没有做让你和瑞王府蒙羞的事情,不是吗?”

    “……这是当然。”他并不否认,或许她能力不足,或许在人情往来上她显得很笨拙,但她的确很努力,纵使瑞王府不是她全权当家,她也很努力地将交给她的那一部分做好;尽管她最不喜欢出去应酬,为了他在朝中的地位,她亦是咬了牙出去与那些名媛贵妇结交;即使她的社交能力很差,她还是很努力地去做,而不是逃避;即使被瞧不起她的名媛们奚落,受了羞辱,她也只是笑笑,从来不将这些委屈说给他知道。做他妻子的十年里,她尽了她最大的努力去完成她的每一项责任,这一点他无法否认。

    “哪怕无法孕育子嗣,我也为你纳妾了不是么?”她没有再看他,她仰起脸,望着天棚,轻声说。

    “嫣儿……”这个话题的提起让他甚感刺心。

    “所以这最后一个问题我亦不算对不起你,既然我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又为何要那样糟践我?”她幽幽地说。

    梁敏的心一痛,被这样质问,他竟然一句回答也想不出来。

    林嫣觉得很可笑,她望向他。用啼笑皆非的语气问他:

    “若你给我一张和离书,或者干脆签了我留下的那一封再不在我眼前出现,我便明白了,也不会再说什么,可你现在这是怎样。你到底来做什么?魏娴雅,的确,她是从正门抬进来的贵妾,可再尊贵的贵妾也只是一个妾,身为妾室却在正室面前大声嚷嚷,这是梁都里哪一家的规矩,又是谁给她的胆子,世子爷你这算宠妾灭妻?”她漫声说,顿了顿,续道。“听说新世子妃马上就要过门了,世子爷你要不要把之前的和离书签一签,免得新世子妃进门时,御史台再参你一本停妻再娶。”

    她今日的言辞相当锐利,这是真的发怒了,梁敏在觉得头疼的同时又感觉到一阵窃喜,头疼的是这样神态的她不好应付,窃喜的是她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她还是在乎的。好不容易才将心尖上的窃喜压制下去,他的眼神比之前柔和了许多,对她解释:

    “这两日/我没在府中。也是今日才知道母妃把魏娴雅接回来了,我已经让人把她送出梁都,她不会再回来了。”他对魏娴雅说要么他想法子将她送出梁都,要么他一纸休书把她退回娘家。回到魏家绝对更凄惨,权衡之下魏娴雅很聪明地选择了离开梁都,虽然这个过程是烦人的哭哭啼啼。

    林嫣有点意外,但她没有开口。

    “至于魏依琳,更是不可能事情。”他继续说。

    林嫣默不作声。

    “还有丁荟,有很多事情不便对你解释。但是丁荟入府是有其他打算,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轻声说,这已经是他所能解释的极限。

    林嫣亦没有追问。

    梁敏侧着身子坐着,盯着她的侧脸,见她半天没有开口说话,低声问:

    “你在想什么?”

    林嫣沉默着,她没有看他,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轻轻地问:

    “你做的这些王妃可知晓?”

    “不知。”

    林嫣再次陷入沉默,良久,她低低叹了句:

    “恐怕明日王妃就会找上门来,你还真是不想让我清静啊!”

    梁敏莞尔一笑,面部表情一松,连带着看她的眼神越发柔和,顿了顿,问:

    “我新买的宅子,你要不要去看一下?就在城南,五进五出,占地不大,你一直不喜欢太大的宅子。新买的宅子正房外的庭院很大,你可以种很多花养很多鱼,我还替你向太子妃要了一只波斯猫,纯种的,一只眼睛是蓝色一只眼睛是绿色,很漂亮,正让人养在新宅子里。”

    林嫣很喜欢小动物,刚成婚时梁敏见她喜欢,特地从宫里抱回来一只纯种的波斯猫送给林嫣养着,可是没过多久,那只波斯猫却不明不白地死在院子里,死状可怖,林嫣受到不小的惊吓,从那时开始她逐渐变得沉默寡言。

    林嫣在沉默,很显然,他提起的波斯猫让她又想起了不好的事。

    林嫣出嫁时娘家给她准备的嫁妆相当简陋,许多嫁妆还是梁敏私底下送去的给她充门面,陪嫁的丫鬟只有一个,在那只波斯猫死后不久,她的陪嫁丫鬟因为偷窃被瑞王妃活活打死,那时候梁敏正在外征战,等他知道这件事时已经是半年以后了,林嫣没有对他主动提起,一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她为什么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他,是觉得告诉他没用,还是她从那时起就已经将他排除在外了。

    气氛因为一只还没有出现的波斯猫又低沉下来,林嫣凝着静静地立在炕桌上细微摇曳着的火烛,一言不发。

    梁敏望着她,望了她一会儿,沉默地伸出手去,覆在她的手上,轻轻握住。

    “嫣儿,我们心平气和地说话吧,以前的事我们都有错,我并不是在推卸责任,这些错误里我的错误自是最多,可你什么都不对我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你在想什么,猜你的心思我也是很累的,我应该是你最亲近的人,可是你什么都不对我说,哪怕是抱怨、讨厌、气愤的情绪都没有,我并不是在责怪你,但说实话,我感觉不到你对我的心,你就像是把自己藏起来了,你呆在我身边,我习惯你的存在欢喜你的存在,但是我感觉不到你对我的情意。

    我与你之间就像是隔了一堵墙,你明明是我选择的,我们之间的情意应该比别的夫妻更深才对,可是为什么,我们之间甚至还不如那些成亲前没见过面的夫妻,别人的相敬如宾到我们这里已经变成了相敬如冰,我曾想我当初那样强势地登门提亲是不是错的,我们的结合在你心里是不是一种强迫,其实你是不情愿和我成亲只是没有办法吧,你并不是自愿的,至始至终都是我一厢情愿,你并不高兴,所以才会在成亲后一直郁郁寡欢。”直到现在,这样的怀疑依旧残留在心底,让他在偶尔想起时会觉得窒闷难耐。

    林嫣扭过头,用一种他说不出来的眼神望着他,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她的眼睛漆黑如墨清朗如星,其中有深邃的烛火在跃动着,她望了他一会儿,忽然站起身,沉默地走到他面前,站定。她个子娇小,他却身材颀长,他坐着她站着两人亦可以平视。她站在他面前,表情平静。他心里正狐疑她到底想做什么,刚想开口询问,就在这时,却见她突然扬起巴掌,极流畅地抽下来,稳稳当当准确无误地抽在他的左脸上!

    因为太过震惊了,梁敏他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他压根就不相信向来奉“三从四德”为人生信条的林嫣竟然敢出手殴打她的丈夫,所以他都忘记阻拦了。

    脸上挨了一巴掌,发出啪地一声脆响,竟然火辣辣的!

    就算是梁敏在挨了这一巴掌之后也会发怒,他霍地站起来,铁青着脸,高声怒斥:

    “你这女人是疯了吧!你在做什么?!”(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