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七章 萌芽的烦恼

第三百八七章 萌芽的烦恼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妙看了他一眼,往床里挪了挪,给他让出一点位子,想了一会儿,笑问:

    “你为什么会选择做厨师这一行啊?”

    “不做厨师我去做什么?”回味不问反答。

    “做世子爷啊。”

    回味瞅了她一眼:“你希望我去做世子爷?”

    苏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还是算了,现在在岗的那一位做着挺合适的。”顿了顿,她慢悠悠地说,“其实我的意思是,你就从来没有想过入朝参政吗,毕竟以你爹的身份你更应该入朝参政的。”

    回味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回答:“哪有那么容易,梁都的朝堂上比刀枪不长眼的战场还要诡诈,比起在朝堂上跟一帮只会计算自己得失的老狐狸周旋,我宁可上战场。”

    苏妙盯着他瞅了半天,讪讪地说了句:“你还是继续做厨师比较有前途。”

    回味不做声,过了一会儿,忽然笑起来,歪头望向她,问:

    “你希望我给你挣个诰命回来?”

    “……不,我还是觉得做厨师比做诰命更有前途。”苏妙眨巴了两下眼睛,严肃认真地回答。

    回味便笑了起来,胸口轻微起伏,他朗声笑起来。

    苏妙看着他,眨巴了两下眼睛,过了良久,待他笑够了,她一本正经地对他说:

    “等厨王大赛结束后,等我把苏记品鲜楼的名气在全国打响之后,咱们就回丰州去吧。”

    “好。”回味浅笑着应了。

    苏妙就不再说话,直勾勾地盯着床顶的幔帐,看起来像睁着眼睛睡着了似的。

    回味不再说话,亦是静静地望着床顶发愣。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一个娇软的女声隔着一道屏风在外间轻轻响起:

    “三少爷,昌平侯府送来拜帖,昌平侯世子已经在门前落轿了。”

    是绿澜的声音。

    回味被破坏了好心情,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会儿。冷声道:

    “让秋华去门前拦着,就说我刚回到梁都,舟车劳顿,身体不适。暂不见客。”

    “三少爷,来送拜帖的人叫奴婢一定要将拜帖拿给三少爷看,那人说是昌平侯世子吩咐的,请三少爷看过拜帖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见客。”绿澜口齿清晰语气流利地说。

    回味皱了皱眉,沉默了半天。冷声吩咐:

    “拿进来。”

    绿澜欢悦地应了一句“是”,从屏风后面绕进来。

    回味从床上起来,套上鞋,端坐在床沿,绿澜垂着头含笑进来,恭恭敬敬地奉上一张大红的烫金请柬,却在眼光扫过仍旧在床上懒洋洋趴着的苏妙时脸刷地绿了。

    回味没有留意,他将拜帖接过来,拆开,在看了上面的内容之后面色沉凝下来。默然不语。良久之后,他将拜帖揉成一团,抬眼时却发现绿澜正脸发绿地盯着四脚拉叉平卧在床上的苏妙,皱了皱眉,他冷声开口,问:

    “你还有事?”

    “没、没事。”绿澜吓了一跳,猛然回过神来,惊骇自己的失态,慌忙垂下头,露出忠诚的笑容。规矩地道了句,“奴婢告退。”低着头退了出去。

    苏妙用眼角余光看着绿澜在退出去的时候还忍不住狠狠地剜了自己一眼,撇了撇嘴,问回味道:

    “那个绿澜到底是你的什么人啊?”

    “丫鬟啊。”回味没想到她会对绿澜感兴趣。一愣,回答。

    “管什么的丫鬟?”

    “扫院子管小丫鬟的丫鬟。”回味想了想,回答,其实绿澜到底是管什么的他也不清楚。

    “只管这些?”苏妙扬眉,追问。

    回味又是想了半天,才无奈地回答:“还管什么我一时也想不起来。你自己去问她吧,我有事去趟外书房,也许还要出门一趟,晚饭你们先吃吧。”

    苏妙直勾勾地看着他。

    回味被她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有些不自在,狐疑地问:“干吗这么看着我?”

    “没什么。”苏妙慢半拍地回答,看着他说,“只是觉得自从你来苏家,咱们基本上都是一起吃早饭一起吃晚饭,偶尔午饭也会一起吃,这才来了梁都几天啊,咱俩见面的次数就变成屈指可数了。”

    回味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原来我不在时你居然这么想念我,平常时明明说上顿下顿都看着我的脸已经看腻了。”

    “……我才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苏妙一本正经地反驳。

    “建元三十七年五月初五戌时二刻在苏记后院的磨盘边上,你以为我不在家没听见?”

    “……我是应该称赞你那只在奇怪的地方才会表现出来的超强记忆力,还是该称赞你连造谣都这样全面严谨?”

    “你以为你顾左右言其他就能抹去你曾经说过的话吗?”回味严肃着一张脸道。

    苏妙竟然无言以对了,她扁了扁嘴,复又躺下,翻过身去,懒洋洋地说了句:

    “天已晚,我要睡了,你慢走!”

    回味看着她的背,哧地笑了,顺手拉起薄被盖在她的肩膀头,站起身走到外间,苏妙尤能听到他在吩咐绿澜:

    “姑娘睡下了,不许让人打扰,昨日挖上来的藕新鲜,今天晚上吩咐厨房给姑娘做一道桂花糯米藕,姑娘爱吃。”

    绿澜依旧绿着一张脸,因为绿着脸,所以她低着头,从牙缝里不甘不愿地挤出一句:

    “是。”

    回味并没有留意到绿澜的异样,转身走了。

    苏妙将头埋在被子里,嘻嘻一笑。

    秋高气爽,桂子飘香,金风飒飒的天气里最适合做的事就是放风筝。

    雪乙庄附近最多的就是大片大片的原野,在最适合放风筝的天气里,也不知道是谁先提议的,几个闲极无聊的女孩子跑到空地上来放风筝。这里头只有纯娘的兴致最高,放了一串七只形态各异的燕子,叮叮当当一大串亏得她能放到最高。苏婵放了一只螃蟹风筝,放到一半时觉得没什么趣儿,也不等风筝放到最高就用剪子把丝线给剪断了。然后坐到一旁乘凉去了。

    林嫣对放风筝没兴趣,她是被纯娘硬拉来的,她早就在苏婵之前把自己先头放上半空的那只蝴蝶风筝剪了丝线算是放了晦气,然后就坐到树荫下去。抱着膝盖,心事重重地望着面前水平如镜的湖泊。

    苏婵坐在她身旁,用草帽盖住脸,打盹儿。

    纯娘因为她们两个太扫兴,气得直跺脚。别人都坐着只有她一个人傻傻的放风筝她觉得自己蠢透了,干脆拿了小剪子把自己的七只燕子也放走了,气鼓鼓地坐回来,不高兴地道: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这样扫兴!”

    “你喜欢玩就自己玩吧,怎么着,你玩的时候还要有两个伴玩的陪你吗?”苏婵在草帽底下咕哝着说。

    纯娘气鼓鼓地踹了她一脚,双手抱膝,一脸无聊地道:“要是妙姐姐和大姐来就好了。还有烟儿,他最爱放风筝,要不是他去了学院,叫他来玩一定很热闹!”

    没人回答她。

    纯娘越发觉得无趣,扁扁嘴:“大姐和妙姐姐到底去了哪里嘛!”

    “苏娴进城了,二姐在厨房闭关修行。”苏婵懒洋洋地回答。

    纯娘便不再说话,把下巴搁在膝盖上,过了一会儿,咕哝着说:

    “真羡慕大姐和妙姐姐啊,她们两个人总是有自己的事情做!”

    “勾三搭四也算‘事情’?”苏婵用不可思议的口吻像是在质疑她的智商。

    纯娘单手托腮。轻轻地叹了口气:“至少比每天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你想做什么?”苏婵在草帽底下问。

    “不知道呢。”纯娘扬起脖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好久没唱曲儿了,嗓子都僵住了!”

    “那你就唱一首。”苏婵在帽子底下说。

    一阵清风吹来。吹皱了一池湖水,纯娘来了兴致,启唇,一缕清音自喉间吐出,她唱起歌来: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她的嗓音天生多变,音域宽广,能够驾驭不同的音色,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唱得了靡靡之音也唱得了沧桑悲凉,一首《水龙吟》凄哀婉转,却又慷慨激昂,将壮志难酬的悲愤与沧桑表现得淋漓尽致,细腻的声线里藏着几缕起到点睛作用的豪迈,叹流水如年,壮志成灰,感染力极强,连苏婵这样半句都听不懂的也因为这歌声里的悲凉愣了一下。

    一辆华丽阔气的马车悄无声息地自此地路过,车厢的四面雕刻了一圈庄重肃穆的蟠龙花纹,车内人在听到湖畔响起的歌声时愣了一下,好奇地问:

    “谁在唱歌?”

    行驶中的马车因为这一声停了下来,不多时,一个小太监去了又回,来到车窗下,恭声回报道:

    “禀主子,湖边有三个姑娘正在游玩,唱歌的正是其中一位姑娘。”

    “嗓子倒好,可惜技巧稚嫩了些,听口音应该是江南人。”那主子自言自语说。

    小太监知道他不是在跟自己说话,也不敢回答,只是垂着脑袋凝神屏息。

    “那姑娘相貌如何?”那主子接着笑问,语气里带了一丝趣味。

    小太监想了想,老老实实地回答:“禀主子,是个漂亮的姑娘。”

    于是马车里的主子就哈哈大笑起来,把小太监吓得心惊胆战,头皮发麻。

    马车在湖畔停了一会儿之后,车上的主子见湖边的姑娘不再吟唱,便吩咐车子继续前进,悄无声息,仿佛只是一段不易被察觉不值得被关注的插曲。

    坐在湖边唱歌的纯娘自然没有发现这个小插曲,唱完一首歌之后,她单手托腮,拔着草坪上的草,一声接一声地叹气。

    “又怎么了?”苏婵拿掉盖住脸的草帽,看着她问。

    “大姐和妙姐姐每一天都有自己的事情做,不像我,每一天都是在迷迷糊糊地过日子,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纯娘苦恼地说。

    林嫣和苏婵一言不发。

    纯娘见无人回应她,看了苏婵一眼,问:“婵儿,你可知道你每天为了什么活着?”

    “因为还不想死,就活着。”苏婵简短地回答。

    “……”纯娘与她没有共同语言,望向林嫣,问,“小林子,你呢?”

    “我?”林嫣一愣。

    “你每天又是为了什么活着呢?”

    “……想活着不需要什么理由吧?”林嫣讪讪地笑说。

    “当然需要!我现在就需要!我现在特别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活着!我每天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什么!”纯娘慷慨激昂地提出了一串哲学理论极强的问题。

    苏婵白了她一眼,不屑地撇撇嘴,说:

    “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

    “……”纯娘无言以对,但是她的心里依旧充斥着这样的疑问,同样的疑问层层叠叠堆积在她的心里,她已经不小了,可她并不急着出阁,有了唱曲的过去,她想找到一个各方面都满意的婆家比登天还难,既然如此,她就更不想逼自己委曲求全了,出阁这件事在她的心里已经变成了第二位,在出阁之前她想要先变成妙姐姐那样的女人,变成妙姐姐那样就算掌控不了别人至少能掌控自己人生的女人,可是究竟要怎么样变成那样的女人呢,她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所以心中疑惑又苦闷,这样的苦闷她用言语说不出来,但迫切想改变的心情又让这些苦闷加剧,她变得越发苦闷。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不知道的是,困扰了她许久的这个问题居然通过她的询问在林嫣的心中亦划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就在这时,一辆挂着瑞王府牌子的超豪华马车从官道上驶来,在三人面前戛然而止,驾车的小厮安放好脚凳之后,首先下来一名青衣小鬟打起马车帘子,紧接着一个明艳妩媚的女子从马车上走下来,面赛芙蓉,香娇玉软,绝丽难求。(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