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章 犹豫
    “你真打算输了比赛就放弃做这一行?”出了白玉楼,回味问苏妙,他认为他的性子就够奇怪了,可是他发现有的时候苏妙的性子比他还要古怪,比如只因为输过一次比赛她就要金盆洗手选择隐退放弃大好前程,他不认为她会像他当年一样因为一次失败便萎靡不振,她是个聪明又滑头的人,他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何会亲口对佟染说出失败便隐退的赌注。

    “当然。若这一次输了,我便隐退,到时候我回家相夫教子,你可要好好养我。”苏妙笑眯眯地对他说。

    “养你倒无所谓,可你说隐退是在说笑吧?”

    “不,我没开玩笑。”苏妙怕他以为自己在开玩笑,故意摆出严肃的脸,认真地说。

    “你不像是那种会把比赛看得很重的人,比赛失败就隐退,也太严重了吧?”

    “嗯……”苏妙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厨师只要站在灶台前就应该调节好自己的状态,可是我只要站在赛台上就会产生很多的情绪波动,因为无法控制这样的情绪波动,也没办法用平静的心态去顺其自然,所以总是会发生一些超过预料的事情,这样的话,如果不去在乎比赛的结果就好像是在逃避一样,逃避了就好像是用单条腿走路,短时间内或许看不出来,但长久下去,总会有露出马脚的时候,我也是时候该认真地打破这一条诅咒了。”

    “诅咒?”回味一愣。

    “我,逢赛必输。”苏妙一本正经地对他说,声音低沉,好像这真是一条诅咒一样。

    “是么?”从回味的脸上看不出来他是相信了还是不相信。

    “你猜我上辈子是怎么死的?”苏妙扬起一张灿烂的笑脸,问。

    “我哪会知道。”回味只当她又在胡扯。慢吞吞地配合着说。

    “我去参加第二次厨王赛,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结果连番失利。”苏妙煞有介事地道。

    “然后呢?”回味配合地追问。

    “然后我做梦梦到在进行了最后一轮紧张的决胜赛之后,我咸鱼翻身大获全胜。”

    “然后呢?”

    苏妙手一摊,歪了歪脑袋:“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大概是做梦梦到大获全胜太激动了,一不小心笑死了。”

    “……那你的上辈子还真是一则悲剧啊!”回味的眉角狠狠一抽。感叹道。

    “说的是呢。所以这辈子我至少要扳回来一局。”苏妙一本正经地说。

    回味慢吞吞地向前走着,眼珠子慢吞吞地转了几圈,对她说:

    “咱们回家吧!”

    “这就回去了?”苏妙有点舍不得。她还没玩够。

    “我得回去查查账册,看看手头还有多少银子,万一你把苏记输了,我也得提早准备银子养你后半辈子。你们家人口太多,不提前计算只怕不够用。”回味轻描淡写地说。

    苏妙的脸刷地黑了。瞪着他的背怒道:“你是觉得我输定了?”

    “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反正你向来是想一出是一套。”回味睨了她一眼,淡淡地说。

    苏妙噘起嘴巴。

    苏婵、苏烟跟着他二人,百般无聊。苏烟还在生气刚刚被当成女孩子的事,苏婵双手抱臂,漫不经心地望着街道两旁摊子上摆着的各种小玩意儿。这时忽然觉得有人死死地盯着她,眼光冰冷仿佛不带感情生命似的。这样的眼神看得她浑身不舒服,皱了皱眉,向那讨厌的眼神来源的方向望去,却什么也没发现。

    皱了皱眉,她敢肯定刚才的眼神绝对不是幻觉,可是到底是谁盯上了她,她百思不得其解,她既不是有钱人也不是个在容貌上出众到会引来麻烦的人,打她的坏主意应该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还是在梁都城外这她从未涉足过的地方,她一头雾水,心里却有一种讨厌的感觉。

    苏妙跟着回味回了雪乙庄,马车刚停到门口就看见有另外一辆宽阔的马车正停在大门口,马车上没挂牌子,回味却认出了这马车是文王府的马车。

    有小厮将一捧一捧的书籍从马车上搬下来往庄子里送。

    依旧是花枝招展的苏娴倚靠在门框上,甩着帕子扇风,不住地翻白眼。

    苏妙下了车来,留神看送来的书籍,《女诫》、《女书》、《女则》、《女德》、《贤妇传》、《列女传》、《闺范录》等,全部是教导女性德容言功的,苏妙还在里头看见一本《贤妃传》,哈哈一笑:

    “大姐,你做了什么,文王殿下这是打算把你培养成一代贤妃吗?”

    苏娴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手一展,四五张烫金大红请柬被她夹在手里,她慢悠悠地说:

    “五六家王府侯府的王妃少奶奶们请你去吃酒赏花,你这还没进城呢,帖子就送过来了,小回儿的面子好大!”

    苏妙一愣,还没来得及把帖子接过来,回味已经从苏娴手里拿过握在手里,凝着脸孔挨个翻阅。

    苏妙凑过去看了几眼,居然有太子府的请柬、武王府的请柬、静安王府的请柬、历山王府的请柬、昌平侯府的请柬、赫宁伯府的请柬,皆是以府中女眷的名义送来的帖子,皆是请苏妙带着姐妹去府上吃席赏花什么的,苏妙没想到梁都里的风向竟然转变的这么快,更没想到消息的传播速度居然如此之快,她才刚刚到梁都,只不过是去了一趟回香楼,就有人来给她下帖子了。

    她自然知道这些帖子不是冲着她下的,九成九是冲着回味,于是看着回味的侧脸,惊叹道:

    “来了这么多帖子,你的面子好大!”

    回味不答,只是绷着一张脸,唤了一声:

    “秋华!”

    秋华上前来,弯着身回了句“三爷”。

    “挨个回了。就说姑娘刚到梁都,水土不服,身子不适,不能见客,等姑娘身子好一些再说吧。”回味把手里的帖子塞给秋华,淡声说道。

    秋华应了一句,收起帖子去照办。

    “昨晚上想必没睡好。你也累了。进去歇歇,这两日就别出门了。”回味转过头来对苏妙说。

    苏妙点了点头,乖巧地应了一句。

    跟着苏娴回泓樨园的路上。苏婵双手撑在脑后,不悦地道:

    “梁都一点趣儿都没有,连出个门都没有自由!”

    “小回儿只是说不让你二姐出门,又没说不让你出门。你抱怨个什么劲儿!”苏娴瞅了她一眼,说。

    苏婵哼了一声。说话不带好声气:

    “你自己想留在梁都是你的事,可别指望我们会来看你!”

    “我又不是没长脚,想回去自然就回去了,还会指望你这个没良心的过来看我?再说了。将来你二姐也是要嫁来梁都的,有种你也别来看她!”

    “二姐才不会!二姐会一直呆在丰州的!”苏婵冷着一张脸,不悦地道。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没听过,嫁了人还能是你说了算的?”苏娴哼了一声。嘲弄她的不切实际。

    “二姐说了不会就不会,再说了,讨厌鬼也说会一直住在丰州!”苏烟最听不得这个话题,跟着帮腔道。

    苏娴为他们的天真轻叹口气,看着苏妙的脸,对她说:“今天那些达官贵人的态度你也看见了,越是地位高的人越势利,如果小回儿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私生子,根本就不会有人重视他,越是地位尊贵的人越重视血统,如果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私生子,那些人连理睬都不会理睬他,明明眼里尽是不屑,表面上那样的巴结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所有人都明白,早晚有一天,小回儿他会回到瑞王府成为和王府世子比肩的存在,甚至地位可能比世子爷的地位更高,所以那帮势利眼才会明明不屑一顾却还在恶心地巴结他,因为要巴结他,所以连带着也跑来拉拢你,就算他们看不起你。”

    不得不说,苏娴看得很透彻。

    苏妙瞅了她一眼,问:“所以,你觉得,他的背景太复杂,我应该跟他分开吗?”

    苏娴一愣,惊诧地看了她一会儿:“莫非这是你此时的心中所想?”

    “不,我以为你是这么想的。”苏妙一本正经地强调。

    “分明是你自己这么想的。”苏娴鄙视地扁扁嘴,双手抱胸,说,“原来你对他只到这种程度,因为无法接受他复杂的出身,所以已经开始想着要逃走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女人!”

    “我才没想到,居然会在某一天被你鄙视。”苏妙别过头去,无奈地叹了口气。

    “来之前你不是很想知道小回儿的事么,才两天就退缩了?”苏娴在花园中一处石凳上坐下,凉凉地问。

    “并不是。”苏妙缓缓地回答。

    “那是什么?”

    “梁都里的人对他的态度太古怪,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他在梁都是被怎样的欺负,可是他不仅没被欺负,反而比谁都要名正言顺。”

    “这才是最大的问题,也是最危险的问题。”苏娴双手抱胸,深沉地点了点头。

    “你也这么觉得,对吧?”苏妙问她。

    苏娴点着头。

    “哪里危险啦?”苏烟歪着头,不解地问。

    苏妙和苏娴看了他一眼,鉴于他对政治的迟钝度她们不想对牛弹琴,于是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想回家吗?”过了一会儿,苏娴问她。

    “太丢脸了吧,又没发生什么事就往家跑,再说了,我是来做正经事的,厨王赛还没有结束。”

    “也是,若你能当上今年的厨王,苏记会比现在更红火,没了男人至少还有苏记品鲜楼。”

    “我又没说要甩了他!”苏妙满头黑线地对着她道,“你可千万别对小味味乱说!”

    “就怕他会甩了你。”苏娴很“恶毒”地说。

    苏妙的脸刷地绿了,盯着她问:“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妹妹?”

    “我哪里知道,你出生的时候我又没在家里。”苏娴手一摊,摇摇头说。

    苏妙:“……”

    小花园附近一处幽静的柳树林中,正端着一笼鲤鱼形蒸饺的林嫣静悄悄地伫立在那里,一双眼里掠过一抹深深的担忧。她在想苏娴刚刚的那番话,早晚有一天回哥儿会成为比世子爷的地位更高的存在,她又想起了在瑞王府中时瑞王妃几次三番警告她的话,若她无法诞下子嗣,要不了多久世子爷的地位就会被外边的那个杂种取代,世子爷的大好前程会被她损毁殆尽,是她这副没用的身子毁了他的一切,一旦他被从高贵尊荣的世子地位上拉下来,那将会是怎样的痛苦和绝望,想到这里,她的心又一次窒闷起来。

    回味他真的会取代世子爷将来继承瑞王府么……

    林嫣抿了抿嘴唇,像这些身不由己的事情她又该如何是好?

    “林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纯娘从后面走过来,透过花丛看到苏家姐几个正坐在不远处的树荫下乘凉,目光在林嫣手里的蒸笼上一扫,惊喜地笑起来,“好漂亮的饺子,林姐姐你的手艺真好!”

    林嫣将手里的蒸笼塞给她,叹了口气,转身,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纯娘,她拿起一只鲤鱼形的小饺子放进口中,薄如纸,馅浓厚,好吃得不得了:

    “林姐姐的手艺真是棒呆了!”她一边吃一边开心地称赞,全家大概只有她没什么烦恼。

    “你在干什么?”低沉的男中音自身后响起,纯娘吓了一跳,回过头去,望见的却是自从来到雪乙庄便不见踪影的文书。

    “你之前去哪了,我两天没看见你了。”

    “和宁乐到如文学院去了。”

    “我还以为你们会等回大哥陪你们去呢,回大哥不是说可以为你们引见学院院长么?”

    “烟哥儿是他小舅子,他那样做是当然的,我们又不是。”

    纯娘觉得他分的太清了,扁扁嘴,问:“那你们之后就要到如文学院去念书了?”

    “今天是回来收拾行李的,等会儿就要搬过去了。”

    “你们不住在这里?”

    “嗯。我不方便直接跟二姑娘说,你告诉二姑娘吧。”文书淡淡道。

    纯娘点点头。

    “把嘴角擦擦。”文书撂下一句,转身,走了。

    纯娘一愣,他都走了好一会儿了她才想起来用手背去擦嘴唇,原来是酱汁沾到嘴角了。

    她的脸刷地涨红。(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