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一章 不讨喜

第三百九一章 不讨喜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是鹅肝?”梁铄眼睛一亮,惊叹地问。

    “是。”苏妙含笑回答。

    “这个味儿好,小丫头你还真有点手艺,说句阿味不爱听的,你这手艺比他要好!”梁铄一边笑着说,一边用眼睛看回味。

    回味没承认也没否认,静静地啜饮着青梅酒,一言不发,他没有反驳的平静表情让梁铄有些吃惊。

    苏妙同样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笑。

    梁铄越发觉得纳罕,他深知回味是极看重自己的手艺的,以往谁要是说他手艺不好他必会气愤,谁要是说比他强他必会找上门去比试一番,然而现在回味亲耳听到梁铄说苏妙的手艺比他强,他不仅没有不服气地反驳,竟然连半点不服气的表情都没有,这让梁铄很吃惊,不由得将苏妙又打量了一遍。

    就在这时,一个丫鬟端了一只小铜锅进来,也不敢抬头,恭恭敬敬地对苏妙说:

    “姑娘,煳辣鱼照姑娘的吩咐已经起锅了。”

    苏妙应了一声,站起身端过来,放在桌上。

    回味眼睛一亮,扬眉,笑问:“煳辣鱼?”

    “嗯。”苏妙微微一笑,将小铜锅放在餐桌中央,掀开盖子,一股浓厚的香辣味扑鼻,鲜红的辣椒铺在锅子里,泛着诱人心跳的红油,翠绿的芫荽被油汪汪的热汤一烫,散发出极是清新的香味。

    煳辣鱼,以刺少的草鱼为原材料,宰杀治净后,将鱼肉整齐地剔下来,切成薄厚均匀的鱼片。在鱼片中加入香料、葱姜汁和胡椒粉,挂干淀粉拌匀腌制。

    烹制时选择的是菜籽油,将菜籽油烧至六成热,放入豆酱小火炒两分钟,之后下蒜米、姜米炒香,倒入适量的鲜汤。加盐、酱油、香料烧开之后,放入豆芽、芹菜、蒜苗,小火烫上两分钟,捞出来装进铜锅的锅底。将鱼头、鱼骨放入先前的汤锅中用小火煮过后。同样放入锅底。最后将腌制好的鱼片用小火煮两分钟,连汤带肉一同倒入铜锅的最顶端。

    净锅内放入红油,烧制七成热时倒入干红辣椒、花椒小火炒三分钟,出锅之后浇入铜锅里,洒上芝麻和芫荽。

    这一道鲜辣的鱼汤有一个特别之处。一直到被端上餐桌掀开锅盖之时,鲜艳的红油一直在滋滋地冒着泡泡,仿佛沸腾的海水一般,在小铜锅里波涛汹涌着,直到锅盖都掀开好半天了,这股仿佛巨浪一般的沸腾感才随着逐渐消减的滋滋声平息。

    “这菜红得可真喜庆啊!”梁铄望着锅子里一派鲜艳明媚的辣椒红,惊叹道。

    也不怪他有如此惊叹,辣椒在岳梁国中发扬光大的时间并不长,人们对辣椒的认知和运用也只有生吃或做炒菜的辅助香料,几乎没有人会把辣椒当做一个主要的辅料甚至是占据重要地位的主料。苏妙在煳辣鱼中运用了大量的辣椒。这些辣椒在被滚热的菜籽油烫过之后,散发出的浓厚的香辣味道可以让人的心振奋头脑振奋连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在振奋,丰厚的诱人陶醉的滋味充斥在嗅觉中,在不经意的鼻翼翕动间,整个人早已被这浓厚的鲜辣味俘虏,产生了一种想立刻马上大快朵颐的冲动,人会深深地陷入这着了魔似的冲动里,再也无法自拔。

    抱着尝试的心态,梁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雪白的鱼肉放进口中,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爽滑。也不知是肉质本身鲜嫩,还是因为用淀粉修饰过的缘故,鱼肉的肉质非常爽滑细嫩,那仿佛在舌头上融化了的口感触及难忘。绵滑软嫩却又不失肉质本身自带的韧劲,再配上已经浸透到鱼肉中的香辣咸鲜,那是一种爽利畅快的味觉上的体验。

    麻辣鲜香中还泛着一股淡淡的糊味,这里面的糊味并不是贬义词,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微糊的味道,是一种只属于这家店的方向。正是这股子味道将鲜辣香浓的感觉升华到了极致,若少了这点特殊的调配整道菜的滋味反而会显得略微寡淡,仿佛缺少了点什么似的,但是当这股子微微辛辣的糊味自舌尖的味蕾传递覆盖了所有的感官时,品尝者会恍然大悟,没错,正是这种味道,就是这种味道,令人心驰神往令人满怀期待令人再难忘怀的味道,浸透了身体中的每一颗细胞,不管周围是什么样的阴暗天气,不管周围是什么样的凝重气氛,不管心情是怎么样的沉郁不自然,在这一抹诱人的辛辣落入舌尖之时,仿若乌云渐散,天幕拉开,有明媚的阳光照射下来,温暖,柔煦,畅意,灿烂。

    整间屋子仿佛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魔厨。”梁铄捏着筷子,注视着小铜锅里色泽鲜亮喷香诱人的煳辣鱼,自语似的咕哝。

    苏妙看了他一眼,没有听清。

    回味却听清了,他一言不发,连续夹了几筷子煳辣鱼,慢慢地吃起来。

    “这鱼汤真够味儿,感觉心情好像突然就畅快起来了!”梁铄依旧自语似的说,顿了顿,望向回味,见他一刻不停沉默地吃着,笑道,“你不是向来不吃味道重的菜吗?”

    “她煮的菜分寸掌握得刚刚好。”回味淡淡地回答了句。

    梁铄笑笑,向小铜锅伸出筷子,同样一连吃了几口,眼眸闪烁,抬起脸对苏妙笑道:

    “丫头,就你这手艺,干脆进宫给朕当御厨吧?”

    苏妙闻言,笑眯眯的,并没有作答,而是问:“厨王大赛的决赛皇上会做评审吗?”

    “当然,朕是总评审。”梁铄很喜欢和她这么平平静静地说话,平常被人恐惧奉承惯了,冷不防碰见这种能跟他好好说话的人,他在惊奇的同时也很乐意珍惜这个机会,毕竟他现在心情尚好,与人平和自由的交谈有助于他的身体健康。

    “皇上觉得我会赢吗?”苏妙笑眯眯地继续问。

    梁铄仿佛明白了她的心思,努了努嘴,笑着说:“你这丫头,朕是不会让你走后门的,厨王大赛是凭手艺说话!”

    连梁德海都有点吃惊,这只是短短一顿饭几道菜的工夫,眼前的姑娘在皇上嘴里就已经完成了三级跳。从“苏姑娘”到“姑娘”到“丫头”,他跟随皇上日夜朝夕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皇上这么快地喜欢过谁,更何况最开始时皇上听说了苏姑娘可是一点都不喜欢她。最开始皇上一直以为苏姑娘是个攀龙附凤女来着。

    苏妙也不在意梁铄说她走后门,笑嘻嘻地接着问:“那皇上说我和小味味谁会赢?”

    梁铄一愣,惊诧地望向回味,吃惊地问:“三少爷要参加厨王赛?”

    “是。”回味没有因为苏妙说穿了他欲参赛的事生气,他的表情淡淡的。轻声回答。

    梁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想说点什么,却没有说,想了想,笑问:“怎么突然又起了这个念头?”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反正也没什么事。”回味轻描淡写地回答。

    梁铄又一次沉默下来,他先看了看一言不发的回味,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笑眯眯不说话的苏妙,过了一会儿。突然对着苏妙的脸笑问:

    “丫头,你是要和阿味成亲的,作为他媳妇,你希不希望他将来入朝为官建功立业靠自己的能耐给你挣个诰命?”

    苏妙一愣。

    回味平着一张脸望向她。

    梁铄亦笑眯眯地看着她。

    苏妙总有种皇上是在挖坑推她往里跳的感觉。

    眨巴了两下眼睛,她笑呵呵地回答:

    “我基本上不干涉他的个人选择,他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

    回味的表情微松,望着她的眼里泛起了温煦的笑意。

    “胡说,哪家的女子不希望自己的夫君有出息能成气候,将来封妻荫子,夫贵妻荣。”梁铄严肃地道。强烈谴责了她的虚伪。

    苏妙却是真心的,她看着梁铄,眨巴了两下眼睛,一本正经地道:

    “皇上。小味味他已经很出息了,不瞒皇上说,我店里的生意有一半是靠他,因为有他在,我的苏记品鲜楼才可以在丰州那么红火。”

    不等梁铄说话,回味先用怀疑的语气问:

    “你说的是认真的?”

    “当然了。他一个人顶十个,有他在我是又省时又省力还省钱的。”苏妙诚实地嘿嘿笑。

    梁铄绿着一张脸看着因为苏妙的一番话变得有些得意的回味,心想这小子简直没救了,他可不认为苏妙刚才的那句话是在夸人,这丫头分明是把他们家阿味当免费劳力了。更让他觉得不满的是这丫头的脑子似乎有点问题,本来嘛,哪有女子会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建立功勋成就大业却希望丈夫成天围着锅台乱转的:

    “朕问你,你认真回答,不许撒谎。”

    “好,皇上问吧。”苏妙愣了愣,爽快地答应了。

    “一个王爷和一个厨子让你选择,你会选择谁?”梁铄认真地问。

    苏妙眨巴了两下眼睛,也认真地回答了:“我选小味味。”

    回味的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一旁的梁德海满头黑线,这是什么奇怪的发展?

    梁铄:“……”

    “朕再问你,你说实话,你若不说实话就是欺君。”

    苏妙实在想问“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不过话到嘴边她就咽了回去,一脸认真地回答:

    “好。”

    “朕希望阿味入朝为官,对这件事,你怎么想?”梁铄看着她问,他是个睿智精明的人,从第一眼他就看出苏妙在回味的心里分量颇重,回味是个软硬不吃固执又坚决的人,他决定了的事难以改变,因此梁铄才想找另外一个突破口,这个突破口就是苏妙。

    梁铄他是个聪明又谨慎的人,他从来不会低估女人的力量,没有女人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出人头地富贵荣华,如果这个男人是真的在乎这个女人,他就一定会把她内心的诉求放在心上,哪怕做不到全部,他也会朝着她希望的方向去努力,这就是女人的力量。

    苏妙因为梁铄的话愣住了,看了回味一眼,见他一言不发,似乎也想听自己的回答,想了想,笑眯眯地说:

    “我想的是他喜欢就好,他愿意入朝为官我就替他加油,他愿意继续跟着我开酒楼我就继续用他做搭档,就是这样。”

    回味单手托腮,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干吗看我?”她疑惑地问他。

    “没有,只是觉得你今天特别迷人。”他目不交睫地望着她,略带一丝慵懒,笑吟吟地道。

    苏妙十分害羞,一张小脸泛着浅浅的绯红色,她羞赧地垂下眼帘,抿嘴儿笑。

    梁铄:“……”他的牙快倒了,本来刚才觉得这顿饭吃的挺舒坦的,这会子却觉得刚才吃进去的那点东西开始往上泛,有点难受。

    梁德海眉角狠狠一抽,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梁铄在雪乙庄吃了一顿饭之后就走了,回味将他送出大门,梁铄在走之前拍拍他的肩对他说:

    “我对你说的你别不放在心上,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该为自己的以后打算打算,你娘那边你别多想,有大伯呢,就要成家立业的人了,别再孩子气了。”

    回味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淡声说:

    “恭送大伯。”

    梁铄看着他油盐不进的样子,有些恼,叹了口气,摇摇头,登上马车。

    回味立在大门前,一直目送马车的影子消失在那翠嶂起伏的山道中,才转身往回走。

    回程的路上,梁铄一直歪靠在柔软的引枕上闭目养神,梁德海悄无声息地往香炉里投入一块龙涎香,静静地跪坐在一旁,耳观鼻鼻观心,恍若空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闭着眼睛假寐的梁铄突然闭着眼睛开口,打破了仿佛凝起来的沉寂:

    “梁德海!”

    “奴才在!”梁德海凝神屏气,应了声。

    “你觉得那个丫头,如何?”梁铄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扶手,漫声问。

    梁德海猜不透他的意思,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顿了顿,赔着笑脸说:

    “苏二姑娘性子活泼,相貌清秀,举止大方,厨艺出众,是个好姑娘。”

    梁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依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这一声轻哼让梁德海出了点冷汗,悄悄观察了梁铄的脸色,试探性地轻声问:

    “皇上觉得呢?”

    梁铄起初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重重地冷哼一声,慢悠悠地笑道:

    “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可惜了,性子不讨喜。”(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